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白月光回来以后在线阅读 - 第41章 041

第41章 041

        会议室内,落针可闻。

        众人眼观鼻鼻观心,大气都不敢喘。

        楚肖珩把各子公司领导挨个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后,将一沓文件甩在桌子上,道:“下个季度业绩没有明显增长的子公司,领导班子该降职降职,该滚蛋滚蛋!我这里不欢迎废物,想养老的趁早挪个地方!”

        说罢,起身大步离开会议室。

        陈秘书在总裁席位旁,为他收拾东西。

        当楚肖珩的脚步声听不见后,那些人抹一把额头的细汗,有人问陈秘书:“楚总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

        陈秘书微笑道:“楚总为集团的发展殚精竭虑。”

        其他人连连称是。

        陈秘书离开会议室,来到总经理办公室。

        楚肖珩落在落地窗前的单人沙发椅上,双腿交叠,靠着椅背,手里夹着一支烟,目光落在窗外,一口接一口的抽烟,身前桌子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有了多个烟头。

        这段时间,陈秘书已经习惯看到楚总独自一人在办公室里一边抽烟一边发呆。整个人透着浓浓的颓废和抑郁。

        惨还是老板惨。

        本来是揪出幕后指使,想跟小棠邀个功,拉一波好感度,破镜重圆一下。

        结果,拉好感直接把两人关系拉爆了……

        喜宴变丧宴。

        如果这不是他老板,目睹他在事业上的年轻有为,他真想感叹一句,怎么有这么衰的人呢。

        他都不敢细问那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老板出发前特地回去焚香沐浴,换身衣服,戴上手表,意气风发去见小棠。

        等他去找老板汇报工作的时候,就见他一个人倚在车边,看起来失魂落魄的,任由不断变大的雨浇下来,雨水顺着那张又帅又渣的脸滚落,发白的双唇紧抿着,浑身阴沉沉的气场能让那场大雨再下个三天三夜。

        从那晚后,他嘴里再也没有提过季清棠三个字。

        至今坚持了半个月。

        而这半个月里,他疯狂工作,今天检查这个,明天突击那个,整个集团公司上上下下十几万员工都笼罩在高压氛围里。

        陈秘书小心翼翼的开口道:“楚总,城投集团今晚约的饭局……”’

        “通知张副总带队,我不去。”他冷淡应声。

        “好的。”陈秘书应声。

        下午下班时,陈秘书手机微信群不停响着提示音。

        点开一看,[楚楚子观察中心]群里又热闹了起来。

        陈陌:“刚才给阿珩电话,约他出来喝酒,又被拒了”

        高子谌:“他已经大半个月没露面了,甚是关心啊”

        陈陌:“失恋都失的神神秘秘不为人知,不愧是高傲的楚楚子”

        章程:“@陈洛,他这段时间真没再追季家小棠了?也没往b市跑了?”

        高子谌:“@陈洛,他下班后都干什么去了?一个人去买醉?”

        被点名的陈洛,一一回复。

        陈洛:“回章总的话,楚总这段时间没去过b市,也没联系季小姐。”

        陈洛:“回高总的话,我也不太清楚楚总的私生活,据我所知是没有安排任何活动,直接回家。”

        陈洛在某个晚上被高子谌拉入这个群后,就成了这几位大佬的观察员,每天都要打听一下楚肖珩的日常情况。

        他们跟楚肖珩都是多年的朋友,太了解他的性格了。从他跟小美人闹掰,到小美人成了季家千金,再到他想挽回屡屡碰壁,这帮围观群众的感觉颇为酸爽。

        谁让这一位从读书时代起就仗着一张好脸,成为芳心纵火犯。而他偏偏还一副对感情无欲无求的样子,面对女人的疯狂追逐示好倒贴都无动于衷,不知道踏碎了多少芳心。

        这一次跟季清棠闹掰后,拉扯这么久,很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不过也该到极限了,他楚肖珩哪里是跟在女人后头转的人。再怎么在乎她,这几个月应该也把耐心消耗的差不多了。

        高子谌:“我赌阿珩这一次彻底放手,压个100”

        陈陌:“我也赌他放手”

        陈陌:“100太没排面了吧?”

