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五个大佬太黏人在线阅读 - 第512章 快去给奸君送礼,陛下这是为奸君出气呢

第512章 快去给奸君送礼,陛下这是为奸君出气呢

        禁卫军的声音那么洪亮,又配合默契,保证让更多的人听到。

        本来禁卫军出动,就引起了很多人注意,这么一吵闹,还吸引了无数围观的百姓。

        百姓于是在今天开了个大眼界,围观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热闹。

        禁卫军每念一个名字,念一个关系,大家就轰然讨论。

        有些小官他们没听过,可高官子弟世家大族,他们可都是知道的。

        你说精不精彩?

        有些人的关系是真的近,但有些关系就还很搞笑,说自己表姐嫁进去的,还有人是娶了高官管家的女儿之类的。

        五花八门,让人意想不到。

        大家只是想威胁禁卫军,所以才说得那么清楚,结果没想到禁卫军竟然一字不漏念出来了。

        且这些关系,都是他们违反大楚律的证据。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一个个的只觉得眼前都一黑。

        他们清楚知道,他们今日丢大人了,他们死定了。

        今天不被杖责打死,回去也要死。

        他们想阻止,却无力,

        于是这些官吏子孙和勋贵世家子弟就在围观的百姓中,颜面尽失被杖责。

        好吧,其实不止颜面尽失了,而是他们一家人都社死了。

        不止一家人社死,还朝着自家依赖依仗的高官世家大族上泼了一桶粪。

        杖责有讲究,虽然现场鬼哭狼嚎一片,但都没打死人。

        只不过他们自己,或者他们家人,都觉得也许打死了可能更好。

        更不要说那些莫名被扯进去的高官世家大族了。

        那些高官世家大族,打死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扬名。

        风安城不同地方,响起了许多幸灾乐祸的对话。

        “范大人,你家儿媳的亲弟弟去青楼,给你家狠狠扬名了你知道吗?”

        不管是世家还是官场上,总免不了有一些不对付的人。

        这些人迫不及待去通知嘲笑这些出了名的高官世家了。

        “方家主,你家表侄可真孝顺,上青楼都不忘好好宣扬你们方家,可真是让老夫佩服,佩服。”

        “往后方家主再去青楼,肯定备受欢迎,人人皆知方家大名。”

        范大人和方家主这样的,自然生气暴怒,但还有一种人比他们还可怜。

        “成家主,你管家女儿的夫婿逛青楼你知道吗?”

        “孟大人,听说你表姨她大姑的儿子逛青楼被抓住了,是真的吗?”

        成家主,孟大人等人,听得简直怀疑人生了。

        管家女婿逛青楼他怎么会知道!

        那什么表姨她大姑的儿子逛青楼被抓,为什么要来问他真假?

        这类是最惨的,丢脸丢到家,以这样的方式笑话扬名青楼和百姓之间。

        听着像是笑话,但也是非常残忍的现实,这些人拐弯抹角的和这些高官世家有点关系,就足以拿捏普通百姓,甚至草菅人命。

        在青楼大街上出了名的这些高管世家,如何能忍受这样的丢脸奚落,他们恨不能杀出去,将这一场耻辱斩断。

        可他们不能,不敢。

        因为这些人恰恰也是在背后煽风点火,依然不死心想阻止科举的那一伙人。

        他们总是擅长做这样的事,躲在背后,自己不露面却阴险地指挥操控着,达到他们的目的。

        很多时候明知背后的人是他们,却抓不到证据。

        这次事件也是一样,楚星辰本来抓不到他们证据,拿他们没办法,也无法惩处的。

        可阴差阳错,以这样的方式让他们出名,惩罚他们了。

        对这些高官世家来说,被这样侮辱,还不如直接抓到他们狠狠惩罚他们。

        他们名声全被败坏了。

        好好的世家大族,却和青楼挂了勾,提到他们就想到青楼,不务正业罢了,还会和青楼女子比试才学。

        和青楼女子比试才学什么的,简直贻笑大方。

        偏偏这还不止,还有人传言,这些人是考不过青楼女子,不如一介青楼女子才如此发疯。

        传言传着传着就变了,最后的下场便是他们都成了笑话。

        本来让百姓惧怕的,高高在上的高官和世家大族,成了市井百姓人人可以谈笑嘲笑的存在。

        这对那些自觉高高在上,将人分为三六九等,视平民百姓如蝼蚁的世家来说,比杀了他们还让他们难受。

        “好一个女皇,好一个女皇!”

        “什么女皇,就是一个毒妇,竟敢如此辱我方家!”

        还有人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

        “说来说去,女皇是为了她那爱君出气,为了一个暗影,她要得罪天下人吗?”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他们暴跳如雷,却拿楚星辰没有办法。

        咽回吐出来的血,还要和楚星辰上书认错。

        认错之余,还要想尽办法呕血送礼,去讨好奸君周不言,希望他能吹吹枕头风,帮忙美言几句,原谅他们。

        官场风气瞬间一清。

        针对科举那些事,也瞬间停止。

        就是周不言炙手可热起来,莫名收到了一大堆价值不菲的礼物。

        周不言熟练挂在房檐,等楚星辰下班,忙带着她回去陶然居,让她看几乎要堆满陶然居的礼物。

        “陛下,这些礼物要怎么办?”

        楚星辰心里有底,“他们也写了认错折子,看来都知道你在我心底的位置,来讨好你呢。”

        “既然都送来了,你就收着吧。”

        送上门的好处,当然没有退回去的道理。

        当是对他们的罚款了。

        周不言无所谓,楚星辰让收他就收,不过,“我可不会替他们办事。”

        一句话,送了也白送。

        “还是得办一点事的。”楚星辰沉吟。

        “什么事?”周不言正色,“抄家?”

        楚星辰:“...不是,他们肯定是想和你道歉,让你给我吹枕头风了,你就吹吹枕头风。”

        楚星辰调皮眨眼,紧绷了许久的周不言闻言瞬间放松。

        “吹。”

        周不言果然吹了枕头风,“他们胆敢背后算计陛下,陛下往后想除掉他们,尽管找我。”

        楚星辰哈哈大笑。

        送的礼物没退回来,在那些人家眼中,周不言好像坐稳了奸君的名头。

        可惜百姓少有人提起周不言,他们的注意力都被青楼事件转移,就是钟声晚都很少被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