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家徒弟只会莽在线阅读 - 第16章不就是比威压吗谁怕谁

第16章不就是比威压吗谁怕谁

        东方黎的一声大喊,让小柒一个哆嗦,手中的丹药直接被送进了嘴里,这丹药入口即化,淡淡的药香流入口腔,接着一股暖流在身体流转了一周天。

        小柒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小脸上写着嫌弃,嗯,这丹药不好吃,味道很苦,跟四师兄琦星炼制的丹药比起来差远了。

        东方黎见他苦苦追寻的夺天丹,就这么在自己的眼前被别人吃掉了,关键是那个吃了夺天丹的小女孩事后还一脸嫌弃,心态直接崩了。

        从仙古大陆与域外的战斗中被敌方金仙随手一巴掌拍死,到两千多年重生后发现自己是天生废体,靠着地仙灵魂威压装成仙人。

        历经三年多时间从极西之地赶到极东之地,眼见马上就要收货成果时,却生生被破灭了。

        这一幕幕画面从他的脑海散现,这种从希望跌入到绝望的情绪,让他喉头一阵腥甜,嘴角涌出一丝殷红。

        此刻的他已经陷入了魔怔,脸色狰狞,眼珠凸出布满血丝,地仙的灵魂威压在这一刻掩藏,从他的身上向着四周压迫而去。

        突如其来的灵魂威压让许然几人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接着全身灵力爆发疾行到小柒的身前,四人不需言语,行动一致,直接将小气团团护住。

        这种威压系统宗的所有人都特别清楚,许然是亲身经历过,而其他人入门之后,也都曾在入门课程的留影石上感受到过,正是属于修为突破至仙人之后所独有的——仙威!

        刚刚的一声大喊,他们都听到了,也都注意到了小柒的举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想这里怎么突然会有一个洞府,而小柒又怎么突然出现在洞府之中。

        就见到小柒将手里的丹药吃进去了,这突如其来的威压,不用想,肯定冲着小柒来的,既然如此,不需去想,他们首先需要将小柒保护好,其他的再想。

        将小柒护在身后,许然几人才有时间看向那威压传来的方向,只见远方一个脸色狰狞的青年,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来。

        青年的形象跟他们想象中有些区别,一身被尘土染的灰黄的道袍,脸上还有杂乱的头发上也全都沾满了泥土,让整个人看起来更像是个难民。

        许然几人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那看起来像难民的青年身上所散发仙威做不得假,还有那狰狞的面容,都代表着,此人来者不善。

        两千多年后,再一次体验到这种恐怖的威压,让许然不由的的想起他穿越过来五十年后,正式踏入这个世界那天所看到的恐怖画面。

        那种如蝼蚁一般无力反抗的感觉,至今还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果然应该听当初那位前辈的话,躲在山里苦修,不成仙,就永远不要出来吗?

        自己这些年心态似乎有些膨胀了,前面多次靠着伪装成大佬让自己再也没有遇到过危险,便慢慢的放松警惕了。

        就像这次,如果是以前的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带着她出来的,因为那时的自己绝对会记得,一旦遇到无法预料的危险,以自己化神期的弱小修为,是绝对无法保护她的。

        许然微微转头,看了一眼脸色坚定决然的林芊芊三人,又回过头看了眼,因为突然被许然几人护在身后而小脸上有些担忧不安的小柒。

        眼中散过一丝坚定,嘴里微不可察的喃喃道:

        “不论如何,为师都会让你们活着回去的,能在异世界多活两千多年,我已经赚大了。系统,是时候追上你了。”

        起初的慌乱之后,许然迅速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强制自己将所有负面的情绪全部压下去。

        毕竟此时站在他身后的,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弟们,穿越过来之后就一直一事无成,苟了两千多年,现在身为人师,是该拿出一些勇气,担当少为人师的责任了。

        …………

        东方黎距离许然几人有一段比较远的距离,在见到许然几人丧心病狂的拿出灵符轰炸空气之后,他就连忙躲得远远的了。

        就这样他都好几次险些丧命在许然几人毫无目标的,灵符轰炸之下。

        身为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能够在那铺天盖地的灵符洗地活下来,绝对是老天觉得他命不该绝,给了他一场奇迹。

        如果让他再来一次,他敢保证,自己现在连灰都不剩。

        起初在看到夺命丹被小柒吃下去后,他丧失理智,怒不可遏,恨不得马上就去找许然几人拼命。

        可是他离许然他们太远了,走了十几分钟之后还是没有走到他们身前。

        别问他为什么要用走的,他倒是想飞呢,可是天生废体,飞不起来啊,不然他还需要夺天丹做什么?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起飞吗?

        既然飞不起来,就只能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咯,这有毛病吗?

        走了十几分钟后,东方黎渐渐恢复了理智,看着离得越来越近的许然几人,每踏出一步,他的气势就弱了一分。

        他现在的内心深处后悔不已,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巴掌。

        让你冲动,让你冲动,眼前那都是些什么人啊?脑子不正常的神经病啊!

