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北大“差”生在线阅读 - 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北大选课周大概有四周左右,除了专业课以外,大家可以自由地选择通选课、选修课等,只要修够学分就行。我拿着厚厚的选修课手册,开始琢磨什么样的课不会挂科,顺便翻开新生手册,查了一下挂科之后的处罚措施。北大还算是严进宽出,为了照顾适应能力较弱的学生,新生挂科,只要第二年补考及格了,就不记入档案。新生手册里还劝导我们第一年不要过度选择课程,以免精力不足导致挂科。我当然谨遵教导,我这脑子专业课就够我愁的了,只要四年能把总学分修完就算完事。

        我转头问寝室其他几位:“你们谁学过德语啊?”

        她们几个还真是老实:“没学过,但报了这个系之后,暑假报了班学了会儿。”

        我不可置信地感叹:“你们高考完,还能参加暑假班?我怎么高考完,就感觉翻身农奴得解放,野得跟疯马似的呢?你们太可耻了!”

        朱莉笑了笑:“大家不是怕竞争太激烈吗?都说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听说我们这届还有从小第一外语就是德语的呢。日子不好过啊!”

        我叹道:“这种罪行简直让人发指!天哪!撞墙算了。”

        文涛安慰我:“你也别多想。学德语这四年,不用学数学,大一不用念英语,目的就是让我们专心致志地读德语。语言就是靠勤奋学出来的,每天早起去学校湖边读一个小时,肯定说得溜。”

        我低着头:“每天早起……那不是又回到高中了吗?我不……”但是这不是由我一个人说不就可以逆转的。

        我们这层楼住的都是外语学院的学生,每天早晨,一堆女孩儿举个水杯在盥洗室含着水狂练发音。乍一听还以为到了郊区田里,听到的是青蛙咕咕叫声。我也只好每天含水练习,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练着练着都能把水给咽下去了,搞得自己一阵恶心,还时不时受到刺激——旁边经常会有一些女生尖叫声:“我发出来了我发出来了。你听——”

        唉,太打击人了,我智力比不上人家,莫非我的发音器官还长得差人一截?凭什么人家一个个都能发出来了,我就跟一个月的婴孩儿一样一点儿起色都没有呢。我对着盥洗室的镜子用力张开嘴巴,开始观察我的口腔结构。正当我张得嘴巴都发酸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林林,你好!”

        我困难地合上嘴,从镜子里看见身边站的是茹庭。我转过头跟她打招呼:“hi,好巧。”

        茹庭笑了笑:“我们住在同一层楼,跟你们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刚才干吗呢?长蛀牙了?”

        你才长蛀牙了呢!退一步说,长了蛀牙又怎么了!我笑笑:“没有没有,就是扁桃体有点儿发炎。”

        茹庭着急地问:“吃药了吗?”

        我摆摆手:“不用吃药,喝点儿水就行。北京天气比较干,得多喝水。”

        “那倒是。你和予可都是南方人,初到北方不容易适应这边的气候。”她边洗着葡萄边跟我说,“你们得多吃点儿水果。我刚去楼下超市买了些水果,洗完我就给予可送过去。他也不知道要买点儿水果,每次都要等着我买过去他才吃。”

        恋爱中的人真恐怖,三句不离她男人。我说:“方予可自己也买水果的,上次我就看他买葡萄了呢。”

        “是吗?以前他不太爱吃水果的,嫌洗着麻烦,索性就不买着吃了。”茹庭嘟了嘟嘴。

        冷面杀手就是难伺候,我从来不会嫌吃麻烦,大不了不洗直接吃了呗。我尴尬地笑:“他是因为有你洗,所以故意不洗等着你洗完给他送过去的呢。”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话非常受用。茹庭笑得甜甜的,嘴角的酒窝就更深了。我想到了小西的酒窝,也是深深的,甜甜的。

        茹庭问我:“你和予可怎么认识的啊?”

