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世有弦月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二章:百废待兴,父子同行

第四百七二章:百废待兴,父子同行

        出言之人,正是魏无忌。

        不过在接着说下去之前,魏无忌神色复杂的望了一眼,秦王昭世兄弟三人。

        当初前往蜀郡寻玄应离时,秦王昭世与秦文谨,以及冷小帅三人皆去信,寻玄应离相助。也不能尽说寻玄应离,那冷小帅便是在前路挖了一处坑,只待他魏无忌跳了下去。

        在赵国时冷小帅得以如鱼得水,便是托了魏无忌与甲丁相识之福。

        再有便是秦文谨托玄应离安排,秦军粮草辎重一事,玄应离知与赵军战事,乃是两国之间必有的一战,是以,老实的去准备了。

        本以为冷小帅与秦文谨之事,便是最为紧要之事。哪里知道,秦王昭世的折子,又是峰回路转的一道,上头只一件事。

        粮草辎重由蜀郡太守玄应离安排,之后秦王欲亲自押送,理由则是因长平之战,乃是举国之力,秦王欲亲眼看一回。

        说到底不过是不信任他人罢,只当是君王惯有的病:疑心病。

        不过此时只魏无忌一人所思,当时得知不用去送粮的玄应离,可是十分兴奋的,守着临盆的应相知,如今娃已三岁。倒是与长平大战年岁相仿。

        见下再回忆三年前的事,魏无忌甚至连其中的细节,都能回想起来,实是此事,给予魏无忌过于震撼。说甚疑心病,统统见鬼去罢,那不过是人间兄弟情深,任由外人误解,也不在意。

        再想到六国中,不乏父子、兄弟相残者,高低立见。这也是他魏无忌的幸运,在秦国遇上了真心相待的兄弟,或许以后还会遇见相知相依的人。

        见下秦王昭世,凶名在外,为他国所不耻,却又只得眼睁睁看着,不敢轻举妄动,赵国四十五万军士被灭,便是前车之鉴。

        只是秦国今日能灭赵军,他日便能灭了楚军、魏军等。强龙在侧,他人岂能安睡。这才是楚国、魏国齐出兵救赵的原因。

        魏无忌理清前因后果后,说道:“王,两国来救,不止因为俱我秦军,还有另一层缘故。秦国此次教六国看到了实力,心中生惧。此次以救赵国,作为先前未完之事的由头。”

        一直努力减少自已存在的秦婴,闻言问道:“丞相大要,可是指六国合纵之事?可是六国先前失败了,如今可会功成?”

        魏无忌点了点头,道:“诸位也知,无忌与魏有旧。

        近来收到一个消息,魏国发兵实则乃是魏国的信陵君偷盗兵符,故而有出兵相救。如今兵已发,不管前因与后果,已与我秦国交恶,短期内不可能再和好了。

        至于那楚国,相信大良造也是十分清楚出兵的缘故,此事亦与无忌的师弟有关。”

        “不错,楚国领兵之人,正是六国丞相苏季。想来此次两国相救,亦是苏季牵引的。”秦文谨附和道。

        秦王昭世打量了四海归一殿中众臣,见无人再开口说话,遂问道:“无忌爱卿可知苏季此次合纵,可还会在近期出兵?”

        若是领头人,当真是一位将军,秦文谨便能判断,亦或者是一位‘行商’之人,秦婴同样可摸清对方的下一步。

        只是这苏季此人,当真有几分邪性,出自鬼谷,所学之精,非一般人所能及,幸而有魏无忌,可与其争锋相对。

        虽同出鬼谷,洛顷但凡授学问,除却偏爱洛惜贤,其人所学颇杂外,余人皆只一门。如同世间阴阳一般,一门学问,也是两人同习。

        兄弟三人,也有几分担忧,魏无忌与那苏季,会和庞蠲、孙膑一般,一人亡,一人不知所踪,如此大才,令人惋惜也。

        丝毫不知被担忧的魏无忌,在秦王昭世问话之际,便已开口,似乎早已预料到结果,他道:“会有一战,师弟会试一试,秦军如今剩下的实力,再决定合纵之后,何去何从。”

        长平一战,不止赵国伤了根本,秦军同样损失不少,四千乘,损了近两千乘,六国再来一战,则要考虑,当如何应对了。

        秦文谨欲言又止,秦婴亦是,魏无忌同样止住了话头。

        秦王昭世见状,提早结束了朝会,留下了三人,以及应龙杰。

        应龙杰悄悄擦拭了一把,额际不存在的汗。尚且在开春第二个月,哪里会热,不过是心中摸不着底罢了。不过很快就知晓了,留下是何故。

        待朝臣散尽,秦王昭世望着剩下来的几人,还有风尘仆仆赶回来的秦济民。

        自蒙恬、蒙毅归榆林塞后,秦济民不放心,快马加鞭亲自去看了一回,方才放心的回了咸阳,正好赶上今日朝会。

        秦婴问道:“方才无忌大哥言六国再发兵,若是我秦军胜了,那样会惹得六国忌惮,只怕会拼了命围剿秦国啊。”

        “只是也不能尽败,那样六国当秦国无力,同样会起分食之心。”秦文谨方才战场下来,一身血气,仍未散尽。

        魏无忌点了点头,道:“确是如此,此事无忌已有了法子,可解当下之难。只是见下有更重要的事,王残暴的名声当如何解决?”

        一国之君残暴,带给国中百姓的只有无尽的恐惧,虽说目前秦国百姓仍安居乐业,可是秦王下令杀降一事,影响甚大。

        目下是六国城中百姓恐惧,迟早有一日,秦国的百姓亦会生出恐惧之心,如此君王,非长久之计也。

        哪知,秦王昭世亦是一笑,道:“此事本王也早有了计议,无忌爱卿无需着急也。既然有战事,就靠诸位去安排迎战之事了。”

        又道:“济民随我来。”

        随后便步出了章台宫中,已是十五岁少年郎的秦济民,和殿中几人见过礼之后,便追着秦昭世的步伐一道离开。

        主事之人不在,魏无忌几人,亦相携离开,离开的几人,去了丞相府,安排接下来的事。

        不止要迎战,还有先前大战之后,长平周遭城池,荒废的农事等,亦要一一提上日程。

        提着大步上前的秦济民,不知为何觉得始终追不上,前面那道宽广的背影,心里慌得喊出了声儿:“君父......”

        秦昭世转头一笑,道:“济民何事如此慌张?”

        秦济民的嘴张了又合,不知说甚,只得快步上前,与其并肩而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