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北大“差”生在线阅读 - 醉酒KISS

醉酒KISS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五一长假给盼来了。这种期待的心情让人感觉我有个宏伟的计划要实施,但实际上我就是想睡个昏天暗地罢了。按朱莉的话说,我就是特别想跟猪圈长相厮守而已。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五一前夕接到善善电话,扬言五一他要驾临北京,让我们好生候着。我特乖巧地提醒他买两张机票,以免挤着旁边的乘客。

        五一当天,隐身了很多天的太阳忽然上线到头顶,刺眼得很。

        去机场的路上,我嘟囔着没涂个防晒霜就出来了,方予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说:“你千万别带防晒霜出来,别人要看见你用的牌子,怕是一辈子都不会买那款了。”

        我也管不了是不是在公共场合,大声说:“你别以为做了我几天塑身教练,就可以随便损我。排辈分,你还是我小妾呢。”

        旁边几个“90后”用异样的眼神看我,其中有一个打着鼻环雌雄莫辨的家伙鄙视地打量我:“一把年纪的大婶了,还这么幼稚。”

        好吧,我承认,封小妾这种手法确实有些不上台面,可是我心灵寂寞不行啊。虽然我今天穿个土黄色的polo衫,土黄色的细脚裤,还戴了个红色的鸭舌帽,看上去是有那么点儿环卫大妈的神韵,可你有看到哪位大婶有如此青春焕发的脸孔、弹指可破的皮肤?

        我对着大巴的车窗使劲儿看,想从模糊的影像中看我的脸。方予可发话了:“别看了。脸上就是美人痣多了点儿、超级迷你酒窝多了点儿,其他都挺好的。”

        谁给我卷胶带,把我身边这张毒嘴封上?以后出门,我也跟其他美女似的,包里塞个大化妆包,没事就往脸上填坑。平时装矜持死也不笑,因为一笑,脸上的粉就往下掉。

        我转头挑衅地看他:“我这是原装的,纯天然的,不懂就不要瞎评论。现在市面上很多假货,看着漂亮但不实用啊。你能保证茹庭的伟岸不是后天锻造?”我承认,我这个人急了,谁都要栽赃。对不起啊,茹庭……

        方予可低头看了看我的胸:“不实用总比没有好。”

        嗷——

        到机场时,我已元气大伤地跌坐在座椅上。我向毛主席保证,我以后再也不和他斗嘴了。这人牙齿是磨过刀的,一咬一个准。

        一拨又一拨的乘客从机场口出来,人海中终于看见那个肥大的身影。

        我走上去,伸出食指跟et似的小心翼翼地在他腆起的肚子上戳了一戳,表示招呼算是打过了。善善跟弥勒佛一样地笑。

        我打算把刚才从方予可嘴里受的委屈加倍地还给善善:“善善,以后你吃饭可以撤桌,直接在肚子上搁饭碗就行。这是多方便多人性关怀的肚子啊。”

        善善也不恼,还自嘲地说:“我有些时候吃零食掉点儿什么东西都不用往地上找,直接从肚子上捡起来就可以吃了。”

        我哈哈大笑:“善善做得好,浪费可耻,节俭致富,以后你肯定是个大富翁。小妹就靠着你这棵大树乘凉了。”

        方予可在一边拍了拍善善的肩:“大富翁,我们走吧。”

        我觉得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善善是我的前邻居,方予可是善善的现任邻居,而我和方予可却不是因为善善而认识。小西和茹庭是方予可的前邻居,小西成了我的伤,茹庭为方予可留着守宫砂。谁说世界很大,还不是兜兜转转,永远都是那么几个人?

        晚上我们在海底捞给善善接风。

        前半个小时,善善几乎没有跟我们说话,只是一味地闷头吃,仿佛他如果不及时吃了,服务员就得撤盘一样。我不得不提醒善善我们不是吃自助餐,不存在回不回本的问题。

        方予可笑:“善善,初中的时候你吃得没这么厉害,怎么出了趟国,带了好几个胃回来?”

