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家徒弟只会莽在线阅读 - 我去补充1下爱

我去补充1下爱

        极东之地位于仙古大陆青龙道域,此处坐落着无数险峻高耸入云的山脉,这些山脉虽然纵横连绵不绝,常年有仙雾袅袅。

        咋一看以为是人间仙境,实则灵气稀薄,是修真界公认鸟不拉屎的荒芜之地,基本不会有修士在此处驻足。

        而许然的宗门便坐落于此!

        宗门大殿之内,许然坐于首坐之上,身旁站着一位小女孩,下坐是他的六名弟子。

        此时许然的弟子们神色各异,只因方才他当着众人的面宣布要收身旁的小女孩为徒,遭到了弟子们的反对。

        至于反对的原因,那大概是这小女孩——太可爱了。

        是的,太可爱了。

        这不符合宗门的宗旨!

        “师傅,赶紧带她离开吧,我快忍不住了!”

        林芊芊现在的表情极为丰富,快要崩坏的表情显得那样诡异。

        平日里为了维护大师姐的尊严,她一般都是一张冰冷的脸面。

        可是现在........

        那双竭力冷酷的双眼却还是忍不住一丝温柔流出,眼神躲躲闪闪,不知道在逃避什么。

        而一旁的二弟子白陵,身为一个懒癌晚期患者的他,此时却颠覆了平日中不修边幅的姿态。

        他平时总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明明有点小帅的脸庞也因为这个看起来让人毫无感觉。

        虽说如此,但他的天资还是可以肯定的,毕竟为了睡觉专门创造出辅助睡眠的黑暗系功法的人,世界上也不会有几个......

        然而此刻他突然带满高光的眼神中,却丝毫没有什么懒散的色彩,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兴趣。

        他细细的打量着待在师傅身边的女孩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多么让人陶醉的面容........”

        一声低吟及时的引开许然的注意力,他瞟了一眼双手抚着自己的脸颊,已经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三弟子。

        老三明斌贤,道号青橘子。

        明明外表粗犷,样貌丑陋,但偏偏极其爱美,十分在意自己的样貌。

        “师傅。”一副小正太模样的四弟子琦星突然开口,提醒着自家师傅许然。

        只见他微微瞥了老三一眼,轻轻挪开两步,心直口快的说道:

        “我觉得还是需要慎重的考虑的好,她可能是个麻烦。”

        “她很危险。”六弟子落星,脸上一直带着黑色的面罩。她说话很慢,惜字如金。

        永远摆出一副“别靠近我”,“我是个莫得感情得杀手”她虽然这么说,但是那双宠溺的眼神很明显的出卖了她。

        许然也不意外的摇摇头,眼睛看向了一旁沉默的五弟子。

        “陌尘,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五弟子李沐阳,道号陌尘,长相普通,路人脸,思想超前,喜欢研究各种思想理论,不过只是研究,从来没有实验过。

        陌尘被点名后,双脸涨红,低着头,支支吾吾了半天,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许然见着众人的反应,有些欣慰的点点头,自己多年以来的教导还是很有用的。

        只不过他们的还是忽略了一个关键性的因素。

        福缘与机缘。

        许然在山下遇到这个女孩之后,已经推算了数万次,每一次的结果都是美好的结局。

        而且许然化神期的直觉也一直如同闹钟一般铃铃铃的提醒他,告诉他这个女孩可能是他的一个机会。

        完成系统心愿的机会。

        “此事不必多说,为师已经做决定了,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我的关门弟子,你们的小师妹。”

        …………

        许然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其实跟大多数前辈一样,是有系统的。

        系统很友好,也很大方,刚来到这个世界就给了他一部强大的功法,让他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修真界有了立足之本。

        系统虽然给他发布过任务,但是却不是强制性的,完成任务就给丰厚的奖励,完不成也没有惩罚。

        许然原以为自己会和那些前辈一般,靠着系统争霸天下,成为一界之主,威震诸天万界,然后和系统厮守到天荒地老,然而这却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那是许然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五十个年头,在系统的帮助下他成功的度过了自己的天劫,成为了一名金丹真人。

        金丹真人啊,想来不论在哪方修真界都算的上是高手了吧,许然觉得时机已到,自己该开始准备争霸天下了。

        那天,是许然穿越过来五十年后,第一次走出隐修的深山,第一次正式踏足这个世界。

        然后,他看到天空……裂……裂开了?

