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在线阅读 - 506 霸气娇娇(一更)

506 霸气娇娇(一更)

        这句话说出来,老侯爷几乎可以想象顾长卿的反应,他连看一眼都痛心,索性转过脸去。

        纸包不住火,然而真正当这一刻来临时仍是会感到巨大的纠结与挣扎。

        顾长卿整个人都僵住了,整个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老侯爷觉得自己似乎该说点什么,可他又不太擅长说场面话,尤其不擅长安慰人。

        更何况,安慰陌生人容易,以他的性子,安慰至亲之人总有那么一丝别扭。

        其实这件事,确切地说是这个局应当从静太妃入宫那会儿就布下了。

        静太妃是前朝死士,她与老侯爷的邂逅,遭到贼人被老侯爷所救,事后证明根本就是一场别有用心的算计。

        既然一个人的感情可以被算计,一个家族的亲事又为何不能?

        静太妃也好,小凌氏也罢,都是前朝余孽安插在昭国的棋子,不同的是静太妃进了宫,而小凌氏没有。

        可不进宫,不代表小凌氏就不能发挥很大的作用。

        老侯爷一手创立顾家军,若是小凌氏的儿子能成为顾家军的少主,岂不是让前朝余孽掌控了昭国最强悍的一支军队?

        老侯爷的心里很愧疚,顾崇与小凌氏的亲事是他失察,若早知小凌氏是前朝细作,他说什么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只是如今说这些也为时已晚,何况——

        他看了眼面前虽承受着巨大打击却仍没让自己表露出一丝崩溃的顾长卿,心里五味杂陈。

        如果没有小凌氏,他也不会有一个如此优秀的孙子。

        顾长卿明面上绷得住,实际浑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已被寒气浸透。

        他娘是前朝细作。

        他娘……是前朝细作!

        他知道祖父不会拿这种事骗他,他脑海里有个声音:或许是祖父弄错了,可心口为什么就是针扎一般的疼呢?

        “卿儿长大了想做什么?”

        “我不知道,娘让我做什么?”

        “娘希望你做一个和你祖父一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那我长大了就去从军,我要和祖父一样上阵杀敌、保国安民!”

        “娘的卿儿真厉害。”

        娘亲温柔的声音与眉眼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只是如今他再也分不清,她和他说这番话时眼底迸发而出的希冀究竟是她的满腔慈爱还是她的一片野心。

        接下来的话老侯爷有些难以启齿,可如果此时不说,他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勇气去说。

        他道:“国难当前,我知道你不会因为心里对我有怨就与我在战事上生出分歧,但我还是要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没杀你娘。”

        他的内心也并不平静。

        不论过去多少年,只要回忆起小凌氏的事,他的内心仍会抑制不住地翻涌。

        老侯爷艰涩地说道:“你娘生病的那段日子,正是与前朝同党来往密切的日子,我无意中发现了一封她没来得及销毁的密函,得知她一直在与人暗中联络。我那时并不知她是在与何人联络,可信函字里行间全是在询问顾家军的动静,我于是心生警惕。我命暗卫盯着她,暗中拦截了几封密函,终于识破了她的身份。”

        “你是朝廷的将军,你该明白我们这样的家族若是出了一个前朝细作将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为了一了百了,我决定暗中处死她。可我看着你……和你的两个弟弟,又改变了主意,我要去当面问问她。”

        只是他没料到那一次竟会被凌姨娘瞧见。

        老侯爷接着道:“我去找你娘,把密函扔到她的面前,让她给我一个解释。她没有任何狡辩,当场就承认了。她说她是前朝细作,潜入定安侯府的目的起先是为了暗算我,可我常年不在府上,她寻不到机会,之后她生下了你。见我对你十分疼爱,前朝余孽又心生一计,决定让你来继承顾家军。你果真不负众望,得到了我的全部器重与期许,可事情总是在不断的变换与发展,前朝余孽的胃口一日日增大,他们已不满足于将顾家军收入囊中,他们盯上了你。”

