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26章:死了没

026章:死了没

        刘仁愿是不明白,现如今韩猛可以说是人生得意之际,为何刚才看了,却有一种莫名的孤寂感呢?

        难道说,这小子想女人了?

        定然是如此,十六岁了,也该有[笔趣阁    www.biqudu.xyz]个婆娘了。

        刘仁愿想来想去,最终认定韩猛是想女人,错不了。

        要不,把老家小妹接来长安?

        这韩猛就是粗黑一点,其他各方面都是上上之选,特别是其人品胸怀,小妹嫁于此人不会受委屈。

        刘仁愿心里琢磨着,小妹已经十四岁,年纪倒是正好。

        韩猛是怎么也不会想到,刘仁愿居然在打他的主意,想让他做其妹夫。

        其实,刘仁愿出身也不差,绥州豪族,其父刘大俱,绥州总管,镇守北部河套地区,一方大将。

        刘仁愿就是受门荫而入弘文馆,随后被选为右亲卫,曾经随李世民出巡,遇猛兽徒手搏之,受李世民的赏识,获得“仗内供奉“特权。

        并且没多久组建百骑宿卫,刘仁愿任百骑统领。

        真正说起来,韩猛娶刘仁愿的小妹,还是高攀。

        当然,现在这些都是刘仁愿一厢情愿的在想,有这种想法的,其实并不止刘仁愿一个。

        长安城里,也有人再打韩猛的主意,比如程咬金!

        这是尉迟恭没女儿,不然也会考虑。

        孙女倒是有,就是还小。

        韩猛进了房间,脱衣上床,现在床上的被褥已经换成了新的,被子填充着木棉丝絮,非常的舒服。

        这几天在皇宫,意念都进入美洲搞建设,所以今晚韩猛决定好好的睡一觉。

        不过习惯性的,还是查看了一下美洲那边的情况。

        外城那方圆十公里的高大城墙,基本上已经完工,城墙宽四丈高高七丈,非常的雄伟。

        这种巨城,在现在的美洲,可以说相当的安全了。

        看到自己亲自建起来的内城外城,韩猛的情绪又高了起来,查看了一下意念范围百公里,并没有发现土著,也没有看到长孙冲那些人。

        不过,却是发现了意外之喜,意念范围边缘出现了野牛群,浩浩荡荡的狂奔在平原上。

        这个发现让韩猛眼睛一亮,这是好东西,牛肉,牛皮。

        以后殖民进入,不担心肉食与皮革的来源了。

        这数量实在是太吓人了,而且这还是他的意念范围边缘,那意念之外有多少?

        要不要搞一头牛,明天给工地食堂加餐?

        这不会惹来麻烦吧?

        想到刘仁愿就在村子里,而且工地上大部分都是外村人,人多嘴杂,韩猛最后还是打消了加餐的念头。

        尽量不去没事找事。

        现在这样挺好,慢慢来,不急。

        野牛跑不掉,跑掉了还会回来,这是迁徙习性,工地上现在伙食也不差,没必要自寻烦恼。

        反正就要去北方找流民,第一批流民能够赶得上这一波野牛群。

        真正不行,他也可以用原木圈一道大围栏,先困住几百头野牛就是。

        想把一些东西弄到大唐这边,那么他必须拥有强大的实力。

        所以,第一步,等那一千五百亩土地下来,韩家庄有了人口基数,他就开始招募部曲私兵。

        他是县男爵位,弄个一百人的看家护院很正常,不算违制。

        至于第二步,还没想好,农业工业商业都可以,到时候再说。

        可以从小东西做起,比如那些野牛皮,就可以硝制好拿到大唐来加工皮制品,也不会让人怀疑什么。

        发现了野牛,让韩猛欣喜之余,不禁浮想联翩。

        次日,皇上圣旨来了,各种封赏恩赐,韩猛也不再是小地主,而是成了爵爷,田产也由三百亩,变成了一千八百亩。

        送走了传旨官,接下来的事情很多,韩猛也忙了起来。

        永业田五百亩,与赋田一千亩,皆是在韩家庄周边,可见这种封赏还是比较人性化的。

        不会东一块西一块,而周边最大的田地,就是长孙家的一个庄子,韩猛看着田契都有些不可思议。

        据先去传旨官所说,长孙家把这里的庄田,全部置换到了终南山西边去了,而且全部庄民佃户也都要撤过去。

        韩猛没想到会这样,这长孙无忌为什么这么做?

        当初长孙冲之所以杀了前身,就是因为想吞并韩家的田地,现在倒好,韩家把长孙家的田吞了。

        这里面的因果循环,真的是说不清道不明。

        至于那些庄民佃户都随之而去,倒不是啥问题,直接安置一些流民就是,有田还怕没人种吗?

        这样也好,干干净净倒也省事,何况他这些田地也不打算全部种粮食。

        交接划界丈量,这些杂事很多,韩猛是不可能去弄的,就交给了母亲,由母亲安排合适的人,负责这些事情。

        毕竟对于佃户之中有哪些人能够办事,他也不知道。

        现在韩家不同于以往,是应该挑一些能干的管事来帮着打理,靠刘善义肯定是不行的。

        之前那点田那点人,刘善义还马马虎虎能够打理,这还是韩母照顾,刘善义能力也就那样,并不具备真正的管家能力。

        当然,这些事韩猛不会去操心,交于母亲即可。

        他已经准备出发了,当晚,就与母亲说了一声,要去北边,理由也是寻药。

        至于刘仁愿等人,甩开也不难,韩猛打算等出了关中,再想办法甩开他们。

        其实甩开很容易,把车马与刘莽儿一起送去美洲,他也去那边,待上几天,刘仁愿这些人还不到处乱找。

        又一天,韩猛一早起来,刘莽儿已经套好了马车,刘仁愿军帐也打包好了,今天李大牛跟随,一道去长安城。

        是的,韩猛今天先去长安城,因为城里的宅子已然落定,前去交接查看。

        而李大牛就是跟着去认个门,之后的修缮事宜,将交给他办理。

        告别了母亲,一行人就朝着长安城而去。

        刘莽儿赶着马车,李大牛在车厢里听着韩猛的交待吩咐。

        午时不到,就到了启夏门,进了城门洞停了下来,韩猛奇怪掀开门帘,看到刘仁愿正在与守城将领说着什么。

        没一会,刘仁愿一挥手,刘莽儿一声吆喝,马车继续前进,穿过城门到了大街上,韩猛对刘仁愿喊道:“刘统领,刚才怎么回事?”

        韩猛也发现了,今天的城门盘查变的严苛。

        刘仁愿策马过来马车边,神情凝重的解释道:“昨夜城内出了点事,有大臣遭遇刺杀。”

        我靠!

        韩猛闻言吃了一惊,这特么的谁胆子这么大,刺杀大臣?

        而且看样子凶手还没抓到,看来是个高手啊!

        韩猛随即好奇问道:“是谁被刺杀的?死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