        善善捧着将军肚,倚在椅背上,乜斜着看我:“林林,几个月没见,怎么瘦了?有秘诀要跟我一起分享才对。”

        我端着脸乐。这马屁拍得真是让人心花怒放啊。

        方予可紧接着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骨架大着呢,再瘦也瘦不到哪儿去。”

        我气结:“你怎么知道我骨架大啊?戏里唱的那句‘骨骼清秀非俗流’就是说的我。”

        方予可慢慢往火锅里放菜:“你忘了,我还是你塑身教练呢。哪儿肥哪儿瘦我比你还清楚。”

        我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善善嘴里又塞了肉:“你们别看我人胖,但是我的心还是很细的。我已经闻到你们之间有奸情的味道。瞒着兄弟我,不地道啊。”

        我拿筷子敲方予可的菜盘:“你还不跟他介绍介绍你的意中人,不然我就亏大发了。”

        方予可只是傻傻地满足地笑:“熟得很,不用介绍。”

        善善继续说:“予可是个人神共愤的好男人啊,多少女人拜倒在他的牛仔裤下。林林你罩得住吗?”

        我奸诈地笑:“罩得住罩得住。人家是拜倒在牛仔裤下,我拜倒在他的小泳裤下。谁有我勇猛啊……”

        善善喝了口啤酒:“你说话怎么像流氓似的……”

        我们就这样东扯一句西扯一句,我和善善相谈甚欢,最后都有点儿喝高了。

        善善支着肥脑袋问我:“林林,小时候多好啊,大家都是真心跟我玩。我家有钱了之后,我都分不清楚谁是朋友谁是孙子了……”

        我指着方予可对善善说:“方予可就不是我们的朋友,你看他嫌弃我们。朋友会嫌弃我们吗?”

        善善舌头开始打结:“他要不是我的朋友,也是你的男朋友,所以……所以这么排下来也是我的朋友。”

        我揪了揪方予可的脸:“今天善善是大王,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善善说你是我男朋友,那就是吧。来,调戏一下。”

        朦朦胧胧中,我看到方予可的脸被我拉成不规则形状。我玩心大起:“哎呀,皮肤真好啊。用什么化妆品保养的啊?哟,怎么脸红了?白里透红,与众不同呢。真可爱,让我亲亲。”

        我凑上去狠狠地亲了亲方予可的脸颊,然后转身对善善说:“这家伙居然还用护肤品……”

        善善忽然站起来晃了晃我身体:“林林,你来真的啊?我们家予可的初吻就这样没了。”

        “善善,说好了,你要把冲锋枪借给我使啊,回头我给你折个金元宝好不好?”还没等他回答,我“咚”的一声脑袋磕桌子上了,迷糊中,看见方予可还一手捧着红番茄脸蛋儿傻站着呢。这个笨蛋!

        第二天,我迷迷糊糊中被三双充满着怨气戾气的眼睛惊醒了。

        嗓子快要冒烟,我冲她们仨挥挥手:“喂,你们三个别站我面前挡路,闲着就给我倒杯水去。”

        朱莉听话地去一边倒水了,水声在安静的宿舍里哗啦啦地响。我嗅到不对劲的地方: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下床,赶紧接过水杯:“我自己来自己来……”边说边不安地看其他三位。

        我咕咚咕咚地喝着水,越喝越觉得自己喝的是鹤顶红。实在是被盯得发毛,我只好先发制人:“不带你们这样的啊,有事说事,搞这些精神摧残干吗?”

        王婕毕竟有宿舍长的领导风范,她拖了把椅子坐我前面:“林林啊,你还记得昨天晚上你怎么回来的吗?”

        经她提醒,我开始回忆,正襟危坐,双目炯炯,拼命地想回忆点儿什么出来。

        朱莉是个暴脾气,机关枪似的开始扫射:“王婕,你别看她好像努力回忆的样子,一看她眼神这么空洞就知道,肯定全忘了。不信,你今天在这里跟她对视一天看看,保证她记起来之前,你先崩溃。”

        世界上最可怕的人果然就是比自己还了解自己的人。

        王婕锲而不舍:“那你记得晚上出去干吗了吗?”

