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北大“差”生在线阅读 - 如何证明我是一个女人

如何证明我是一个女人

        在学校没有电脑确实不太方便,现在交作业都要求电子版,做个题目都得跑到机房。那里虽然收费不贵,但比起五块钱包月在宿舍独享,机房实在不太方便。且不说不能边做作业边吃零食,旁边男生的脚臭也熏得我实在待不下去了。我决定去买电脑。

        可是对电脑一窍不通的我遇上难题了。虽然周围就是硅谷鼎好海龙电子市场,但电脑白痴的我完全看不懂广告上说的cpu,内核外核的。我问朱莉:“朱莉,你买电脑吗?”

        “我爸奖励我考上北大,已经送我笔记本了。但我怕一开学就带个笔记本,太张扬。”

        “你直接跟我说这样的话,就不叫张扬了?那我怎么办啊?难道出小南门直接进硅谷,拍钱在桌上:老板给我台电脑啊!”

        “这也不错。有气魄,有土财主、暴发户的个性。哈哈……你叫你的小西哥哥帮忙呗,还能创造见面机会,一来二去地感恩请客吃饭。”

        “点子倒是不错。可是,人家要问我对配置有什么要求,我一问三不知的,到时出洋相了怎么办啊?”

        “这个有什么好担心的。一般女孩子电脑知识都比较薄弱,这更能体现男人的成就感。不然他还和你共同探讨什么样的cpu,什么样的内存打游戏顺畅、下片迅速啊?”

        我觉得也有道理,智商高的不一定什么都会,偶尔电脑白痴一点儿,他也看不出我的智商低吧。也许还觉得我笨得可爱也说不定啊。

        想到这儿,我拿出手机开始写短信:“小西,这周末有时间吗?”

        写完之后,觉得这条短信太普通,又改成:“小西,周末能否赏脸帮个忙?”不行,太轻挑了。

        “小西,还请这周末拨冗帮忙。”不行,太正式了。

        想了半天,我终于发出去短信:“小西,这周末有时间吗?”

        发完后,我盯手机盯得眼睛都酸了,手机倒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好不容易响一下,打开一看,还是10086:您的话费余额不足10元。

        我彻底崩溃,决定出去跑一圈回来再看。

        到楼下的时候,我又觉得跑步这个事情实在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又消耗体力,又不能提高智商。我只好又左转去超市买冰激凌吃去了。

        没走几步,我就发现小西踢着个足球从对面走过来。我琢磨着我是假装没看见,回去等他回信呢,还是上去打个招呼,可我应该怎么打招呼呢。没等我斗争完毕,小西就挥着手跟我打招呼:“想什么呢,林林?低头走路小心撞墙啊。”

        我傻呵呵地笑:“想刚才做的一道题呢。没解答出来。呵呵。”

        小西脚颠着足球问我:“你们不是不用修数学吗?什么题目难倒你了?”

        我一时语塞,想了想说:“逻辑题,在杂志上看到一个逻辑题,闲来没事就做做看。有时间让你做啊。”说完我自己都脸红,我的杂志就一本《知音》。

        小西痛快地答应:“好啊。”额头上的汗珠在阳光下一闪一闪。

        我笑着说:“我刚给你发短信了,想问问你这周末有没有安排。我想去买个电脑,但我一点儿都不懂,怕上当了。”

        小西指了指足球,跟我说:“刚才踢球去了,没带手机。这周末我应该没什么事情,不过电脑方面予可是强项啊。当初他想报计算机系的,不过他不想把兴趣当作专业来读,才报的经济。”

        “啊?还有人不想把兴趣当作专业的啊?”

        “每个人想法不太一样。他觉得要是天天面对各种专业书籍,逼迫自己参加各种考试,会让他的兴趣大打折扣的。”

        “真是怪人。不过他周末应该要陪茹庭,还是你帮我买吧,小西。”我央求道。

        “你认识茹庭?”小西有点儿愣,继而了然道,“没问题,周末见吧。”

        我跟得了个宝似的跑回了宿舍,都忘了出来要买冰激凌的事情。

        周末那天,我起了个大早,连带着叫醒朱莉:“朱莉朱莉,快醒醒,我就要见我的相公去了。你帮我看看我穿得清纯不?”