        陈陌:“我压101”

        章程:“不是我说你们,楚楚子的感情局就这个价?”

        章程:“102,满上!”

        高子谌:“等等,都压他放手,这怎么玩?”

        陈秘书突然冒泡:“我压楚总不放弃”

        高子谌:“??”

        陈陌:“。”

        章程:“一线秘书压反,我是不是得再考虑一下?”

        高子谌:“透露点内情?@陈洛”

        陈秘书:“直觉”

        害,他居然敢参与这群公子哥的赌局,是不是太膨胀了?

        算了,输了就当白干一年。关键是,他对老板有信心!

        就凭他百折不挠的精神,不可能被这区区挫折打倒!一场车祸都没能改变他,总不能突然就大彻大悟了吧?

        …………

        南湖公园项目二期大平层组团开盘后,销售火爆。

        每推一栋都是当天售罄,市场越卖越火。一个月时间内,整个组团清空。

        季清棠来到项目部的第一阶段大任务,完美完成。

        这一次的销售业绩太漂亮,在整个集团内部得到表彰。而新品发布会闹场的视频被流传开来,大家都为季家千金这临危不乱的气度折服。

        就在季清棠的事业不断走高时,季清樱的情况则是无比糟糕。

        她被安排到距离c市不远的d市项目,负责财务主管。

        结果项目上出现一个塌方事故,在被追责时又被发现材料不过关,接着牵扯出一个贪污**的利益链……偏偏,季清樱牵涉其中,作为中间人之一,拿了几百万的好处费。

        季家。

        季清樱坐在沙发上,垂着头,满脸都是泪,身体不停抖动,止不住的抽噎。

        季明宇将一叠证据资料砸在她手边,气急败坏的骂道:“你作为旭宇的大股东,拿着3%的股份,居然做这种事!季家是亏待你了吗?你就这么回报我们?”

        孟珍在一旁直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还以为你要上项目是为了跟你姐姐学习,结果你是为了什么?现在是几百万,以后是不是几千万几个亿,直到把旭宇的血抽干?”

        “以前胡作非为就算了,你就是当个草包,也比道德品质败坏好!”

        “到底不是季家的人!养不熟,教不会!”

        季清樱突然抬起头,含着眼泪,更声道:“对,都是我的错……我不配待在季家……我也不要股份了,你们收回去吧……我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我再也不碍你们的眼……”

        说完,她起身,往外走去,越走越快,跑了起来。

        “樱樱……”孟珍站起身,追在她身后,被季明宇拦住。

        “让她去!”季明宇怒道,“不受点教训永远都长不大!一次比一次不像话!这种事情传出去,我们季家的脸面往哪儿搁?**到家门口来了!”

        “我真的对她太失望了!”

        孟珍长叹一口气,想为季清樱说话都不知道从何开口。这件事真的性质太恶劣了,她作为季家千金,带头贪腐……换做别人,这种职务侵占的事情,直接就送去吃牢饭了。而这一次因为有她牵扯其中,他们费了好大劲才把整个事情压下来。

        季清樱离家后,季清阳得到消息,告诉了季清棠。恰逢季清棠放假,回到c市。

        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时,季清樱不在。

        季清棠试着问道:“妈,樱樱呢?”

        孟珍道:“三天前跑出去,一直没回来。”

        季明宇冷哼一声,“不回来就永远别回来了,我就当没养过这个女儿。”

        季清棠道:“我听说了那个事,樱樱年纪还小,可能是受到坏人蛊惑,一时糊涂了……”

        季明宇道:“你跟她同年同月同日生,怎么她就是年纪小犯糊涂?”

