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101章:贬为庶民

101章:贬为庶民

        丘神绩与韦纲的尸体,已经送回了各自府上。

        一时间,丘家与韦家哭声震天,但丘行恭却是一反常态,阴冷无比,让人准备后事。

        与之相反的是韦思齐,怒不可遏,发誓一定要让韩猛陪葬。

        不过明眼人都知道,咬人的狗不叫,丘行恭才最有可能出手,杀韩猛为独子报仇。

        满朝文武,世家门阀都等着看热闹。

        经此一事,韩猛之勇武更是让人咂舌,之前流传的其一人独杀十几野猪,而本人无损,也再次成为了话题。

        韩猛的手下,刘莽儿与李大牛也进入了一些人的视线,这两人实在是太勇猛,两个人杀掉二十几人。

        虽然也受伤严重,但却是堪称超级猛人,就是李世民对韩猛与其两个手下的战力,都相当的感兴趣。

        如此谁还敢轻视韩猛?

        如果丘行恭出手,是那么容易就能干掉韩猛的吗?

        所以,这就让很多人期待,想看看哪一个更厉害一些。

        韩猛三人回到韩府,可是把下人们都吓坏了,杨管家张德礼看到家主浑身都是血,差点吓晕过去。

        随后就是一片混乱,秀儿巧儿等一些丫鬟,还有一些妇人们,都吓哭了,最后被韩猛呵斥,才停了下来。

        也知道家主没事,紧接着就是一盆盆的热水,端进了正屋,韩猛带着丫鬟们帮着刘莽儿与李大牛清洗。

        之后就是处理伤口,消毒杀菌止血缝合。

        自始至终,李大牛都是咬牙挺着,而刘莽儿甚至还咧嘴笑呵呵的。

        处理完两人伤口,韩猛也松了口气,还不错,这两个家伙体质强大,砍几刀屁事没有。

        吩咐人再次准备热水,他也要好好的洗洗,不然那血腥味实在是受不了。

        即使洗干净了,韩猛都觉得鼻间依旧充斥着血腥味。

        当晚,沈世平回来,与韩猛再一次的待在书房,说了很久。

        次日一早,韩猛就带着沈世平,前往邹家。

        他想快刀斩乱麻,因为昨天的事情,搞不好就要有麻烦缠身,所以,趁现在还自由自在,把该做的都做了。

        俗话说,虱子多了不痒,那几件事凑一块,也省事。

        就在韩猛前往邹家之际,太极宫常朝,今日前来的官员较多,从昨天事发到今日早朝,皇上没有任何的旨意。

        对此,很多人都心里嘀咕,摸不清皇上的心思。

        但依旧有御史言官开始奏本,弹劾韩猛当街杀人,目无法纪纲常。

        不过也有武将大臣们,奏本丘神绩等人,盗窃韩氏菜馆酒水,故意激怒韩猛,设局伏杀,还牵扯到梁王愔。

        丘神绩与韦纲被韩猛反杀,也是死有余辜,而韩猛属于防卫,应当无罪。

        一时间,满朝文武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争论不休。

        而李世民则是稳坐殿上,冷眼旁观,不发一言,任其争论。

        房玄龄与李世民一样,也是一言不发,因为事情牵扯到房遗爱,他也不好说什么。

        韦家在朝堂的势力不小,对韩猛的攻击自然是不遗余力,丘行恭因为罢官,现在只是庶民,根本就无法来此。

        不过丘家还有丘行淹,丘师利等人,身在朝堂,自然不会一言不发。

        杜家只有杜敬同所代表的势力,弹劾韩猛,杜楚客都没来常朝。

        其实事情经过很简单,就因为死了丘神绩与韦纲,事情就变得复杂,就如同昨天李世民所顾忌的一样。

        韦家的势力不小,丘行恭虽然罢官,但其功劳在那里,于军中也是很有威望,也不能不顾及其心情。

        好在长孙无忌不在,高家也没有插手,都做壁上观,一些重臣也都站在韩猛一方,让李世民感觉轻松很多。

        整件事韩猛也是被动一方,而不是挑衅一方,加上现场埋伏那么多私兵,本就是恶意针对韩猛。

        但也不能不罚韩猛,毕竟人家死了人,韦纲是嫡子,丘神绩是独子,都是命根子。

        最终,李世民摆摆手,殿内瞬间安静下来。

        满朝文武知道,皇上已经有了决断。

        “此事根由明了,丘神绩韦纲纠结一干权贵子弟,设计伏杀朝廷大臣,虽然罪无可赦,但皆是少年心性,一时冲动。

        韩猛出手反击过于凶狠,手段残忍,但念其年轻气盛,也情有可原。

        即日起,夺韩猛东峪县男之爵,夺总医官与游击将军等职,贬为庶民。

        房遗爱,杜荷,李愔及余者,各自于府内禁足三个月,朕希望众卿以此为戒,好好的管教家中子弟。”

        群臣躬身应诺,心里却是唏嘘不已。

        皇上这处理的,两边都有错,两边也都可以原谅,丘神绩与韦纲的死,就这么白死了。

        仅仅就是让韩猛丢了爵位与官身,贬为庶民。

        但不知为何很多人都有一种,似乎韩猛并没有受罚的错觉?

        群臣之中的韦思齐,眼睛都红了,但既然皇上如此判定,他还能说什么?

        让韩猛杀人偿命,根本不可能。

        昨晚韦贵妃就让人带话,言明皇上不可能重罚韩猛,至于原由,韦贵妃也没说,但韦思齐猜测,很可能是因为韩猛的医术。

        现在已成定局,韦思齐再有不甘,也是无可奈何,丧子之痛,却无法报仇,使得他无比的憋屈,怨愤。

        韩猛还不知道,他现在又成了小地主,不对,应该是大地主,田地都还在,爵位夺了,但永业田并没有提及收回。

        邹家,豪强巨贾,家财不是万贯,而是几百上千万贯,府邸更是巨大奢华,亭台楼阁,假山池水,回廊环绕。

        庭院之内,竹木密布,曲径通幽,若是春夏定然美不胜收。

        经过沈世平的打探,韩猛已然对邹家有所了解,初闻之际,也是相当震撼,未曾想到长安城之中,居然有着如此巨富存在。

        邹家之富,邸店园宅遍布各地,行商遍天下,四方所产家中应有尽有,金玉珠宝据说不可胜计,其富堪比春秋富商猗顿、白圭。

        而邹家生活更是奢侈备极,普通人难以想象,之前一进门,韩猛就能够感受到,邹府内的奴婢穿的都是绫罗绸缎。

        特么的,比他这个穿越者还牛逼,看来邹家的钱,已经多到没地方花了。

        你他娘的都这么有钱了,还想霸占老子的白酒与辣酱,看来,邹家的钱也少不了强取豪夺。

        正好,看看能不能狠狠的敲一笔,到时候直接搞个慈善基金,扶贫济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