        朱莉转了个身:“姐姐,好不容易是个周末,你就让我睡个安稳觉吧。”

        我捏了捏朱莉的脸:“你就帮我看一眼,就看一眼。清纯不?”

        朱莉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哪有问别人穿得清不清纯的呀?你家相公喜欢清纯的人吗?”

        “他长得这么干净,肯定喜欢玉女。”

        “欲女还是玉女啊?你换个吊带裙吧。现在你这打扮太孩子气了,给你梳两小辫,就是一初中生,还穿双球鞋出门。你是去逛街,不是去爬山吧?”

        “那怎么办?”我焦急地问朱莉。

        朱莉起身到自己的柜子里翻出一条绿色的连衣裙,在我身前比画比画:“穿这个吧。减肥前穿过一次,现在也穿不上了。我这也没吊带裙,都搁家里了。”

        “那鞋子呢?”我眼巴巴地望着她。

        朱莉说:“那只能去超市买一双了。附近商场还没开门呢。我的鞋子你肯定是嫌大。”

        就这样,我大清早地跑到超市,买了人生中第一双高跟鞋。

        等万事俱备时,我看看表,已经到约好的时间了。我深吸口气问朱莉:“看着凑合不?”

        “凑合凑合,有压寨夫人的气质。”

        我踮着脚走下了楼。说句实在话,第一次穿高跟鞋就跑去见心上人实在太冒险。不过,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决定豁出去了。人家茹庭穿高跟鞋穿得跟球鞋似的,我怎么就不能了?哼!

        我下楼看见小西,刚想挥手示意,却看见方予可也在。我低声问方予可:“怎么你也来了?”

        方予可挑了挑眉:“小西说你要买电脑,让我一块儿参考参考。”

        小西附和道:“是啊,多个人多个参考。”

        无缘无故多了个电灯泡。

        “茹庭呢?”我装模作样地问。

        “不知道。”方予可转身说,“走吧。”

        于是,我想象中的两个人的约会变成三个人的结伴而行。

        我一路上叫苦不迭。他们两男的,走路本来就快。我第一次穿高跟鞋,走路一拐一拐的,而且新鞋磨脚磨得厉害。本来从北大到硅谷只有几分钟的路程,但我也得走一步停一停,就差脱鞋光脚丫子前进了。

        小西回头看了看我,问道:“林林,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啊?”

        我立马堆上笑容:“怎么会?我平时走路就比较慢。”

        方予可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的脚,嘀咕道:“穷折腾。”

        我恨不得把鞋脱了甩他脸上,忍了忍之后,权衡了一下,跟小西说:“小西,这样吧,我觉得也没必要这么多人去买电脑。要不我和方予可去就行了。我们这三个人买一台电脑,进人家店铺非得说我们打劫。”

        小西笑:“不会,都走到这里了,我就陪你买了吧。”

        我执着地说:“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跟方予可去就可以了。”

        小西有点儿尴尬,挠了挠头:“那好吧,那我回去看球赛了。买好了之后跟我发个短信。”

        我点头:“嗯,一定。麻烦你了,小西。”

        看着小西一个人走开,我心里难受极了。什么叫煮熟的鸭子都飞了?什么叫功亏一篑?算了,总不能让他看到我一瘸一拐的样子。今天太失策了,穿双草鞋都比穿高跟鞋强啊。

        我叹了一口气,把高跟鞋一脱,跟方予可说:“我们走吧。”

        方予可指了指我的脚:“这样走啊?”

        我怒了,刚才委屈的心情积攒着一次性爆发:“这么走怎么了?看不惯啊?我求个凉快不行啊?丢你脸了是吗?丢脸你就回去。本来今天设想得都挺美的,怎么老天爷这么喜欢折腾我呢?”说着说着,我眼睛开始发酸。

        方予可有点儿不知所措,他没料到我这次爆发得这么彻底。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光脚走路不舒服,万一划破脚了还得打个破伤风什么的。”

        “你怎么净咒我呢?那怎么办啊?你背我啊?你以为拍电视剧呢?你以为你是哪家贵公子啊?再说了我也不是什么灰姑娘,我是无敌金刚美少女!”我越扯越远,大概是气疯了,说的东西有没有逻辑关系都顾不上了。

        方予可乐了:“瞎说什么呢?你想让我背你,你就直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让我背你呢?你说了也许我真背你了也说不定呢?”

