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110章:又一个超级猛人

110章:又一个超级猛人

        女子被带出,韩猛仔细查看。

        此女年纪也就二十上下,容貌不俗,但却是眼神哀怨,散乱。

        “阿爸死了,你又在哪里……”

        忽然,女子开口喃喃自语,眼神游离,就要朝外走去。

        韩猛诧异,此时已经有人叫爸了吗?

        女子被人拦在门口,而韩猛故意问封德义,“阿爸是父亲吗?”

        封德义笑笑,“对,在吴越与长江以北一些地区,称呼父亲为爸。”

        “哦,”韩猛此时才知道,原来爸这个称呼,早就已经存在。

        还真是孤陋寡闻了。

        随即又问道:“你们帮她找过其夫君了吗?”

        “找过,但长安城如此多人,仅凭一个名字,如何能够找到人。”

        封德义看样子对此女也是头疼,又不忍心扔大街不管,但管又管不了,留着也是个麻烦。

        现在他最希望的就是,韩猛发发善心,把人带走。

        韩猛想问问女子,但看其模样,想想还是算了,直接问封德义吧!

        “她夫君何名?来长安做何事?”

        “据此女言称席君买,来长安做什么她也不知道……”

        “什么?席君买?”

        韩猛听了,震惊不已,居然是席君买,席君买那可是超级猛人,比薛仁贵更猛的存在。

        “怎么?难道韩神医认识?”

        见韩猛震惊之色,封德义诧异问道。

        韩猛此时盯着那女子,心里暗呼实在是太巧了,没想到居然遇到了席君买的妻子,前有薛仁贵,后有席君买。

        难道说老子是天命所归?

        此女必须带走,让人好生照料,不图收服席君买,就凭席君买这个名字,就不能亏待了他的家人。

        一个人能够带着百多人,击溃万人大军,并且还单枪匹马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猛人。

        就凭这一点,韩猛都是敬佩的。

        他娘的再厉害些,比他这个穿越者都不相上下了。

        记得席君买好像是个小军官吧?

        那现在应该还不是,很可能混迹在军中,难怪封德义这种地头蛇,也找不到。

        但对于他来说,想找就容易的多了。

        席君买的妻子,这种病他也没办法,顶多打一针镇定剂,想根治也只有找到席君买,病自然而愈。

        韩猛对封德义说道:“曾经好像听过,似乎在军中,封叔侠义,此女我先带走治疗,年后我摆酒再请封叔一叙……”

        “好说,哈哈……请……”

        封德义很开心,能够结交韩猛这种人,他心情非常的好。

        韩猛同样心情很好,这封德义值得交往。

        本就打算让李大牛交往游侠儿不良子,现在倒是省事,直接来了个大佬。

        “跟我走吧,我带你去找夫君……”

        韩猛来的女子面前,和声说道。

        封德义说了一句,“她叫蚕娘……”

        韩猛对封德义点点头,“多谢,再会!”

        随后就出了门,蚕娘听韩猛说带她找夫君,就跟在了他身后,此刻变的很乖巧,脸上满是希冀与憧憬。

        刘莽儿三人也紧随其后,封德义看着刘莽儿与李大牛,以及沈世平三人,忍不住赞道:“都是悍勇者也。”

        一旁的阴鸠青年,却是不服气的冷哼一声。

        封德义对其笑道:“别不服,你那身手是下三滥,偷袭暗杀终究不是正道,而他们三人,可是能够堂堂正正对阵的高手。”

        韩猛并没有直接回府,而是直奔程咬金府上,他必须尽快查找到席君买。

        程府下人看到韩猛前来,立刻把韩猛一行人引入客厅,迅速的去禀告家主,很快,程咬金与程处默父子俩就高兴而来。

        “我说韩贤侄你可是稀客啊!”程咬金一进门,就破锣嗓子大声笑道。

        “贤弟。”程处默对韩猛抱拳。

        韩猛连忙抱拳笑道:“见过程叔,处默兄,我今日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相求,还请程叔帮个忙。”

        “如此见外的话,无需多说,有事只管开口,不过你上次送的白酒,必须再弄点来……”

        上次韩猛送的白酒,程咬金没几天就喝完了,最近馋的很,今日韩猛上门,那正好。

        “程叔还说我见外,你没酒了,何不直接让处默兄去我府上取来,明日我可是要回乡下了,一会就让处默兄随我一起去多取些。”

        “好,贤侄这性格我是越发的喜欢,哈哈……说吧,有何事需要帮忙?”

        韩猛转身,对蚕娘一招手,蚕娘连忙小步近前。

        “此女千里寻夫,甚是可怜,也让人钦佩不已,我于心不忍,就想帮助一下,她夫君叫席君买,在军中服役。”

        程咬金打量了一下蚕娘,听到其夫是军士,眼里露出赞许。

        “席君买?”程咬金嘴里嘀咕一声,“知不知道在哪个卫营?”

        韩猛摇摇头,知道了还来找你干嘛!

        而就在此时,程处默却是惊喜一声,“我想起来了,席君买,此人在李靖李将军的羽林卫营。

        有一次与我卫营演武,此人骁勇无人能敌,让人印象深刻。”

        “好,多谢处默兄,知道人在哪就好。”

        打探到席君买下落,韩猛惊喜不已,也是巧了,居然程处默对席君买印象深刻,不然还真是要费一番功夫。

        “席君买如此骁勇,为何名声不显?”

        程咬金也松了口气,找到人就好,不过还是询问一句内心好奇之处。

        程处默笑道:“据说此人太过桀骜不驯,得罪了很多上官,还辱骂上官无能,反正各种说法皆有……”

        “哈哈哈……看来也是个谁都不服的家伙……”

        程咬金哈哈大笑,心里对这个席君买有了兴趣。

        而此时,喜极而泣的却是蚕娘,她一旁听着,知道已经得知夫君下落,如何不惊喜,忍不住悲从中来。

        想起这小半年的艰辛,更是泪如雨下。

        韩猛安慰两句,也就不再耽搁,告辞前往李靖府上。

        程咬金也不挽留,不过还是让程处默跟随过去,一是帮忙打点照应,而是忙完事情之后,带些白酒回来。

        这马上就除夕了,没白酒喝,这年过的也没啥劲啊!

        韩猛出了程府,也意识到自己的疏忽,随即安排李大牛沈世平回去,赶紧置办一些,送往各府。

        还是原先送的的那些人,也省得程处默一会弄了。

        李大牛沈世平两人走了之后,韩猛就在程处默的引领下,去李靖府上拜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