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北大“差”生在线阅读 - 入学搭档方予可

入学搭档方予可

        “林林啊,你说你走了什么狗屎运啊,竟然能考上北大。等到了大学,你第一任务是要保证不被退学,第二任务是减肥,第三任务是要找个名牌大学的男朋友,保证你们下一代万一走不了狗屎运,靠基因遗传还能考上名牌大学。”

        这是我妈送我到火车站时交代我的话。

        至于我妈为什么只送我到火车站,而不是陪我到学校呢?那是因为我妈在电视上看到了我们镇高考第一名、和我考了同一所大学的那位是个男生,还是个清秀的小白脸。我妈就喜欢小白脸,老人家的偶像是元彬。她通过无数个渠道要到了那个人的电话,然后亲自打电话给人家:“喂,是方予可同学吗?你好啊。我是周林林的妈妈啊,是这样的,我们家林林不是跟你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嘛,哦,你不熟啊。没关系没关系的,处着处着就熟了啊。那什么,我们家林林啊,第一次出远门,但我和她爸爸啊,参加了个旅游团。所以,麻烦你照顾一下我们家林林。拜托了啊。有时间到阿姨家玩啊。”

        我坐在旁边听着都害臊,什么旅游团,没影的事儿。我妈要舍得花钱旅游,太阳都要从西边出来了。

        再说方予可,虽然我们是高中校友,但我们那破学校重理轻文,他们理科楼造得跟宫殿似的,我们文科生独居一隅,跟宫女住的地方差不远。虽然同校了三年,但我也没和他打过照面,只在学校颁奖时,远远望见过他,只知道他被女生评为校草,听说是我们校长的孙子。他倒没给咱校长丢脸,动不动就得个××奖项第一名。咱学校的玻璃橱窗里都张贴着他的一寸照片,旁边写着××年×月×日生,××年被评为省三好学生,××年×月得了××奖,等等。我曾经和闺密妖子打趣说,你看那照片拍得跟第一代身份证照似的,配上那段话,整一个就是一讣告。

        也幸亏咱这小镇没有保送名额,不然这种人都不用高考,直接去清华北大了。听说这次高考成绩一出来,北大就打电话给方予可,让他自己挑系。跟这种人一起上大学,压力太大,而且他肯定也看不起我这种人。唉,以后到了北大,到处都是这种人,想想我都头大。俗话说,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我何必为了光宗耀祖,自作孽地也报了北大呢?

        话说高考之前的所有模拟考,我的成绩都呈现出极大的摇摆性,有时波峰的成绩是波谷成绩的两倍。我还根据每次模拟考的成绩画了一张折线图。按照折线图的走向,我高考成绩应该是波谷的。没想到,高考出现涨停趋势,冲到了珠穆朗玛峰顶,以至于我收到高考成绩短信时,面对着前面若干个零再加上末位两位数的排名时,一直怀疑短信是不是发错了。

        在家庭会议上,我不停地问我老妈,我是全省28名吗?是吗?是吗?

        我妈瞪了我一眼:“想考名牌大学想疯了吧?怎么可能,一定是你们学校28名。”

        向来稳重的老爸忽然开口:“前面有这么多个零,看来应该是几十上百万的考生数量,按这个推理,应该是全省的排名吧。”

        在全场沉默了大概一分钟后,我妈迅速地拿起电话打给我大姨:“大姐,大馅饼砸到我家林林啦!”

        我一进火车车厢里,就发现我座位对面已经坐了一位男生,他穿着简单的纯色t恤和卡其色的休闲裤,逼仄的空间,长腿以好看的姿势交叠在一起,白色的帆布鞋暗自躲在折叠桌下俏皮地跷着。折叠桌上方,帆布鞋的主人有张巴掌大的脸,脸上架着一副简单的黑框眼镜,因低着头,看不见眼睛,只看得见镜片后面是浓黑的如同扇子的睫毛。睫毛翻动的方向是一本《国家地理》,由一只瘦长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翻动着;另一只手里则任由一支素色的签字笔行云流水地穿梭游走。

        我试探着问:“请问是方予可吗?”

        他抬了抬头,手中的笔还没停下来:“嗯,我是。”

        我立刻甩出我的周氏大笑脸:“你好你好。我是周林林,多多关照。”说完立刻把我的一堆零食放在了折叠桌上请他吃。

        方予可冷冷地说了一声“幸会”,便接着翻他的杂志去了。

        没过一会儿,我听到敲玻璃声,扭头一看,是我老妈。她跟我眨了眨眼,往方予可的方向努了努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我气绝地翻了一下白眼,怒道:“还有完没完啊?”

        这一吼,吓到了沉浸在书中的方予可。他盯着我愤怒的脸,说:“女孩子脾气太火暴了会嫁不出去。”

        还没等我回嘴,他又埋头看书了。

        火车终于轰隆轰隆地往前跑了。

        我百无聊赖地拿出一本《知音》,翻看了几页,觉得无聊得很,没话找话地问:“方予可,你是怎么考上北大的啊?”

        方予可没抬头,继续转笔:“以前一直都是全校第一名,正常发挥。”

        “哦。幸亏我糊里糊涂也考上了,不然我们这小镇就只有你一个人考上了,那你多孤单啊。嘿嘿……”我笑了笑,其实伤口又被撒了一次盐。

        整个火车旅途中,我都非常寂寞地发短信、看《知音》、啃鸡腿鸡爪,无所事事。而方予可就跟一雕像似的坐在对面看书,要不是那转动的笔,我都怀疑他还是不是个活体。最后,困意袭来,我趴在折叠桌上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我被方予可拍醒:“喂,到卧铺上睡去。”

        我抹了抹嘴边的口水,扑通一声往后仰,连鞋也没脱,就躺在卧铺上不省人事了。醒来的时候,对面的方予可又坐在那里看书了。真是个书呆子啊。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车程,火车终于到站了。

        由于我们在开学日期前就到校了,因此火车站没有接我们的师兄师姐。我和方予可打了个车直奔北大。出租车司机跟我神侃一通,方予可仍然和冰雕似的在旁边给我们降温。

        有人聊天时间就过得快,感觉没过多久,司机就说到了。

        我下车,一抬头便看见了电视上经常见到的经典的“××大学”四个字。

        我把行李往旁边一扔,在大牌匾下一站,跟方予可说:“方予可同学,给我拍个照吧。要是洗出来的照片上没有我这个人,就说明我真的在做梦。”

        方予可一副看白痴的表情,摇摇头对我说:“你能不那么幼稚吗?”

        我笑道:“那不一样啊,你们看北大跟看家人似的,出生的时候就注定是北大的人了,对它当然没有感情了。我不一样啊,我就是一草根嫁入了豪门。我还不知道人家豪门后不后悔呢。万一被踢出来了,这个照片也能跟个结婚证似的,能证明我曾经在豪门过过日子啊。”

        方予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