        他跟《大话西游》里的唐僧一样开始绕话说。我第一次知道方予可也是可以贫嘴的。

        我盯着方予可没说话。

        方予可被我看得有点儿发毛,怯怯地问我:“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哼了一声:“方予可,你是性格变异还是有双重性格啊?你怎么忽然从冷面杀手变成这么幼稚的唐僧呢?以后你转换性格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好做心理准备,我担心我孱弱的心灵受不了这种打击。万一我不小心驾鹤西去,你对得起我妈吗?”

        方予可笑着反驳道:“我性格分裂哪有你厉害啊?小西面前装得跟不用吃喝拉撒的仙女似的,到我这里跟泼妇差不了多少。”

        “什么泼妇?你说谁泼妇呢?”我叉着腰问他。

        “看看你这架势,光着脚叉着腰,不像泼妇像什么?”

        “最多就是光脚的仙女,仙女懂不?”

        “仙女的后妈吧。”

        我气急,对着他吼:“你给我买鞋去!”

        其实离我们争吵不远的地方就是物美超市。方予可拿着我的一只高跟鞋比对大小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就提着一双球鞋出来。

        方予可晃了晃球鞋:“仙女,需要我蹲下来帮你换上吗?”

        “那不行。这么神圣的工作是要留给我家相公的,不能给你占了便宜。”我抢过鞋换上。

        “嘁!我就配给你买条裙子买条裤子再买双鞋啊?”方予可脸色很臭。

        我赶紧从包里准备买电脑的钱中抽出几张人民币:“给你给你,生怕我忘了给你钱似的。真维斯也不是什么名牌货,够你念叨的吗?回头等你给我买了香奈儿的衣服再说。”

        方予可的脸更臭了。他把钱往我包里一塞,气哼哼地往前走。

        还是穿球鞋好啊,立刻就能健步如飞了。我追上他:“大哥跟你开玩笑的。我这没名没分的,怎么可能让你破费买衣服呢。上次不是凑巧吗?”

        方予可脸色还没缓和:“有名分了才能买衣服啊,那买了衣服就代表有名分吗?真是的。”

        “你说话能不能听重点啊?”我也火了,你又不是我相公,干吗还得我哄你啊,“我的重点是,重点是——”我的重点是什么来着,我都被他岔话岔糊涂了。

        方予可紧绷着的脸忽然笑了:“你说你这人脾气怎么还是这么火暴呢?”

        “别装得跟我挺熟似的。什么叫还是这么火暴?我脾气一直很好,平时都柔声细语的,我认识你之前,就是一个淑女,平时说话人家都嫌我声音太轻太温和。只是你太能挑事,不能怪我。”

        方予可嘴都要咧到耳根了:“嗯,以前你真的是个淑女,绝对的淑女!”

        我被他笑得有些发慌。我高中时也有彪悍的时候,不过那时我们还不认识呢,他怎么笑得好像知道什么似的。我瞪了他一眼:“喂,笑什么笑?我哪里长得不像淑女?”

        方予可仍然笑着:“首先我先要论证你是个女的,然后再论证你是个淑女。”

        我气得不行:“你证明啊证明啊,证明我是个女的!”这句话嚷得大声了一点儿,引起身边路人纷纷侧目。

        方予可有些尴尬:“你也太开放了点儿,大庭广众之下让我证明你是个女的。”

        我终于气背过去。

        到硅谷前,方予可问我:“你用电脑主要是干什么的?用途不一样配置侧重点也不一样。”

        我嘿嘿地笑:“打字用。”

        方予可抬头望天,好久才问了我一句:“敢问这位白痴,除了打字以外,还从事什么工作?”

        “上网。”

        “请说得具体一点。”

        “比如上bbs,逛淘宝,看网络小说,给相公写情书。”我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地数。

        “再具体一点问,哪位相公?”

        “当然是小西。”说完我才发现说漏了嘴,不过我立刻在嘴边做拉链动作,“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知道不?”

