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旧金山往事在线阅读 - 第55章 救命稻草

第55章 救命稻草

        企业大了难免臃肿,沃尔玛总部内的部门繁多。

        何况又是头一回合作,审核陈林芝本人以及他的旧金山联合贸易公司,外加签合同走流程,足足从早拖到晚,直至傍晚他才带着合同回到酒店。

        邓普西先生昨晚元气大伤,没让陈林芝再掏钱意思意思,陈林芝乐得清净,也不再主动表示。

        他心里清楚,如今对于邓普西先生来说,可能按时按点把回扣送过去,已经是再好不过的“表示”,有钱才能万事足。

        趴在床上,再次将合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根据沃尔玛财务部门的说法,订金会在一周之内打到他公司的账户上,违约金定成首付款的一倍,也就是十四万八千美金。

        货款总额为七十四万美金,订金数额是七万四千美金,倘若按照一双丝袜十四美分的价钱拿货,陈林芝只需要支付二十八万美金的货款,运费、关税、公司所得税之类还得另外计算,多出的一笔开支则是回扣,陈林芝手头刚巧有现金能动用,正合邓普西先生的意思。

        这些要等完成交易后再说。

        当前要紧最要紧的问题在于赶在一个月交付日期前,将首批货物运送来美国。

        邓普西说过会用沃尔玛的运输渠道,将货物从码头拉去仓库,这表示陈林芝只需要将那两百万双丝袜,按时按期带来洛杉矶码头,沃尔玛在加州有个货物中转分流仓库,位于洛杉矶郊外。

        从港城至洛杉矶的货运价格,陈林芝不太清楚,料想应该跟运到旧金山差不多。

        一个八十六立方米的高柜,运费约为五百至六百美金,从港城开去洛杉矶,用快船需要十多天。

        货轮一次能装载数百乃至数千个集装箱,具体流程大概为报关、开船、到港、清关、派送、签收,现在后面两个环节省去了,陈林芝可以少花点钱。

        要问为什么从港城发货,当然是内陆还没完全开放,跟往后比不了,各方面都不方便。

        ......

        生意谈成,值得庆祝。

        按照高博学留下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没有人接听,算算时差发现对岸还是夜里,陈林芝耐心等着。

        坐立不安,先联系殷蛰,请他帮忙打听打听,看哪有国际贸易行业的老手,准备挖几个人过来帮忙处理琐碎业务。

        陈林芝还是新手,对货运、清关等方面一窍不通,除此之外还有会计、员工等岗位,也能先带着打听了,至于办公室所在地,陈林芝觉得等回到旧金山以后再想办法也不迟,反正从货物装船直到离港,还有半个月左右可以慢慢筹备。

        想想整个谈生意的过程,可谓是坑蒙拐骗齐活了,对高博学人话鬼话都说,吹牛吹到自己都脸红不已。

        在本顿维尔这边的举动,也谈不上多干净。

        忽悠邓普西先生的同时,吃喝瓢赌抽,就差个“赌”字而已,将送礼的学问在这阿肯色州发扬光大,并且他还在努力争取,想把更多沃尔玛采购部的员工拉下水。

        倘若有别的可能将生意顺利谈成,陈林芝哪会愿意往外送钱,如今躺在床上每次看见手里的订单合同,都会偷着乐。

        轻飘飘几张纸,相当于厚厚一摞的利润,不乐呵才奇怪。

        -------------------------------------

        对岸的鹏城。

        高博学今天早早就起床,被噩梦吓醒了。

        他梦见上面带队来厂里考察,发现订单出纰漏的事,将他们父子俩全都抓了进去,严查资产流失。

        起床发现后背都已经汗湿,刚刚从美国回来的高博学心有余悸,没了吃早饭的胃口,一声接着一声叹气。

        脑袋昏昏沉沉,毕竟是上头派人过来考察调研的日子,盖子还能不能继续往下捂,现在相当难说。

        他老子作为厂长,如今厂里建造员工家属楼的情况几位普遍,哪能没房子。

        压根还没有房产交易买卖的说法,房产流通仅仅局限于个人与个人之间,产权都归属于国家和集体所有。

        高博学家住在一楼,独门独院,大院子里种着蔬菜瓜果,他的正式职位是厂里的销售副经理,专管营销方面,属于他老子高厂长专门空出来的肥差,油水颇丰。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今天面临考察调研,高博学如此魂不守舍,心里哪能没鬼,厂子里乱成一团的账目,根本经不起查。

        就拿从曰本商人手里采购机器来看,升级调整业务固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不是他老子能从中占到便宜,只不过最近发现货卖不出去,苗头不对,又鬼鬼祟祟把钱还给厂里,免得被抓到小尾巴,牢底坐穿。

        空着肚子,高博学挤出个僵硬笑容,准备陪自家老子一起迎接考察工作组的到来。

        步行来到办公室,正忙着给自己泡茶,意外听见桌上电话响起。

        没有来电显示,高博学正烦着呢,以为供货方又来追讨尾款,大步流星走到办公桌旁接起电话,喊道:“谁啊!”

        美国本顿维尔镇。

        陈林芝望着窗外的路灯,坐在窗边打电话,听出嗓音后语气带笑:“唷,高老板这么快就回家了?是我,旧金山的陈林芝,打电话给你想聊聊货的事。”

        高博学一听这话,魂都开始飘了。

        赶忙连声道歉完,追问说:“陈总,你那边已经联系好买家?我们厂仓库里的货还有,想要多少你直说,保证帮你办得漂漂亮亮,给你最低的价钱!”

        急昏了头的高博学,语气中惊喜意味十足。

        陈林芝发现后动起小心思,盘算着难不成价格还能再低些?

        琢磨几秒,他对电话那头的高博学说道:

        “嗯,买家有兴趣拿货,而且数量非常大,不过在价格上需要再谈谈,人家给我的价钱低了。

        你也清楚,这丝袜哪里都能生产,我托了点关系才争取到订单,白白欠对方一个大人情不说,利润空间也小到可怜,如果就挣个三瓜俩枣,这生意不如不做。”

        “价格吧,是真放到底了!”

        高博学咬咬牙,终究没敢说太死,随即又来句:

        “不过既然陈总提起,我们讲究个细水长流,交个朋友,如果用美元结算,我最低给你十三美分一双!但有个前提,量必须要大,最少也该有个四五十万双,不然真会逼死我,陈总你太会砍价做生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