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家徒弟只会莽在线阅读 - 第45章玄阳阁掌柜恐怖如斯为“沉默的小透明”

第45章玄阳阁掌柜恐怖如斯为“沉默的小透明”

        “哈哈,我开出来了,六阶灵符。”

        玄水街上,南枝巢外,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突然大叫一声,脸色因为兴奋涨的通红。

        他手上拿着一只白色的锦囊,另外一手则拿着一枚玉符,玉符上散发着淡淡的灵光,还有一丝令人心悸的气息。

        “靠,白色的锦囊就开出六阶灵符,老子买了一百只紫色的锦囊只开出了十枚五阶灵符,这是什么道理?”

        “道友你就知足吧,买了五十只红色和五十只橙色,连五阶灵符都没有开出来的路过。”

        “你们两能不能别说话,一百只金色一枚六阶都没有开出来,让我静静,我现在只想静静。”

        “嘶!一百只金色?大佬您随意。”

        刚刚还在捶足顿胸的两个人瞬间不敢说话了,怕影响到大佬。

        一百只金色,兼职就是豪无人性啊。

        南枝巢的锦囊,白色是一枚上品灵石一只,绿色为五枚上品灵石,蓝色为十枚上品灵石,以此类推,橙色需要五枚极品灵石,或者五百枚上品灵石。

        但是金色则不一样,金色直接需要一百枚极品灵石,换算成上品灵石则需要一万枚,一百只金色锦囊则需要一百万枚上品灵石。

        这也是多亏三年前天地大变,仙古灵石矿产量大增,不然按照以前的情况,一百万枚上品灵石可以直接拖垮一个小宗门了。

        而金色的锦囊之所以这么贵,则是每只锦囊里面都有一枚五阶灵符保底,而且开出六阶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三,要知道白色开出六阶的几率可仅仅只有十万分之一,这么一对比,贵的还挺有道理的。

        “哈哈,我也开出来啦,六品的灵丹,还是疗伤用的,太开心了。”

        这是又有一人兴奋的大叫起来,有人见此疑惑了一句。

        “这人怕是傻子吧,别人开出六阶灵符大喊大叫也就算了,毕竟灵符的话没有人敢抢,可他灵丹凑什么热闹?不怕直接被抢了?”

        这人说话后围观听到的人像是看傻子一眼盯着他。

        “傻的是你吧,你难道不知道,只要是南枝巢买的物品,只要是在玄阳城内,有人敢抢,就等于直接跟玄阳城内所有的势力做对吗?”

        “是啊,南枝巢开张之前,玄阳城内所有的势力,包括玄阳宗在内都已经发布声明了,谁敢在玄阳城内抢南枝巢买的东西,就是跟他们所有人作对。”

        “而且就算不提玄阳成内的势力,单单是南枝巢主人的修为,谁敢破坏他设立的规矩?”

        “额……”刚刚说话的人听完直接不敢说话了。

        这个规矩也是许然立的,毕竟他现在可是金仙大佬,做事该有的霸气是必须要有的,不然怎么彰显出自己的威严来?

        虽然他自己本身的实力弱,没有办法处理这个事情,但是玄阳阁的眯眯眼掌柜可以啊。

        许然觉得当初自己认识了玄阳阁的眯眯眼掌柜实在是太幸运了,此人在玄阳城的权势和地位实在是不可想象。

        自己只是带着他将玄阳城内所有的势力代表召集过了,跟他们说了一下此事,那些势力代表顿时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保证南枝巢客人在玄阳城内的安全。

        这样一来,借助玄阳阁眯眯眼掌柜的势,即保证了自己的威严,让南枝巢购物的人在玄阳城内有了安全保障。

        又变相的借此让玄阳城内所有店铺背后的势力承认了自己金仙大佬的身份,一举双得。

        玄阳阁掌柜恐怖如斯!

        许然在完成了此事后,连忙跟玄阳阁掌柜说,此后南枝巢的收益直接给他和他背后的玄阳宗一部分,算是此事的酬劳。

        这就是破财消灾的意思,毕竟越跟玄阳阁掌柜接触,许然就越觉得对方深不可测,或许对方的修为比自己猜测的还好高一些,可能离金仙也不远了。

        不然自己当初带着玄阳阁掌柜找上那些势力代表的时候,那些代表的表情会如此的惊恐?

        那小眼神兼职就是见到了鬼一般,说话小心翼翼地,温顺的像只兔子。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很害怕惹得玄阳阁掌柜不快,因此丢掉了性命啊。

        若非如此,难道是因为害怕自己不成?

        别逗了,自己虽然装成金仙大佬,但是露过几次了?别人知道自己吗?

        目前的自己还仅仅只是个小透明而已,等这次的计划成功了,或许别人也会这么看自己了。

        现在的玄阳城就是自己的大本营啊,万一哪天自己的身份不小心暴露了,惹得玄阳阁掌柜暴起杀人,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可挡不住。

        可是若是自己一开始就将一部收益给了对方,那样哪怕到时候自己暴露了,对方看在这点情意的份上,估计也好直接对自己动手。

        虽然以对方的修为,估计也看不上这点收益,可怎么也是收了自己的好处不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啊。

        玄阳阁掌柜听到许然要将南枝巢的一部分收益给自己后,吓得整张脸都青了。

        这他哪敢接啊,他和玄阳城其他的势力代表一样,只希望许然好好的在城里做生意就行了,别哪天心情不好,直接让弟子们甩出一堆灵符灵宝。

        他们可是知道许然的南枝巢有六阶物品出售的,想想被一堆六阶灵符灵宝指着的画面,简直不要太美了。

        又或者这位直接甩出一把剑来,说一句,“道友,我这有一剑,请你品鉴。”

        那恐怖的剑意,这辈子只需要体验一次就够了好吗?再来一次,估计得有心魔了。

        至于帮大佬维护南枝巢客人的安全,这不是应该的吗?

        大佬您开心就行了,还要什么自行车?

        许然见玄阳阁掌柜拒绝,暗道不秒,要是对方不收自己的好处,那以后出事了,还怎么收场?

        这绝对不行,必须让对方收着,“哼,本座给你,你便收着,本座又岂是那种让别人白忙活的人?不仅仅是你,玄阳城所有势力都要有一份。”

        “这样吧,南枝巢的收益,本座拿出三成来,分与玄阳城所有的势力,此事就交由你来安排了,怎么分配你们来商量。”

        许然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这样一来,整个玄阳城所有的势力都上了自己的贼船了。

        至于他们是不是心甘情愿的,这些都无所谓,反正你们收了我的好处,万一哪天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不要求你们出手帮忙。

        但是最少要对自己动手的话……下手应该会轻点吧。

        哼哼,我就是个天才!

        这时,南枝巢外传来了一番动静,许然见状,悄悄地给五弟子陌尘一个眼神。

        “请开始你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