        看看,看看,开始清算历史了。我笑了笑,说:“其实我和他也不是很熟。我们那小镇小,考到北大的就我们两个人,我爸妈有事不能陪我过来,就拜托他跟我一起过来了。我们认识还没几天呢。”

        “不像啊,呵呵。我觉得他都认识你好久了。暑假我去他们家,他还说跟他爸妈一块儿过来,不让我陪着呢。没想到最后他死活都没让他爸妈陪着,说是大男人爸妈陪着太丢人。”

        这唱的是哪出啊?是在暗示我,你们两人的关系已经到见公婆的份上了,还是说我占了你们家方予可的便宜,陪他坐了一个晚上的火车。拜托,他一个晚上就盯着一本《国家地理》,对我爱答不理的,一个晚上说的话还没我跟你现在说的多。

        我有点儿不高兴,但假装没脾气地说:“呵呵。”

        我还没确定选修什么通选课。其实我对选修课的要求很简单:考勤占期末成绩30%以上,期中论文占40%,但考试必须得是占30%以下甚至不要求考试。从我高考模拟考成绩来看,我的发挥跳跃性太大。我不敢保证半年后老天爷会不会忙得顾不上我了,万一考个不及格,那还有我的考勤和期中论文帮帮忙。虽然对论文之类的也没什么信心,但至少这个东西可以慢慢做、反复做,不像考试那么瞬间性爆发。我唯一有把握的是出勤。为了不挂科,我一定风雨无阻,全力以赴。

        我抱着厚厚的选修课手册,和朱莉在各个教学楼间穿梭,听了各门选修课。只要老师一宣布课程评定方式,我便开始做记录员工作。其实这时候老师讲课更像是美国总统竞选,他把第一堂课准备得特别充分,恨不得上面说两句话,下面就掌声雷动。

        名牌老师当然有资格谈笑风生,根本不用担心有没有学生选他的课,反倒要担心选他课的学生太多:一个三百多个座位的教室在前两周授课时都被挤爆,甚至过道上、教室外都有一大群学生旁听,就为了一睹名师的风采。

        这种老师都会在下课铃声响的时候才会“不经意”地说:“我这门课没有点名,不计考勤,大家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就自学去。年轻人嘛,事情比较多,恋爱学习聚会什么的,不像我们这么闲了。但我相信,你们听了两堂课之后,都会自觉过来上课,因为我这门课探讨的不仅是学问。我的评定很简单,就一个期末考试,考试就一道论述题。”说完很多旁听的学生恨不得立刻跑上讲台跟老师亲切握手,并要求老师增加学生名额,以备选课竞争太激烈自己落选。当然这对我来说,哼,笑话,什么叫作探讨的不仅仅是学问?我连学问都还没探讨明白,怎么可能再去想学问以外的东西?挂科风险太高。叉叉!

        我捧着厚厚的选修课手册在教室过道里琢磨经过几轮淘汰剩下的几门课,问陪我一块儿来旁听的朱莉:“朱莉,你打算选修什么课啊?我要再淘汰下去,就没课可以选了。难度高的不能选,考试占比例高的不能选,老师长得寒碜的不能选,你说这样下去,会不会我这学期就只上专业课了啊?”

        朱莉转了转褐色的眼珠子:“不会,其实我觉得只要你拿出现在选课的热情和毅力来,随便选个课都能得优秀。选郎君也就到这个程度了。你要不跟我一起选修心理学的课吧。我从小就对心理学感兴趣,孙东东老师也是名师。”

        我叹叹气:“又是名牌老师的课。我现在对名牌这词敏感。以后千万不要在我面前提到任何有关于名牌的词。”

        我失望地和朱莉一块儿去小卖部买瓶水喝,没想到在小卖部看到了小西!小西穿着白色的t恤,下身是格子状的沙滩裤,脚上穿的是沙滩鞋,整一个是海边度假的打扮。

        我激动地跑到小西面前:“hi,小西。”

        小西先是一愣,随后就露出可爱的酒窝笑道:“hi,怎么在这里啊?予可呢?”

        “方予可?不知道,他又不是我的连体。我在这里选课,你呢?”

        小西说:“哦,我陪我同学旁听课呢。明天就是周末了,下午准备去北戴河玩。暑假去实习,都没时间出去转转。”

        “哦,真不错啊。”只要在5秒钟之内他对我提出邀请,我就立刻答应一块儿去。我默默地在心里倒数,5、4、3、2、1.9、1.8……

        朱莉拍了拍我:“想什么呢?”

