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世有弦月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三章:天伦之乐,根除毒瘤(一)

第四百七三章:天伦之乐,根除毒瘤(一)

        秦昭世侧身,望着几与自已同高的人,眼里全是欣慰。

        秦济民不似早些年,秦昭世兄弟几人在强国环伺下谋求生存,成日里胆颤心惊的,到如今是调转了个儿,六国在秦国手下求存。

        虽则如此,秦济民仍以秦昭世为榜样,严以律己。这些年也赢得了朝臣的称赞,只是虽有宏愿,这性子却显得有些温吞了。

        一方面是这些年,照顾弟弟妹妹的缘故;另一方面,就是这小子,夹着狼尾巴装羊呢。知子莫若父母,秦济民的性子,洛惜贤二人,自是最为熟悉的。

        如此,倒也教人安心。

        追上秦昭世后,秦济在对方的眼光中,看到了欣慰,顿时有些不知手脚如何安放,为了放松下来,遂问道:“君父,孩儿听闻六国合纵,欲再度出兵秦国,可是真的?”

        “是啊,我儿济民可是害怕了?”秦昭世调笑道。

        秦济民抬头挺胸道:“孩儿自不会害怕,秦国有君父、伯父、小叔还有舅舅,定能护秦国周全,免教六国侵害。”

        原来去了一趟榆林塞的秦济民,经过蒙恬、蒙毅亲眼所见所闻,甚至有了亲征的念头,欲亲眼见一见秦军击败赵军,不过见下并无合适的机会。

        对于秦文谨的用兵如神,以及秦国大军勇猛无匹,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赵军好似一夜之间,失去了精锐,秦军也有损失,可是相对来说,秦国一直在变强。

        当年延迟六国合盟,直至用计将六国分化的秦婴,以及冷小帅东出第一战,教诸候惊惧,俱是使秦国强大的证明。

        以及留守栎阳的陆清尘,还有远在蜀郡的玄应离,皆是秦国的肱骨之臣,还有入秦多年的魏无忌,锋芒逐渐展露。

        有这一班臣子在朝,只要上首的君王,非是昏聩者,秦国便不会倒下。领首之人,正是秦王昭世,自继位十九载,任人唯贤,使秦国得到大治。

        秦昭世瞬间便明白了话中之意,只是笑问道:“若是由济民来,可能做好?”

        秦济民拍着胸脯,振振有力的回道:“孩儿定不会辜负君父守住的秦国。”

        “好志气,我儿当如此。”秦昭世一拍秦济民的肩膀,丝毫不吝啬的夸赞道。只是这笑声戛然而止,秦昭世脸色忽然就变了,他道:“糟了,你娘亲在等我们。”

        父子二人,如有洪水猛兽在身后追赶,飞也似的奔走,路上所遇宫人,皆是来不及行礼,两人便已与其擦肩而过。

        留下一众惊愕的宫人。

        火急火燎赶回宫殿的父子二人,望着端坐的背影,不约而同的吞咽了一下,随后扬起了笑脸,同时出声道:“惜贤(娘亲)!”

        洛惜贤转身,面上带笑,她道:“昭世哥哥和济民来啦,知济民归来,特意通知的今日家宴,你们怎么的来得这般迟?”

        虽然说话很温柔,父子二人就是听出了不寻常。

        秦昭世硬提着一气,走了过去,与其坐在一处,道:“方才在园中,与济民说话忘了时辰。”

        “娘亲恕罪,孩儿来迟了。”秦济民也赶紧上去承认错误。

        “济民啊榆林塞如何了?”洛惜贤将父子二人的话,暂放一边,另起了话头。

        秦济民点头如捣蒜,他道:“两位表弟如今与大伯母团聚,高兴得落了泪呢。”至于泪水如何落的,秦济民此时机灵的没敢提。

        “那就好,恬儿、毅儿无事,今日我们便可安心团聚了。”洛惜贤一指空位,秦济民从善如流的坐了过去。

        依次排开来,秦济民、秦玄水、秦嗣远、秦流芳,主位则是秦昭与洛惜贤。

        待宫人将膳食布置好,秦昭世便殿内伺候的人,尽数遣出。

        用膳食之时,俱是不爱说话,只有食用的声响。

        三个半大小子,若生在穷苦人家,几乎是吃死老子的结果,只如今在王室之中,倒是能在饱腹之余,还可挑选。

        秦玄水已到了爱美的年纪,只是学玄术的姑娘,好似不甚在意,是以,同样吃得甚多,不过成日里四下蹦跶,捉弄人,同样不见身上肥腻。

        唯一一位身上有些肉的,就要属秦嗣远了。

        此时几人,俱食用毕。

        秦嗣远仍伸手,去拿鼎中的荤食,岂料伸出一只白劲有力的手,一掌拍开。有些不满的秦嗣远,扭头一看,正是洛惜贤,瞬间不敢闹腾,只是脸上有些委屈。

        洛惜贤起身离开几案,秦昭世等人亦跟着行动。

        待来到宫殿隔间之时,夫妻二人坐好后。

        洛惜贤忽然一拍身侧几案,声大如鼓雷,可见是真的动了怒。秦昭世的目光追随着那只手,担心是否拍疼了,对于孩子求救的目光,丝毫未曾发现。

        秦济民风尘仆仆赶回来,还未曾来得及休憩,此事有些不解其意,他问道:“娘亲,何故如此发怒?”

        “是啊,娘亲。怒大伤身,你懂医术,当明白这个道理。”无所畏惧的秦玄水关心道。

        秦流芳也跟着附和道:“娘亲,你要保重身子呀。”

        三个孩子都依次开了口,便望了过去。只是洛惜贤仍未有回应,直直盯着秦嗣远瞧。

        秦嗣远心里害怕极了,憋着嘴,有些抽答道:“娘亲,嗣远下次不敢食这么多荤了。”

        洛惜贤欲再拍,秦昭世伸手握住,自已拍了另一面的几案。

        两次拍案,点点入心。

        下首的四个孩子,第一回见父母如此大的怒气,也不敢再嬉皮笑脸,皆严阵以对。且四人发现怒火,俱是对着秦嗣远来的。

        父母教过: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也说过:错了,便要改。

        是以,几人等待着上首的洛惜贤两人,说出秦嗣远的过错,他们好帮忙分担。譬如罚跪时,可帮忙添一碗水,教其顶在头顶,如此不负血缘情深呀。

        洛惜贤并未让几人所望,很快便说出了始末。

        只是所提之事,大大超出几个孩子的认知,倒是和秦嗣远为同胞的秦流芳,这些年同进同出,有所感应,却也是震惊异常。

        因比他所知的更为详细,震撼人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