        这我有印象:“我出去给我朋友接风了。他以前都在国外,好不容易回来住个小半年,这次还来北京,太不容易……”

        室友文涛做了个休止符的手势,打断我:“停停停,对你那个远方归来的游子不感兴趣,跟我们说说,你和谁去了,做了什么。”

        “我和方予可去的啊,什么也没干,聊聊天,喝喝酒……”

        朱莉拍了拍大腿:“终于说到重点了。喝了酒之后呢?”

        我继续回忆:“喝了酒之后,我们还是聊聊天啊,然后又喝喝酒了……”omg,stopstop,我好像干过一件极其特别分外彪悍的事情。是现实还是幻觉?我干了吗?我没干吗?我干了吗?我没干吗?想着想着我便念叨出来,“我干了没有?”

        旁边朱莉不拍自己大腿,直接拍我脑袋了:“干没干你自己不知道啊。昨儿个你笑成那副傻德行,要真有人还能对你下手,那必须得是个瞎子兼聋子。”

        其实,我没有想说到这么靠后的步骤,我只想知道我亲了还是没亲之类的而已……

        “你是裹得严严实实回来的,不过,”王婕波澜不惊地说道,“方予可送你回来的时候,倒是衣衫不整。”

        朱莉嗷嗷地叫:“你说你这个人,小小年纪便学会调戏男人,说出去之后你还嫁得出去吗?昨晚上回来的时候,你还死拽着方予可要脱人家衬衫,还怪人家扣子多。我都替你脸红啊。方予可不敢把你往他家里带,把你驮上来的时候,你那撕心裂肺的叫声哦——”

        朱莉还沉浸在昨天晚上的回忆中。她能不能做道明寺他妈不好说,但绝对有做杉菜她妈的潜质。

        室友文涛继续补充:“放心吧,这次你一炮打响,全宿舍楼女生连楼长阿姨都记住你了。当然这种超级八卦我相信已经传到了远在欧洲旅游的茹庭耳朵里,怕是她快马加鞭地回来了。唉,后院起火,祸起萧墙哦。”她忧国忧民的样子还没装多久,立刻就拍掌,“那我们就有好戏看了。林林,你要加油,不然不枉被bbs八卦版置顶了。”

        我听得冷汗都下来了:“那方予可说什么了吗?”

        朱莉跷二郎腿说:“所以要说方予可是个好人啊。他亲自给你擦了脸,还跟我们千交代万嘱咐,让我们一定要好好照顾你。还说你睡着时,可能还会踢个被子什么的,让我们多注意着点儿。你说你瞒着我们,在方予可家里睡了多少次?别人怎么会知道你踢被子能踢到下铺盖两床被的程度?”

        唉,以前在补习计算机课的时候,是躺他床上睡着了好几次……

        朱莉见我一脸郁闷,火上浇油地问:“你知道昨晚你还发表了什么高论吗?那简直是赤裸裸的挑战书啊,当着全宿舍的女生下的挑战书啊……不过这种自杀式的挑战真的让我们闻者伤心,听者落泪。你说你要有这想法,也得等它天时地利人和,外加求得无数个上上签,有百分之一的胜算时,再宣布,现在就这么高调……唉……”

        我受不了朱莉贫嘴埋雷的样子:“我到底说了什么啊?”

        “嘿嘿,你说,名花虽有主,林林就来松松土。方予可今晚被我临幸一下吧,亲都亲了……”

        哦,我的神哪,不带这么玩我的……

        那时候手机能拍照都算是高端手机,不过我也忘了,在这个学校读书的不少也是富家子女。昨晚我的丑态竟被好事者用手机拍照上传。

        我第一次感谢我们的旧楼灯光昏暗,让照片上人物表情不那么清晰,不过基本上我也能从照片上看出来,我和从精神病院翻墙跑出来的人差不远了。

        没多久,我收到方予可的短信:“起床了没?善善让我们去宾馆和他会合,下午去颐和园。”

        我不想去,从小到大,干过缺心眼的事,但没干过这么缺心眼的事。要真去,脸皮厚得跟城墙一样了。

        但要不去,跟我心里有鬼似的……

        正考虑着,善善给我短信:“你要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不敢一起出来玩,我全身的肉都鄙视你。”

        唉,这家伙什么时候智商会高于他的体重呢?

