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14章:赶鸭子上架

014章:赶鸭子上架

        问清楚的前因后果,韩母也放了心。

        随后就拉着韩小玉进了房,准备裁剪布料皮毛,给女儿做新衣服。

        儿子得了意外之财,却拿出来救济佃户,建房送布,这些都让她的非常的开心。

        具体的,她也不会过问,儿子十六岁了,顶门立户了,在外面的事情,她是不会管的。

        女人三从四德,三从,从父,从夫,从子,现在她就是从子。

        当然,还有一事必须要提上日程,那就是给儿子说亲。

        没想到这小子穿上一身锦衣华服,还真是像模像样,不知道玉姐儿穿上毛皮小袄,是不是更漂亮。

        想着这些,韩母是心情甚好。

        交待完了,也糊弄了过去,编的故事勉强说得过去,韩猛就出了门,又去了东峪溪边的工地。

        他所在就是东峪乡,镇子叫百甲镇,据说是因为汉代时,此地出了百甲猛士,征战匈奴。

        镇子离韩家庄有二十几里,不算远,但也不近。

        就在韩猛又去了工地之际,二十里外的镇子上,来了一队人马,皆是军士打扮,横刀皮甲,威武不凡。

        为首之人,高大威猛,浓眉大眼,身上的气势相当的凌厉。

        他就是皇帝宿卫中百骑的首领,刘仁愿。

        刘仁愿勇猛无匹,被李世民赐予仗内供奉特权。

        百骑宿卫皆是选于元从禁军,元从禁军就是屯守太极宫北门的宿卫营,就是皇帝老子家看后门的禁军。

        贞观初李世民进行了改制,对宿卫禁军进行的调整,百骑就是此时诞生。

        并且还让权贵朝臣国公们,选子弟轮值宿卫皇宫。

        这也是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内心深处缺乏安全感的体现。

        到了百甲镇,刘仁愿下了马,进入一店铺询问了一番,出来之后,翻身上马,挥鞭疾驰向韩家庄方向。

        百甲镇唯一粮行的老板,胖子李忠,望着远去的一干军士,自言自语道:“这韩家大郎不会是犯了什么事吧……”

        等韩猛看到这么一群气势凌厉的人马之时,确实是吓了一跳,还以为是长孙冲的事情暴露了。

        听闻了来意之后,却是目瞪口呆。

        皇上请他去给皇后看病,还有什么小公主也得了病。

        李世民是怎么知道他能够看病?

        给张同治伤这才几天,难道传的这么快,都传到了皇帝老子的耳朵了?

        但关键是,他不是医生啊!

        会看个屁的病啊!

        “这位将军,我一个乡野小民,也不会什么治病救人,这,这……”

        韩猛有点心虚,他就不想跟朝堂君臣们有什么牵扯,只想安静的待在山野乡间,做个悠闲小地主。

        但是现在皇帝派人来了,这如何是好?

        去了,被揭穿不懂医术,搞不好就要掉脑袋的,不去,那就是抗旨不遵,同样也要掉脑袋。

        这他娘的是谁造谣老子会治病的?

        “小郎君,莫须害怕,是孙道长推荐的您,孙道长听闻您把伤者撕裂的肚皮,用缝合之术缝合起来,救了人命。

        孙道长说这等方法,也是他一直在考虑的一种处理外伤手段,本来他准备前来这里讨教。

        只是正好被请入宫中为皇后与小公主治病,遇到了些许难处,就与皇上提起了您。

        想请小郎君前去共同探讨,或许小郎君另有妙手。”

        刘仁愿对韩猛很客气,和颜悦色,把前因后果说了一下。

        韩猛也听明白了,他只是没想到,救治张同的事情,居然传的那么快,也是,他这种缝合肚皮的法子,的确是相当震撼。

        估计那孙道长,正好在乡野游历,听闻之后,就想前来查看,估计没来得及就被李世民喊去看病了。

        孙道长他是知道的,药王孙思邈。

        孙道长你看病就看病,干嘛扯上我啊?

        这不是要人命吗?

        皇后得的是什么病来着?

        忘记了啊!

        印象中,好像长孙皇后三十几岁就挂了,并不知道是什么病挂的。

        还有那什么小公主又是谁?

        李世民那么多女儿,韩猛也搞不清楚,这就是穿越古代却不懂历史的悲哀,他只知道武则天,长乐公主,其他的没什么印象。

        就是对于长孙皇后,其印象都不是很深。

        没办法拒绝,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揣着忐忑不安的心,韩猛一路上都忧心忡忡的。

        只不过他不是骑马,而是坐着马车,赶马车的人,是李大牛,刘莽儿留着看家护院。

        两天前才来的长安城,今天他又来了。

        当然,这一次他是带着一个小木箱子来的,前两天回去,就顺道在镇上取了木箱以及一些小器械。

        进了城,他就被直接带往太极宫,心情是七上八下,腿肚子发软。

        下马车的时候,差一点摔倒。

        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以为皇权离自己十万八千里,可以无所畏惧,但有一天真正的面对之时,才知道敬畏。

        特别是看到巨大的太极宫里,那些鳞次栉比的殿宇,森严的禁军宿卫,气势恢宏,庄严肃穆。

        李大牛被留在了承天门外,刘仁愿领着韩猛,朝着太极殿方向赶去。

        到了之后,刘仁愿让韩猛门外等候,他进去禀告一声。

        殿门口一行禁军侧目看了看韩猛,都奇怪刘供奉为何对这少年郎那般客气,特别是这个少年郎还背着个奇怪的小木箱。

        两个宫女四个小太监,同样好奇,都盯着韩猛瞧。

        韩猛见此,暗呼幸好现在穿的像个暴发户,如果还是那一身破麻布,特么的就太尴尬丢人了。

        很快,刘仁愿就出来了,“小郎君,把箱子放下,随我来。”

        韩猛连忙把小木箱放在地上,紧随其后,进入了太极殿之中。

        这是他两辈子第一次进这种地方,但却是不敢东张西望,只能侧眼偷偷的瞄几眼。

        这个时候,韩猛也渐渐地放松了心态,没那么紧张了。

        拥有着强大的金手指,大不了去美洲逍遥快活就是,怕什么。

        终于,他看见了身穿便服的李世民,还有一个清瘦的白胡子老道,以及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

        除了这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李世民与孙思邈很好认,韩猛也猜测到,白面中年人很可能是个太监。

        此时,刘仁愿躬身道:“禀皇上,韩家郎君带到。”

        “嗯,你先下去。”

        “喏!”

        刘仁愿临出去之际,在懵逼的韩猛耳边低声提醒,“拜见皇上……”

        经刘仁愿提醒,韩猛反应过来,连忙学着刚才刘仁愿的样子,躬身喊道:“乡野草民,拜见皇上。”

        “韩爱卿平身。”

        “谢皇上。”

        李世民仔细打量了一番韩猛,只觉得此人面相憨厚,与刘仁愿的浓眉大眼不同,刘仁愿是凶煞之气,而此子却是憨直不失灵动。

        “孙道长,还请就皇后与兕子病情,与韩爱卿探讨,朕也想知道,韩爱卿是否有什么妙法。”

        孙思邈闻言,看着韩猛,笑问:“韩大郎,老道前些日子听闻,你救治外伤的缝合之法,甚是好奇,不知韩大郎医从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