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白月光回来以后在线阅读 - 082

082

        082

        季清棠一直对楚茉没好感,对宋落洛是直接无感。

        她看了她们俩一眼,回过头继续看她的丝巾。

        在柜姐的介绍下,她挑了一条比较素雅的款式。

        柜姐帮她戴上,恰到好处的遮盖住了她脖子上的痕迹,季清棠满意道:“就这个吧。”

        楚茉感觉到季清棠对她的无视,心中愤愤,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仍是笑意盈盈,对楚肖珩道:“好巧啊哥,你是带棠棠姐过来买东西吗?”

        楚肖珩淡淡应了一声。

        另一边,季清棠已经挑好了,柜姐去开票。

        楚肖珩正拿卡时,楚茉道:“哥,你就顺便帮我把包买了,好不好?”

        对于楚肖珩来说,多花了个几十百来万不过是数字,他对柜姐道:“一起付了。”

        “不用。”

        季清棠突然出声。

        她拿出手机,微笑道:“我这个东西便宜,可以自己买。”

        楚肖珩:“……”

        他看向季清棠,小姑娘脸上的笑容生疏又冷淡,他有点懵。

        就在楚肖珩脑子短路时,季清棠已经把她丝巾的钱付了,她拿了票,转身就走。

        楚肖珩顾不上给楚茉付钱了,跟上季清棠的脚步往外走。

        楚茉看着那两人远去的身影,心里极不痛快,冷嗤一声,“真能作!”

        买个包的钱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让楚肖珩给她买的包,以后说出去都是炫耀的资本。

        这么恰到好处的机会,被季清棠给搅黄了,她分明就是跟她过不去!

        宋落洛在一旁笑道:“看来就算你对她示好,她也不领情啊。”

        楚茉轻哼一声,“仗着我哥宠着她呗,给脸不要脸。”

        宋落洛道:“她正春风得意,你就避其锋芒吧。”

        商场内,季清棠踩着高跟鞋,步伐飒沓。

        “棠棠……”楚肖珩走到她身旁,牵起她的手。

        她当即甩开,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浑身上下写着莫挨老子。

        楚肖珩:“……?”

        季清棠步入电梯,楚肖珩跟着走入。

        “棠棠……”他低唤,轻轻抓住她的手,“怎么了?”

        季清棠没作声,脸上表情冷淡。

        电梯门打开,两人走到车前,上了车。

        楚肖珩没有马上发动车子,他侧过身,再次拉住她的手,低声问道:“怎么就不高兴呢?”

        季清棠抽回手,“没有,开车走了。”

        “你不说,我就不走了。”

        楚肖珩靠在椅背上。

        好像就是从他打算付款那一刻起,她的情绪就不对了,楚肖珩试探着问,“因为我给你付款?

        我是你男朋友,不是应该的吗?”

        季清棠睨他一眼,“楚茉是你女朋友吗?”

        楚肖珩:“……”

        他被这个无厘头的问题雷到了,随即反应过来,“因为楚茉?”

        楚肖珩失笑,“她只是我堂妹而已,你不会吃她的醋吧?”

        他觉得这个醋吃的没道理,不过小姑娘拒绝他那么久,现在愿意为他吃醋,他还觉得挺香的,心情都有几分愉悦。

        “谁吃醋了!”

        季清棠道,“我就是不喜欢她。”

        “为什么?”

        楚肖珩问。

        在他看来,这两个人是井水不犯河水,几乎没什么交集。

        季清棠道:“以前在学校里有过节。”

        如果是以往,她不会说这些,曾经她一次次的羞辱她恶心她,她都是看在楚肖珩的份上,一再容忍,也不在楚肖珩跟前提这些是非。

        但是现在她不想再忍了,如果她要跟楚肖珩发展下去,无法回避他的亲戚,不如直接把话挑明。

        楚肖珩问:“什么过节?”

        季清棠言简意赅道:“以前她喜欢的一个学长,对我表白。”

        “然后呢?”

        楚肖珩脸色微变。

        “我拒绝了那个人。”

        季清棠道,“我跟楚茉在那之后就有了矛盾。”

        楚肖珩带了几分酸意,无奈道:“你怎么就那么受欢迎?”

        以前她一直在他身边乖乖的,导致他没什么危机感。

        直到这次分开才发现,想追她的人多如过江之鲫。

        季清棠道:“我先跟你声明,我不想搭理她。

        以后有我在的地方,都不想看到她。”

        楚肖珩点了点头,“明白了。”

        他不知道她们的矛盾具体是怎么回事,又问了一句:“需要她跟你道歉吗?”

        季清棠冷漠脸:“不用。

        眼不见为净。”

        “好。”

        楚肖珩应声,“都听季总安排。”

        他伸出手,捏上她的下巴,轻轻转过她的脸,拖着柔散的嗓音道:“季总,你给我一点好脸色行不行?