        我的智商也不高,被善善一逼,我就乖乖出门了。

        到楼下我先和方予可会合。

        生平我都没有这么安静过,看他从宿舍楼里出来,我便低下头,跟伏法的罪人般等着审判。

        方予可也很安静,跟从犯似的,站我旁边。

        我们这两块木头杵在原地一会儿,回头率百分之百,嘴巴大一点儿的女同胞们已经评论上了:“这是昨晚上折腾的那对吧?”

        我听到后,即便脸厚得跟大气层一样,也得挪动脚步走了。

        一路无语,甚是诡异。

        昨天在大巴上,我们还吵架斗嘴。果然是跟毛主席发的誓言太毒了,我再也不能和他斗嘴了。

        我僵笑:“方予可,我给你说个脑筋急转弯啊。”

        方予可冷若冰霜,目不斜视。

        我继续说:“一只乌龟从一堆大便上走过,却只在上面留下三个脚印,为什么?”

        方予可不说话。

        我干笑:“因为有一只脚捏着鼻子啊。”

        方予可继续保持缄默,眉毛都不抬一下。

        “有一只猪,走啊走啊,就走到了外国,它变成什么了?”

        方予可被点了穴道,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我只好亮谜底:“它变成pig了。”不过,这次,我自己也被这个冷笑话伤得不轻。唉,好多话其实我想解释来着,可是说了吧矫情,不说吧憋屈。

        “那个——昨天晚上——不是有意的——拿我嘴碰你脸的事情,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你就当被狗咬了,猪啃了,王八压了都行。”

        方予可忽然发话:“周林林,以后你在别人面前也这么喝酒试试看。”

        我看到事情有转机,立刻左手放心脏,右手握拳举身旁:“毛主席在上,小的再也不喝醉酒了。”

        方予可补充:“不要篡改概念。我是说不能喝酒,不是说不喝醉酒。你自控力太差,不是想不喝醉就不喝醉的。”

        我解释:“我酒量还是很好的。”

        “但酒品不好。”

        我低头,这一点我真没法反驳。

        “其实吧,是我吃亏是不是,我用的是嘴巴,你不就奉献张脸而已。你的脸蚊子苍蝇小飞虫都亲过,干吗你要这么生气介意啊。我也当吃了次零食,就释怀了。你赔了初吻,我也赔了,我们扯平了还不好?”

        方予可脸色都变了。

        而我此刻脑子里回忆的是之前和朱莉的单独谈话:“朱莉,如果说,我亲方予可的时候,还没有全醉,意识还是有的,但我仍然亲了,这表示什么?”

        “那表示你任何时候都有色心。”

        “说正经的。”

        “好吧,按照周公‘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或者照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法,这说明你想亲他很久了。酒精麻痹后,欲望挣脱了束缚,直接支配你大脑做了。”

        “你还是说我有色心。”

        “那可不一样,你为什么不亲那只‘海龟’,只亲方予可还抱着他不放啊?”

        “那说明我在半醉不醉间还保留着正常的审美。”

        “但你喝醉酒之后说的那些话,可不是审美能解释的了。其实,你想撬墙脚很久了吧?”

        “你是说我对方予可有男女之间的非分之想?不可能不可能。我喜欢小西喜欢得入骨,怎么会脚踏两只船呢?”

        “你是喜欢小西还是喜欢上喜欢的感觉啊?三毛说:某些人的爱情,只是一种‘当时的情绪’。如果对方错将这份情绪当作长远的爱情,是本身的幼稚。你和方予可在一起的时间那么多,多得超过你和小西在一起的时间,超过方予可和茹庭在一起的时间。日久生情很正常。”

        “太扯淡了……”

        我假装不经意的样子问方予可:“你说,你有没有可能喜欢了一个人很久很久,然后一夜之间,发现原来你喜欢的人是另一个呢?”

