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一道在线阅读 - 第24章 邪极四凶,暗中推手(万更求订阅!)

第24章 邪极四凶,暗中推手(万更求订阅!)

        石之轩听了,淡笑着说道:“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阁主的法眼。”

        叶千秋笑了笑,道:“这其实并没有什么。”

        “你想要尽快补全身上的破绽,这是人之常情。”

        “但是,你可曾想过,邪帝舍利之中所蕴含的元精,可否就真的对你那么重要呢?”

        石之轩蹙眉道:“阁主的意思是?”

        叶千秋笑了笑,正要说什么。

        这时,他却是微微蹙起了眉头。

        只听得那前方的山野间传来一声尖啸,接是又是一声尖啸,似乎是在回应前一声。

        这前后两下啸声,都充满了暴戾杀伐的味道,令人听到时心头一阵不舒服。

        此时,石青璇的脸上露出笑意。

        叶千秋看向石青璇,道:“青璇在笑什么?”

        石青璇道:“我笑这邪极四凶这一趟是来找死了。”

        “这都过了大半年了,他们居然还能找到我的踪迹。”

        这时,衣袂破风声才从那边的山头传来,显然离这边还有一段距离。

        三人纵马而上陡坡,站在高处。

        只见一个劲装疾服的大汉率先显露出身形来。

        那大汉勾鼻深目,头上戴个皇帝才戴的通天冠,有种说不出的邪恶味道,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好路数的人物。

        紧接着,又有一道来势飞快的人影,晃眼间出现在那人的身后不远处。

        只听得那人道:“丁九重你终于肯从你那地洞钻出来吗?”

        “你跑的飞快,是觉得你能得到圣舍利?”

        丁九重阴恻恻笑起来,慢条斯理的悠然道:“周老叹,不管我能不能拿到圣舍利,但你肯定是拿不到的!”

        “上次,被石青璇那小妮子跑了,还不是因为你!”

        叶千秋定睛看着,听着二人的对话,便知道这二人是邪极四凶之中的丁九重和周老叹。

        邪极四凶去年在石青璇从东平郡西来长安的路上曾经对石青璇出过手。

        但是被石青璇轻松逃脱。

        现在,大半年过去,邪极四凶居然又出现在了。

        这时只听得,那周老叹说道:“石青璇那小妮子肯定知道圣舍利的下落。”

        “圣舍利不在她的身上,自然不能让她轻易死了。”

        “我这叫放长线,钓大鱼。”

        丁九重回道:“放你娘的屁。”

        “若是早听我的,现在我们已经将圣舍利给拿到手了。”

        周老叹怒道:“丁九重,要不要再分个高低?”

        周老叹的外貌,比那丁九重更令人不敢恭维,一张脸好似脸盆一样,下巴鼓勾,两片厚突出的地方好似被鸟啄了一般。

        那对大眼晴活脱脱的好似两团鬼火,而且他身形矮胖,两手却粗壮如树干,虽身穿僧袍,却没有丝毫方外人的出世气度,只像个杀人如麻的魔王。

        而且,他的头上还挂一串血红色节珠子,更使人感到不伦不类。

        这时,周老叹吐气扬声,发出一下像青蛙般咕鸣,左足踏前,右手从袖内探出。

        他本已粗壮的手直接胀大了近一大半,手掌的颜色在突兀之间转红,隔空一掌朝着丁九重劈去。

        周遭的空气好似是被他膨胀后的血红巨手全扯过去,再化成翻滚腥臭的热浪气涛,排山倒海般向着丁九重席卷而去。

        石之轩看到这一幕,脸上泛起冷色,道:“这两个老贼,当是圣门之中的败类。”

        “邪帝向雨田是何等人物,收了这几个败类做徒弟,简直是让圣门的脸都丢光了。”

        嘭!

        这时,只听得丁九重闷哼一声,周老叹则只是身子微晃少许,显是在掌力较量上,丁九重吃了点暗亏。

        周老叹收回手来,脸上露出得意至极的神情,呵呵笑道:“堂堂帝王谷谷主丁九重丁大帝,竟沦落至给我轻轻一按,差点连卵蛋都给我挤出来,真是可笑啊!”

