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北大“差”生在线阅读 - 俗套的误会

俗套的误会

        从小到大,我的梦想就是做睡美人,可以不用起床、不用上学,和床相伴数十年,醒来后还能和吻醒我的王子相伴更多的数十年。方予可虽然是位毒舌王子,但终归是个王子,有着王子该有的所有特性:首先,这位小白脸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有小元彬之称;其次,小白脸学业拔尖,所向披靡;最后,他出身于书香门第,世禄之家。总而言之,就是我钓到一只金龟婿。我得意地笑,得意地笑啊。

        我躺在宾馆的床上,擦了擦嘴角顺淌下来的口水,对着天花板傻乐。暑假实践期间,身边的好友都旅游的旅游,探乡的探乡,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急剧膨胀的情绪无法和室友们共享,强大的倾诉欲已无法控制,我只好挂个电话给老妈报喜。老太太不容易啊,总算有一件事情盼对了。

        我妈接电话一副不耐烦的态度:“你不是就在我们这地方实习吗?有事回来说,我这儿打着麻将呢。”

        我在电话这头跟奸人得逞般嘿嘿地笑。

        老太太要爆发了:“你当电话费不要钱是不是?我这儿还得动脑筋防自个儿给人放炮呢。你别扰乱啊,要这副牌不和,回来找你算账!”

        瞧瞧我在家的地位,为了一副牌,就要谋杀闺女了。

        不过我心情好,不和老人家计较:“恭喜您,以后有个帅女婿了。”

        电话里传来一声老娘中气十足的“碰”,然后一片寂静之声。

        好一会儿,她才慢慢说道:“明天带回家。”

        “事刚成就带回家,也不怕我丢人?”

        老妈声嘶力竭地道:“你这样的有人捡回家,我就高兴得不得了,管它丢人干吗?”

        虽然话说得很有道理,但作为一个母亲说出这些话,我那坚强的心还是受了点儿震撼:“不用带回家给你看,你认识,就是方予可。”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早已把老娘刺耳的话抛在脑后,换来的是十足的甜蜜。我以前咋没发现,喜欢他是件这么美好的事儿呢。

        老妈那边传来比我更猥琐的笑声,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我就说啊。我认的女婿怎么会逃得出我的五指山呢。哈哈……”

        我不禁滴汗,合着还是她老人家修行高。

        老妈忽然用郑重严肃的口吻跟我说:“要是把他放跑了,你就别回家了。挖到金矿就好好守着,你这一辈子也算没白活。”说完就撂了电话。

        终于实现了以前和文涛描述的“夜不能寐”的境界了。时钟已经指向三点,我仍然睡意全无。我这汹涌澎湃的激情啊,我这无处安放的青春啊。

        半夜抒发情意的直接后果就是迟到。在第二天集合的时候,我还在宾馆睡大觉,直到我被人从床上拽起。

        我睁开眼看见方予可,以为我还在做美梦,准备闭上眼睛再睡会儿。

        方予可急忙揪着我的脸,跟揪一虎皮猫似的说:“别睡了别睡了。日上三竿,所有人等你一个了。”

        我眼神呆滞地看着他,琢磨着我成为他女朋友的事情是真实发生了还是纯属幻想。

        方予可看我不清醒,又拍拍我的脸:“刚才给你房间打了无数个电话也叫不醒你,要不是拿着宾馆备用的门卡,我们都以为你自杀身亡了。赶紧洗脸去。”

        我打着哈欠下床穿鞋,慢腾腾地走进洗手间,对着镜子中的朋克发型发呆。我挤上牙膏,含着满口的泡沫跑出去:“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你怎么擅入闺房呢?传出去,我这一世清白都给你毁了。”

        方予可抹了抹脸上被喷的泡沫,嘴边却是一丝邪乎的笑:“这事传出去才好,传得越远越好,最好传到北京,传到文涛那里。真想看文涛憋屈的小样儿啊。以后我们手牵手在他眼前经过给他看啊。”

        男人永远是幼稚的。不过我听着听着只记住了最后一句,于是我咧着嘴开始狂乐。

        方予可温柔地顺了顺我冲天翘起的头发:“乖,先去梳理梳理头发。”

        我便很受用地屁颠屁颠走回洗手间,沾了点水把我的翘发硬生生地压了下来。

        今天的实践任务是走访民间竹编艺术家。其实主题是啥无所谓,恋爱足以让我智昏,何况我本身也没多少智商。

        本来我还想假装矜持一下,即便恋爱,也要体现出“目前仍在考察期”的强势姿态。但无奈我是如此表里如一,整张脸笑得有些扭曲……

        谭易不安地过来看我:“小可嫂嫂,你没事儿吧?你已经对着个竹筐笑一上午了。”

        从来没觉得“小可嫂嫂”的称呼如此顺耳过,我拍了拍谭易的肩:“做人要乐观开朗上进。我们家乡有这么了不起的竹编艺术,能成为经济发展的支柱之一。艺术和经济如此相辅相成,共同进步,我不禁喜从心来,甚觉安慰啊。”

        谭易扫了一圈儿周围:“又不是接受采访,你唱戏给谁听呢?”

