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本仙在此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蛤蟆求生记

第二十九章 蛤蟆求生记

        但是此时的宋大蛤蟆,就好像是一个气量充足的气球,突然泄了气一样,漫天飞舞的似乎没办法掌控自己所能飞行的轨迹。

        那可真是“跌宕起伏”的上下乱窜!

        而宋钰本人,更是惊恐非常,因为他忽然发现身后的“某个地方”似乎正在不断的扩张着。

        并且一而再,再而三的没有限制……

        想要硬憋,却憋不住!

        好像是被撕裂而开的痛苦,让宋钰生不如死!

        事先他怎么就没想到如此“放气”的后果呢?

        “必须控制,一定要控制!”

        宋钰无声的呐喊着!

        如果再继续下去,他很有可能是这个世界上,第一只是因为“后身”炸裂而死的蛤蟆!

        “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宋钰的精神状态,因为那痛彻心扉的痛,几乎已经快要到了疯狂的边缘。

        而唯一能与其感同身受的,就是此时正被他长舌卷起的岳琳琅。

        后者此时已经涨红了脸,心里慌乱,却还有些羞涩,早就没了方寸,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宋钰。

        “收缩于身后,吐气于口,月灵宝珠全靠你啦!”

        几乎是瞬间,灵光一现的档口,宋钰已经想到了可行的办法。

        紫云策重新运转,由下而上,开始强行逆转体内的气息,试图改变流动与冲击的方向。

        而为了不被爆体而亡,月灵宝珠已经闪现于风暴的正中心,吸气纳气,再中和其体内这股子气流的速度。

        就在他张口吐气的那一瞬间,宋大蛤蟆的身体再次飞了出去,和方才相比,似乎并无区别,但至少不会真的让身后裂开。

        对于宋钰而言,这便是好的。

        反倒是岳琳琅,都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便在一声惊叫里,被宋钰一口气给喷了出去。

        所幸的是,不是翠玉妖花的方向,而是前方的墙壁洞口。

        但是这一下来的太过突然,岳琳琅根本没法反应,直接大腚朝天的撞在了墙面之上,惊叫声同时戛然而止,昏死了过去。

        然而眼下他依旧没事,也就是说明岳琳琅还没翘辫子的死翘翘。

        可他自己呢?于圆形洞窟上方的阴气黑云里转了一圈,最后的飞行方向,却是那朵翠玉妖花。

        宋钰已经无法再控制,脑子里昏沉沉的,就在李霆和慕容白的注视之下,一头撞在了妖花的根部,啪叽一声,又掉落在了圆形的石台上,生死不知……

        至少半天没什么反应。

        “这蛤蟆还挺好玩的,想法清奇,就是有点傻!”慕容白颇为玩味的想着。

        至于李霆同样是这么个想法,也不管他师妹的死活,和前者对视了一眼,几乎是同时,二人都开始了全力以赴,冲向了那朵翠玉莲花。

        枝藤卷起,再裹四肢和身体,悄然无声的然后上移。

        昏昏沉沉的宋钰,仿佛是觉着是在坐电梯。

        可细细的一琢磨,小云天里并没有电梯。

        睁开眼,后身的疼痛依旧,火辣辣的,略一感应,差点没把宋钰疼的背过气去。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迷迷糊糊的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

        再看他自己,周身已经被五花大绑的缠了个结实,此时已经上升到了半空之中。

        而那朵妖花的大嘴,已经近在咫尺!