        方予可忽然没说话,只盯着我看。

        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补充道:“最多让茹庭知道。”

        方予可无奈地笑道:“周林林,你不觉得我们之间的秘密多了点儿吗?”还没等我回话,他就踏进电脑店了。

        方予可询问电脑的方式跟和我说话时的状态完全两样。大多数时候,他跟我说话要不就是冷言冷语,要不就是疯言疯语,像现在这么成熟专业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都能想象得到这小子工作了之后会是什么德行了。他把从硬件到软件都盘问得仔仔细细。商铺老板知道是内行人,也没报太高的价。一个小时后,电脑就送到宿舍楼下了。

        我和楼长打了声招呼,方予可便把我电脑抬上楼了。

        仿佛来过我宿舍似的,他一进去便走到我的位置上,开始拆包装安装。

        宿舍里其他几个人都在,一看到有陌生男性进来,八卦神经都调动出来了。

        朱莉先把我拉到一边:“你不是跟小西出去的吗?怎么跟别人回来了?这位帅哥是谁啊?你脸怎么这么红?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王婕和文涛也凑过来听我的解释。我知道这种被八卦吊起胃口的感觉——那是一种道德被谴责了,好奇心被挑逗了,窥私欲无限扩张了的感觉。我无良地笑:“我脸上为什么红?你们去大太阳底下抬个电脑试试。至于他是谁?呵呵,我负责任地告知你们:他只是个传说——”

        文涛受不住了:“你就瞎扯吧。不过你走了什么狗屎运,能认识这么一帅哥?”

        我假装生气地对文涛说:“你不是文学爱好者吗?怎么说话跟我妈一样粗俗?再说了,凭什么我不能认识帅哥?再退一步说了,人家名草有主了,你们就别八了。”

        大家一阵失望,八卦欲火生生被我扑灭。不过朱莉仍然不依不饶地问:“他的正主是谁啊?”

        我往右边宿舍努努嘴:“就是隔壁的隔壁宿舍,叫茹庭,长得挺好看的那位。”

        “有两酒窝的那个?”

        我点点头,准备把残存的那点儿八卦火星彻底覆灭。

        朱莉说:“要是是她就算了。我刚才还以为名草有主说的是你呢,那我觉得人生还是有希望的。你这样的都能摊上这么个帅哥,实在是太鼓舞广大受苦受难的单身女性朋友了。”

        “素质,注意素质!我这样怎么了?回头等我把小西追到手,我第一个在北大bbs上秀照片。”

        “嘿嘿,那你可就一炮打响了。现在网上骂大学生骂得挺带劲的,骂北大的就更凶了。你这照片肯定能被转载无数次,标题就是《北大女子十年如一日疯狂,男人不堪重负被迫委身自求多福》。”

        我被逗得哈哈大笑,回头看到方予可已经在安装各种软件了。他问我:“平时用qq还是msn?”

        “qq,支持国货!”

        “平时用outlook看邮件还是直接去你的163邮箱?”

        “哪个方便就哪个吧。没用过outlook。”

        “习惯用什么浏览器?”

        “随便。”

        “习惯用什么播放器?”

        “随便。”

        ……

        我觉得他是故意的,显摆吧你就。

        旁边的王婕一听,立马走到方予可跟前:“你好,你帮我看看我的电脑呗,我电脑最近上网有点儿慢,怀疑是中毒了。”

        方予可点头说:“过一会儿杀一下毒吧,你稍等一下。我帮她下载点儿东西。”然后对我说,“你平时不是要看网络小说吗?可以用迅雷下载或者用bt下载,不过有点儿毁电脑,它是交互的方式,所以——”

        我打断他:“说了也没用,我也不懂。我下载一下知道怎么用就行了。”

        方予可无视我,走到王婕的电脑前开始倒腾。

        等他回来开始检查我的电脑时,我的bt下载也结束了。北大的网速真是快啊。我双击打开下载的视频文件,回头跟方予可说:“你看不是很简单?下载完就能播放了。”

        方予可没理我,只是呆呆地看了看屏幕,又看了看我。

        屏幕上,一男一女光着身子在床上扭动,关键部位一览无遗。我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来,鼠标也被蹭到了地上。