        我失望地看了看小西:“那你们好好玩吧,记得给我买纪念品哦。”

        小西笑:“一定。”

        回来的路上,朱莉问我:“那帅哥是谁啊?”

        我假装听不懂:“哪个帅哥?”

        “跟我还装?盯得眼睛都直了。你喜欢他?”

        “那么明显吗?我以为掩藏得挺好的呢!嘿嘿。他叫谢端西,我们都叫他小西,比我们高一届,以前是我们小镇另一个学校的学生,当年高考全省第三名。可惜当年没认识他,要是早知道他,我也许就冲着全省第三名的方向努力了,那我们就门当户对,珠联璧合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你那位确实有点儿帅,目标定高了,路漫漫其修远兮啊!”朱莉摇头晃脑地念道。

        “我也长得还行,难度没那么高吧……”我越说越没有底气。

        “话说回来,我在想,我的选修课一定要选个和小西同时间的课。不过我肯定不会去选和他上一样的课,虽然那样接触机会比较多,但我估计他选的课难度系数是a级,那我注定要挂科。我呢,要放长线钓大鱼,挑一个同时间同教学楼最好是他隔壁教室的课,那我就有无数次跟他见面的机会。”我得意地笑,转念一想,“糟了,忘了问他选了什么通选课了。我打个电话问问他。”

        朱莉不急不缓地说:“你要是明着追,姐妹我一定支持你。不过你可别吓到人家啊,不然连朋友都没得做。虽然女追男隔层纱吧,那也得看什么样资历的女孩子什么样资历的男孩子。比较一下你们的先天后天条件,我还是劝你从长计议。刚才你还说要放长线钓大鱼,那就不要脑袋一热,就差昭告天下,周林林喜欢谢端西了。”

        “好吧。我现在正式聘请你为我的军师。你的任务是辅佐我在半年,不,三个月内追到小西。我长线只能放这么远,我这人从小到大就没超过三个月的计划。”

        “我有什么好处没?聘金呢?”

        “给你另外介绍一个‘大帅锅’喽。都说结拜了,当然是有福同享的嘛。”

        “有多帅?”

        我回想了一下:“这个因人而异,各人审美不同,结论也不同。我不敢说这位‘帅锅’长得多惊天地泣鬼神,但很多群众说这位‘帅锅’有元彬的气质。你就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吧。”

        “那什么时候你拉我这个不明群众去围观一下?”

        “行,没有问题!”我拍着胸脯保证。

        我跑到计算机中心,上网偷偷下载了经院的专业必修课,摸清了小西上课的地点。嘿嘿,没法知道你的通选课,但专业课表可是全校公开的!

        我将选修课的标准调整为:a.时间与小西课程同步且在同一教学楼;b.地理位置上和小西同步,即我下课时,可以看到他踏进这个教室,或者他上完课,我可以走进他的教室理所当然地跟他聊聊天,再准备上我的课;c.老师考试方式应满足我的智商要求;d.老师不可长得对不起学生,道貌岸然都没关系。以上a和b必须满足一项,c为必选项,d为附加选项。

        这样一筛选,我痛苦地发现,作为一个德语学生,而且对艺术兴趣为零的学生,只有一门《俄罗斯艺术史》待选。它符合我列出的a、c选项,实属不易。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上吧!

        大一生活就这么无厘头地开始了。

        从小学开始,我就比较喜欢上第一堂课。为什么呢?因为老师都不会讲正题,不讲正题就不用动脑子。尤其是专业课上,老师把德语是个什么样的语言、他们在德国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还有王家短李家长的琐事足足讲了两个小时。我实在很佩服老师的倾吐欲,恨不得这一学期老师就这么倾吐下去。

        然而事实上,从第二堂课开始,我们就变成幼儿园的学生。所有人开始对着一堆字母练习发音,往往一个字母在课堂上纠结个半天。要命的是,回到宿舍,会发现整层外院宿舍的人都在练习字母发声,到处都能听到单音节的“啊——”“待——”之类的无意义的音。要是有人不小心上我们这楼,还以为进了精神病院。