        不要伤及无辜啊。”

        那一脸无辜讨好的表情,让季清棠没绷住,她轻咬下唇,忍住笑意,拍掉他的手,故作不满道:“以后还给不给其他女人买包了?”

        “不买。”

        楚肖珩道,“以后咱们生的女儿,我都不买好不好?”

        季清棠耳根一热,嗔道:“你想哪儿去了!”

        她怕楚肖珩又说什么让人接不住的骚话,催促道:“快开车啦!”

        “亲一个。”

        他凑近她。

        “不要……”她别过脸。

        “你刚才凶了我,不弥补一下,我没力气开车。”

        “我哪有凶你?”

        季清棠:“……”

        她哭笑不得,男人的唇舌却在不断深入攫取。

        强势霸道的姿态,跟他示弱的语气,简直精分。

        楚肖珩索取了一个吻之后,发送车子,驶出商场的停车场。

        路上,季清棠收到季清樱的微信消息。

        季清樱:“是不是还跟楚总在一起啊?”

        季清樱:“昨晚为了给你打掩护,我也没回去,我跟爸妈说咱们玩的太晚了,一起在那边睡……”

        季清樱:“我已经回家了,说你送外地同学去机场,你回来别说漏嘴了啊!”

        季清棠:“捂脸jpg”“捂脸jpg”

        季清棠:“这个配套服务太完善了,五星好评”

        季清樱:“嘿嘿,下次有需要继续找我啊,我就是霸总的贴心棉袄……”

        季清棠:“偷笑jpg”“偷笑jpg”

        楚肖珩瞥她一眼,看她跟人聊天笑吟吟的,心里直泛酸水,问道:“谁啊,这么开心?”

        “清樱。”

        季清棠道。

        “哦。”

        楚肖珩应了一声。

        其实他以前还有隐忧,怕她在季家要面对跟她交换人生的女孩而不愉快。

        没想到,她跟她相安无事,两人还一道去了她老家。

        那时候他就觉得,小姑娘太豁达了,对世界始终抱着最大的善意。

        不过,与人为善,也是对自己好。

        上次泼开水的事件,季清樱豁出去护着她,或许就是冥冥中老天对她善意的回馈。

        半个小时后,楚肖珩把季清棠送到了季宅。

        季清棠下车,楚肖珩跟着下车,“这都十二点了,我可以去你家吃顿午饭吧?”

        “不行!”

        季清棠果断拒绝。

        昨晚彻夜未归,今天又带着楚肖珩一道回家,这太明目张胆了。

        而且清樱都说了她是去送同学,哪能把楚肖珩带回去……

        季清棠态度坚决道:“你忙你的,咱们明天见。”

        楚肖珩才过上如鱼得水的日子,不想惹季清棠不快,无奈道:“好吧。”

        楚肖珩离去后,季清棠回到家。

        张嫂正在做饭,爸爸妈妈都在家,哥哥也在。

        她突然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季清樱朝季清棠招呼道:“唉,姐姐,你可算回来了,同学送走了?”

        季清棠一愣,点头,“嗯。”

        孟珍笑着问道:“昨晚玩的开心吗?”

        他们都知道季清棠昨晚给楚肖珩过生日,还邀请了不少同学朋友。

        季清棠点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丝腼腆。

        季明宇笑道:“小孩子谈恋爱不要问那么多,问多了不自在。”

        孟珍笑了笑,“其实我挺喜欢楚肖珩的,有能力又有礼貌,长得还好看,你们要能一直发展下去,也不错。”

        季清阳接口道:“棠棠还那么小,先看他们能不能处个三年五载吧。”

        季清樱:“……”

        她在心里为楚楚子默默点蜡。

        季清棠上楼换衣服时,打开包包,才发现包装好的礼物还放在她包里。

        一晚上的疯狂激情,让两个人都是云里雾里的,彻底把这个事情忘了……

        明天见面,得把这个礼物带上给他。

        季清樱进了季清棠房间,问季清棠:“姐,你什么时候去b市?”

        “后天。”

        “啊,那只剩下明天一天了,好仓促啊。

        明天有安排吗?”

        “有,明天跟楚肖珩约。”

        季清樱瞬间酸了,“羡慕有男朋友的人。”

        季清棠问她,“你跟高子谌怎么样了?”

        住院那段时间,高子谌时不时就去医院陪她,季清棠觉得他们的关系应该快水到渠成了。

        季清樱一言难尽的叹了一口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迄今为止,我觉得他还是把我当哥们,照顾我也就是照顾小弟的那种感觉。”

        “要不明天把他约出来一起玩?”

        季清棠提议。

        “可以吗?