        猛然间,他仿佛感觉到那无尽的空间裂缝中有着无数的恐怖气息,每一道都是那么惊心动魄。

        那些身影看着他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着一只跳舞的蚂蚁。

        紧接着一道充满杀气的声音自远方传来,甚至震得他有些心神不稳。

        “诸位道友!将战场引到天外,保存我仙古大陆的文明种子,杀!!!!”

        随着这道声音而来的是一道金色的恐怖剑气。

        那道剑气趁着裂缝还没有完全展开,直接切入,将其中每一道让许然感到心神不宁的气息纷纷斩杀一片。

        天地间传来无尽的喊杀声,嘶吼声,无数散发着恐怖气势的身影从四方天地飞出,朝着天外杀去。

        许然被这场面吓得大脑一片空白,就这么呆呆着抬头望天,然后他感觉脑门像是被人拍了一下。

        回过神来,面前是一道粗狂的身影,怒目圆睁,喘着粗气,对他呵斥道:

        “你是哪个宗门的弟子,怎么才金丹期就跑出来了!”

        “前辈我.....”

        “简直就是胡闹。”

        “我......”

        “你这点实力出来有什么用?”

        “前辈你听我......”

        “战斗是我们的事情!而你们的任务就是活下去,保留我仙古大陆的种子!找个地方苦修,不成仙永远不要出来,走!”

        说完那人大手一挥,身前出现了一道空间门,接着他手中出现一把小型的飞剑,刹那间小型飞剑变成了一只剑形飞舟,然后一脚把许然踹进去。

        “这孩子,倔驴。”

        他嘴里喃喃道,希望你可以好好活下去吧。

        接着,他深邃的眼睛看向半空中的裂缝,毫不犹豫地引动浑身的灵力,疾驰而去。

        那一天,域外入侵仙古大陆,仙古大陆修士在剑仙玄虚子的带领下奋起抵抗;

        那一天,血染苍穹,仙古大陆高阶修士近乎全灭,终于将入侵者驱逐,仙古大陆修真界也进入了凋零期;

        那一天,许然来到了仙古大陆的最东方,在这个被修真界视为灵气稀薄的荒芜之地的地方,进入深山隐修。

        许然原本是打算听那个粗狂男子的话,一直隐修到成仙的,毕竟这个世界太危险。

        而他也打听过了,现在这地方,远离修真界,因为灵气稀薄,常年也见不到几个修士。

        他在系统在帮助下,在这里培育了一条顶级灵脉,系统还给他布置了十几座大阵。

        因此这方圆六百里的山脉可以说成为了许然的私人领土,他可以一直在此隐修。

        直到有一天,系统说,它的能量耗尽,要离开了,许然整个人都慌了。

        来到这个世界两千多年,他能一直在这座无名的深山里隐修而不被憋疯,都是因为有系统一直陪伴着他。

        陪他聊天,陪他种田,系统还会联通前世的网络,陪他一起看小说,动漫,电影,一起讨论剧情,一起吐槽。

        在这个无依无靠的异世界,是系统的存在让他不会觉得孤独。

        或许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完成任务了.......

        一道如同惊雷般的念头猛然刺入他的脑海,许然就像是快要溺死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系统,给我发布任务!”

        “能量不......”

        “发布任务!无论是什么我都做!杀出极东!杀入中天!我都做!”

        “我是穿越者!我是主角!我什么都能完成!”

        许然心中忐忑不安,两千多年间的依赖,他已经变得不能离开系统。

        片刻后.......现实却猛然击碎了他所有的幻想。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你去做任务的话可能会遇到我也无法帮你解决的危机。”

        “太晚了.......本来我在第一次能量低谷的时候就应该发布任务的......”

        “这本就是我的失误,我刚带你穿越到这个世界,数据显示这方世界应该并不强的,金丹期应该可以算一方小高手了。”

        “但是那天我们遇到的大战,连金仙修为的都有十几位,这显然是我的数据出错了,作为系统保证宿主的生命才是第一原则不是吗?”

