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11章:起风了

011章:起风了

        不再乱想,韩猛收起杂念。

        见刘莽儿已经风卷残云,随即起身结账,出了香茗斋,也不继续闲逛了,回转客店睡觉。

        就这么两碗煎茶,一盘柿饼米糕,要了他三十五文钱。

        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消费的起的。

        也难怪之前伙计看他两那为难模样了,那是担心他两没钱。

        起风了,越发的凉了,也是,没两天就进十月了,北方估计已然下雪。

        韩猛下意识的裹了裹衣服,还看了一眼刘莽儿,只不过刘莽儿毫无知觉,依旧左看右瞧的傻乐。

        特别是看到有婆娘经过,那神情简直让韩猛觉得丢人,特别是这家伙居然还嗅嗅鼻子,似乎空气中残留着女人味一般。

        得尽快给这家伙找个媳妇了,再这样下去,搞不好就会犯罪。

        ……

        美洲,韩猛采石之地附近山林。

        长孙冲一行人马停留在此,燃着篝火。

        之前,忽然之间,斗转星移,陷入黑暗山林之中,把他们一个个吓的不轻。

        开始的慌乱之后,也冷静了下来,此时,部曲私兵们围拢着长孙冲三人,马匹也拴在了树干上。

        没有人说话,气氛很压抑,每个人内心都是惊恐。

        其实也不知道说什么,无从说起,这种事根本难以接受,长孙冲想不明白,怎么会好端端的天就黑了。

        不仅仅是他,所有人都懵逼,如此离奇诡异之事,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而且很明显的能够感受到,此地已然不是长安地界,因为温度变的很温暖,他们现在都是一身的汗。

        但却没人敢脱衣服,怕再发生什么事,来不及应对。

        长孙冲脸色非常难看,他隐隐约约猜测到,很可能是那个小地主韩猛搞的鬼。

        其最后说的话,依旧清晰在耳。

        难道说,那个韩猛有着神仙般的手段?

        这是道家传说中的五鬼搬运术?

        逆转阴阳,千里搬运,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长孙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文杰十七岁,宇文世家的子弟,与另一个元家的子弟元尚成一样大。

        这一次他们两与长孙冲一起,遭遇这种事情,真的是快被吓傻了,大半时辰都反应不过来。

        元尚成也缓了过来,不过还是有些胆战心惊,他颤声问道:“我等是在何地?”

        “尔等不知,某又如何知道?”长孙冲反诘一句。

        但想了想,紧接着又道:“天上有星辰,吾等静待天明就是,到时候再查看此是何地。”

        宇文杰道:“这里温热难耐,蚊虫亦多,必然已非关中之地,莫不是到了南越獠地……”

        不得不说,宇文杰所想已经非常的大胆。

        长孙冲其实也有这种感觉,只是觉得难以置信,而不敢去想。

        “静待天明再说吧……”

        ……

        在韩猛两人回去客店睡觉之际,崇仁坊长孙府里,却是灯火通明,空气中弥漫着不安。

        长孙无忌阴沉着脸,眼眉低垂而坐,身前案子上,打开着一本书。

        门内两个丫鬟,门外四个家丁,却是大气都不敢喘,战战兢兢。

        府内丫鬟仆役此时都是就可能避开,躲的远远的,不敢往前院正厅乱窜。

        “来人,准备马车。”

        终于,阴着的长孙无忌开了口,门前家丁赶紧应了一声,就去准备马车。

        没一会,马车就到了府前门口候着,张管家也来到了前厅。

        “家主,您这是?”

        “去尉迟府上,他昨晚酒宴打了李道宗,当时我与房相公等人都借机发难与他……”

        长孙无忌低声细语,一点看不出其急躁。

        但张管家明白,家主越是如此平静,其内心则是越发的不平静。

        就如同现在,主动去尉迟府上,这就是担心长孙冲安危,关心则乱,可见大郎君在家主心里的分量。

        张管家慢步跟在长孙无忌身后,刚才家主所说,这就是怀疑大郎君的失踪是尉迟恭报复。

        可是尉迟恭敢当着皇上的面打李道宗,却是绝对不敢掳掠长孙冲等人。

        性质不一样,尉迟恭没那么傻,这家伙跟程咬金一样,外憨内奸。

        当然,张管家心里虽然不赞同家主所疑,但却是不能劝阻。

        他相信家主也明白,只不过是关心则乱。

        果然,长孙无忌到了大门口,却是站着沉吟片刻,又反身回屋。

        长孙无忌发觉,自己的心有点乱,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但今晚不能有所动作,刚才是有点乱了,他如果今晚去尉迟府上,那传达出去的信号,就对他很不利了。

        不管是不是尉迟恭所为,他都不能去质询。

        如果是尉迟恭,他一去,那冲儿必死无疑,毁尸灭迹。

        如果不是,他这一去,引发尉迟恭与程咬金的反击,必然把事情搞的更混乱,暗中黑手就更难找出来。

        是的,长孙无忌现在已然确定,长孙冲出了事。

        只是希望暗中黑手是利用冲儿打击他,而不是直接斩杀,这个他不敢去想。

        刚才他想了很多,包括他这些年得罪的人,谁最有可能报复他。

        但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谁会使用这种铤而走险的手段。

        似乎也只有尉迟恭这种人,正好昨晚他也借殴打李道宗之事,扣了尉迟恭一个居功自傲,藐视君王的大帽子。

        就差直接指着尉迟恭的鼻子,说他想造反了。

        尉迟恭恼羞成怒,还真的最有可能,嫌疑最大。

        “唉!”

        重新回到前厅,长孙无忌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有点后悔借机对尉迟恭泼脏水。

        现在只能等明日一早,去奏请陛下下旨彻查,他不能妄动。

        可是为何感觉那么的不安呢?

        长孙无忌想到此,不敢去想了。

        还有宇文家与元家,也要交待他们不可妄动,别逼的暗中出手之人,杀人灭迹。

        投鼠忌器啊!

        但如果不是尉迟恭,那会是谁?

        其目的又是什么?

        长孙无忌来回踱着步,眉头时而拧起时而松开,实在是事发突然,让他想不明白,也摸不着方向。

        太极宫,甘露殿,唐太宗李世民并没有歇息,还在看奏章文件。

        太监王德,一旁服侍,殿外也有两个小太监侯着。

        李世民忽然问道:“王德,刘仁愿去查长孙冲之事,还没有回来吗?”

        王德躬身回道:“回禀大家,刘供奉未曾回来。”

        李世民抬头,看了看殿门方向,听着外面的风声,轻叹一声,“唉,起风了,快下雪了,王德,去宿卫营把李君羡喊来……”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