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家徒弟只会莽在线阅读 - 第17章你怎么直接就跪了呢为修真修仙都不如修魔

第17章你怎么直接就跪了呢为修真修仙都不如修魔

        突如其来的威压让东方黎如同雷轰电掣一般,直接呆住了。

        作为两千多年前的地仙,这种威压他无比熟悉,绝对是属于仙人级别的。

        而且这股威压之中,还带着凌厉霸道的剑意,那是剑仙所特有的剑意。

        不是说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仙人修为的存在了吗?那眼前这位是什么鬼?

        这难道是跟我一样两千多年前的老怪物借尸还魂了?

        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他宁愿眼前这位地仙是真实的存在,也不愿是和他一样两千多年前借尸还魂的。

        因为这代表着他将不是独一无二的,他也不是这个时代的气运之子,那样他所有的信念都将彻底的碾碎。

        哼哼,不过就是他是地仙又怎样?我东方黎曾经为仙古大陆冲锋陷阵;为仙古大陆流过血,立过功;还曾经与域外的金仙交战过。

        面对眼前这来历不明的神秘剑仙,他当然是选择……秒怂咯。

        东方黎从呆愣的转态回过神来之后,脸上杀气腾腾的表情,秒变成一副尴尬的陪笑脸,低声下气的说道:

        “呵呵,我刚刚被道友的谪仙气质所震慑,惊为天人,一紧张就说错话了。

        我的意思是,道友的徒儿聪明伶俐,乖巧可人,天真烂漫……一看就是仙人资质。

        我洞府因长年无人打理,已经破败不堪了,我正想拆了重新修缮一下,却不想贵徒亲自帮我动手了。

        这这这,实在是荣幸之至,感激不尽啊。”

        哼哼哼,我东方黎前世苦修八千余年。

        从一名层散修一路突破,成为一名地仙级别的强者,还曾接到过仙古大陆第一强者玄虚子的接见。

        八千余年的散修生涯,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

        不就是认怂吗?这项业务他有的是经验,甚至已经提前想到了对方可能出现三百六十五种反应,而每种反应他都有相应上中下三策应对方式。

        他东方黎可以拍着胸脯骄傲的宣布:“在舔之一道上,我是最强王者!”

        ……

        许然现在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望天,怎么感觉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呢?

        对方的反应不对呀,不应该是这样的,是哪个程序出错了吗?

        刚刚还一副杀气腾腾,不杀你全家就誓不罢休的模样,怎么现在直接就跪舔了呢?

        这仙人强者的尊严呢?被狗吃了?

        我苟了两千多年,好不容易硬气一回,热血都已经燃烧起来,就等着对方过来,好和对方大战个……两三回合,为小柒她们争取逃命的时机。

        我连遗言都准备好了,就连死后见到系统,想说的话都已经打好三千字的底稿了。

        现在对方居然告诉我你不玩了?把我的感动好还给我好吗?

        望天,心里有股气出不去,暴躁……

        许然看着眼前一脸跪舔表情的东方黎,按理说对方这样的行为,代表着此次危机已经解除了,他应该高兴的。

        可他现在心烦意乱,完全没有往日的冷静,他想了一会儿,看着东方黎,幽幽的说了句:

        “可是小徒还将你的丹药吃了了。”

        东方黎闻言心里在滴血啊,能不能不要再提起这茬了?给我留点尊严不好吗?为什么还要再伤害我一次?

        可是感受着从许然身上从来都压迫感,他一咬牙,连忙摇头,说道:

        “道友此言差矣,什么我的丹药,既然贵徒拿了,那就是属于贵徒的,贵徒将自己的丹药吃了,有什么问题吗?”

        许然听到这话,嘴角忍不住的一阵抽搐,这是将舔狗之道走道极致了?

        我只是想让心里这股气出来而已,难得的想作一次死,可是无从下手啊。

        对方根本就不接招啊,他能怎么办?

        带着淡淡的忧伤,许然连忙将跃跃欲试的灵魂压制下去,作一次就行了,在作下去,万一对方忍不住暴起杀人呢?

        眼前这位可是实实在在的仙人强者,刚刚那来自灵魂深处的压迫感现在还没有挥去呢。

        这不像之前遇到的那些人,那些人虽有恐怖的实力,却没有表现出来,看起来就跟普通人一样,并没有亲身的感受到过,而刚才可是强烈的体会到了对方的恐怖的。

        这也是他刚才会想着牺牲的原因,因为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压迫让他根本兴不起反抗的念头,让他觉得自己就如同蝼蚁一般,所以他只能想着能为小柒他们争取到逃命的机会就算圆满了。

        思来想去,他能先到的办法还是和之前一样,让自己变得深不可测,好震慑住对方一小会儿。

        只是这次和以前都不一样,这次他装的更加真实,他释放出了不同于自身修为的威压。

        之所以能做到这样,是因为一柄剑,一柄金仙修为剑仙使用的剑——焱火神剑。

        许然万万没想到两千多年前,那位匆匆救了自己的粗狂男子会是一名金仙修为的剑仙强者。

        更加没有想到,那位剑仙会将自己的佩剑给了他。

        直到后来他和系统安定下来了,在系统山定居,无聊之际才想起来,有过那一回事儿。

        起初他以为那只是一只普通的飞舟法器,毕竟当初他看到的就是这样,还亲自乘坐着它离去。

        可系统却告诉他,那并不是飞舟法器,而是一柄神剑。他拿出来仔细一看,就看到那剑身的一面刻着一行古朴的字。

        在系统的翻译下,他知道了那行字刻的是:焱火神剑,万剑宗——赤焱子!

        那时他也知道救他之人的名讳,当时他还和系统说,等将来他修炼成仙了,就想办法前去报恩。

        可系统说,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救他的剑仙赤焱子已经道陨了。

        他当初听到这个消息后,吓得浑浑噩噩了好几天,他实在难以置信,金仙强者居然也能被杀。

        系统和他一样,也有些无法置信,因此坚定的支持他苟在系统山上,还时常劝说他,不成仙永远也不要出去。

        因为赤焱子已经陨落了,赤焱剑成了无主之物,系统觉得赤焱剑毕竟是金仙级的法宝,实在难得,虽然因为修为不够无法使用,但是紧急之时或许会成为救命法宝。

        就将焱火神剑改造了一番,配合身上的道袍,关键时刻激发出来,可以释放出最低也是地仙的威压。

        他之前一直装成大佬外出,底气正是来源于此。

        他原本只是想着激发出威压,为小柒她们争取逃命的机会的,可是现在对方直接就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