        “不,系统不都是强制要求宿主执行任务的吗?你也这么做吧,只要你不走,我做什么都行。”

        “那是别的系统,你知道的,我和它们不一样。”

        “.......”

        许然无力地坐倒在地上,双眼无神。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许然,我是一个宗门养成类的系统,原本是应该辅助你成为这方世界最强宗门的宗主的。

        如今已经没有机会了,希望你将来可以建立一个小宗门,证明我来过这个世界。不用去争夺天下第一,好好活下去就行。

        记得徒弟一定要只收七个,你知道的,我喜欢七这个数字。”

        这是系统对许然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不论许然怎么呼唤,都没有得到回应。

        许然再系统消失后,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年。

        就好像一个家庭事业美满的男人,在一瞬间失去了自己的一切,那种茫然与空虚能够在瞬间粉碎一个人的神志。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他的修为始终在化神期顶峰无法突破,毕竟他的资质并不好。

        他发现没有系统的帮助,或许此后他一辈子也无法成仙,想到系统最后说的话,他决定在这里成立一个宗门,宗门就叫系统宗。

        而这座由他和系统亲手培育出灵脉的山门,就叫系统山。

        这里,寄托着他们唯一的理想。

        …………

        系统消失后这些年他陆陆续续的收了六个弟子,虽然每个弟子的性格喜好都不一样,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比较谨慎。

        他们刚入门的时候,许然就会教导他们修真界很危险。

        系统还在的时候,许然曾经拜托它,将那天看到的画面,制作成一个留影石,使用它可以直接将人拉到一个虚幻的世界中,亲身感受到那天的恐怖场面。

        原本让系统制作出来是为了哪天自己耐不住寂寞想出去浪的时候,就重温一下当时的画面,现在就用来做徒弟们的教材了。

        留影石完美重现的恐怖画面,加上多年以来的教导,徒弟们都很好的继承了他的谨慎的性格。

        …………

        女孩是许然早上发现的,那会儿他正在闭关,突然心血来潮想走动一下。

        她出现的不可思议,这整座山脉都已经被系统布置的大阵封锁住了,系统说它布置的大阵就算是仙人想要破阵也不容易。

        可就这么一个毫无修为的小女孩,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许然面前实在有些过于离奇了,让许然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女孩似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正局促不安到打量这四周,瘦小的身子微微颤抖。

        许然沉思了片刻,决定离开这个女孩。

        闲事少管。

        虽然很残酷,但这也是他活了这么久的根本。

        突然她松了口气,在许然正准备扭头离开的时候,她笑了笑,朝他这边跑来。

        这个笑容,就好像是在那里碰见过一样.........

        她的笑容很纯净,好像让人一看就能够触动自己的灵魂。

        许然修炼两千多年,此前唯一一次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还是系统离开时。系统的离开,让他感觉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只剩下了他自己,孤独,绝望。

        看见女孩的笑容,他内心克制不住产生一种冲动,他想守护这个笑容。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这种感觉就像是没有妹妹的妹控们,突然有一天,父母带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回家,说这是你的妹妹。

        许然前世就是妹控,可惜一直没有妹妹,他为此一直觉得遗憾,没有妹妹的人生是不圆满的。

        女孩的出现似乎就是为了填补他这遗憾的,她的身上似乎自带着弱小属性光环,让人不自由自主的生出保护欲。

        女孩跑到他身前,咬着可爱的下唇,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脸上有些犹豫,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许然蹲下身子,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她乌黑柔软的秀发,轻轻的露出微笑:“你叫什么名字?”

        她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回道:“柒?”

        “柒”吗?系统说它最喜欢的就是“七”这个数字了,说希望他收七个弟子,现在正好差一个。

        许然突然有些犹豫,数千年的日子里,他早已经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主角,这种特定的主角光环在现实中还是太离谱了点。

        突然,他化神期强悍的直觉如图针刺一般刺激着他。

        许然若有所感的看了眼眼前的女孩子。

        就好像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他又暗自卡出道印,细细验算了数万遍。

        “很好听的名字,以后你就是我的关门弟子了,嗯,正好是七弟子。”

        许然牵起这个小女孩的手,朝着山门走去。

        系统,你看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