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强控在线阅读 - 355、就这?

355、就这?

        赢了。

        袁北战胜了五阶法师。

        虽然这和齐安最后无脑冲脸有点关系,不过赢了就是赢了。

        况且他赢得也算是光彩,不过这件事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这么丢人的事情齐安就算是让人日死他也不会说出来,而袁北就更不是那种到处宣扬的人了——一个五阶而已,没啥值得说的。

        这话听起来是有点嚣张了,但是考虑到袁北到现在为止见到过的强者,好像也就算不上什么了。五阶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必须要仰望的强者,对于袁北来说,确实算不上什么。

        他还在二阶的时候,枯萎之地中的好几位见了他都是直接投降的……

        那真是直接白给。

        见到他的时候还要恭恭敬敬的叫上一声“袁大师”。

        所以对于袁北来说,这实在是算不上一件有多了不起的事情,也没啥值得大肆宣扬的。

        不过到现在为止,袁北还是没能忘记齐安接受治疗醒来的时候那复杂的表情。

        那表情好像是在说

        “就tm你是辅助是吧?”

        张鹏那就更不用说了,感觉袁北赢了他比袁北还激动,恨不得逢人就说。

        不过相信的倒是没有几个。

        而现在张馨儿与颜火火两人还在某个黄金阶次元空间中进行任务,他就是想说也没地找人说去。

        对自己的实力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稳赢五阶那肯定是扯淡,毕竟这次算来算去,只能说是运气比较好,倒是没有什么太值得一提的。

        如果换成其他职业,或者是其他系的法师,胜负会是怎么样还不一定呢。

        不过总体来说,袁北现在可以与五阶打个平手——最起码能拖住很长时间。

        单单是这一点也就足够他自傲了,毕竟他只有三阶而已。

        时间飞速流逝。

        很快便到了开课的日子。

        袁北这几天也没干别的事,主要就是修复领域去了……要么说他这个是伪领域呢,人家的领域都是开了就啥都有,他还得定期维护…

        这一架打下来,领域也毁了一大半,还得自己撅着腚种几天的树……

        不过袁北也没办法说什么,毕竟如果没有领域的话,他也断然不是五阶的对手,累就累点吧。

        “真要抓紧时间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园丁异兽了。”

        袁北这两天也在琢磨这件事情,一直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他总不能每次结束之后都要花个一两天的时间种树吧?

        这段时间他也在自己的脑子里翻着看有没有相关的异兽,最好是能让他驯服的那种,那样也能帮上他。

        说到这就不得不说“召唤师”这个职业了,驯服异兽与其说起来倒也能算是一回事,只不过一种是有召唤师专门的异兽空间,另外一种则是要占用一个基因锁,就相当于签订契约那种。

        反正这事说起来好理解也不好理解,因人而异的,袁北接受的很快,反正世界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呢?

        当然,选择驯服异兽的人还是少数。

        一是因为吃力不讨好,除了那些性格温顺的异兽之外,其他的基本上是没有任何驯服的可能性,除非从一出生就开始——而那些温顺的实力又大多不强。

        二则是因为占用的那一道基因锁,就相当于平白无故的少了一道技能,一般人当然是不能接受的。

        三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人类普遍会傲慢的认为只有自己的才是自己的,与其去驯服异兽,倒不如强化自身。比如如果别人是袁北的话,大抵就会去自己吸收一门园丁类的技能,总归是自己的东西。

        袁北对这些倒是没有什么想法,他只是从最优角度出发,技能他不是很缺还有系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抽出来一些技能,身躯强度更是离谱。算来算去,如果在自己的领域之中多出一头异兽来,不但不会占用打手标记,他自己一人就能直接形成二打一的群殴。

        何乐不为。

        只不过袁北翻遍了大脑,也没有找到一个合自己心意的。

        其实是有不错的辅助异兽,但是他总是会想到那个可以随着天气变化形态的七爷,那是绝顶的天气手,辅助手,甚至是远程打击的绝顶选择。

        最重要的是这货虽然阴险,说话跟个老头子一样,但是会说人话啊!

        不过那也就只能想想了,不管怎么说也是四王之一,实力袁北估计一下,大概也在宗师等阶……真不是他现在能染指的。

        ……

        就这样,几天后。

        也没有什么开学典礼这一说,直接就准备上课吧。

        上学期最后到了枯萎之地中,最后的军训也没参加,不过也并不影响,这个学期相关的文化课也就要正式开始了。

        虽说第一武校主武,看名字也不像是学习的地方。但是文化课还是有的,而且还不少,学校可不管你什么实力,文化课不及格就是不让你毕业。

        所以当代大学生普遍活的比较辛苦。

        不过对于袁北来说倒是算不上是什么问题。

        有经验值的帮助,对于学习这件事他是从来没当回事过,那玩意不是拿来一看就会了吗?

        还需要花时间上课?

        话是这么说的,不过等到了该上课的时候,与张幕几人分道扬镳后,袁北还是乖乖的到了教室。

        2020届1班教室门口。

        袁北还有点感慨,谁能想到呢,自己前段时间还在枯萎之地里打生打死的,这还没过去多久呢,就又跑到学校上学来了。

        进了门,屋里人已经来了不少,随着袁北的出现,一瞬间无数双眼睛全部盯了过来。

        不过这些都是小场面。

        袁北云淡风轻的左瞅右瞅,随便找了个座位就坐下了。

        “班长!”

        “班长来了?”

        “班长假期过的怎么样?”

        “班长军训最后你怎么没参加啊?”

        “什么什么,我们还有班长?”

        亲和力max之下,袁·交际花·北一下就被围住了。

        袁北听到人家的称呼,自己都是一愣,没人说的话他还真就差点忘了自己还是班长来着。

        在场人的记忆都还停留在军训的时候,袁北可也算是风云人物了,以辅助的身份跻身最前列,他们这些同班同学也是脸上有面。

        辅助没牌面也很久了,难得有袁北这样一个拿得出手的。

        那都是捧着来的。

        说了一段时间。

        课也就正式开始上了。

        不过袁北还是会生出一些奇怪的感觉,就像是现在上课的班主任李青。

        上学期他见到这位五阶却来当老师的大佬的时候,那心里那个震惊啊,各种直呼好家伙,第一武校名不虚传。

        可现在,看着李青在上面卖力的讲着他看了一眼就全会了的东西。

        袁北在心里却只有这种感觉:

        就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