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强控在线阅读 - 354、合理棒球棍

354、合理棒球棍

        轰轰轰!

        树木疯狂攒动,地面翻滚之间犹如咆哮。

        荆棘藤曼率先发难,霎时间内便逼近至齐安身前,其上倒刺犹如钢针一般直直树立,猛然与冰柱相撞。

        咔咔咔…

        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之声响彻,冰屑四溅,荆棘之上的倒刺也齐齐崩断,碎出数截又弹飞出去,落在地上却是发出一些金属声响。

        荆棘蔓藤也不愧是已经相当成熟的一种战斗类植株,荆刺的坚硬程度不下于寻常钢铁,被袁北养的也算是健康,营养起码是足够的。

        不过显然,与齐安所制造的冰柱相比起来,这种坚硬程度算不上什么。

        “雕虫小技。”

        齐安淡淡道,手中微微一动,风雪在转眼之间变得更加汹涌。

        只是这个时候,却是与之前不同,此时齐安的身躯之上却是渐渐的浮起一丝苍白,点点雪花冒出,身形逐渐变得臃肿,渐渐地,他看上去竟然是变得像一个雪人了一般。

        天赋【雪人】。

        在风雪之中化作雪人。

        虽然感觉有点笨笨的,但是事实上这项天赋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吸收的,别的不说,就是在化身雪人之后,身躯力量暴涨、对风雪的控制将提升数倍这点就不是一般的天赋。

        而他身躯之外包裹着的那一层厚雪,也不是看上去难么软绵绵的,实际上却是如同橡胶一般,寻常的力量打在上面根本不会造成什么伤害。转眼便能被直接吸收了。

        不过这天赋唯一不好的地方,便是消耗并不算小,以齐安的实力,全盛时也只能维持数个时辰。

        此时此刻的话,估计也就能坚持个把小时。

        不过齐安就算是用屁股想,也不觉得袁北能坚持到那会去。

        变异角斗场本身就每时每刻的在消耗、植物师这种法辅变种流派本身更是吃基因的大户,齐安可不相信袁北这个三阶还能坚持多久。

        【恐怕这会儿…他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吧?】

        透过风雪,齐安心中美滋滋的想道。

        轰轰轰!!!

        化作【雪人】之后,风雪在一瞬间变的超出之前数倍,气温再次骤降,已经达到了泼水成冰的程度!

        “嗯?”又冷了。

        袁北脸上露出微笑,适应力迅速动作,快速的适应着骤降的低温。

        袁北又变得精神奕奕。

        真不错啊!

        五阶真不错!

        如果是四阶的话,这个时候恐怕是已经被他这一套打蒙了。

        五阶却还是游刃有余的。

        不过这样才有意思啊,袁北现在也很想知道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手上连连摆动。

        轰轰轰!

        犹如君王之命一般,植物大军一刻也不停的轰击着那巨大的冰柱。

        食人花巨口大张,其中利牙犹如钢锯般犬牙交错,疯狂的撕扯着冰柱,一时间冰屑纷飞;巨树战士无数枝条亦如长枪一般,疯狂冲击;荆棘藤蔓疯狂涌动犹如大蟒,攀附缠绕,钢钉般的荆刺带出尖锐的划拉声。

        只是大雪天显然也不是什么弱小的技能,此时的气温早已经到了常人完全不能忍受的地步。

        在这种情况下,植物大军动作也开始变得有些缓慢,坚韧的树干被冰冻的更加的脆,也更加的易碎。

        此时冰柱之下,木屑与断枝要比其冰屑多得多!

        手中冰气涌出,有些破损的冰柱瞬间又完好如初。

        齐安冷笑

        “我倒是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冰柱之外的袁北,心中也同样冒出这样的想法。

        站立在大地之上,力量便源源不绝的涌向袁北的身躯,他也实在是想不到究竟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自己才能完全的力竭。

        轰轰轰!

        就在这样吵闹的攻坚战之中。

        齐安渐渐的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太对劲。

        这…过去有半个小时了吧?

        怎么还在打?

        这个袁北基因这么雄厚的吗?到现在都还没有耗尽?

        甚至…好像比起一开始的时候,更热闹了?

        他当然是不知道,在他决定和袁北打消耗的时候,就注定了他这一手是磕到地上了。

        就这些时间,已经足够袁北催生出更多的植物军团了,此时围在冰柱之外的植物大军,比起之前只多不少。

        “不能这样下去了!”

        齐安这个时候终于是意识到了,这个叫袁北的,压根就不能用常理来考虑!

        没听说过哪个三阶的辅助能把他一个五阶逼到这个地步!