        季清棠怔了下,道:“我们俩成长环境不一样,她毕竟从小没经历什么风雨……”

        季明宇长叹一口气,心里五味杂陈。

        孟珍道:“这更让我难以理解,从小要什么给什么,又没苛刻她,也不缺钱花,她怎么就会贪那点小财……”

        季清阳道:“可能有什么隐情,我去找她,跟她聊聊。”

        因为季清樱的事情,季家氛围低迷,季清棠怕爸妈心里不好受,在家里多待了几天陪他们。正好季明宇也休息,一家人在别墅里一起修理花园。

        季清棠一边打理那些植物,一边跟季明宇聊工作上的事情。季明宇感觉她看问题都看到了点子上,频频点头赞赏,极为细致的倾囊相授。不知不觉间,心情也好多了。

        劳动一下午后,季清棠主动去厨房做了晚餐。

        季清阳在外面忙,就他们三人吃饭,夫妇两吃着季清棠亲手做的饭菜赞不绝口。

        孟珍突然眼眶有点湿,放下筷子,问道:“你连做饭都会,是不是以前被要求做家务?”

        季清棠笑了下,道:“不是,我以前满脑子都是读书,这是读大学以后开始学的,我还参加了烹饪社团。”

        季明宇道;“糖糖,你对清樱这个事怎么看?不要和稀泥。这几天我听多了和稀泥的话。”

        季清棠想了下,道:“其实我跟哥哥的看法一样,清樱可能有什么隐情,比如被人利用或是什么,她没有动机也没有理由伤害季家。”

        季明宇道:“如果她是怕自己被赶出家门,开始为自己留后路呢?”

        季清棠道:“如果她真的为自己打算,就更不该这么做了,万一惹怒了你们,股份被处理,损失更大。”

        季明宇长叹一口气,“就怕她脑子不清醒。”

        孟珍道:“糖糖,爸妈愧对你,让你流落在外二十多年,还让你跟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相处。每次看到你们相处的很好,我心里是既欣慰又难受……”

        季清棠抽出一张纸巾,递给眼眶已经泛出泪水的妈妈。

        孟珍接过纸巾,低头拭泪,“你太懂事了,总觉得对不起你。”

        季清棠道:“妈,你别这么想……”

        她想劝她,又不知道从何劝起,说自己完全不在意,这不是真话。但要说她讨厌季清樱,也谈不上。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受,是不去想就能忽略,仔细想就会生出一些繁杂的情绪。

        但无论如何,她是打算跟季清樱好好相处。为了父母,为了哥哥,为了家庭和睦。

        孟珍还想说什么,被季明宇打断道:“行了,你别给孩子添堵了,说这些干什么。”

        季清阳直到深夜才回来。

        季清棠听到动静下楼,问他,“找到清樱了吗?”

        季清阳摇头,“电话关机,联系方式都拉黑了,我已经跟她那些朋友都打过招呼,有她的消息马上通知我。”

        季清阳说着,拍拍她的肩膀,“你别担心,她都那么大的人了,就算自己出去散心一段时间,也没什么大不了。”

        季清棠点点头,“我只是怕时间久了,她跟爸妈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她这次……”季清阳叹了一口气,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做这种糊涂事都过了。

        …………

        酒吧包间内。

        灯光旋转,声色迷离。

        楚肖珩坐在角落的沙发上,自顾自的喝酒。

        旁边的高子谌道:“好不容易把你约出来,你就来这喝闷酒?”

        陈陌凑过来道:“今晚约了个妹妹,叫陈苒苒,刚出道的新人,还没毕业呢,水灵灵的,清纯干净,跟你那位小美人姿色有的一拼。”

        正说着,章程把人带进来,径自带到了楚肖珩跟前,道:“这位是楚哥。”

        女孩身材清瘦个子高挑,一头黑长直披肩发,模样清纯又美艳,乍一眼看去确实颇有季清棠的风韵和影子。

        高子谌主动让出位置,让女孩坐在楚肖珩身边。

        陈苒苒有点紧张,目光落在楚肖珩身上时,脸颊微微泛红。

        原本以为她要来巴结的是个中年男人,没想到这么年轻,而且帅的过分,脸部线条仿佛精雕细琢而出。当他垂眼看着手里的酒杯时,眼睫毛根根分明,笔直又浓密。

        这种颜值的男人,在校园里谈恋爱都很难遇到。更别说这位还是财势显赫的金主。

        楚肖珩抬起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

        桃花眼微微扬起时,陈苒苒心跳漏了一拍,整个人犹如过电一般。

        这男人也太好看了,一双眼睛就能让人醉生梦死。

        陈陌道:“苒苒啊,楚哥最近心情不好,多陪哥哥喝几杯,让他开心点。”