        电脑里传来呻吟声。

        我脸都扭曲了。旁边几个室友也闻声向我走来。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捡起鼠标,打算关了屏幕。可是我手抖得厉害,怎么也瞄不准那个红色小叉叉。

        视频结束,时长共1分10秒。

        我嘴有点儿干,清了清喉咙说:“难怪下得这么快,原来文件这么小,就几兆,呵呵。”

        方予可没说话。

        我这才意识到刚才说的话很容易让人误解:“我的意思是,我原来不知道是这么小的文件的。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并不遗憾的,没想要下个时间更长的。嗯,也不是,我的意思是,以后我再也不下载这样小的文件了。”

        方予可终于没忍住噗地笑了。

        “白痴。”方予可笑了笑,绕过我走到电脑前,把视频删了,又低着头跟我说,“这个事情,是不是也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我点点头。

        方予可忽然难得温柔地说:“就知道你状况多。以后不要随便下载东西,要看什么东西跟我说吧。我下载好了传给你。我以前用的是msn,现在申请个qq吧。唉……”

        我耳朵有点儿烫。

        以前他贫嘴或毒嘴,我都知道怎么反应。他一下子变得这么温柔,我有点儿不太适应,何况话题还是因为这种片子引起的。

        我摸了摸脸,觉得烫得不行了,连忙找个借口去盥洗室洗脸降温。

        等我回来的时候,方予可已经申请完qq了。他一见我,又恢复成冷面杀手:“你的qq号?”

        我把号码写给他,他把我的号加了进去。“无敌金刚美少女”成了他好友栏里唯一的名字,我看到他的名字叫“心跳”。

        唉,拜托不要把名字取得这么有事件性好不好?看个小片至于让你心跳成把qq名字都取成这个吗?估计以后这小子上一次qq就要联想到刚才的笑话。耻辱柱啊我的耻辱柱!

        方予可笑了笑没说话,准备收拾东西走人。我为了感谢他帮我折腾了半天,特地决定请他去食堂吃午饭。

        刚走到宿舍门口,我就听到了耳熟的声音:“予可,你怎么在这里?”

        我扭头一看,是茹庭。

        苍天,你为什么连全尸都不屑于留给我?你可知道,这个偶遇会造成此女子多大怨念吗?

        我连忙笑着和茹庭说:“那什么,今天我借了你们家方予可一用,我对电脑不了解,所以麻烦他帮我买了台电脑,还没来得及请他吃个饭呢。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几个现在一起去吃个便饭吧。”

        茹庭做恍然大悟的样子:“哦,予可电脑是挺厉害的。行啊,去哪里吃啊?那我可要搭予可的便车,宰你一顿了。”

        “宰吧宰吧,随便宰。让你宰我心甘情愿。”我哈哈地笑,心里却在滴血,刚买了个电脑,就被人宰,什么命啊,“地点大小姐你定就好了。”

        “好啊,你们都是南方人,那我们去苏浙汇吧,离这里也不远,打车十分钟就到。”

        汗!真宰我是不是,你家男人也太值钱了吧,半天时间就一趟苏浙汇的饭钱啦?我强装笑颜:“好啊,就去苏浙汇。”

        方予可忽然说:“我饿了,随便吃点儿吧,直接在学一食堂吃得了。我想尝尝那里的水煮鱼。”

        不愧为同乡啊,有追求有追求。我装作很为难:“那怎么办呢?我倒是随便的。”

        茹庭看了看方予可,脸色有点儿不太高兴,但还是说:“那就学一吧。”

        于是,我们三个人就去了学一食堂。

        正午十二点,食堂闹哄哄的。在高密度的人群中,我把目标锁定住一对快要吃完饭的同学。我狠狠盯着他们,直到他们受不了了,迅速扫完饭撤盘走人。边走那女的还说:“还让不让人吃饭了?盯得跟没见过饭似的。”我当作没听见,赶紧拿出钥匙串往桌子上一扔,宣布我对这张桌子的主权。我远远地向茹庭和方予可挥手,示意他们过来。茹庭款款地走过来,跟走红地毯似的。

        我狗腿地等茹庭坐好,谄媚地问:“想吃什么?”其实我挺想抽我自己的。人家长得高贵而已,我干吗就这么贱地讨好她?难道我长得就是丫头的样子?我又没做对不起她的事情,最多就是占用了方予可半天时间,至于吗?