        方予可坚决地摇头。

        “为什么?”

        “要发现早发现了,怎么可能过了那么久才发现?”

        “要是你脑子笨呢?”

        方予可瞪着我,我反应过来,立马说:“我是说假如,也许你对一直喜欢的人只是一种执念,不是那种喜欢呢?或许你得到了她,立刻发现,以前你只是活在一个假想的世界中,现实让你幡然醒悟,原来你喜欢的只是那段岁月而已。”

        方予可盯着我:“你怎么忽然这么感性?爱情本来就是执念的东西,如果不是执念,只是随性而起,随性而终,那是因为感情不够深,给消失的感情找借口罢了。”

        说到这儿,我就更郁闷了。一方面,我忽然感到我对小西的感情迷茫了;另一方面,如果我要真喜欢上了方予可,那我真是万劫不复——重蹈覆辙地喜欢上心里有了别人的人,我真是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了。

        善善看到我,一脸的奸笑:“林林啊,多日不见,刮目相看啊。不愧为军中小霸王。”

        军中小霸王是我小时候的荣誉。我笑道:“好汉不提当年勇,君子莫提当年糗。”

        善善没理会我,只是压在方予可的身上假装不停地撕扯衬衫,边扯边学女声叫:“怎么这么多扣子啊,你给我脱了……”

        人要脸,树要皮,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我虎躯一震,大吼:“方予可,你以后一定要给我穿t恤,不准有扣子,知道没有?”

        方予可没脾气地笑了。

        这种笑容真让我为难。我重申,我是酒窝控,但为什么看到没有酒窝的脸绽放出来的笑容还是这么灿烂夺目,这么摄人魂魄呢?

        真是个危险的征兆。

        北方人看颐和园是看山看水看小西湖,对于我们三个从小就在白娘子和许仙的神话熏陶下,在依山傍水的环境中长大的南方人来说,颐和园已经没有多少吸引力。最后玩得兴趣索然,我和方予可坐在长廊上休息,善善因其庞大的体积只能独自坐我们对面,拿着一根香肠吃得不亦乐乎。

        按照常理来说,当我想不明白某件事情的时候,我会选择放一边不去思考。但昨天晚上朱莉说的那套理论却阴魂不散地在我脑中不断盘旋,迟迟无法着陆。究竟是我移情别恋,还是这只是一个纯粹的事故?我再笨也不应该到弄不清楚自己喜欢谁的程度。小西就像话梅浸泡后的黄酒,清冽浓香,喝完之后暖心暖胃,后劲很足。而方予可是……

        “喂,发什么愣?”方予可推推我。

        “我在思考人生重大问题。”我不理他,继续进行我的研究。

        “唉,思考的时候眼神还能放空成这样!你动脑子和不动脑子的时候表情都是一样的。有做猪的潜质。”方予可故意把“猪”字拉得很长。

        我白了他一眼,不屑于跟他贫嘴。

        “哦,对不起。”方予可顿了顿,“说潜质太低估你,你那就是由内而外散发的猪的气质。”

        我后悔把他放在和小西一个水平上比较,我真是瞎操心,怎么可能喜欢上这种毒舌呢?我彻底不说话,看他能把我损到什么程度。

        “生气啦?你看麦兜多可爱,做猪有什么不好,也不用去考虑很复杂的问题,不高兴的时候睡睡觉,高兴的时候哼哼声,不是你追求的生活吗?”

        “我追求什么样的生活你怎么知道?我的梦想是——”我向天仰望45度的豪情万丈戛然而止。我真的没有梦想。我现在能想到最远的梦想就是顺利毕业,其他的人生规划还没来得及——或者还不知道怎么做。

        我沮丧地低头,也许我真的是现实版的麦兜。麦兜曾说:我做人真的很简单的,没有鱼丸,粗面也行,没有粗面,鱼丸也行。

        但现实是,鱼丸和粗面,我都得不到。老天说,鱼丸和粗面都有人预订走了。

        我苦笑:“真被你说中了,我果然是只猪。幸亏你还找了个可爱的形象代言人,我心里还稍稍平衡一些。”

        方予可望着远处的湖泊,微笑:“麦兜贪爱,所以愚笨。你呢?”