        顾长卿眸光微微一动。

        “你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其实谁继承顾家军都可以,左不过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傀儡少主。”老侯爷说着,眸光忽然染了几分寒凉,“他们要将你带走,培养成最出色的死士……你娘不同意。”

        顾长卿拳头握紧,额头的青筋慢慢鼓涨了起来。

        老侯爷沉痛地说道:“你娘清楚他们的手段,更清楚背叛他们的下场,为了保护你不被他们带走,也为了不让自己成为那伙人要挟你们三兄弟的把柄,她……杀死了前来带走你的前朝余孽,然后选择了自尽。”

        顾长卿听到这里,身子已经开始轻轻颤抖了起来。

        老侯爷看着他,心底划过一抹疼痛,叹息一声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但有时,我们除了孤注一掷别无选择。”

        小凌氏的死别无选择,他对陛下瞒而不报也别无选择。

        当初皇帝与他合计让他假意解散顾家军,以降低庄太后的警惕,其实他心里是松了口气的,不用去继承顾家军对顾长卿而言或许是件好事。

        他不坐上那个位子,就不那么容易被人盯上。

        偏偏事与愿违,他带着十万顾家军,以全军统帅的身份朝边塞杀来了。

        前朝余孽对待叛徒的手段令人发指,他们会如何报复小凌氏的儿子,老侯爷无法想象。

        他情愿顾长卿从没来过边塞,他情愿自己死在这里,也情愿将顾家军交到唐岳山的手上,由唐岳山一手率领,也不愿看着顾长卿将自己暴露在前朝余孽的面前。

        老侯爷此时心里会有如此感慨完全是因为他暂时还不知道自己的另一个孙子与顾娇也来了边塞,他们也是侯府子嗣,前朝余孽同样不会放过他俩。

        但前朝余孽最厌恨的还是顾长卿就是了。

        本该是属于他们的死士,却成了他们的敌人。

        屋子的另一边,顾承风彻彻底底傻掉了。

        他受到的冲击比顾长卿的更大。

        首先他并不知他大哥在这里,他大哥既然能来更远的太守府探望祖父,为何不去伤兵营里看看他?

        其次是小凌氏的死,他原以为他娘是被姚氏活活气死的,后面姚氏的冤屈洗脱了,他又以为他娘真的是自己病逝的。

        眼下却告诉他,他娘是被人逼得自尽的?

        还有,既然他娘是前朝的细作,那他……岂不是半个小细作?!

        顾娇听到这里,再结合自己曾经的梦境,许多谜团就迎刃而解了,难怪她觉得前朝余孽像是在报复顾家人,原来是在惩罚小凌氏的背叛。

        先是割了顾承风与老侯爷的头颅,再是灭了顾家军,砍了顾长卿的双腿,让九泉之下的小凌氏不得安息。

        看看你不肯交出来的儿子最终变成了什么样子,再看看你没能为我们拿下来的顾家军全都成了一具具死尸。

        得不到就毁掉,变态至极!

        唐岳山最后一个将耳朵从墙壁上抠下来的人。

        老实说,他也挺震惊的。

        他完全没料到看似规规矩矩的定安侯府竟然捅了个这么大的篓子!

        他和他嫂嫂爬灰怎么了!

        唐明在外风流跋扈怎么了!

        有把细作娶回家还生下三个小细作罪孽深重吗!

        唐岳山忽然觉得自己的形象前所未有的光辉高大!感谢同僚衬托!

        震惊过后,唐岳山在心里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

        回去向太后和陛下告发一个两个三个前朝小细作,能立几等功?

        这一念头刚一闪过,唐岳山便感觉自己的脑门儿有点儿凉,他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就见顾娇举着一支巨大的针站在他面前。

        他大惊失色,虎躯一震:“你干什么!”

        顾娇的大拇指推了推注射器:“打针,毒哑你!”

        唐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