        茹庭轻声说:“随便什么都行,只要不放葱姜蒜。”

        晕!所有的菜都有葱姜蒜的好不好?您真是不挑食。

        我连声说好:“那你等着,我排队买去。”

        方予可也站起来,跟我说:“我和你一块儿去吧。你一个人哪端得了三个人的菜?”

        “你们坐着,我去就行,绝对端得过来。”我用脚也得端过来,要是你帮我端,把这位贵小姐晾在一边,这还说得清楚吗?

        方予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头也不回地朝窗口走去。

        我看茹庭的脸色难看极了,不敢多说话,赶紧排队买饭。

        方予可问我:“你想吃什么?”

        “随便。”我心不在焉地说。

        “没有随便这道菜。”方予可反驳。

        我只好挑着几个没有葱姜蒜的菜报:“芥蓝木耳、西芹百合、醋熘土豆丝、番茄炒蛋。”

        方予可看了我一眼:“你真改成素食主义了?”

        “废话,不是你家那位要吃吗?”

        方予可有点儿不高兴:“你怎么知道我家那位想吃什么?”

        等排队排到他的时候,他直接跟食堂大师傅说:“师傅,来两鸡腿、一份红烧肉、一份宫保鸡丁、再来一份番茄炒蛋、一份芥蓝木耳。”然后把饭卡塞到了机器上。

        我把他的饭卡拔出来:“不是说我请客吗?”

        “我说过,不习惯让女的请客。”

        “我没请你吃,请茹庭吃,顺带让你吃几口行了吧?”

        方予可也拿我没办法,终于妥协。

        等我们俩把菜端到饭桌时,茹庭已经等得有点儿不耐烦了,又不好发作,只好说:“予可,我有点儿渴,你帮我去买点儿喝的吧。”

        方予可问了问我:“你要吗?一块儿买了。”

        我摇摇头。

        方予可起身买饮料去了。

        茹庭开始拿出餐巾纸擦桌子:“予可爱干净,肯定嫌这桌子脏。”

        我想起方予可曾经也是这样拿着餐巾纸擦招待所的桌子的。这家人都有洁癖。夫妻相啊夫妻相,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茹庭见我没什么反应,只好接着说:“你有没有觉得方予可对你还挺特别的?”

        我不知道这话是设问句反问句还是疑问句,鉴于答错了会导致更大的麻烦,只好把问题抛回去:“你觉得呢?”

        “我觉得他就是个烂好人,对谁都是一副热心肠。”茹庭接着擦桌子。

        哈哈,要是方予可是烂好人,天下就没人敢称自己是坏蛋了。不过为了不打击她,我只好继续说:“是吗?可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吧。我妈拜托了他,可能他也有压力的。呵呵。他对别人好不好,我也不知道啊。不过他有做好人的气质。”说完,我自己都想吐了。什么叫作做好人的气质?眼睛亮?鼻子高?牙齿白?我开始自顾自地笑了。

        方予可拿着饮料过来了,给茹庭买了瓶绿茶,给我和他一人买了瓶矿泉水。这就是女朋友和朋友的区别。方予可问道:“你们笑什么呢?”

        茹庭抿了口茶:“林林说你有做好人的气质。”唉,看来淑女是天生的,要是我渴了,我肯定都牛饮上了,怎么可能抿一小口呢?

        方予可笑着问我:“从哪里看出来我有这气质?”

        我不假思索:“从你的黑框眼镜看出,你有做好人的潜力和气质,绝对的!”

        茹庭笑了笑:“予可,那你把眼镜一摘就是坏人了。”

        “我不随便摘眼镜的,怕太帅了吓到人。”

        自恋吧自恋吧,不自恋不成魔。

        除开茹庭戒备的眼神,这顿饭我吃得相当欢畅。鸡腿油腻程度刚好,红烧肉咸淡合适。我忽然意识到什么,转过头问身后的方予可:“你不是想吃水煮鱼吗?”

        方予可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说:“卖完了,下次吧。”

        茹庭病恹恹地问:“予可你什么时候转性开始吃鱼了?”

        方予可没理她。

        我觉得这两个人之间阴风阵阵,还是溜之大吉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