        可以吗?”

        季清樱瞬间兴奋了,眼巴巴的看着季清棠,“会不会打扰你和楚总?”

        “不会,人多还好玩一点。”

        “姐,只要你不嫌我碍眼,我就勇敢的当电灯泡了!”

        季清棠当即在微信上给楚肖珩发消息。

        季清棠:“明天你把高子谌一起约上,方便吗?”

        楚肖珩:“?”

        楚肖珩:“不方便。”

        季清棠:“我明天要带上清樱,你叫上高子谌更合适。”

        楚肖珩:“为什么带上她?”

        季清棠想了想,还是不要透露季清樱对高子谌的想法,万一楚肖珩说出去,被高子谌知道,季清樱就被动了,像她说的进可攻退可守的状态最好。

        季清棠:“爸妈希望我们加深姐妹情感,节假日一起玩……”

        办公室内,楚肖珩揉着额头,心情都变差了。

        小姑娘回季家的副作用出来了,以前哪有这么麻烦,现在不是哥哥就是妹妹……

        反正他的需求得排在最后。

        季清棠:“清樱经常在爸妈和哥哥跟前说你的好话哦……”

        季清棠:“你就当是跟我家人拉近距离,好不好?”

        半晌。

        楚肖珩回复:“我能说不好吗?”

        季清棠:“我觉得不能哦。”

        楚肖珩:“那我只能说好了?”

        季清棠:“乖……”

        楚肖珩:“我要补偿“流泪jpg”

        楚肖珩等了半晌,没收到回复,放下手机,继续看文件。

        等他把一堆公务忙的差不多,再次拿起手机,还是没回复。

        ……这是达成目的就跑了?

        好话都不跟他多说几句?

        当晚,季清樱跟季清棠兴奋的讨论着明天的四人行。

        “要不打网球?

        让高子谌看看我青春美少女的魅力。”

        季清樱笑嘻嘻道,“蹦蹦跳跳,凸显我动如脱兔的36d!”

        季清棠被她这生动的比喻惊到了,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季清樱笑道:“害,姐你好羞涩啊!跟个小女孩一样!女霸总应该是熟女啊!”

        季清棠:“……”

        季清樱下巴压在抱枕上,一脸看透真相的表情,道:“还是经验太少了。”

        “其实在你们分手期间,你应该再找个男生谈谈,比较一下。”

        季清樱感叹道,“现在你们又和好了,你连比较的机会都没了。”

        季清棠看季清樱那一脸遗憾的表情,不禁笑了起来。

        季清樱道:“你笑什么呀?”

        季清棠:“我今天才跟楚肖珩说,你每天都在说他的好话,不知道他听到你这话,作何感想?”

        “我的妈!你可千万别出卖我啊!这话传到楚总那儿,我完了!”

        “我连你喜欢高子谌都没说。”

        “靠谱!”

        季清樱对她竖起大拇指。

        两人正聊着,楚肖珩给季清棠打来电话。

        楚肖珩:“我跟高子谌说好了。”

        季清棠:“嗯。”

        楚肖珩:“你们明天想干什么?”

        季清棠:“我们正在聊,晚点跟你说哦。”

        楚肖珩还想说话,电话被挂断了。

        听着嘟嘟嘟嘟的忙音,他有点心梗。

        他这么晚特地打个电话,不是为了说什么正经事,就是想跟她聊聊天,听听她的声音,不然漫漫长夜真的怪想的……

        结果……她挂的如此迅速。

        季清棠浑然不觉自己又让某人玻璃心了,她把跟季清樱的聊天拉回正轨,“你想打网球?

        可是我不会诶。”

        “啊,那……”季清樱想了想,“羽毛球?”

        “这个会。”

        “那就打羽毛球,一样。”

        季清樱琢磨着,“可也打不了一天啊,要不再去骑马或者射箭?”

        “我都不会……”

        “不会没关系啊,楚总带你呗。”

        季清樱有条不紊的计划道,“运动完之后,还可以一起游泳,泳装秀走一发!”

        “啊,游泳必须有,我可以看到高子谌的腹肌!”

        季清樱捂着脸,娇羞又兴奋道。

        季清棠提醒道:“你这一天安排是不是太密集了?”

        “不会!你后天就要走了,咱们必须活动一整天!”