        与此同时,平铺在洞顶墙壁上的阴气黑云,开始了又一次的分裂。

        那些人形的面孔,尖叫着嘶吼着,似乎是在宣泄着所有的幽怨与愤恨。

        就在妖花的控制之下,黑气黑云滚滚而荡的,分别卷向了这里的每一个人。

        包括正在被卷起的宋钰,一股无形的黑纱,瞬间平铺于满身,而那些个狰狞的人形面孔,却好似黑纱上的绣图,只不过是活的,诡异至极。

        但更为奇怪的是,阴云一经附体,几乎就是瞬间,又在宋钰的身体表面上消失不见。

        究其原因,竟是他体内的月灵宝珠在作怪。

        吸灵纳气,又是极为纯净的极阴之气,月灵宝珠正巴不得这样的黑云来的更多一些。

        而在下方,李霆和慕容白同样遭受到了阴气黑云的席卷,并伴有一定的神魂攻击。

        完全是因为那些诡异面容的缘故,在其临体靠近的刹那间,满载着精神世界里的识海,一瞬间,便被一股无形的怨念所充斥着。

        并由此而产生出了,恐惧,颓废,懦弱,甚至是愿意立即放弃眼前一切的念头。

        不断充斥着大脑,再反应到浑身上下,如果是意志不坚者,恐怕立马便会缴械投降,不再挣扎。

        可无论是李霆还是慕容白,即便是那位一直藏匿身形,此刻却被逼迫现身的红衣女修,哪里会是寻常之辈。

        皆是意志异常坚定修真者,他们对于求证仙道的决心,寻常修士,根本难以企及。

        不然也不会有如此的修为。

        而这三人里面,虽然面对的局面一样,但是眼下又不尽相同。

        先看那李霆,似乎完全没有被这股阴云黑气所影响,毫无阻碍的和那些藤蔓做着搏命般的拼抖。

        究其原因,竟是那枚极品法器中的至宝,避尘珠的功效。

        继而是那位红衣女修,黑气阴云虽然能够锁定住她的气息,可一接触之下,一柄血刃红月一经施展。

        连同着这股黑气阴云一起,居然全被吸入到了刀身之内。

        效果倒是和宋钰的月灵宝珠有些类似。

        而唯一能让红衣女修头疼的,则是那些随即席卷过来的枝枝蔓蔓,无孔不入的攻击,一时间,也有了些许的狼狈。

        反倒是那被称为金丹之下,灵动第一人的慕容白,却是陷入到了比起前两者更加艰难的境地。

        但他的脸上依旧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特别是在看到了那位红衣女修的出现以后,不由得眼睛一亮。

        同时随手拿出了一枚玉质白润的印章玉符,上面的花纹古朴,繁琐,很难辨认这枚符箓的种类。

        “原是为了防着道友,所以在下不敢多用,毕竟只能使用三次。”

        说着,慕容白便准备祭出玉符,红衣女修则是眼波流转,融刀秘术再经施展的时候,周身诡异的又一次往弯月刀身里一融。

        下一刻红芒一闪,瞬间消失的刹那,早有防备的慕容白反手一甩,不是那枚印章玉符,竟是从岳琳琅那里抢夺而来的火焰飞镖。

        霎时间,身侧的一旁,火焰爆燃而起的同时,慕容白紧紧盯视着火焰的变化起伏,似乎是注意到了某一点的细微变化,单手一剑的一斩。

        叮当的一声翠响,一道红芒一闪,竟是被这一剑给抽击了出去。

        而慕容白反身躲避滕蔓的偷袭,借势一跃的跨入到了火圈之内。

        然后看向某一个方向道:“看来你并不会瞬移之术,而是某种可以激发速度极限的运刀术吧?”

        被人识破行藏的红衣女修,身形显化,却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要先躲避已经锁定住她的那些滕蔓。

        慕容白则是握着手中印章玉符,面带嘲弄之色:“就让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瞬移。”

        说着,慕容白正准备将玉符激发的同时,不知怎的,他脸上的表情竟然在此时突然的一凝。

        只见其目光所视的妖花方向,正有一只蛤蟆被滕蔓高高的挂起,三只蛤蟆腿不停的在空中乱刨,却无济于事

        而那翠玉妖花,已经张开了那张血盆大口,正准备将其一口吞吃。

        宋钰激烈的挣扎着,并通过灵兽契约,不断的呼唤着岳琳琅,想要她前来营救自己。

        眼角的余光一瞅,只见他的那位主人,此刻正昏迷不醒的被一层阴气黑云所包裹,速度极快的也往他这边来。

        宋钰不禁悲从心起,难道这一次自己真要在里歇菜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