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凰妃之一品嫡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相见恨晚(一更)

第二百七十九章 相见恨晚(一更)

        故人相见却不识,容静秋突生几分寂寥的感觉,有些事情只有自己知道,而那个记忆中的人却一无所知,天地之间只有自己一个是例外,这份孤独与落寞是重生以来头一次涌上心头。

        正胡思乱想间,夏薇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朝她甜甜一笑,容静秋愣了愣,然后赶紧露出个笑容做为回应,原来未进宫前的她是这样的性格,真有几分始料未及。

        可见之前她的推断是没有错的,夏薇后来的性格转变肯定是有原因的,至于原因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夏薇向姑母夏太后行礼,然后又偷看了容静秋一眼,哪知正好被容静秋看到,她顿时不好意思地微垂头,不过先去摇了下夏太后的手臂,“姑母,这位姑娘是哪家的小姐妹?我竟好像在哪里见过。”

        容静秋展现出来的亲近之意,夏薇很敏锐地捕捉到,这是她回到京城以来,除了姑母之外,另一个对她展露善意与亲近之意的人,她倒有几分急切地想与她结交,毕竟在这里她连个谈心事的朋友都没有。

        府里的姐妹没有一个跟她亲近,有个聚会什么的也从不邀请她参加,就连她的亲生母亲对她也是淡淡的,父兄什么的看到她就一脸的嫌恶,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一致地厌恶她?

        奶娘说,这人与人之间要讲缘份的,姑娘的亲缘浅,莫要强求便可心安。

        她不信佛,无法理解奶娘说的话,她只想要亲人都能接纳她,不求偏爱,只要一个平等以待,就这么难吗?

        她的郁郁寡欢,最终只有姑母看得到,或许是可怜她,姑母把她带到了身边,远离了家伙冷漠的氛围,她这才渐渐恢复了在老家时的状态,好几次她都想回去了,老家那里有她熟悉的乡亲,也有玩得来的小伙伴,只是没有父母罢了。

        曾经想念不已的父母,真见到时还不如一个外人,这让她每每想起都心痛不已。

        可这个想法被被奶娘给否决了,奶娘说,姑娘大了,该说亲了,以姑娘的家世肯定能说门好亲事,老家那边给不了姑娘这些,等成了亲,有了自己的小家庭,那些求不得的亲缘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她最终被奶娘给说服了,已经是大姑娘的她早已明白婚事意味着什么,所以也就没有任性地非回去老家不可,毕竟老家的亲人都只是她的族人,没有一个人能为她做主说亲。

        侄女的心事,夏太后是明白的,这孩子太孤单了,再说年轻的姑娘婚前结交一两个手帕交并没有坏处,不提日后的人脉这些功利的想法,至少也有个说私密话的对象。

        遂,她伸手拉过容静秋的手,向容静秋道,“容姑娘,这是我那不争气的侄女,单名一个薇字。”然后又对自家侄女道,“这是容家姑娘。”

        “容姑娘好。”夏薇笑着向容静秋福了福。

        容静秋也笑着回礼,“夏姑娘好。”

        顿时,两人愣了愣,都有几分受不了这股文诌诌的劲儿,然后一致笑了出来,看起来颇有几分默契,友谊的小苗瞬间增长。

        夏薇伸手拉住容静秋,朝夏太后道,“姑学棍,我与容姑娘到下面说话去。”

        夏太后笑着摆摆手道,“去吧,你们年轻姑娘的话题我这老太太是听不得的……”

        “看姑母说的,您啊永远都年轻,哪里老了?”夏薇依偎着夏太后撒娇道,不过听这话很明显就是哄人的。

        “太后娘娘青春永驻,哪里老了?”容静秋也笑着道。

        夏太后被这俩年轻姑娘给逗笑了,一一拍了下她们的手,然后才让之前领夏薇过来的嬷嬷领两人下去。

        容静秋这才回头看向赵裕,这才发现他不知道何时已经离开了,就连帝后也不在这高台之上,应该是去问候那些个上了年纪的皇室宗亲,皇帝在礼节方面一向颇为讲究,而且在有必要的时候,他也是能平易近人的。

        看来她之前担心皇帝老牛吃嫩草是白担心了,人家根本就不在位置上。

        不过,她还是下意识地在人群里搜巡着赵裕的所在,好在他长得高,她很快就找到他的所在,正跟他那几个哥哥喝酒,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看起来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当然这些个皇子身边也围满了不少年轻的宗室子弟,能来参加这家宴的,都是在宗室里能称得上名号的。

        在这样的宴席上,什么样的正治立场似乎都不重要了,一团和睦才是最重要的,其实说白了就是考验谁的演技更好,总之不能让圣人挑出毛病来加以指责,尤其是不能得到一句兄弟不睦的评语。

        仿佛感觉到她的视线,赵裕微侧头向她这一方看过来,正好与她来不及收回的视线相碰撞,只见赵裕朝她笑了笑,然后还眨了下眼睛,她的俏脸突然一红,笑得这么风骚干嘛?