        我叹气:“嫂嫂作为一个北大人,经常要思考一些有深度的东西,小孩子不明白我也能理解。”

        谭易跟看怪物一样看着我:“你中邪了?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吗?”

        “生从何来,死将何去自古都困扰着一代又一代的思考者。你要是好奇,嫂嫂可以坐下来跟你好好谈谈。”

        谭易终于忍受不了我的唐僧形象,握拳示意要揍我。

        我连忙认错:“其实贫尼来自东土大唐,专门去西天拜佛求亲……”

        旁边方予可笑着听我们贫嘴,很安静和满足的样子。

        中午休息时间,我准备在宾馆小睡一下。

        为了防止像今天早晨一样睡死过去,我特地把手机闹钟设成隔五分钟就响一次的形式。

        我刚放心地呈八字形躺在床上,就听到短促又轻微的敲门声。我赖在床上,假装没听见。

        敲门的人仿佛知道我在睡觉,执着地以同一频率敲着门。

        我愤愤地从快要和我融为一体的床上起来,打开门,看见如花似玉的茹庭委屈地站在我眼前。

        我有怜香惜玉之心,立刻为迟来的开门道歉。

        我心中有一些隐隐的不安。和方予可在一起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我还来不及或者不愿意去追究他的过往史。我总是事先说服自己,谈恋爱要关注当下,放眼未来,历史是拿来遗忘的。但我更清楚,我是因为害怕不去探究。如同一个第三者一样篡位成功,正房曾和他的甜蜜关系我没立场问。即便方予可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茹庭对方予可的深情也是世人皆知,而我横刀夺爱,底气不足。

        退一步说,我的竞争对手太强大,我险胜一时,却不知道会不会赢到最后。

        茹庭坐下来先问了我上学期的成绩又问了下学期的打算,在迈入正题之前做充分的热身运动。

        别的本事没有,敷衍人的本事我是很有自信的,怎么说我也是侃神啊。所以我大侃特侃上学期形势依然严峻,下学期形势仍将暗淡,最后越谈越远,把国内忧患国外战乱通通指点了一遍,终于把茹庭逼得不耐烦了,她只好生生抛出主题:“林林,予可和你两个人今天都有些奇怪……”

        我正襟危坐:“哪里奇怪了?我还是昨天的我,他还是昨天的他啊。”

        茹庭观察着我的脸色:“你们两个人笑了一上午了。你平时爱笑还能说得通,可我认识予可以来所看见的他这十多年来加起来的笑,都没今天多。”

        “是吗?”被情敌这么描述,心情有些复杂。我想告诉茹庭真相,但从我嘴里说出这些未免太毒辣。但瞒着她,日后等她知道,怕是要为今天这次对话咬舌自尽。

        我小心地问茹庭:“你对方予可感情这么深,万一他喜欢上了别人怎么办?喜欢一个人不能轻易这么全身投入的,给自己留点退路总归没错。”

        茹庭无奈地摇头:“我从来没想过以后的生活要是没有他会怎么办,因为我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我习惯为了他笑,为了他哭,为了他蹉跎年华,为了他挥霍青春。只要看到他身边还没有女的出现,我就有希望。现在他除了跟你比较熟络外,还没见他和别的女孩儿亲近。”

        高手不愧为高手,几句话既试探了我和方予可的关系,又警告了我,即便我和方予可在一起,她也会不顾一切地夺回去。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懒得掂量说话轻重该如何拿捏:“很多人把感情比作沙子,你捏得越紧,流失得反而更快。前脚已走,后脚就要放。如同缘分来了你便珍惜,缘分去了你便忘记。”

        茹庭笑:“你用这个方法忘记小西哥哥了吗?如果是,那我恭喜你。可惜我不行,我这一生,只想拥有一次爱情。”

        我有些担心,等她知道真相,不是咬舌自尽的问题,而是拿菜刀割我脖子啊。

        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我连忙劝茹庭:“茹庭,红尘万丈,一旦落地,便是三尺黄土,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还是趁青春年少时,多些经历才好啊。也许认识了别人后,才发现方予可只不过是你人生中的一粒沙。”

        茹庭忽然眼神放光:“你和予可在一起,是不是就是为了忘记小西哥哥?”