        陈苒苒主动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楚肖珩,“楚哥,我敬你一杯。”

        说完,端起自己那杯酒,一饮而尽。

        旁人鼓起掌来,“不错不错!就是要这个气势。”

        楚肖珩脸上没什么表情,懒洋洋的晃动着酒杯。

        陈陌撞了他胳膊一下,低声道:“辞旧迎新知道吗?忘掉上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来下一个替代。”

        章程道:“横竖你都不打算跟季家小棠发展了,不如让自己开心点。”

        陈陌道:“我可是千辛万苦才找到跟小棠长得像的……”

        “闭嘴。”楚肖珩冷道,随手将酒杯挥开,另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高子谌去外面走一趟回来,走到楚肖珩跟前,对他道:“你知道我刚才看到谁了吗?”

        楚肖珩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一杯酒送入口中,淡漠道:“你看到谁关我p事。”

        “我看到季清棠……”

        楚肖珩喝酒的动作一顿,目光朝他直射而去。

        之前散漫的眼神,蓦地寒光凛冽。

        “哦,你不想听到这个名字,我就不说了。”高子谌道。

        楚肖珩坐起身,不轻不重的放下酒杯,道:“说。”

        高子谌耸肩,道:“我看到季清棠的妹妹……”

        楚肖珩甩他一个白眼,拿起茶几上的烟盒,给自己倒出一根烟,刚衔在唇上,一旁的陈冉冉已经叩响打火机,将窜起的火苗送到他烟前。

        楚肖珩睨着她,眼里异常没有情绪,陈冉冉莫名心惊胆战。

        她的手一软,打火机掉了下去。陈陌道:“别把人小姑娘吓到。”

        高子谌继续道:“她妹妹一个人在外面喝酒,就那个季清樱……身边时不时就有搭讪的人……”

        楚肖珩靠在沙发上,轻嗤道:“谁的妹妹找谁去,跟我说什么。”

        “也是……”高子谌道,“以前你还算她半个姐夫,现在也没什么关系了。”

        楚肖珩脸色冷下来。

        精准扎刀的高子谌,拿出手机道:“我还是通知小棠吧,她妹妹一个女孩子,喝醉了不安全。”

        高子谌一边拨号一边走出包间外。

        楚肖珩脸色沉沉盯着他的背影,忽而站起身,跟了出去。

        “小棠啊?我高子谌。”

        “欸,别挂,我不是说阿珩的事……”

        “我看到你妹妹了,就在酒吧,一个人。”

        “嗯,你还是来看看吧,我看她喝的有点多……”

        “放心,我给你看着,等你过来。”

        “不客气,不客气,小事……”

        高子谌挂电话后,一抬头,就撞上楚肖珩幽深的视线。

        “小棠让我看着点她妹妹,她马上就过来。”高子谌说着,拍了下他的肩膀,道,“你自己回包间玩吧,别跟人家碰面了,省的尴尬。”

        楚肖珩冷幽幽的看着他,“我需要你教我怎么做吗?”

        “…………”高子谌耸肩,“随你咯,还不是怕你坚持那么久,一看到人家就把持不住,功亏一篑。”

        楚肖珩嗤笑一声,“把持不住?你当她是什么?发/情/药吗?”

        他眼里满是戏谑,又道:“我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她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高子谌点点头,一脸认同的表情,“那我过去了,你随意。”

        转过身后,翻了个大白眼。

        要不是你突然话那么密,我差点就信了。装都装的不像。

        害,还是那个陈秘书英明。

        高子谌来到季清樱这个卡座,把她身旁的男人撵走。

        季清樱醉眼迷蒙的看他,“你谁啊?干嘛把我朋友赶走?”

        高子谌笑道:“他们刚跟你认识就是朋友,那咱们很快就是朋友了。”

        季清樱歪着脑袋看他,忽而笑了笑,“行啊,你比他们帅……”

        楚肖珩走过来,坐在高子谌身旁,季清樱看向他,眼睛都直了,“这个更帅了!”

