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本仙在此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九曲十八弯

第二十一章 九曲十八弯

        重生为一只蛤蟆,早前的宋钰,最为受益之处,便是在吞服毒物的过程里,却有能够百毒不侵的异能。

        而且越是毒性的东西,对他越为有利。反观岳琳琅只是一个修士而已,说是修真求仙道,到底不是真的神仙。

        并且无涯老道士所炼制的蒙汗药,岂是寻常之物,这岳琳琅二次晕厥,也就不足为怪。

        将岳琳琅重新放置到了地面上,宋钰颇有些无可奈何。

        再看其背后的伤势,却是不知那张寒玉用了什么手段,致使岳琳琅外表无伤,但是内在的气息,却是混乱非常。

        因为喂错了药,宋钰不敢再做多余的举动,便等她苏醒了以后再说。

        念及至此,宋钰没有继续的保持人形,而是浑身一变的,再次化为了他那蛤蟆的形态。

        并且吐出了灵性大失的日照剑,收入剑囊之中,重新温养。

        其实宋钰现在很想四处探一探,眼下的他们到了何处?

        只是知道这是在一处水面之下,竟是别有洞天,还真是让人意外。

        再有就是周围的环境,颇为的诡异,到处是水晶形成的各类各样的镜面,光滑无比却又晶莹透亮。

        一眼看过去,便又有无数个自己看向自己,根本无法辨别方位。

        最为要命的是,他们来时的入口,竟然不见了?

        所以深怕迷失在此的宋钰,选择了一动不动,只是守着岳琳琅,等待着她慢慢的醒来再说。

        但在此地的别处,也就是宋钰不知道的所在,一名身穿驭灵门服饰的男修,正于地底出现。

        不是别人,正是那李霆无疑,却狼狈的很。

        浑身的道袍凌乱破碎,英气不再,反而尽显颓色。

        但就算已经置身于这仿佛是镜中的世界,却依旧探查不到岳琳琅的行踪,只能到处乱闯。

        那天的河畔前,他还有慕容白以及李奎,三人联手之下,竟然依旧不敌那位红衣女修,不仅是伤上加伤,更是被对方杀的狼狈不堪。

        当然能够这般的被对方挫败,还是因为他们彼此都心怀鬼胎,哪能真的没有丝毫芥蒂的联手御敌?

        而在半路奔袭之中,又遇到了岳琳琅,只是看到了她被自己的灵兽卷起,一跃入水的情景。

        李霆本想施救,奈何那红衣女修不依不饶,纠缠不清,好不容易甩脱,李霆便毫不犹豫的入水而走,却是来到了此地。

        而不止是他,那红衣女子和慕容白他们,想必也置身在了这里,就是不知道身在何处。

        李霆开始有着后悔那天的想当然,并且有所反思,还是自己的心性不够稳健,才造成了眼下的这个局面。

        说实话,他开始有些担心岳琳琅,毕竟下山时岳中麟可是再三的嘱咐过他。

        这要是真把他那宝贝闺女给弄丢了,这驭灵门他也就不用回去了!

        再看岳琳琅,在长久的等候之后,终于是开始有了苏醒的迹象,待其睁开眼,张口便又吐出了一口黑血。

        宋钰蹦到她的身旁,仰头看她,后者却是微微的一笑,然后有望了望四周,显然不知道这是哪里。

        二人神念传递了一会儿,岳琳琅便大致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感激的望着自己的蛤蟆,特别是那满背的伤。

        从这一刻的开始,前者算是彻底的认同了他。

        但在岳琳琅的意识里,自己好像是醒过了一回,只是记忆有些模糊,不知道是自己的梦,还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因为在那时,岳琳琅依稀仿佛看到了一个颇为俊俏的少年人,正喂给她什么丹药。