        这时,丁九重却是厉色一起,速度猛增朝着那周老叹杀了过去,只见他施展出一种变化多端的玄妙手法。

        周老叹见状,脸上亦是浮现出凝重之色。

        两只暴胀转红的手从袖内滑出,化作漫天火般的赤手掌影,朝着丁九重迎了上去。

        嘭!

        劲气交击,四周立时树摇花折,枝断叶落。

        周老叹往左一个跄踉时,丁九重退回亭内,狞笑道:“我丁大帝新创的“襄王有梦”滋味如何!”

        周老叹正欲说什么。

        一阵娇笑声从山间传来,一个娇嗲得像棉花蜜糖的女子声音道:“我的大帝哥哥,老叹小弟,你们怎么一见面便要狗咬狗,不怕给我金环真扭耳朵儿吗?”

        话音落下,人影一闪,只见一个千娇百媚的彩衣艳女出现周老叹之旁,还作状向周老叹挨过去。

        周老叹急忙往一旁躲闪而去。

        山头上,石之轩冷哼一声,道:“金环真也到了,那尤鸟倦也该来了。”

        这时,只听得一声震天长笑自远而近,一把本是粗豪的声音却故意装得阴声细气。

        “你们三个倒是来的挺早。”

        “环真妹子,我可是想你想的很。”

        这时,只见一道人影挟着凌厉的破风之声,仿佛从天上掉下来一般,笔直下降,落在金环真身旁。

        他落地之时全无声息,似乎他的身体比羽毛还轻。

        那是一个瘦骨伶仃,身着宽大青衣的男子。

        只见他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眉梢额角都是皱纹,长的极高,比旁边身长玉立的金环真还要高出一个头来。

        他的眼神之中十分残酷阴冷,令人看得不寒而栗。

        他所穿的一袭青衣十分宽大,有种衣不称身的别扭,背上还挂一个金光闪烁的独脚铜人,看起来至少有数百斤之重,可是负在他背上却似轻如毫毛,完全不成负担。

        这人便是“倒行逆施”尤鸟倦。

        尤鸟倦一到,金环真便下意识的挪开少许。

        这四人便是魔门之中大名鼎鼎的邪极四凶。

        乃是邪帝向雨田的弟子。

        这时,只见那尤鸟倦双手负后,环目一扫,仰天发出一阵枭鸟般难听似若尖锥刮瓷碟的声音,以他独有的阴声细气眯眼说道:“我们逆行派、霸王谷、赤手教、媚惑宗这邪功异术四大魔门别传聚首一堂,是为了什么?”

        “我的目的很明确,我只要石青璇的人,至于邪帝舍利,你们谁想要谁要。”

        “我是定然不要的。”

        “这一趟洛阳之行,险阻不小,我们收到的消息未必准确。”

        “石青璇一向不喜欢凑热闹,这一趟怎么会带着邪帝舍利出现在洛阳。”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丁九重闻言,从旁说道:“便是有什么阴谋,咱们也得去一趟。”

        “不然若是邪帝舍利落到了旁人手上,我们想要再找出来,可就费劲了。”

        山下,这邪极四凶你一言我一语,显然是在商议着如何对付石青璇。

        这时,石之轩冷眼看着那四人,道:“阁主,我们一路南下,这四人又是如何知晓青璇要到洛阳去。”

        “而且,听这四人之言,他们好像并不知道青璇是跟着你我南下的。”

        叶千秋闻言,脑海之中却是浮现出了一个人的面孔。

        那是邪帝向雨田的面孔。

        叶千秋有一种感觉,这邪极四凶之所以出现在这里,要到洛阳去,恐怕和邪帝向雨田脱不了干系。

        这时,只听得石青璇道:“我猜是有人想让他们送死。”

        石之轩蹙眉道:“有人想让他们送死?”

        “那这个人是谁呢?”