        她话题如此跳跃,我有点儿招架不住。这句话包含两个信息:第一,她知道我和予可在一起的事;第二,她用我的话来噎我自己,让我无法反驳。

        果然,能在予可身边混这么久的人,都是沾满毒舌习气的。张无忌的妈妈说得好,不要相信长得漂亮的女人。演了这么久的戏,合着已经知道所有的事情了。

        我毕竟没见过大风大浪,有点儿慌,就好比偷了别人的东西当场被要求搜身一样。

        “谁跟你说我和他在一起的?”

        茹庭执着地问:“你和他在一起,就是为了忘记小西哥哥吧?如果这种方法真有效,我还真想试试找个替身的感觉。”

        “替身”这个词真的很难听,我张了张嘴,又发不出声。

        我本能地摇摇头,嘴里却说:“你就当我是这么想,反正你试试放手吧。”

        茹庭的眼神越过我,冲着我身后说:“我还以为是多伟大的爱情,不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吗?”

        我顺着她的眼神,转过身,看见方予可正拎着一袋零食站在我身后,浓黑的眉毛下是一双燃烧着火焰杀气腾腾的眼睛。

        茹庭款款地走向他,如同一个胜利的女王:“我找她,只是想从她那里听听她对爱情的看法。你别多想,我不是那种背后插刀的人,不会来找她拼个你死我活的。只不过,中午你跟我说的‘两情相悦’,好像背后的故事更精彩啊。”

        我杵在原地,这太戏剧化了。以前我总以为电视上演的那些听话听半句产生的误会,都是一拨编剧吃饱了撑的躲在屋里一个人意淫出来的,却没想到这种小概率的事件真能在现实中发生,而且当事人是我。

        我怨恨地看着茹庭,什么叫不会背后插刀,我都插成一刺猬了。

        我想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拉着对方的手哭天喊地地说:“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接着等对方捂着耳朵说“我不听我不听”,然后我一吻封唇,吻他个昏天暗地,天旋地转,最终破镜重圆。

        可惜这种场景往往发生在我是男主,对方是女主的剧本里。现在事情的发展和编剧们写的还是有些出入。

        老天,我的爱情刚萌芽不到一天,请不要下个暴雨淹了它。

        方予可走过来,盯着我的眼睛,没有语调平铺直叙地问:“为什么和我在一起?”

        我看着他翘翘的长长的睫毛,看着他墨黑清澈的眼睛,以及他眼睛里那个傻傻的我。

        “因为我喜欢你。”

        方予可满意地弯起嘴角,轻轻摸了摸我的头,仿佛我是条听话的小京巴:“这才乖。下次看你还乱说话。”

        我心中那悬在半空中的石头终于落地。

        茹庭崩溃了,尤其看了心爱的人跟别人调情后,有些歇斯底里:“予可,她有什么好?明明她喜欢着别人,你还要这么凑合?”

        方予可轻轻地搂了搂茹庭,淡淡地说道:“道理你都明白,那为什么你非要凑合跟我过呢?如果我更早遇见你,我肯定喜欢你。她哪里都不好,哪里都不如你,只是她这些缺点我刚好都能忍受。我就和她凑合过吧。”

        茹庭头靠在方予可的肩上泣不成声:“我很不甘心。我明明守了你十二年,怎么还是没守住呢?”

        方予可拍拍茹庭:“我明白,单纯地守望会带着绝望的心情,只是要看缘分愿不愿解救你。我可以是你的任何人,但永远不会是恋人。”

        茹庭不停地摇头,哭得梨花带雨。美女就是美女,哭起来都有那么点儿神韵。要不是她趴在方予可的肩上,我都要忍不住去安慰她了。

        茹庭转过身看我:“只要你们之间出现裂缝,我就会回来。林林,你不要太得意。”

        我嘟囔着:“你又不是苍蝇,专盯有缝的蛋。”

        茹庭杏眼怒瞪,我假装没看见,看天看地就是没看她,心里还窃喜情敌扫荡得真是迅速高效啊。

        晚上,茹庭提早离开实践小组回了北京。我眼巴巴地看着方予可从机场风尘仆仆地回来,又眼巴巴地看着他从我眼前漠然走过,最后眼巴巴地看他淡定地边和别人聊天边吃饭。这小子明明在茹庭面前上演了一副宽宏大量,恩恩爱爱的样子,怎么转眼就变脸?