        高子谌一脸受伤的表情:“你要不这么见异思迁,咱们还能做朋友。”

        季清樱笑嘻嘻道:“帅哥我都喜欢……不过那个……”她指了指楚肖珩,道,“长得有点像我姐男朋友……”

        楚肖珩表情微变。

        “哦,不对,是前任!被我姐甩了!”季清樱点点头。

        楚肖珩:“…………”

        高子谌差点没笑喷,又不敢笑,努力憋着。

        “你姐为什么甩他啊?”高子谌问。

        “其实我也不懂,我觉得她对象挺好的……那一次我问过她为什么,她说……说……”季清樱抓了抓头发,有点卡壳。

        “说什么?”楚肖珩突然开口,声线低沉。

        “我姐说,如果爱他,就会受伤……他只是需要一个乖巧的宠物……”

        高子谌看了楚肖珩一眼,楚肖珩脸色沉沉,没接话。

        季清樱继续道:“虽然我不了解他们怎么回事,但我还是看得出来,她前任虽然又帅又有钱,但是挺渣的,把她伤害了……而我姐,看起来温柔,但是骨子里很强,不是任人摆布的那种……”

        高子谌点点头,附和道:“我也发现了。”

        以前一直以为季清棠是那种事事顺着男人的小女人,直到这次分手她铁了心不回头,他才发现她真的很有主见。

        “你发现什么?”楚肖珩冷眼睨着高子谌。

        高子谌干笑一声,“随口附和一句,逗小妹妹开心。”

        季清樱端起酒杯,跟他们虚碰一下,送入口中。

        把一杯酒喝完后,她靠在沙发上,喃喃自语道:“她怎么那么厉害呢……读书厉害,做事业也厉害……干什么都厉害……是不是基因决定了我就是一个废物……”

        她突然笑了起来,“以前我们班有个贫困生偷钱,大家笑话他,说什么,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学打洞……”笑着笑着,眼里泛出泪水,她又哭了起来,“我也是这样的吗……”

        高子谌也没听清楚她嘀咕什么,就见她哭了,他在一旁百脸懵逼。

        他赶忙劝道:“妹子,你别哭,你姐来了还以为我们欺负你呢。”

        他又对楚肖珩道:“劝劝你妹妹啊,不怕小棠来了怪你啊?”

        楚肖珩看他一眼,又看了看季清樱,眉头蹙起来。

        他对高子谌道:“你坐她身边去。”

        “怎么了?”他不解的问。

        “过去。”他踢了他一脚。

        高子谌挪到季清樱身旁,楚肖珩对季清樱道:“去他怀里哭,肩膀可以靠,衣服可以擦眼泪,很好用。”

        季清樱看看楚肖珩,又看看高子谌,对楚肖珩道:“谢谢……”

        说完,扑进高子谌怀里,嚎啕大哭。

        “我艹!”高子谌发出灵魂的呐喊,看向楚肖珩,“你坑我呢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她怎么了呢?”

        季清樱靠在高子谌怀里,痛痛快快的哭。

        季清棠赶过来的时候,她哭的差不多了,正在抹泪收尾。

        高子谌忙解释道:“小棠,这跟我无关啊,你妹妹心情不好,自己就哭起来了……”

        季清棠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陪她。”

        她的目光扫过楚肖珩又收回来,仿佛看到的是空气。

        楚肖珩心脏一阵急剧收缩后,又开始了那种钝钝的持续的闷痛。

        她拉起季清樱的手道:“走了。”

        季清樱跟着她起身,往酒吧外。

        高子谌看看楚肖珩,“你就这么让她走了?”

        “不然呢?”楚肖珩冷笑。

        高子谌点点头,“行吧,我出去看一眼,确保她们安全上车。”

        季清棠带着季清樱离开酒吧,来到停车的地方,拉开车门,道:“上车吧,回家。”

        深秋的冷风吹过来,季清樱昏沉的脑子好像醒过来了,后退了几步,“我不回去,那不是我的家。”

        作者有话要说:么么~

        感谢在2020-07-1423:53:02~2020-07-1523:53: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张张张张娉、沐阳水湘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俏10瓶;雯葭4瓶;一羽清宁2瓶;日天文、张张张张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