        我很崩溃地想:北大出疯子这句话,是不是就是这么来的。

        对学校的新鲜感还没消失殆尽,第一个月就匆匆过去了。

        我开始慢慢习惯了三角地疯狂的社团招新活动,习惯了超市门口“包子大叔”敞亮的吆喝声,也习惯了每次去上《俄罗斯艺术史》期待和失望的心情。小西一般是踏着铃声进的教室,而《俄罗斯艺术史》的老师不延迟十分钟下课都觉得亏似的,我连跟小西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了。

        又一个星期三的清晨,我起了个大早,去上文科计算机课。其实我对计算机也没什么兴趣,而且这课都在早晨八点,要按照以前,我是死活都不会准点上的。但年轻的计算机老师在第一节课就说:“其实计算机这门课很简单,很多人电脑玩得比我还好。我也是第一次授课。很不幸,这门课被安排在早晨,挺对不住大家的。所以要有人觉得自己计算机没什么问题,也可以不用来上课。”这段话老师连续说了四节课,课堂上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只剩下十个人。本来几百人的教室一下子浓缩到这个比例,计算机老师也没料到下降速度如此之快,但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除了以后不再飙类似不用来上课的狠话以外,他还很不幸地记住了这十个人的名字,而我就是这十个人之一。我那叫一个后悔啊。以前是想着我的实力不够,怎么着也不能和其他高智商的人看齐,后来等我开始动摇着想退时,又觉得年轻老师看人数几何级下降时受伤的神情挺可怜,又坚持了两周。没想到现在这十个人便成了老师的命。真是骑虎难下啊!

        老师在上面上课,我在座位上涂鸦:tobeornottobe,thatisthequestion.

        正当我涂得起劲时,教室里忽然闯进两个人。

        我一看,这不是茹庭和方予可吗?方予可这小子真是被奴役了,都被迫陪女朋友来上这种课了。老师也没料到忽然在十人的基础上又扩招两人,兴奋地扶了扶眼镜,跟他们两人说:“同学迟到了吧?晚上活动比较丰富,早晨不容易起床,赶快入座吧。”

        这老师是单纯的缺心眼儿呢还是故意这么说的啊。下面其余九个人捂着嘴已经开始乐了。茹庭的脸瞬间变得红红的,一看见我就跟看见救星似的,朝着我这方向走过来并坐在了我旁边的空位上,方予可坐在了她的旁边。哼,这小子,黏得这么紧,我怎么介绍给朱莉啊!朱莉不给我当军师,我怎么追我家小西啊?!

        茹庭轻轻地跟我说:“老师真能瞎说。我前几周选了个通选课,时间和这课撞上了。我挺舍不得那课的,不过没办法,文科计算机是必修的,只好在截止日前把通选课退了。唉,没想到第一次上课就睡过头,心想着太丢脸了,只好把予可拉上做个伴,没想到笑话更大了。”

        神经,这话是说给我听还是说给你旁边那位听啊。都旷课三周了,怎么现在突然觉得迟到丢脸了。再说化了这么精致的妆,像迟到的样子吗?见过什么才是真正的假装睡过头迟到吗?那必须得是头发竖立衣服穿反,两只鞋不是同一双。我用这种方式骗过了无数个老师,你这样的菜鸟就不要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了。何况你不可能不知道你们系的都没一个人来上课了。干吗死乞白赖这时候要来上这课了,不就是在我面前显摆方予可是你的吗?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防着我,不就是我跟他一块儿来学校了吗?莫非我还有其他我不自知的魅力?

        我笑笑:“这种课你们这种智商的就别上了,你让你家方予可给你一讲,你肯定满分通过。”

        茹庭贝齿间娇怒含笑:“别瞎说。予可才不会给我上课呢。”

        我抖了抖身上的鸡皮,懒得理论。女人啊,听话都挑爱听的。她怎么不关注我夸他们智商高,然后假装客气地说一下智商哪里高了或者彼此彼此之类的,我也受用一下。

        整堂课老师上得特别无聊。大概真的是老师没什么教学经验的原因吧,授课的方式实在是不敢恭维,简直就是照本宣科。

        没过多久,我眼皮就开始打架。唉,早晨八点上课就是惨。我把书一盖,便趴在桌上睡着了。正当我做梦梦见小西跟我说“我们一块儿去北戴河吧”时,我感到旁边有人推我,我转了个头继续睡。推我的力度突然加强了,我恼火地睁开眼,看见茹庭睁圆着眼睛看我。我看看四周,原来已经到课间休息时间了。

        茹庭问我:“你怎么睡着了啊?”