        还有,我被表白还不到半天时间,怎么就丧失主动权了呢!!

        第二个夜晚,我又失眠了。

        最后的几天实践生活中,我连方予可的余光都没被沾染到。方予可跟明天就要创业一样,对家乡的经济命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停地询问、记录、整理。我如果忽然跟他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跟我自己人生堕落也就罢了,还影响人家青年才俊的美好未来似的。

        我心里也很委屈的。你说我多冤枉呢,还没正经给名分,就被打进了冷宫,连面君的机会都没有。方予可你个小白脸,自己长着一副招蜂引蝶的皮囊,我还没说什么呢。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掌握什么确凿的证据,不灭了你我就不姓周!

        想到这一层,我心里略微舒坦了一点儿,脚步也迈得气势轩昂了很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家,我心灵永远的港湾,我来也……

        回到家,老妈老爸正准备吃饭,一看见我,立刻又抻长脖子看我身后。

        我摆了摆手:“没带他回来。谁刚谈恋爱就往家里带啊?”

        老妈很失望地给我添了副碗筷:“我们看你这张脸看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可以看张新脸孔,能不激动吗?”

        我爸附和道:“要说这个方予可啊,前两天我在地方新闻上见着了,果然有你老爸年轻时的风范哪!”

        我学赵本山的口气说:“拉倒吧,一个黑土,一个白云,都是破船旧车票的事。要是你们年轻时长得俊美,怎么把我生得这么路人甲?我现在要是去整容,除了不用整耳朵,其他地方都得大修,多为难人家整容大夫?”

        我妈惊奇地看着我:“你怎么忽然看清现状了呢?唉,方予可有一点不好,长得太帅了,容易让我家林林自卑,都把我闺女打击成什么样了啊。”

        我瘪嘴不说话。

        还是我爸会疼人:“我们家林林哪里长得不好了,不是长得有鼻子有眼的吗?”

        我拼命点头。

        “除了眼睛小点儿,鼻子塌点儿,脸上坑多点儿,下巴肉多点儿,其他都挺好的。”我爸端详着我的脸补充。

        这哪里是心灵的港湾啊,这明明就是萝莉终结窟啊!

        自从老妈开始炒股,家里便置办了台电脑,我那长期闲置的房间便沦为了书房。进房休息,无所事事地上网,听音乐、上天涯、挂qq,瞬间到位。

        哇,qq上,方予可的头像亮着。

        回想起来,他这个qq可是为我申请的,连“心跳”这个名字也是在我宿舍临时而起,不知道他现在这个qq号下有多少红颜知己。不是说女人为了无数个男人换无数个qq号,而男人却可以在一个qq下拥有无数个女人吗?哪天偷了他的qq密码看看,看红颜知己有几个,而我又排在哪里。

        正想着,老妈拿着水果进来了,端了把椅子坐我旁边,审视了我很久,叹了口气道:“在大学受了不少委屈吧?头发剪了,人也瘦了,刚一进门,我和你爸都没认出你来。因为你跟我介绍的那个谢端西才变成这副德行?”

        知女莫如母啊。一般我妈到我房间,就要上演知心姐姐的角色,跟平时大嗓门咋呼的劲儿判若两人。

        我搓了搓光脚指头:“算是吧。反正当时挺伤心的,天都塌了。唉,人家名草有主,我这硬件又跟不上,能不操心操瘦了吗?”

        老妈给我递了片西瓜,示意我尝尝,继续说:“年轻人嘛,折腾一下也是可以的。我嫁给你爸之前,还不是记挂过别人。但是记挂的不一定是真正陪你过日子的。上次在车站见到方予可,我就看出来,他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方予可这人吧,长得俊,又知书达理,看着是懂你心思还能疼你的人。以后你们要有孩子了呢,中和中和,至少比你强。你将来不会像我以前养你时那么含辛茹苦,我也放心了啊。你当时出生的时候啊,又黑又丑,脸上五官都挤在一起,当时我都想是不是护士抱错了,怀疑你是不是我亲生的啊。”老年人都爱玩“回想当初”和“展望未来”,话题越扯越远了。

        “妈,你这是安慰我还是讽刺我啊?”我忍不住打断她,怎么话到最后还是变成我沾了方予可多少光似的呢。虽然我也觉得自己占便宜了……

        忽然qq里方予可的头像一闪一闪。哎呀,第一次看见别人头像比看见人民币上毛爷爷头像更高兴。

        我把西瓜往我妈手里一塞,也不管手里的黏腻,立刻打开看。

        “反省完了吗?”

