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99章:今日要血染长安街

099章:今日要血染长安街

        韩猛真的拿到了皇上御批,离开太极宫的路上,都是笑嘻嘻的。

        如此一来,就算现在直接派人去开矿,都无人能干涉,一步到位的感觉,省却许多事。

        出了太极宫,就带着王德的马车,前往崇化坊韩府。

        回到韩府,韩猛就亲自带人装车,十坛白酒,一坛辣酱,一口铜制火锅。

        又私下给了王德几罐炒青茶叶,想起兕子,韩猛又取出了一百片水果味维生素c片,交给王德让其带给晋阳公主。

        送走了王德,韩猛吩咐杨管家,派人给程咬金,尉迟恭,秦琼,李靖,李绩,牛进达,苏定方这些人,也都准备了一些白酒辣酱送去。

        之前是情商低,经过那一晚与程处默饮酒,韩猛才意识到,需要多交朋友,需要能够跟他站在一起的盟友。

        送完了武将,韩猛觉得还有几个人,需要打打关系,于是又安排了魏征,萧瑀,房玄龄,还有孙伏伽。

        情商低的人,就是这样,平时不套交情,想起来的时候,打交道的方式也是直接,一次性的解决。

        一次性给这些人府上,都送去礼,韩猛自己并不觉得突兀。

        但他的这个举动,却是让很多人费解,心思多的人,就想的多,不明白韩猛此举是为了什么。

        出去送礼的还没有回来,前往韩氏菜馆看门值夜的仆役,却是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随后不久,韩猛又带着刘莽儿,李大牛以及几个仆役,赶往了东市。

        之前去韩氏菜馆的仆役,发现韩氏菜馆库房被人盗窃,白酒与辣酱以及没来得及运回的铜钱,都被人偷盗一空。

        今天才解封条,盗贼不可能大白天出手,那就是昨晚或者前晚。

        损失其实并不是很大,但这种明目张胆的行为,却是让韩猛很恼火。

        是邹家那些人?

        韩猛心里否定,那些人都是豪商巨贾,不可能偷盗这么点东西,太小家子气。

        能够有恃无恐的上门邀他去谈,可见这些人的行事风格。

        那此事就只能是街坊间的不良子,或者……

        韩猛想到了长孙涣那些人。

        赶往东市的马车之中,韩猛琢磨着,却是毫无头绪,只是一些猜测。

        同时此事也提醒了他,由于孙伏伽的办案效率,打破了邹家那些人的如意算盘,那接下来会不会还有阴招?

        这个不能不防,而且也不能坐等,保护自身只有两点,一攻一守,韩猛喜欢以攻为守。

        坐等对方出招,不是韩猛所喜欢的,还是要主动出击。

        到了韩氏菜馆,韩猛几人简单的看了看现场,门窗都完好无损,贼人是从后院墙头翻过来的,有很明显的脚印痕迹。

        离开估计是从大门离开,封条被人揭开,最后又贴上。

        韩猛心里推测着,但也仅此而已,并不能找到贼人是谁。

        “晚上多安排一些人值夜。”

        最后看不出什么,韩猛也只能多安排人把店看好,别他娘的被人一把火烧了,那就麻烦大了。

        李大牛寒着脸,心里压着怒气,但还是控制着,问道:“不报官吗?”

        韩猛冷冷一笑,“报官没用的,如果是街坊小毛贼,不良子,那就当请他们喝一顿,但如果是有人针对,故意而为,报官一点意义都没有。”

        李大牛闻言,想不明白,但既然韩猛这般说,那肯定是有道理的。

        “大牛,这两天你带些钱财在身上,把东市这一带的游侠儿,不良子,都结交一番,看看谁是这一带的头儿,到时候我亲自出面……”

        “好。”

        “你自己也要小心,只需要摸清就可以。”

        “哎,我仔细的。”

        韩猛因为此事,想到了那些混迹街坊间的三教九流,游侠儿不良子,也是可以打打交道,以后有什么事也可以用得着。

        就如同现在这件事,如果他有道上的兄弟,一打听马上就能够知道,是何人所为。

        酉时中,韩猛等人离开了韩氏菜馆,一些仆役留了下来。

        但就在拐过一条巷子,还没有出东市,路口一家酒肆之中,一群少年正在大碗喝酒,大呼小叫。

        当韩猛的马车近前,酒肆里的少年们出来了,站在门口戏谑的笑着。

        “韩猛,你家的酒真不错。”

        “韩神医,要不要来一起喝一碗……”

        “韩猛,这辣酱烫火锅真不错,谢了啊……”

        赤果果的挑衅,拿着韩氏菜馆偷盗来的酒与辣酱,在此吃喝,刻意挑衅戏弄韩猛,肆无忌惮,有恃无恐。

        马车停了下来,刘莽儿与李大牛两人,都是暴怒。

        韩猛掀开车厢帘子,跳下马车,但他脸上却是带着笑意。

        扫过酒肆门口的这群中二纨绔,韩猛一点都不生气,正找不到人呢,这些人就主动跳出来了。

        真以为他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韩猛也明白,这是有人故意找事,是个局,就是要挑起事端,说不定就是借机杀了他,但他怕吗?

        有了意念杀人于无形之后,他就不再怕了。

        看到其中的李愔,韩猛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只要他敢动手,这些人里面就有人敢杀他,借口就是保护梁王李愔。

        韩猛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四周,意念也放开,查看了酒肆二楼,果然,藏着十几个汉子,都带着刀箭。

        几处街角,似乎也有人探头探脑,看来是准备充足。

        悄无声息的查看之后,韩猛依旧笑着,看着酒肆门口叫嚣的纨绔们。

        房遗爱,韦纲,丘神绩,李愔,还有几个韩猛不认识,但他已经找到了真正想杀他的人。

        就是丘神绩与韦纲,从两人眼神里,已经看出那种阴冷与得意。

        “唉……记吃不记打,放过你们一次,却是不珍惜,那今日我就来次狠的,血染长街,也正好杀鸡骇猴……”

        韩猛低语,但刘莽儿与李大牛已经听明白,这是要动手,并且动了杀机。

        “取刀……你两防护好自己……”

        韩猛又说了两个字,已然是杀气凛然。

        李大牛与刘莽儿迅速反身,从马车之中,取出了长刀,并且扔给韩猛一把,韩猛随手一挥,长刀已然握在手里。

        这一下,叫嚣的纨绔们傻了眼,都瞠目结舌的呆愣当场。

        这特么的韩猛,一言不合就动刀,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也太直接了吧?

        但丘神绩与韦纲却是露出惊喜,大声喊道:“保护梁王,韩猛要刺杀梁王愔……”

        李愔听丘神绩这么一喊,浑身一颤,眼里出现惊恐,转身就躲进了酒肆。

        房遗爱同样如此,曾经在眼前三人手里吃过亏,此时看他们手握长刀,杀气凛然,如何不胆怯。

        “你们俩保护好自己,今天我来杀人……”

        韩猛最后交待一句,提刀就冲向了丘神绩与韦纲,今日他要血染长安街,杀鸡儆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