        呼…

        长长出了一口气,一道白雾飞出数米之外。

        齐安那已经化作雪人的身躯,只露出的那双眼睛渐渐的低沉下去,变得像是冰块一般。

        他看了一眼身前冰柱,双手倏然朝天张开。

        嗡…

        一股森森寒意冒出。

        “应该不会死吧…”

        齐安心中这样想着,身躯之后,一道冰女巫的虚影冒出,将他笼罩在其中,他的口中渐渐的开始吟唱了起来。

        笼罩他身后的虚影女巫,也是同他在同一时间吟唱着。

        男声与女生相互响起,听起来甚至有些诡异。

        晦涩难懂。

        不是任何人类的语言。

        却带着引动天地的能力。

        寒冷渐渐的弥漫……

        吟唱施法!

        法师高阶技能的专属!

        其威力要远远超出正常的施法,如果说正常施法所控制的能量是1,那么,吟唱施法甚至能够将这个数字提升到3!

        而吟唱更多的是引动外界的力量,消耗却是比起之前要更加的小!

        这才是法师被称为炮台、法爷、法神的原因!

        只不过吟唱时间往往不短,没有大量的练习与足够的天赋才情,这个时间足够法爷死七八个来回了。

        吟唱仍然在继续,这犹如咒语般的声音时而急促,时而缓慢,断句断字听起来都是那么的古怪。

        在吟唱到某个阶段的时候,齐安的声音瞬息间变得高亢而急促!

        甚至是连风雪的声音都被压了下去!

        “冰封千里!”

        嗡…

        一切在某个时间犹如就要禁止一般,地面在转瞬之间化作寒冰,紧接着疯狂的蔓延出去,速度犹如狂兽奔袭却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咔咔咔!

        植物大军瞬间被冻结成寒冰,生机全部断绝。

        几乎就只是片刻的时间,整个角斗场竟然是被封住了一大半!

        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地方还有绿意青葱,其他的却是都瞬间被冻结!

        而所有被冻结的植物,也几乎都是在一瞬间之内生机便完全消亡!

        “竟然还没有打破空间?”

        齐安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只觉得很离谱。

        此时他的基因已经消耗殆尽,几乎是油尽灯枯,连大雪天也无法继续保持下去。

        目光却是一下看到在冰封边缘的袁北。

        两人的目光正好在半空中交汇。

        袁北无奈苦笑。

        他还是小觑了五阶法爷能带来的破坏力。

        此时的他绝对不算好受,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

        虽然逃的够及时,可他的一条腿还是被波及到了,那股巨大的灭绝生机的寒冷,差点没直接将他的腿冻的直接断开。

        好在适应力已经将他的耐寒能力提升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不然的话恐怕这次战斗便直接结束了。

        可就算是这样。

        这个时候他的这条腿,也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

        可能是神经被冻坏死了,扎根也没有起到作用。

        只能到外面治疗了。

        身躯中基因也消耗巨大,扎根毕竟不是万能的,袁北也不是永动机,只是恢复与大半消耗相抵,他剩下的也不多。

        这还是在法师中破坏力相对较弱的冰系,如果是火系、或是风系、雷系这样破坏力更大的,恐怕他此时也已经是濒死了。

        “你确实很强!”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齐安基因值虽然消耗殆尽,却依旧保持着雪人的巨大姿态,身躯瞬间轰击而来!

        冰面对他来说似乎是比起平地更加舒适,数百米的距离,不过是转瞬之间便已经来到袁北身前,雪人白色的拳头恍若沙包般大小,带着巨大的破空之声向袁北击去!

        齐安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

        他也不得不赞叹自己这位学弟的天赋才情,以三阶的实力,虽说有克制一说,但将他逼到了这般狼狈的程度。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还是他赢了。

        只是他的目光却是突然一窒,他看到眼前的学弟,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一根棒球棍?

        为什么他一个辅助身上会带这种东西啊……

        不过…

        齐安脸上露出冷笑。

        他不会以为仅凭借肉身的力量能够打过我吧?

        五阶与三阶,肉身之上可相差的要太多了!

        啪!

        一道响指打起。

        齐安对袁北这招早就有所防范,精神甚至只是微微一颤。

        但是下一刻。

        空气好像是发生振动,连同那棒球棍一起。

        一股巨大的痛楚传来。

        咔嚓!

        啊嘞?

        这是我胳膊断裂了吗?我的雪人天赋呢?

        齐安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又见学弟棒球棍一转,学弟脸上露出干净的笑容,下一刻,胸前又迎来沉重的一击,他的身躯整个倒飞出去。

        胸前经过五次进化的胸骨,断开了。

        这沉重的一击,甚至让最后陷入昏迷的齐安怀疑他是被一位同阶战士打的一般。

        “怎么想的,一个法师为什么要近身?”

        收起棒球棍,袁北无语的想道。

        “不过。”

        “我是一个辅助,所以身上带个棒球棍防身,应该很合理吧?”

        空间开始渐渐的破碎。

        赢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