        我妈伸着脑袋往屏幕前凑。

        我把老人家的大饼脸往旁边推了推,看着这句话傻乐。这小子终于跟我说话了。

        我妈狐疑:“反省什么啊?你闯祸了吧?我就知道你会闯祸,不是让你守着金山吗?你这人怎么长大了还让我不省心呢?爸妈赚钱容易吗?养你这么大,还闯祸,对得起我们吗?”

        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这不是我高中数学考试没及格那阵,老妈的训话吗?

        我瞥了一眼她,斩钉截铁地说:“我根本就没有闯祸,我是在铲除异己、为未来铺平道路的时候不幸中了暗箭。”

        “平时你没事就挺胸往枪口上撞,别人用得着花心思暗算你?唉,我以后也练练打字,以后直接帮你聊算了。现在我说,你打。”老妈不耐烦地指了指键盘。

        我妈垂帘听政,而我就成了个只会打字的傀儡。以下便是我妈和方予可之间的聊天记录,我纯粹就是个无关此事发生的文书。

        我妈:反省完了,错得一塌糊涂。

        方予可:知错就好。

        我妈:错了一切,但有件事一直没做错。

        方予可:?

        我妈:那就是我爱你。所有的错事都是因这个理由而起。(老妈果然没白看这么多琼瑶奶奶的电视剧。)

        方予可:你是谁?

        我妈:我是永远爱你的周林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说这么掉身份的话,也不怕我以后没地位没尊严。)

        方予可:平时我叫你什么?

        我嘿嘿地乐,小子真聪明,都开始用暗号了,但老娘的手掌锅贴似要飞来,淫威下我主动打字:白痴。

        老妈:是什么烧煳的味道?哦,原来是我的心在为你熊熊燃烧。(我汗!电视上开始热播韩剧《火鸟》,我妈现学现卖,把我给雷到了。)

        方予可:半小时后,你家附近肯德基见。

        我惊愕地看着方予可的头像迅速变灰白状态,又看老妈得意地扯出奸笑。我不禁佩服老人家手段真是狠毒辣,卖自己女儿卖得真是一点儿矜持也不剩啊。

        老妈摸了摸我的头:“来日方长,现在退一步是为了跳得更远啊。等你以后地位稳定了,我帮你把这仇报回来就是了。你现在还太嫩,老妈喝的水比你这辈子用的洗澡水都多。以后有事多和大人商量商量。想当年,我不是哄着你爸?现在你看,我手指东,你爸敢往西?”

        我在想,也许我真不是我妈亲生的,不然怎么一点儿都没继承我妈腹黑的特性呢。以后我结婚了,只要混到老妈在家里的地位,我死也瞑目了。

        我妈打开我的衣柜,一件又一件地拿出衣服在我身上比画,又一件又一件地被扔到床上。

        最后,老妈唉声叹气地把我拉到邻居李阿姨家,一进人家家门就跟抢劫般地说:“把你家闺女的衣柜借我看看。”

        李阿姨是我妈这几年来雷打不动的牌友,长城上建筑的感情坚若磐石。但李阿姨家的闺女王简经常被我妈作为反面教材用来教训我。其实王简是我的偶像啊:虽然取单名“简”字,但花钱跟李阿姨开银行似的那叫一个随心所欲,哪里跟我每个月问我妈要钱像要她命一样。还有王简的身材完全是我这辈子无法达到的高度啊。模特身材,瘦胳膊瘦腿又是波霸,平时买衣服都是冷艳系,晚上画个浓妆出门,那简直就是我们小镇流行的风向标。基本上女人见到她都自惭形秽悄然遁走,男人见到她丢魂失魄,流鼻血都是起码的生理反应。

        李阿姨和我妈两人掏出所有衣服往我身上套,七分裤在我身上变成九分裤,宽松半身西装变成收身大长褂。我妈是嫌不够打击我吗?

        老妈终于在衣海中找了一条黑色及膝连身裙,简单的细肩带,紧身上摆,繁星点点的蓬蓬裙摆,清凉雪纺材质。穿在王简身上,那就是芭比娃娃,那就是茜茜公主。套我身上,因为身高关系,细肩带略显长,使得整条裙子重心比王简偏下六七公分。我那可怜的杭州小笼包般大小的文胸居然能在不经意间隐约可见,相应的,背部露出的部分也比正常偏多了点儿。我为难地照着镜子,除了黑色显瘦外,这条裙子实在不适合穿我身上啊。

        我妈却颇为满意:“没有露的地方,也要创造条件露啊。”

        我窘迫地看向李阿姨。

        李阿姨对我老妈忠心耿耿,拼命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