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家徒弟只会莽在线阅读 - 第46章这个人我见过为“疯起来自己都打的呵呵哒”

第46章这个人我见过为“疯起来自己都打的呵呵哒”

        南枝巢的大厅内,白陵躺在自己的枕头法器上,一旁的白小灰两只抓子趴在桌子上,两只狼眼不时的转动盯着从大门外进来的修士。

        每次有人选好锦囊之后,都会将灵石放到桌子上,白小灰清点过后就会收起来,然后对着交灵石的人点点头,示意数目没错。

        其初许然叫白陵在南枝巢的大厅内睡觉的时候,白陵是张拒绝的。

        这又不是在系统山,外面这么危险的地方,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万一遇到个凶残之人在自己睡着的时候,突然给自己来一下,那到时候自己找谁说理去?

        可这关乎师傅的布置,纵使心里恐慌不已,他还是接受了这个任务。

        刚开始他躺在枕头法器上,洋装睡觉的样子,有人过来搭话时,他眼皮也不抬一下,直接无视那些人的存在。

        不过他心里是特别紧张的,手心不停的冒汗水,若是有人注意看,就会发现他的耳朵不时的会微微抖动,那是他一直在警惕的留意着大厅内的情况。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他有些坚持不住了。

        一直警惕着留意周围可是十分耗费精神的,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难受了。

        他好想睡觉。

        反正小灰在身边,要是有什么事儿,它会保护好自己的。

        而且现在自己可是奉旨睡觉诶,这个机会太难得了,平时在宗门之内,每次睡到一半,师傅或者大师姐总会叫醒自己,睡得不舒服。

        嗯,现在先休息一会儿,就一会儿,等明天……后天……额……还是大后天吧,将功法改进一下,设置遇到危险自动警报的来。

        这么想着,白陵就缓缓的放松了心神,进入了梦乡,或许是因为奉旨睡觉的缘故,这一觉他睡得特别舒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身体一阵寒意袭来,直接被惊醒。

        白小灰是白陵的伴生灵兽,和他心意相通,一旦白小灰察觉到危机,白陵也会感受到的。

        白陵睁开眼,见身旁的白小灰浑身毛发直立,眼神直直的盯着大门外,似乎那里正有让他感到恐怖的存在。

        白陵见此不敢大意,连忙暗中将消息传递给了许然和林芊芊几人。

        得到消息的许然和林芊芊连忙赶了过来,几人对视一眼,表面不动声色。

        许然朝落星示意,落星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睁开双眼,微微摇头。

        许然见状,呼吸不受控制的加重了一些。

        落星摇头,则代表着她并没有感受到危险,可是白小灰的表现,明显是察觉到了极其恐怖的存在接近。

        而现在落星却没有察觉到,那就表明来人已经超出了她的感知。

        落星作为天生的刺客,虽然修为仅有金丹期,可是许然相信,仙人之下,绝对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脱她的感知。

        这倒不是说白小灰的感知就比落星强,它身为灵兽,某些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如今它的表现也正是如此。

        思索了一番之后,许然将手放在桌子上,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点了三下,林芊芊几人见此,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直接走开了。

        许然走到白小灰的身边,伸手轻轻的抚摸它的后背,在旁人看来,南枝巢的主人正和他的灵兽玩耍,实际上他的眼神一直偷偷的盯着大门外。

        过了一会儿,白小灰的耳朵微微一动,许然连忙将警惕提升到最高。

        来了。

        一道身影由远而近,缓缓的出现在许然的眼中。

        那是一个狂放的男子,他披头散发,身材魁梧,浑身的肌肉鼓起,看起来充满着力量,让人血脉膨胀。

        许然看见来人之后,微微一愣,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这个人,我见过。

        可他仔细的想了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对方,估计是自己记错了。

        将这个念头暂时抛开,许然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对方,突然心里一突,暗道不妙,这是个狂战士。

        若是其他人,自己用出焱火神剑上的底牌,或许还能将其打发了,可若对方说狂战士就行不通了。

        这种人就是疯子啊,一到战斗的时候就双眼喋血,要么敌人死,要么自己死,遇到这种人,自己的计划简直就是地狱开局啊。

        看来还是低估了这个世界大势力的狠辣啊,派这种人过来,能叫试探吗?

        这就是不死不休啊!

        “见过道友,想必道友便是南枝巢的主人了吧。”

        来人进门后,朝许然结了个道印,礼貌的说道。

        许然微微一愣,倒是挺有礼貌的,难不成是先礼后兵?点了点头,问道:“道友找我有事?”

        那人闻言,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此事说来有些唐突,我想让道友收留我,随便安排点事给我做。”

        许然一脸懵逼,这是什么展开?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难道是想潜伏在自己身边,将自己的底细都调查清楚了,再将自己一网打尽?

        可这样不对啊,这人明显是个狂战士,似乎也不适合做收集情报的任务吧。

        许然沉默了一会儿,幽幽的问道:“你确定你没有拿错剧本?”

        “什么?”那人显然没有听懂许然再说什么。

        “额……没什么,好吧,此事先不提,不知道道友怎么称呼,又为何要让本座收留你呢?”

        许然也示意到了自己的口语,连忙转移话题。

        “额……我名曲冥飞,至于为什么想让道友收留,那是因为道友你足够强,跟着你有安全感。”

        曲冥飞搓了搓双手,双脸微红,表情有些拘促的说道。

        他当然知道一上门就人收留的行为很不正常,甚至是脑残的行为。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啊,因为某些原因,他现在感觉整个世界都对自己充满着恶意,让他很没有安全感。

        前些日子,一道恐怖的剑意降临,他起初也和其他人一样被吓住了,可是很快他又感觉,这股剑意有些熟悉。

        他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不就是焱火神剑的剑意吗?难道是赤炎子还活着?

        曲冥飞察觉到了焱火神剑的剑意之后就直接找到了这里,一进门看到许然之后,他就察觉到了。

        这个人,我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