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家徒弟只会莽在线阅读 - 第48章你们当本座这里是什么地方为“方明吴明”

第48章你们当本座这里是什么地方为“方明吴明”

        “正因为前辈继承了赤炎子剑仙的剑道,才更加不能收留你吧。”

        曲冥飞的话将许然问住了,这赤炎子难道是个圣母?

        许然现在也已经知道了,只要自己借用焱火神剑释放威压装成大佬,会自带焱火神剑的剑意,让人误以为自己是赤炎子的传人。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认下这个身份,赤炎子生前身为金仙,其圈子必定错综复杂。

        若是自己宣称是赤炎子的传人,万一以后赤炎子圈子里的人找上门来,又该如何应对?

        可不承认的话,那焱火神剑又该怎么解释?

        许然正犹豫着要怎么回答曲冥飞的话,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他闻声望去,就见一个穿着华贵,打扮得无比骚包的青年走了进来。

        许然认了来人,正是不久前被陌尘怼走的云飞扬。

        云飞扬在离开南枝巢后,突然感觉血脉一阵悸动,这种感觉他特别熟悉,正是他血脉天赋察觉到域外之后的表现。

        这让他有些疑惑,自己明明没有主动使用天赋能力,也没有察觉到有人使用灵力呀,怎么突然就发现域外之人了呢?

        他按照着让血脉天赋悸动的来源,到了南枝巢外,正好看见了曲冥飞。

        云飞扬仅仅是看了曲冥飞一眼,就知道对方是让自己血脉悸动的域外之人了,也知道为什么血脉天赋会主动示警的原因了——此人必定是仙人修为!

        方才血脉悸动,并非是提醒自己,发现了域外之人,而是示警自己赶紧逃命。

        察觉到这一点之后,云飞扬并没有逃跑,青龙仙院大师兄的身份,也不允许他逃跑。

        有域外仙人出现在仙古大陆,目的不详,这对仙古大陆而言危害太大了。

        云飞扬先是将有域外仙人出现的消息,偷偷的传递回青龙仙院之中,好让青龙仙院的高层带上底蕴,将这域外仙人截杀。

        他自己则留在这里,探查域外仙人的情报。方才那域外仙人和南枝巢主人的对话他也听到了,似乎南枝巢主人的修为境界比那域外仙人要强上不少。

        这让云飞扬有些期待和恐惧,期待是希望南枝巢的主人是仙古大陆之人,若是这样的话,对于仙古大陆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如今仙古大陆最欠缺的就是顶尖的战力了,两千多年前的大战直接导致仙古大陆的修士近乎全灭。

        原本每个宗门留下来的种子,也因天道自我祭献被法则反噬而陨落了,自那以后,大道法则陷入沉睡,仙古大陆修士的修为一直上不去,直到三年前大道法则重新显现,这种状况才得以改变。

        但大道法则刚刚复苏三年,就算情况有所好转,也不可能出现仙人修为的存在。

        若是南枝巢的主人是仙古大陆之人,就可以立即扭转仙古大陆无完好仙人的情况了,这正是他期待的。

        恐惧则是担心,南枝巢主人是域外之人,那样加上曲冥飞这位新出现的神秘仙人,对于仙古大陆来说就无疑是晴天霹雳了。

        哪怕是青龙仙院的底蕴,也没有把握可以留下两位仙人,而且以南枝巢主人前些天释放出来的恐怖剑意来看,其修为估计不是普通的仙人。

        也正是如此,青龙仙院才不敢轻举妄动,而是让自己来刺探对方的底细。

        云飞扬在不远处偷听着许然和曲冥飞的对话,因为许然和曲冥飞两人的交流并没有刻意隐瞒,这让他可以听的很清楚。

        后面他从曲冥飞口中听到许然是剑仙赤炎子传人的消息后,顿时大喜过望。

        剑仙赤炎子,只要是仙古大陆之人听到这个名字,就会感到绝对的安心。

        这个域外仙人绝对是得知南枝巢主人是赤炎子剑仙的传人后,想潜伏在南枝巢主人身边,好伺机杀害他。

        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想通了曲冥飞的目的后,云飞扬连忙现身打断了许然和曲冥飞的对话。

        进入南枝巢后,云飞扬先是礼貌的朝许然行礼,然后指着曲冥飞,愤怒的骂道:

        “赤炎子剑仙的传人,岂是你这种人可以玷污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

        云飞扬进来二话不说的行为看似有些脑残,但其实他也有自己的考虑的。

        方才进门之前,他就将许然是赤炎子剑仙传人的消息传递回青龙仙院了,很快青龙仙院的人就会带着底蕴前来,配合着赤炎子剑仙的传人,绝对可以将这域外仙人截杀了。

        他也确实很愤怒,仙古大陆好不容易出现一位仙人修为的存在,而且还是赤炎子剑仙的传人,这域外仙人就立马找上门来了。

        这怎么能忍?于是他一进门就指着曲冥飞的鼻子大骂。

        至于自身的安全,有赤炎子剑仙的传人在,需要担心吗?

        曲冥飞见到云飞扬的举动后,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尤其是在听到云飞扬说知道自己的目的后,后背一寒,额头不由的湿了。

        这人太恐怖了,他绝对是想杀我,怎么办怎么办?

        曲冥飞脸色一白,解释道:“我……我没有什么目的,就想求收留,你……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

        云飞扬闻言怒了,装的还挺像的,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他下意识的运起灵力朝着曲冥飞打了一拳,嘴里念叨着:“我云飞扬生平最恨的就是你这样卑鄙无耻的小人了。”

        曲冥飞见云飞扬要攻击自己,惊恐的举起双手抱头抵挡,待云飞扬的攻击落到身上之后,他感受了一下,发现自己没事。

        这人没有办法伤害到自己!

        想明白之后,曲冥飞大叫一声,双眼赤红,脸色狰狞的朝着云飞扬就是一拳。

        云飞扬遭受重击,口喷鲜血,整个身体直接被一拳轰出了大门之外,重重的砸到了地上,虚弱的呻吟一声。

        此事发生突然,当许然反应过来时,就看到曲冥飞喘着粗气,如同愤怒的公牛一般,疯狂的大喊着“去死去死去死”,举起拳头冲向躺在地上的云飞扬。

        这是狂战士发狂了!

        曲冥飞刚冲出南枝巢外,在云飞扬倒地的一米外突然出现了一个空间裂缝,接着十几道身影从空间裂缝里走了出来。

        从空间裂缝里出来的人,看到云飞扬的惨状顿时大怒,“孽畜,拿命来。”

        十几股灵力同时爆发,手拿着武器,就朝着还在南枝巢大门口处的曲冥飞冲了过来。

        许然见状,觉得自己不能在低调下去了。

        直接在我的地盘上动手,我堂堂“金仙大佬”难道不要面子吗?

        想到这里,许然怒哼一声:

        “你们……将本座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