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世有弦月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四章:天伦之乐,根除毒瘤(二)

第四百七四章:天伦之乐,根除毒瘤(二)

        秦济民几人从未想过,与他们同父同母的人,会变得面目全非。

        只是在望见秦嗣远时,对方面上那茫然无措的神情,倒教他们也迟疑起来,当真是娘亲说的那样吗?抑或是收到的消息有误?

        洛惜贤心中也是暗暗叹了一气,秦嗣远与秦流芳是双胎,当时先生的秦嗣远,脑子好似被卡了一会儿,小时不觉得,现在长大了,慢慢就体现出来了。

        这孩子的脑子有些不灵光,自然也成了别人下手的好对象。

        只是问题总归是从,秦嗣远的离宫殿里出的,少不得要这孩子担上责任,脑子有问题,不是逃避责任的理由。是以,今日将人聚齐,好将事情解决。

        洛惜贤问道:“秦嗣远今日娘亲有事要问你,须得如实作答,你可知道?”

        平日里只唤名字,今日却连带着姓,秦嗣远缩着脖子,不知道为何有些害怕。兄弟姐妹此时,也未曾与其站一处,更是让秦嗣远的心里有些慌张。

        然主位上的夫妻,还在等着回答,秦嗣远懦懦答道:“娘亲有事尽管问便是。”

        可怜兮兮的模样,是该叫人心疼的,然此时不合时宜,只得按捺下来。

        洛惜贤在心里把闹事的人骂了无数遍,方才端着一张脸问道:“秦嗣远你且告诉我,三年前你为何会为你大哥送上一碗汤?”

        秦嗣远脑子有些迟钝,但是做过的事,总是有痕迹的,是以,不过片刻便想了起来,他笑道:“娘亲,孩儿听宫人说的,这样做大哥会更加喜欢我的。”

        秦济民也想起来了,那是一碗带毒的汤。当初就未曾怀疑过秦嗣远,如今更是心疼自家的弟弟,被人利用了。

        秦玄水与秦流芳,亦是满脸愤慨,自家兄弟,那必然不能教外人欺了去,口中的牙磨得嚯嚯作响,势必要咬断对方的脖子一般。

        秦昭世坐在上首,出奇的安静。

        闻言,他忽然问道:“嗣远可是想要当秦王?”

        秦嗣远并未感到宫殿里,山雨欲来的气息,先是望了一眼已经僵住的秦济民,随后笑呵呵的回道:“君父怎知嗣远有这个想法的?君父好厉害呀。”

        已经十一岁的孩子,智力如同三四岁的孩童一般,凡事不会用脑子去思考,只会听其所言,任其安排。

        秦嗣远的回答,将秦济民几人都震在了原地,不可置信的望了过去,在触及那幼儿似的神情,又变成了愤怒。

        究竟是何人,在暗中作祟?

        秦昭世又问道:“济民听见了,你可愿意让一回?”

        认真又直白,秦济民脱口而出的愿意,生生止住了,他道:“若是孩儿配不上秦世子这位,无需君父提,也会主动让贤。

        秦国乃是先祖以及君父,用了无数心血及努力,才保存下来的。并非是孩儿三言两语,愿意退让就可以的,对上不孝,对下不仁。

        对于二弟的要求,大哥也只能不让了。对于弟弟妹妹的照顾,济民也不会推诿。更何况,我们本就是一母同胞,本就应该相互扶持。”

        “大哥为何不让给嗣远,做了秦王你会很不开心的,正因为这样,嗣远才要替你分担。大哥这样做,嗣远如何让你开心呢?”秦嗣远不解的问道。

        原来如此,一家人脑子都闪过同一句话。

        方才还真以为秦嗣远,听了人挑拨,当真识入了歧途,教训也不是,不教训也不是,真是骑虎难下呀。

        洛惜贤道:“嗣远过来。”后者闻言走上前去,将脸仰起,凑了过去。

        在触及那张小脸时,洛惜贤滑了过去,手往手,拧住了对方的耳目,她道:“好小子,当真大家的面就敢撒谎了?”

        “哎呀~哎呀~”秦嗣远痛得嗷嗷直叫,被唤到姓名的人,皆不敢上前帮忙。

        洛惜贤并未放手,而是问道:“把事情全部说出来。”

        秦嗣远疼得厉害,哪里还有话敢隐瞒,他道:“孩儿想当秦王还有一个原因,有人告诉孩儿,如果当了秦王,就是秦国地位最尊贵之人。”

        “你当这最尊重之人,有何用?”洛惜贤反问道。

        “那人告诉孩儿,只有当了秦王,你们才不会离开孩儿,孩儿说什么,就是什么,会一直陪着我。”秦嗣远眼中蓄着泪水,望着周遭已经朦胧的人影说道。

        洛惜贤松开了拧着耳朵的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问道:“嗣远怎么会有这样的认知,以为我们会离开你呢?”

        秦嗣远抽抽答答回道:“那人说了,等大哥当秦王的时候,你和君父已经老死,还有长姐小弟,他们都会成亲出宫,以后就有自已的家人了,不会再和嗣远玩儿了。

        但是如果嗣远当了秦王,就可以早些教君父退位,也可教大哥长姐留在宫里。”秦嗣远一字一句的回忆道。

        “小弟放心罢,长姐在宫里陪你,不出宫去。”秦玄水第一个说道。

        “二哥,我以后会进宫来看你的。”秦流芳没敢说不会成亲之类的话,因为不像秦玄水一样,能确保不会挨揍。

        秦济民则是上前,一拍其肩,道:“大哥当了秦王就在宫里,怎么会离开你呢?傻弟弟。”

        夫妻二人觉得眼前一幕有些伤眼,合着是来唱血缘情深来了。

        洛惜贤打断几人的情深,她道:“说了这许久,有些口渴了。”殿外的宫人得了吩咐,立刻下去安排。

        又问道:“嗣远,告诉娘亲,是哪位宫人告诉你这些事的?”

        秦嗣远摇了摇头,说道:“之前君父将孩儿宫里的宫人处置了,再也没有宫人敢和孩儿玩儿了。”又道:“那人很喜欢孩儿,可惜不是宫人,不然就能一直陪着我了。”

        耐着性子,洛惜贤又问道:“那人长得什么模样呀?”

        哪知秦嗣远又再度摇头,道:“孩儿不知晓,他一直穿着黑衣裳,头上带着幂篱,说是要和孩儿玩儿猜迷呢。”

        线索再度断了,正好遇宫人送吃水,谈话戛然而止。

        第一个接到吃水的人,正是秦昭世,伸手接过饮水之时,旁边的洛惜贤扭头过去,面上骤然失色。一把推开秦嗣远,秦济民伸手接住。

        便听洛惜贤喊道:“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