        方予可在旁边答道:“因为她是白痴。”

        我没好气地准备不理他们继续睡我的大头觉。茹庭拉了拉我的袖子:“林林,你先别睡嘛……我就是替予可问问你十一回不回家。予可要是回去,我也想跟他一块儿去他家看看方伯伯。我好久没见他们了。但予可说他答应过你妈,要照顾你。”

        我哪敢回去啊。即便回去,那我是死也不能陪你家予可啊。我妈就让他陪我来了趟北京,你的怨念都持续一个月了。我再笨也不能笨到这么没眼力见儿。我连忙摇头:“我不回去。十一的票太紧张了。你们回去吧,替我向你家方伯伯还有方校长问好。”说完我就又趴下了。

        我听见茹庭对方予可说:“周林林说不回家,那我们回吧。我也好久没见到方伯伯了,怪想念他老人家的。”

        “我也不回去。出来才一个月,再说我爸可能下个月出差到北京,你到时候就能见到他了。”

        “你前几天还在说你家嘟嘟产崽要回去看看。”

        “看我妈给我拍的照片就可以了。又不是什么大事情,没必要来回折腾。”

        “可我还挺想看看嘟嘟生的小狗狗的。”

        “下回吧。”

        然后就是一片沉寂。我也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老师已经准备收拾教案走了。我开始把所有书本、笔、零食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往我的大包包里扫。

        茹庭笑着说:“林林,你这个大包真好,什么东西都能装了。我也要买个这样的大包。”

        我看了看她的包。嘁!这是上课的态度吗?挎一个gucci的小提包就来上课了。真是垮掉的一代啊!

        我咧了咧嘴:“这个大包啊,超市里就有,五十块钱就搞定。你喜欢,我明天刚好去超市买一个给你。喜欢什么颜色的?总共就两颜色。一个大红的,一个军绿的。你皮肤白,用大红的吧!”

        茹庭忙摇头:“太麻烦你了。回头我有时间自己去吧。谢谢你了,林林。”

        我看到方予可的眼睛里有一丝笑意。我忽然想,我何苦故意整茹庭呢。虽然她是我军师的情敌吧,但说句实在话,茹庭这姑娘也没故意惹我,跟我无冤无仇的,最多也就是因为太在乎方予可,有些时候说话弯道多了点儿。我要是反击她,就显得我小心眼儿了。

        我笑笑说:“跟你开玩笑的。你这样的就适合背名牌包包。你这包要是拎我手上,说不定人家还以为我是从地摊上买的假货呢。”

        茹庭连忙说:“怎么会,怎么会?”

        我看她如释重负的样子,觉得有点儿搞笑,摇摇头准备走了。

        刚走几步,方予可就在后面喊道:“等等。”

        笑话,你让我等我就等啊。我继续往前走。方予可追了上来,拦住我说:“听不懂人说话呢?”

        “你不叫我名字我怎么知道你叫的是谁啊?有话快说,我这赶着回去补睡呢。”

        “你是猪啊,都睡了两堂课了,还睡?”方予可不可置信地问我。

        “抱歉,我最近生理期,人特别疲乏,跟怀孕了一样,特别嗜睡。你要是有兴趣,我再说得仔细点儿。你帮我分析分析,免得老被你攻击。”

        方予可一时语塞。

        我说:“没事让开。不然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方予可这才说话:“我爸下个月来北京,你问问你妈有没有要捎过来的东西。”

        我心里爽快了点儿。

        “我想让你爸捎几块老家的臭豆腐,嗯,我妈做的炒年糕也很地道,也让他捎过来吧。”我故意停顿了一下,看方予可脸上也没什么变化,顿时挫败感很强,“跟你开玩笑的。没什么好带的。不是都全球化了吗,北京什么东西都买得到。谢谢啊。”

        方予可没搭理我的话:“你十一打算怎么过啊。这么多天的假不回家就睡觉啊?”

        “bingo!”说完我就离开教学楼,先走了。再说下去,茹庭的怨念又得增大了。

        其实我比较关心的是小西的十一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