        怎么就突然冲出来了呢?万一那些人脑子一抽,直接甩出一塌灵符,就彻底完了。

        不就是夺天丹吗?丹方又不是没有,虽然药材奇特,在如今的修真界几乎绝迹,但总归还是有希望的。

        大不了再装成仙人,去各大宗门的宝库看看,相信总有一天是可以集齐的。

        何况现在他仙人的名号还在白虎道域跟青龙道域直接流传着,且已经坐实了仙人的身份。

        就算真的万一没法炼制出新的夺天丹了,这辈子也能再各大宗门圣女的伺候下,活过圆满的一生。

        可现在要是死在这里了,那任何希望都没有了。

        随着与许然的距离越近,东方黎的内心就越慌,额头已经克制不住的湿润起来了。

        他现在很想拔腿就跑,可是又怕这样彻底的将许然几人惹怒,刚刚还一副恨不得杀人的模样,适放出仙人威压。

        现在拔腿就跑,这算什么?耍着玩?还是要解释说刚刚只跟你们开个小小的玩笑?

        他估计真要这样,别说那群脑子不正常的神经病,自己都会想杀人了。

        至少现在,他适放出仙人威压之后,那群人没有轻举妄动,看来那群人也是被自己震慑住了。

        虽然心里没底,可是到了现在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将自己仙人的身份继续演下去了。

        等会儿到了他们眼前是该表现的怒不可歇,不肯罢休的模样呢?还是随随便便呵斥那小女孩几句,就找个借口原谅他们呢?

        他此时的内心无比的纠结!

        …………

        许然几人一直警惕的看着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的东方黎,虽然他们内心深处也有些疑惑,对方明明有着仙人的修为,为什么要像个凡人一样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却也没有深究,毕竟修为越高的人脾气行为就越怪,这不是常识吗?说不准眼前这个老怪物就喜欢走路呢?

        期间许然好几次都犹豫着要不要趁机使用空间传送逃走,可是想到自己几人一直被对方锁定着,这样的行为不太现实。

        估计对方就是想让他这么做,然后瞬间封锁空间,将自己从空间裂缝里捞出来,看着他们一脸绝望的表情。

        听说这些老怪物最喜欢看别人绝望的表情了,哼,我许然身为一个曾经拥有过系统的穿越者,怎么可能让你如愿?

        而且更有可能的是,对方想让他们使用空间传送逃回宗门,再顺着空间裂缝追踪到他们宗门之中,好将他们整个宗门一网打尽呢。

        毕竟看对方刚刚的表情,就是一副要屠你满门的模样。

        总之不管因为哪个原因,他都不可能随了对方的心意。

        你这样慢慢悠悠的走过来,不就是想让我们逃走吗?我许然偏偏就不。

        许然现在并没有想着逃走,虽然他的苟已经深入骨髓,但是他清楚,苟不并意味着遇到危险就一味的逃命。

        因为这样反而更容易丢失性命,他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遇到敌人的时候,不是明白着告诉对方,不要杀我,我怕死。

        反而是表现出一副视死如归的的模样,告诉对方,你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吗?来啊,谁怕谁?看看谁先死。

        许然一直在等对方走到眼前,好趁机制造出给徒弟们活命的机会。

        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想出了应对的办法了,办法也很简单,那就是继续装大佬,这个业务他一直很有经验。

        而且他之前一直喜欢装大佬,也是有原因的,要是没点底气,也不可能装的如此纯熟了。

        现在他就想等对方过来,然后告诉他,我,许然,也是大佬。

        当然这期间,他趁机连忙将小柒拉住,看着眼中闪烁着一副跃跃欲试的光芒的小柒,他庆幸不已,好险及时拉住了。

        小柒对于师傅几人的行为很不理解,她一直觉得眼前到人好弱,自己一刀下去对方绝对活不了。

        可偏偏师傅他们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她想冲上,却又扯拉修了,没有办法行动。

        她想挣扎开来的,可是想到自己刚刚好像惹祸了,想了想,还是安安静静待着吧,免得有惹师傅他们生气。

        走了将近大半个时辰,东方黎终于走到了许然几人的身前,此时他的腿都已经走累了。

        他想不明白,明明自己有的那么慢了,这群人还是不趁机离开,难道真的被自己的威压吓唬住了?

        既然已经走到他们身前了,那没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眼神充满杀气的盯着他们,说道:

        “居然毁坏老夫的洞府,偷吃老夫的丹药,好胆,老夫要剁了你们的手,割了你们的舌头,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完他心里大呼,赶紧求饶吧,这样我就可以趁机找个借口原谅你们了。

        可他的话音刚落下,就好受到一股无比恐怖的威压向着他压迫而来。接着他的耳边传来一句淡漠的声音:

        “是么?给你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你刚刚说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