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81章:纨绔们来了

081章:纨绔们来了

        韩猛如此一喊,顿时引起一阵窃笑。

        也使得外围一些矜持的女子面露羞涩,却也不以为忤,可见由于魏晋之风的影响,现在的女子倒也放得开。

        韩猛也是想象不到,这个时代的女子,比之后世更猛。

        好在随着他这一声,女子们也不再过分,韩猛得以逃进店内。

        “诸位美丽的小娘子,不要挤,不然取消购买资格,都请有序等待,销售即将开始……”

        韩猛到了店内,一身狼狈,衣服头发凌乱,好在有了仆役的护卫,倒也不虞再被人围住。

        他高声的喊着,想让人群安静下来,也有序起来。

        还别说,随着他话落,真的安静了,不过还是有一个妖媚女子问道:“韩郎何时把那词句全整……”

        韩猛无语,随即再次说道:“今日只售卖玉露冰肌膏以及洁齿膏,不谈其他事,杨管家,现在就开始吧!”

        杨管家应诺,开始准备,而韩猛则是躲到了楼上,让很多女子失望。

        很快,销售开始,场面越发的火爆。

        而此时,店铺外面却是来了一群公子哥,皆是十几岁年纪的少年。

        其中一锦衣玉带,狐裘襦袄的少年,开口讥笑道:“韩猛那黑面郎,居然也如此遭姐儿们喜欢,实乃稀奇。”

        “长孙涣,你是不是妒忌了?哈哈哈……”

        长孙涣身旁的丘神绩,取笑道。

        “妒忌这田舍汉?岂不是作践吾身份,走,我们也进去捧捧场……”

        丘神绩了然,知道长孙涣想做什么,嘿嘿一笑。

        而另一个少年也符合道:“某也想买玉露冰肌膏,看看是不是如那韩猛所言,能够让人肤白。”

        长孙涣闻言却是冷笑:“韦纲,你傻啊!能让人肤白,那韩猛会那般黑?”

        听长孙涣这么一说,余者皆是哈哈大笑。

        一众七八个少年郎,就朝着店铺门口而去,还故意挤进一群女子之中,引的女子们喝骂不止。

        韩氏菜馆斜对面,一酒肆二楼窗口,同样坐着三个少年,只不过与长孙涣等人比起来,这三人就如韩猛一般的粗黑了。

        程处亮与尉迟宝琪以及李震,特别是尉迟宝琪与其兄其父一般,皆是又黑又丑,不得不说尉迟恭的基因强大,几个儿子一点没走样。

        与尉迟宝琪的阔口牛眼相比,程处亮就好看多了,比其兄程处默还要顺眼。

        至于李震,则是粗黑,高大魁梧,面相倒是说得过去,与其父李勣差不多。

        草莽英雄子女,不是世家门阀子弟那般的皮肤细腻,英俊潇洒,就如同韩猛一样,小地主出生,怎么可能会是小白脸。

        三人看到长孙涣等人进入韩氏菜馆,也都来了兴趣,等着看热闹。

        对长孙涣这些人,他们太清楚其为人了,肯定不会是花钱去买东西,搞不好就是耍无赖,欠账什么的。

        而韩猛之前打砸周家萧家,想来也不是脾气好的。

        那可想而知,好戏就要开场了,如何不让三人兴奋。

        其实,说起来他们三人也与长孙涣等人差不多,都是长安城的纨绔祸害,只不过都被父亲交待过,别招惹韩猛。

        虽然三人心里都不服气,但还是克制着,而且他们与房遗爱的关系也不错,因此对韩猛更是没啥好感。

        长安城是他们的地盘,何时轮到一乡下小地主来撒野。

        而韩猛现在如此招女子喜欢,那就更让人不爽了。

        所以,虽然不能招惹,但可以看戏,甚至于还可以适当的起哄挑拨。

        “应该开个局,博个彩头,如何?”

        程处亮贱兮兮的笑着,眼睛在尉迟宝琪与李震两人脸上转来转去。

        尉迟宝琪猛然一拍桌子,豪气道:“好咧,五十贯,赌韩猛不敢出手。”

        说完,尉迟宝琪看向李震,李震眉头一挑,同样一拍桌子,粗声道:“不就是五十贯,你那啥眼神?

        瞧不起人?

        那某就赌韩猛必然出手,程二郎你赌哪一方?”

        程处亮依旧贱笑,“嘿嘿,我才不与你们一样,我看那韩猛就不是打架的料,我赌他被打……”

        “你这是耍赖,出手与不出手,都容易打起来,而打起来谁输谁赢不是我们赌的范围,我们赌韩猛是否主动出手,而不是被动。”

        尉迟宝琪知道,程处亮又想钻空子,所以把话说的更清楚。

        “打起来韩猛也不会吃亏,没看到大门口马车旁的大汉,那身躯一个人都能对付十几个壮汉……”

        李震看着窗外,盯着刘莽儿,眼里涌动着跃跃欲试。

        程处亮与尉迟宝琪闻言也看去,不过程处亮嗤笑一声,道:“是个傻子,看见女人都流口水,依我看,此人中看不中用……”

        尉迟宝琪点点头,深有同感,但李震却不这般认为。

        能够被韩猛带在身边,定然有其用意,怎么可能中看不中用。

        韩猛此刻在待在韩氏菜馆二楼,并不知道有人要捣乱,又有人在看戏,还拿他作赌局。

        更不知道他现在,已经逐渐进入了长安城纨绔们的视野。

        长孙涣一些人进入,惹得女子们四散让开,都对这几个满脸色笑的少年郎,很是反感。

        而长孙涣等人身后,是一群家丁,此时也一拥而上,把店内排在柜台处,正在下定的女子赶到一旁。

        “让开,让开,吾家小郎君要买,尔等小娘子还是过会再来……”

        杨管家一看这种场面,顿时心里咯噔一下,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就喊家主,这些富家子抢个先就抢个先。

        “玉露冰肌膏十瓶,洁齿膏二十瓶。”

        长孙涣近前,扫了一眼柜台后面的一干仆役,最后落在杨管家那张笑眯眯的脸上,冷冷说道。

        “抱歉,这位贵人,玉露冰肌膏与洁齿膏,都是每人限定一瓶,而且先下定,定金一贯,事后可安排人带钱拿定契去韩府取货。”

        杨管家保持着微笑,把规矩告知。

        长孙涣闻言眉头一皱,就想借机发怒,但想到父亲交待,最近要低调,也要改掉纨绔心性。

        所以扫了一眼身后几人,最后落在韦纲身上,对其使了个眼色。

        韦纲是韦氏雍州房的嫡系子弟,其姑姑韦尼子是皇上的昭容,而堂姑姑是当今韦贵妃。

        其父韦思齐,现任越王李泰府上谘议参军。

        韦杜两家,在雍州可以说是本地最大的世家,民间有言:城南韦杜,去天尺五。

        所以,长孙涣选韦纲当前锋,杀杀韩猛这田舍汉的气势,再合适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