        “容姑娘,你不舒服吗?”夏薇没有发现她动作的猫腻,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

        “没有,就是……这大殿里人多,有点热。”容静秋假装抹去额头不存在的汗水。

        夏薇却是单纯地相信了,然后小声附和道,“我也觉得有点热,不过姑母让我别乱跑,省得冲撞了不认识的贵人,所以我都没敢到外面透气去。”说完,还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头。

        这样可爱又单纯的夏薇,容静秋真的很不适应,理智上知道她就是上辈子最后来救她的恩人,但情感上真觉得这两人差了太多。

        夏贵妃是我行我素的人,加上皇帝的宠爱,她是想干嘛就干嘛,就连这样的皇家家宴,身为贵妃的她却能获得出席的资格,这可是相当罕见的,毕竟如今大殿上只有皇后,不见任何妃嫔。

        当然此时还有个例外,就是太子侧妃容静季,当然她是来照顾小皇孙的,大殿里有不少孩子,但像小皇孙这么小的孩子就只有他一个,本来按理说是不用出席的,但这是太子惟一的子嗣,意义不同。

        容静秋此时对夏薇说的话深以为然,遂道,“外头是比不得这处安全,我就倒霉过一次……”然后把东宫那次发生的刺杀事件说了出来,要拉近彼此友谊,莫过于分享一些私密的事情。

        夏薇听得一愣一愣的,她没想过还有这么可怕的事情,若不是容静秋现身说法,她还会以为是宫里的嬷嬷们在吓唬她,毕竟不乱跑,就不会给她们增加麻烦。

        毕竟皇宫又不是自己的家,而自家姑母虽然贵为太后,但毕竟只是皇帝的继母,身份本身就尴尬,所以她也不想给姑母招灾。

        此刻她颇为庆幸,自己没遇上这么可怕的事情。

        两个年纪相当小姑娘在说私密话,倒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毕竟夏薇的论座位安排在角落里,本身就不引人注目。

        容静秋一看也就明白夏太后为何会如此安排了,毕竟夏薇既不是宗室女又不是皇家儿媳,这样的家宴她是没有资格出席的,但皇帝给了破格的旨意,那就是给太后面子,太后遂也不让娘家侄女出风头,不显山不露水最好。

        她之前一直没有想明白,夏太后为何独独点了她的名字?

        原来用意也在于此,她严格算来还不是皇家儿媳,与夏薇身在此处是外人的道理是一样的,她也只是个外人。

        夏太后此举是为了夏薇着想,可以看得出来夏太后是真的为这个侄女着想的,但为什么上辈子夏薇还是入了皇帝的后宫?

        须知,按年纪来算,皇帝足以当夏薇的祖父了,一树梨花压海棠,真实的情境可没有想象中有意境,换成容静秋自己是绝对接受不了的。

        “怎么跑到这来坐了?让我好找。”清澜郡主不知道从何处闪出来,一把就揽上容静秋的脖颈,“哪儿伤着了?我听到都担心死了,你是不是跟宫里犯冲啊……”

        容静秋见她口无遮拦,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在她耳边道,“你还真敢说,这里到处都是耳朵。”

        清澜郡主不以为然地翻了翻白眼,她才不怕那起子告状的小人,皇伯伯疼她,不会因为这些小事就惩处她的。

        容静秋没好气地笑了,这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她都要羡慕死了,什么时候,她也能天不怕地不怕就好了。

        见清澜郡主看着她,她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膝盖,“就伤了这里,已经上过药了,没大碍的。”

        “我看下回我得寸步不离地跟着你好了,每次你在宫里出事,我都不在,想来就心塞。”清澜郡主道。

        朵拉公主因为寻衅滋事被皇后给禁足了,她那会儿就知道此事涉及容静秋,好不容易才挨到她进了大殿,可她一直在夏太后跟前说话,无旨意她又不好凑过去,正着急时,就被玉安公主给唤去了,等再回头找容静秋时,却找不到了。

        后来才发现她挤到这个角落里来,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安排的?按级别也该安排到那几个皇子妃的宴席上才对。

        这么一想,她顿时有几分气呼呼的,正想朝一旁的宫娥发火问一通,哪知却被容静秋给制止了,她初时不解,后来看到她使过来的眼色,她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个不认识的少女。

        这女子唇红齿白,小脸红粉绯绯,是个容颜颇为出色的年轻少女,可她搜寻了记忆一大通,实在想不起这是哪位宗亲家的小姑娘?毕竟能来这里的同堂姐妹,鲜有她不认识的。

        “你去哪勾搭来的小姐妹?”清澜郡主眼睛一亮道,漂亮的人儿谁不喜欢?

        容静秋却是眼角抽了抽,这说的是什么话?让人听去胡思乱想怎么办?

        她用手肘击打了一下清澜郡主的肚腹,俏眼一瞪,“别瞎说,吓着新认识的小姐妹怎么办?”

        “你这是有了新人忘旧人,负心汉。”清澜郡主假意飙泪地指责。

        容静秋还没有回话呢,一旁看戏看得过瘾的夏薇却是被逗笑了,她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玩的姑娘家家,并且眼里有抹羡慕之意,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开对方玩笑的,一定是关系非常好的手帕交,不然是不会如此亲昵的。

        清澜郡主抬着下巴朝容静秋努了努,“还不介绍一下。”

        容静秋这才给彼此介绍了一番,两人知道对方的身份时还微微吃了一惊。

        清澜郡主没想到这会是夏太后的娘家侄女,不过此时倒是明了为何会觉得她的相貌眼熟了,原来是有几分像夏太后的缘故。

        夏薇也是暗自吃惊的,清澜郡主的名号她是听说过的,宫里不缺碎嘴的宫人,她就听过宫人议论过清澜郡主,总的来说评价有正有负,有人说这郡主最是嫉恶如仇,也有人说这郡主嚣张跋扈不可一世,总之什么样的话都有人说,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她都听了一肚子这样的八卦。

        这次总算对上正主儿了,与容静秋给她的感觉一样,她对清澜郡主这爽朗的姑娘家家颇有好感。

        两人相见如故,加上容静秋,三人遂坐下来聊了起来。

        人与人之间讲缘份,进京后处处碰壁的夏薇,开始时来运转,遇上能聊得来的小姐妹。

        缩在这个角落里,倒是没有人过来打扰,三人都颇为尽兴,颇有相见恨晚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