        我终于知道,方予可像什么了。

        他像唐伯虎说的“含笑半步癫”,用蜂蜜、川贝、桔梗,加上天山雪莲配制而成,不需冷藏,也没有防腐剂,除了毒性猛烈之外,味道还很好吃。方予可说话说得再毒,再让你无法忍受,最后总会让你有一丝喟叹、一缕温暖。

        我又困扰了。

        果然,麦兜贪爱,所以愚笨。我不得不同意他。

        我对方予可的重新定位,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比如贫嘴不再肆意,见面刻意减少,以前毫无顾忌的身体接触更是降到零的程度。

        起初方予可还不在意,直到我连续两次不参加游泳训练,他才察觉异样。

        他生硬地把我叫下楼,一开口便是凶巴巴的语气:“你最近吃错药了?上次说你像猪,你记恨这么久,以前没那么小心眼儿的。”

        我拿鞋尖踢了踢路边的石子没说话。

        方予可有些着急:“真还生着气呢?以前更过分的话都说了,现在怎么这么脆弱了?要不要我给你也说个脑筋急转弯,再讲个冷笑话就算过关了?”

        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张口闭口都是以前。我怎么告诉他,以前是以前,现在我有点儿晃神,不明白自己喜没喜欢上他?表白这种事,一辈子做一次就行了,或者一辈子被拒绝一次就行了。不然就跟我和小西一样,原以为可以做普通朋友,没想到见面说话都成了对方的负担。

        方予可学我在大巴上的样子,摇头晃脑地说:“一只乌龟从一堆大便上走过,却只在上面留下三个脚印,为什么?”

        “因为它一只脚捂着鼻子。”我轻声说道。

        方予可舒了口气笑:“果然脑筋急转弯让对方答出来的感觉很不爽。不过,这次例外。因为你终于和我能正常说话了。”

        唉,算了吧算了吧。别把感情太当回事,还没理出个头绪就让我烦恼,真要说出个一二三四来,我不得抓狂?

        方予可看我稍微放松了些的脸说:“下午游泳吧。你再不练,真及格不了了。”

        我决定在战略上藐视它,战术上我要重视它。具体地说便是思想上,我总结这次和朱莉谈完话后迷茫的情绪纯粹是一种心理暗示,跟感情无关,我要鄙视像我这样,轻易徘徊于两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实际行动上,我不可掉以轻心,切勿在他跟前面红心跳,嘚瑟装逼。

        所以在游泳课上,我便人格分裂般跟方予可对话:

        “会游泳了不起啊?有本事长两翅膀飞上天去啊?一口气飞200米试试?”——找碴型。

        “你游你的,别牵我手,男女授受不亲。我这纤纤玉手是你这样的乡野粗夫能拉的吗?”——装b型。

        “嘿,不让你碰,你偏碰。谁脸红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脸红了?今儿色盲吧?”——阴损型。

        “谢谢你,教我游泳哦。大恩不言谢,改天请你和茹庭吃饭。”——彬彬有礼型。

        ……

        方予可跟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忽然扑过来揪我头发,边揪边说:“把头套摘了!你不是周林林,说,你是谁?谁派你过来的?”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人家四两拨千斤,幼稚无比,却仍把我弄得破功了。

        因为我立马更幼稚地配合地说:“贫尼本是庵堂小丫头,清明节见小施主在庵堂桃花林过。施主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小尼便日日害相思,惶惶不得,斗胆化身俗人,见施主一面,以解相思。”

        方予可恢复正常语气:“这样才正常啊。刚才说话阴阳怪气的真别扭。以后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看谁受得了你这个样子。”

        他这样说的时候,我忽然心里一软,便把战略战术之类的东西抛到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