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49章:越王李泰

049章:越王李泰

        还没等韩猛见礼,李泰看到韩猛进来,就先一步上前拱手。

        “韩神医治母后皇妹之疾,又使太子兄长腿疾无恙,本王一直想当面致谢,听闻韩神医归来,欣喜之余,冒然而来。

        没有打扰到韩神医吧?”

        韩猛有些懵,现在王爷都这么客气了吗?

        姿态放这么低,意欲何为?

        “臣下见过越王,殿下能来寒舍,蓬荜生辉,何有打扰之说。”

        韩猛躬身行礼,虚言客套一番。

        心里却是猜测,此人很可能是李泰,但李泰不是魏王吗?

        他有些糊涂了,李世民的庶出皇子,喊长孙皇后也喊母后吗?

        见韩猛一脸狐疑,一旁的柴令武就知道这个乡下来的韩神医,定然不知道越王是谁。

        所以,柴令武笑了笑,道:“看韩神医面有疑色,想来是不识越王与我是何人,这是陛下四子,越王李泰。”

        果然是李泰,韩猛再次拱手。

        此时,李泰也指着柴令武淡笑道:“柴令武,韩神医现在有千亩田庄,缺牛少马可以找他疏通,他可是太仆少卿……”

        “哦?“韩猛有些惊喜,他不知道太仆少卿是干嘛的,但李泰既然如此说,必然不假。

        再说,此时一听到名字,韩猛也隐隐约约想起了关于柴令武的一些记忆。

        当即对柴令武拱手见礼,道:“柴兄气度不凡,年少有为,今日相识,乃是我之荣幸。”

        “看来韩神医是真的缺牛少马,不然何故如此赞我,哈哈……”

        “哈哈哈……那你就问一下韩神医所需几何,些许牛马,于你而言小事尔……”

        柴令武与李泰两人的笑语,使得气氛瞬间变得融洽起来。

        韩猛也同样心情大好,能够搞到牛与马,对他现在来说是越多越好。

        “殿下,柴兄,请坐,巧儿秀儿,把我那煮茶器具搬来。”

        “哎……”

        门外两个丫鬟,听到韩猛的吩咐,连忙应了一声,就匆忙往中院书房而去。

        而此时,两个青年妇人正端着热气腾腾的茶汤过来,听到家主郎君这么一说,立刻转身回去膳房。

        “哦?莫非韩神医是要在此当场煮茶?”刚刚坐下的李泰,不免好奇询问。

        韩猛也跪坐案几旁,才笑道:“闲暇之余,琢磨的喝茶之法,此茶非揉晒发酵,而是炒制,只需滚水冲泡即可,无需煮也无需佐料。”

        “那殿下与我今日可是有口福,韩神医所制,必然不是凡物,就如那玉露冰肌膏,现在已然是天价之物。”

        柴令武一脸笑意说着,却是并非全然客套,的确如他所言,现在长安城玉露冰肌膏是有钱也买不到。

        价格更是炒到了百贯以上,也无人肯转让一瓶。

        很多事就是这般的奇妙,不管这玉露冰肌膏有没有效果,其代表的已经是身份象征,拥有一瓶那就是脸面。

        就如同后世的名牌效应一般。

        “不知韩神医手中,可还有那玉露冰肌膏?”

        李泰并不是随口一问,是他真的想弄一瓶,送给刚刚定亲没多久的阎婉。

        韩猛笑了笑,“此次北去寻药,不虚此行。”

        他并没有直接说有没有,但这样说,李泰与柴令武如何听不出其意。

        李泰喜道:“好,本王预定一瓶,不,两瓶。”

        柴令武也道:“我也预定一瓶,韩神医可不能厚此薄彼。”