        季清棠:“……”

        她突然觉得,单纯跟楚肖珩约会,可能还要简单点。

        ……

        次日,楚肖珩跟高子谌碰面,开车到季宅接人。

        路上,高子谌故意调侃道:“以前还没发现,你热衷集体活动。

        你跟季小棠谈个恋爱,居然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楚肖珩面无表情道:“给你一个建议,以后找女朋友,不要找有兄弟姐妹的。”

        高子谌被他逗乐,“你这是特殊情况,谁叫你不招大舅子待见。”

        高子谌知道了之前的事情是一个误会,纯属他大舅哥从中作梗。

        这要换做其他人,楚阎王被虐成那样早发飙了,偏偏是大舅哥,只能忍气吞声。

        “我记得你为了他那部电影贡献了半亿票房和几十万好评啊,啧,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楚肖珩冷漠脸:“你还是闭嘴吧。”

        到了季宅外,楚肖珩给季清棠打电话。

        片刻后,季清棠和季清樱一起走了出来。

        气候已是阳春三月,万物初生,草木抽出嫩芽。

        季清棠穿着一条牛仔长裙和浅蓝色系带衬衣,长发揪成了丸子,看起来清瘦苗条,清爽干净的像一缕春天的风。

        季清樱穿着高腰的小裙子,搭配外套。

        临出门前,她还感叹,“在你的大长腿身边好有压力哦。”

        她一米六二也不算矮,但季清棠一米六八看着太高挑了,她只能穿着高跟鞋压阵。

        两人一起走出来,楚肖珩的目光落在季清棠身上就移不开了。

        两人的视线隔着车子的挡风窗相遇,季清棠莫名羞涩,将目光移到高子谌身上,朝他微笑示意。

        她现在看高子谌有点看妹夫的感觉,少了几分以前的客气,多了几分亲切感。

        楚肖珩:“她为什么看你?”

        高子谌:“……”

        楚肖珩:“她还对你笑?”

        高子谌:“……”

        楚肖珩:“我怎么觉得她看到你,心情很好?”

        高子谌:“我只是陪你们约会的工具人,你不要这么看得起我,兄弟,我压力很大!”

        他又道:“我知道我很有魅力,但是我有节操,我不会对你家季小棠散发那该死的魅力。”

        楚肖珩睨他一眼,冷笑一声,“就你?”

        他拉下副驾前方的镜子,打开,“照照镜子,清醒一下。”

        高子谌揽镜自照,赞叹一声,“帅的!”

        楚肖珩懒得再理他,推开车门下车,走到季清棠跟前。

        为了今天的约会,他特地穿了一身休闲装,让自己看起来更年轻,跟小姑娘更般配。

        而这种打扮,正戳季清棠的审美点,看着他迎面走来,她的心跳都不经然加速了。

        楚肖珩桃花眼里噙着笑意,拉起季清棠的手,手指扣入她指间,牵着她前行。

        一旁的季清樱:“……”

        嘤嘤嘤出门就是一碗狗粮!

        楚肖珩替季清棠拉开后座的车门,等她上车后,又替她关上门。

        前排的高子谌目睹这行云流水的操作,不禁感叹,楚楚子果然是脱胎换骨了,俯首甘为老婆奴。

        一路上,高子谌很活跃的跟季家两姐妹聊天。

        楚肖珩就是一个沉默的司机,他平常话不多,只有跟季清棠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会多说几句骚话。

        人多的场合,更是懒得说话。

        这时候,耳边是那几人的谈笑风生,他作为一个默默服务的司机,不禁有几分心塞。

        车子开到一家会员制运动俱乐部。

        姐妹俩去更衣室换好运动装,四人进行男女混合双打。

        季清棠拿着羽毛球拍,对楚肖珩道:“我不是很会哦。”

        楚肖珩道:“你就随便玩玩,拿分的事交给我。”

        球网对面的季清樱喊道:“开始了哟!”

        季清棠:“来吧!”

        羽毛球在半空飞过来……

        半个小时后,季清棠累的直喘气,这满场奔跑的运动量下来,她汗如雨下,双颊红彤彤的。

        中场休息时,楚肖珩给她递去毛巾,意味深长道:“你缺乏锻炼。”

        季清樱和高子谌坐在另一边的小圆桌旁休息。

        季清樱点了跟高子谌一样的汽水,两个玻璃杯放的很近。

        高子谌一边回复微信上的工作消息,一边拿起杯子。

        季清樱忙道:“唉,你拿错了,那是我的。”

        “哦。”

        高子谌放下杯子,换了一杯。

        季清樱悄悄瞥眼,等他喝了几口后,突然道:“哎呀,我搞错了!你现在喝的才是我的……”

        高子谌呛出了一口水,马上放下杯子,脸上带了几分窘迫,对季清樱道,“抱歉,抱歉。”

        季清樱带着羞涩的笑意,道:“是我刚才搞错了,不好意思哦。”

        楚肖珩恰好看到这一幕,不知道被触动了那根神经,转头看向季清棠。

        她正懒洋洋的咬着吸管,红唇清润饱满。

        他开口道:“你那杯,给我尝尝?”

        季清棠抬眼,当即侧过身,将杯子护了下,“你自己不是有吗?”

        楚肖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