        石青璇看了叶千秋一眼,她和叶千秋见过向雨田。

        但是这事仅仅限于他们二人知晓。

        即便是石之轩,也不知道邪帝向雨田还尚在人世。

        此时,叶千秋笑了笑道:“或许还真的是这样。”

        在长安城外那一夜和邪帝向雨田匆匆一面,让叶千秋感觉到了向雨田的厉害。

        向雨田那些神神秘秘的话,似乎在说明着一些事情。

        不过,既然这邪极四凶是奔着石青璇来的。

        自然是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

        至于,这背后是不是有向雨田的推手。

        叶千秋不在乎,如果是的话,叶千秋觉得那样更好一些。

        想到这里,叶千秋直接从马背上跃身而起,朝着那山下落去。

        而石之轩和石青璇见状,也纷纷从马背上跃起,朝着山下落去。

        此时,邪极四凶还在讨论着到了洛阳城如何行事。

        叶千秋悄然出现在他们的不远处,紧跟着石之轩和石青璇也出现在了叶千秋的身后。

        在石之轩和石青璇出现的那一刹那。

        邪极四凶终于感觉到了什么。

        他们四人同时转头,当即便看到了叶千秋三人。

        这四人不认识叶千秋,但是却认识石之轩和石青璇。

        他们看到二人之后,眼中亦是泛起惊讶之色。

        但是,那抹惊讶便在转瞬间消失不见。

        尤鸟倦脸上泛起笑意,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们四个还在想着到洛阳城去找人。”

        “想不到你这小妮子到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呦,这不是邪王吗?”

        “邪王多年不在江湖上走动,咱们也好多年没见了!”

        “邪王这是来给你女儿保驾来了吗?”

        尤鸟倦的脸上泛起阴狠之色,丁九重,周老叹看到石青璇之后,脸上都露出笑意。

        石之轩一脸冷漠的看着四人,道:“今日便是你们四个的死期!”

        尤鸟倦闻言,哈哈一笑,道:“邪王几十年不入江湖,口气倒是一点都没变。”

        “邪王这是觉得能一举拿下我们四人吗?”

        石之轩冷哼一声,道:“我一人或许灭不了你们四个。”

        “但是,今日我可不是一个人。”

        尤鸟倦的目光落在叶千秋的身上。

        他已经察觉到石之轩和石青璇似乎是以这个卓尔不群的青衫道人为首。

        “你是?”

        尤鸟倦蹙眉道。

        叶千秋看向这邪极四凶,呵呵一笑,道:“贫道天机子!”

        “什么……天机子!”

        尤鸟倦四人听到叶千秋的声音。

        四人的脸上顿时都有了变化。

        天机子的大名,如今在江湖上可是如雷贯耳。

        谁人不知道天机子的厉害。

        尤鸟倦的脸上终于泛起了一丝凝重之色,道:“原来天机子道长也是圣门中人。”

        “这倒是真让人意想不到呢。”

        尤鸟倦看到石之轩和石青璇以叶千秋为首,自然以为叶千秋也是魔门中人。

        叶千秋也懒得和尤鸟倦废话。

        他看向尤鸟倦四人,道:“你们四个要伤我天机阁的人,好像没有经过贫道的同意。”

        “你们四个打算谁先领死?”

        尤鸟倦四人闻言,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怒容。

        他们四人凶名赫赫,很少有人敢如此瞧不起他们。

        尤鸟倦冷哼一声,道:“天机子,你虽然厉害,但你们只有三个人,我们可是有四个。”

        “你难道真的以为就能吃定了我们吗?”

        叶千秋看向尤鸟倦,道:“那就从你开始吧!”

        话音落下,叶千秋抬起手来,便是一道掌心雷。

        尤鸟倦听到叶千秋的话,心头狂跳,只觉一股剧烈的危机感出现在心头,当下便知道不好,要遭。

        正欲闪身,却是发现一股强大的气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让他整个人的速度慢了不止一筹。

        轰!

        就在这刹那间,飞驰而至的掌心雷已经轰在了尤鸟倦的身上。

        尤鸟倦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顿时捂住了胸口。

        下一刻。

        尤鸟倦直接倒地不起。

        俨然是已经气绝身亡!