        韩猛笑着答应,是真心实意的笑。

        这个时候,两个丫鬟端着小炉子茶具等物进来了。

        韩猛挥退两人,开始亲自煮水泡茶。

        李泰与柴令武都默不作声,充满好奇的看着。

        没一会,茶香四溢,两人面前也各自放了一个小瓷碗,其内茶汤碧绿,茶叶沉底。

        这种新奇的喝茶之法,真是第一次见到,之前都是一碗褐红色茶汤,也看不到茶叶。

        于是,好奇之下,李泰与柴令武端起品尝。

        不放佐料的茶,入口却是清新,略苦回甘,别具风味。

        当然,这两人喝惯了放盐的煮茶,想要让他们瞬间喜欢上,那也不可能。

        只能说尝个新鲜而已。

        就如同韩猛喝不惯这个时代的煮茶一样,这是习惯,不可能瞬间改变。

        接下来,三人一边喝茶,一边闲聊,也不涉及具体的事情,说白了,李泰两人前来,也就是套个近乎,混个脸熟。

        以后有什么需要韩猛的地方,他李泰也好直接开口。

        于李泰而言,他现在就是拉拢交好各方势力,但老一辈一个个谨小慎微,无人愿意与他牵扯过深。

        所以,他就想方设法的拉拢年轻一辈。

        韩猛有着神奇医术,最近又因为改进的大炕,名声大噪,李承乾腿愈,更是让龙颜大悦,搞不好还会更进一步封赏。

        这种即年轻有想法有能力之人,前途不可估量,与之交好,有好处没坏处。

        还有就是他现在来韩府,是打着感谢韩猛治愈皇后太子的名头,这样传出去也对他的名声有利。

        足见其对母后的孝心,以及与太子的兄友弟恭。

        “好,没问题,近期就有一批牛羊马匹,从沙州而来,是归附我大唐的铁勒十五部,契苾部落契苾何力进献。

        到时我帮你多留一些就是。”

        柴令武很豪气的承诺下来,使得韩猛相当高兴。

        看来到哪都一样,有人好办事。

        不过他不会跟这些人过于牵扯,跟谁都不会过于牵扯,他只想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

        最后谁当皇帝都跟他没关系。

        只要不牵扯到他,一切都好说,

        李泰,李承乾,以及这两人的追随者,似乎都没什么好下场。

        至于李治,现在还是个小屁孩,他更不会去刻意交好。

        不深交不得罪,这就是韩猛的原则。

        这些人谁是反派谁是正派,他也不介意,还是那句话,不影响到他,那在他眼里都一样,无正反之说。

        但是接下来柴令武的一些闲扯,却是让韩猛心里吃惊不小。

        因为不知道怎么的,聊着聊着聊到最近的热门话题。

        那就是长孙冲的死,以及崔家宇文家与长孙家之间的龌龊。

        说到这些,韩猛只是赔笑聆听,不再插言。

        此时他心里才明白,长孙冲等人的尸体,他扔错了地方。

        只不过依旧想不明白,崔家为何对他下手。

        听到崔家一田庄被人放火,他心里不禁一动,想起之前回来途中,对那为富不仁的大地主所为。

        要不他也去崔家其他田庄转一圈?

        无法直接报复还不能迂回吗!

        现在他回来了,万一那崔家再次弄些死士杀他,岂不是很危险?

        不行,必须先下手为强,斩草除根,方能安心!

        就在韩猛心思百转的时候,李泰与柴令武两人又转换话题,询问起韩猛带回的牛肉干之事。

        然后两人各自又订购了五百斤牛肉干,等回去之后,会让人拿钱过来交接。

        最后李泰与柴令武觉得差不多了,也就起身告辞,韩猛一直送到大门口,远看两人车马护卫离去,方才返回中院书房。

        他隐隐觉得,李泰与柴令武最后讨论的这些话题,是故意的。

        不知为何?

        难道是想听听他对这些事的看法,或者想弄明白他的立场?

        又或许是他想多了,就是闲聊找话题?

        韩猛心里琢磨着,不过此时杨管家回来了,在门外禀报。

        “杨管家,你先给工匠们安置住处,让他们吃饱喝足,明天一早我再做交待,对了,木料采买了吗?”

        “已然与西市木行定好一批,明日就送到府上,家主,刚才巧儿说越王李泰来时,带来很多的礼物,这如何处置?”

        “搬入库房即可……”

        “家主,老奴觉得应该请个账房。”

        “哦……”

        韩猛这才恍然,难怪巧儿与杨管家问这些。

        是要有一个账房先生才行,不能什么东西都往库房搬,进进出出也没个数。

        特别是这些礼物,都要记录,以后礼尚往来也好有一个对照。

        “那杨管家你再跑一趟,去请一个账房回来。”

        “喏……”

        杨管家应诺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