        再次询问宋钰,后者心里一突,却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摇着头。

        所以岳琳琅只能把这段模糊的记忆,归结为当时的自己,可能是意识不清,出现了幻觉。

        再看她的伤势,却是中了阴灵门所独有的歹毒神通,推魂手。

        伤及内府,并有过阴之气入体,短时间内无法祛除的话,只会伤的越发严重。

        如果没有阴灵门的独门解药,则需要一位金丹修士,为其换气拔毒。

        可是眼下的处境,哪里去找金丹修士,只能先服用一些门中的秘药,加以控制伤势。

        宋钰对此也是无能为力,蒙汗药他都用了,其它丹药也没剩下啥。

        岳琳琅简单的调息了一下,让宋钰越至其肩头,便开始了探索此地。

        门中的长辈,曾多次来过水月洞天,却从未听说还有这么个地方。

        岳琳琅捂着自己的腹部,四处打量,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这些好似岩晶一样的物质,玉竹剑一挥,便斩下来了一块。

        用手触碰,冰冰凉凉的,和水晶相似,又不是水晶。

        岳琳琅微微的皱了皱眉,这里的空间好像挺大,但总觉着怪异非常,无论往哪边看,都仿佛有无数个自己,在盯着她看。

        反倒是眼下的宋钰,镇定自若,一心一意的炼化着体内的捕灵网。

        因为了有月灵宝珠的缘故,只还差一点,这件极品的辅助法器,他便能如臂挥使。

        至于日照剑的灵压小剑,已经形成于丹腹之内,他现在差的,就是那一身的毒腺,还有后背上的伤。

        岳琳琅带着他又在这里晃悠了半天,却连个人影也未瞅见,并且没有来来回回的兜圈子,可见这个地下,异常之大。

        走到最后,岳琳琅因为体内的伤势,不得不坐下休息,又喂给了宋钰不少的低阶灵石,便依着墙壁道:“不知道师兄现在如何了,是否平安?”

        宋钰翻了个白眼,心道:“都这个节骨眼了,你还想着你那师兄,要不是因为他心起贪念,咱们又何至于落到这般的境地。”

        但是这话他不能明说,只是略有不满的“呱!”了一声。

        岳琳琅面带微笑,知道这是自己的灵兽,在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再看他那一后背的伤,怜惜的轻点了一下他的头。

        “假如没有师兄的坚持,兴许你也不会成为我的灵兽,所以不要不满了。”

        一听这话,宋钰反而更加的不以为意,心想,要不是因为你们,老子此时或许还在这水月洞天里的某处,安然无恙的生活着,哪里会有这许多的破烂事。

        就在这一主一仆歇息片刻的时候,宋钰忽然感知到了一股阴冷的刺骨寒意。

        因为他是蛤蟆,别看修为上不如岳琳琅,可要论对于外界的感知力,就是李霆那小子,恐怕也不及他。

        于是马上给岳琳琅示警的同时,后者身形一起,就是他们刚刚歇息的那块水晶岩壁的一侧,突然冒起了一股黑烟缭绕的雾气,无声无息的一丁点的声音也没有。

        如果不是宋钰的感知力极强,他们根本发现不了这黑烟的形成。

        岳琳琅出手如电,也不废话的先下手为强,玉竹剑凌空飞起的就是一斩。

        瞬间裂开的两半岩壁上,竟是空空如也的什么也没有,而那股黑烟也消失无踪的无迹可寻。

        岳琳琅的神念已经放出体外,探寻四周,但是结果一样,完全没有那股黑烟的形迹。

        宋钰心下起疑,暗自寻思,而岳琳琅依旧不放弃,手中的玉竹剑放飞于身外,就在四周飞上了一圈以后,晶石裂开,崩塌肢解,但依旧不见那股黑烟的影子。

        二者又寻觅了半天,一无所获之外,依旧置身于这处地下岩洞之中,可无论是走到哪,就是不见出口的所在。

        曲曲折折的,就仿佛一处地下迷宫一样。

        时间一长,不由得身心俱疲,又停下来休息。

        宋钰却在想,莫不是被鬼遮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