        这一幕落在其余三凶眼中,让他们三人心头巨震。

        尤鸟倦可是他们四人当中功力最为深厚的一个。

        居然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就在这顷刻之间,被杀了?

        刚才那道光是什么?

        三凶只看到了一道蓝色的光划过,没入了尤鸟倦的体内。

        然后,尤鸟倦就倒下了。

        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三人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此时,只见金环真朝着叶千秋突然媚笑道:“天机子道长还真是令人惊喜呢。”

        说着,还不忘朝着叶千秋抛个媚眼。

        这金环真身着宫装彩服,年纪乍看好似在双十之间,要细看下才知岁月不饶人,眉梢眼角处的鱼尾纹还是有的。

        但其眉如远山,眼若秋水,总是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只是一张脸苍白得没有半点血色,活像冥府来的美丽幽灵。

        她一边朝着叶千秋抛着媚眼,一边朝着跺足嗔道:“道长何必动怒,我们也是圣门中人。”

        “先前我们若是有得罪的地方。”

        “还望道长海涵。”

        “青璇小姐,我们都是受了这尤鸟倦的蛊惑,才以为你手里有邪帝舍利。”

        “其实,我们对青璇小姐并无恶意。”

        一旁的周老叹和丁九重也急忙附和道:“是啊,是啊。”

        “邪王,大家都是圣门中人,我们也是受了这尤鸟倦的蒙蔽。”

        “才对青璇小姐身上的邪帝舍利起了歹念。”

        “三位大人有大量,就放我们一马吧!”

        “只要三位能放我们一马,往后我三人定当唯天机子道长马首是瞻!”

        这三个人都看得出来,天机子才是掌握着他们生死的关键人物。

        天机子一出手,便秒杀了尤鸟倦。

        他们哪里看不出,天机子的境界已经到了他们无法抵抗的境界。

        更何况,还有一个邪王石之轩在跟前。

        他们三人如何能讨得了好。

        所以,见势不对,是马上求饶。

        这时,叶千秋朝着三人问道:“你们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知道青璇要去洛阳的?”

        金环真道:“若是我们说了出来,不知道长能否……”

        叶千秋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没有跟贫道讨价还价的资格。”

        金环真见状,便知道叶千秋是个狠人。

        当即也不敢再啰嗦,生怕叶千秋抬手直接灭了她。

        她急忙说道:“我们四人都是收到了一封信,信中说,青璇小姐应该会出现在洛阳。”

        “上次,我们从东平郡出来,跟丢了青璇小姐,所以,这次,我们得到了消息,便直接朝着洛阳赶来。”

        叶千秋道:“信呢?”

        金环真急忙从袖中掏出一个信封来。

        叶千秋抬手一吸,那信封便被他摄了过来。

        叶千秋打开信一看,信中只写了寥寥数语,只是提到了石青璇会到洛阳,并没有提及他和石之轩。

        叶千秋看也问不出什么端疑来,这邪极四凶显然是被人利用了。

        这封信是由谁写的。

        单凭这一封信,根本看不出来。

        这时,叶千秋看向三人,淡淡说道:“你们可以去死了……”

        话音落下。

        三道剑气划过了这三个凶人的脖颈。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

        邪极三凶捂着脖子,至死都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就这么轻易的被人杀了?

        叶千秋将手里的那封信收了起来,缓缓说道:“看来,有一双眼睛,一直在默默看着我们。”

        石之轩听到叶千秋的话,脸上泛起疑惑之色,他说道:“这世上有谁敢暗中窥视阁主?”

        叶千秋看了看那奔腾的黄河,缓缓说道:“我猜应该是邪帝向雨田……”

        叶千秋知道,暗中看着他们的人,最有可能的就是邪帝向雨田。

        也只有邪帝向雨田,才有在暗中窥视他,而不被他发现的实力。

        向雨田到底想干什么呢?

        为什么要将他的四个徒弟送到他手上,让他来了结呢?

        叶千秋知道,当向雨田再跳出来的时候,他就会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