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杨晟已过万重山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讯问

第四十八章 讯问

        高皓风和远处悄然观察着“前辈”行动的吴令聪,看到杨晟向正阳公主出手的那一刻,心头的震惊是不用说的。

        心想这前辈真是强势啊,不光公然挑战伏龙营,现在甚至就连梁皇的三公主,聚贤殿的主持者,都敢都对其动手!

        然而更重要的,是高皓风和吴令聪展示了他们的能耐,足以在魏大武的掩护下,送那位前辈离开梁都,到达安全地方的时候,他却选择了回到内城。这在他们看起来,无异于是自杀的行为。

        当梁都从沉睡中醒过来,聚贤殿,伏龙营,乃至于太浩盟的王庭执杖所能调集到的梁国最强修行力量为平息骚乱汇集,不要说内城,哪怕就是外城区域,都是绝对不安全的。

        那位前辈在这里逼退了正阳公主进入到了督院街,那里能逃出去的线路,高吴二人已经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确定了在如今的局面下,连他们也没有办法再将他接应离开包围。

        于是也就只能看到四面八方向着他方位追过去的缉拿者。

        但最终他们预想中的大战也没有展开,没有战斗的动静,高吴二人只看到很多兵卒封闭了街巷,屋顶上,那些炼炁士正在四下观察,太浩盟的来人在勘查现场,交头接耳。

        信息很快汇总过来。

        那位出现在梁都救走魏大武,让伏龙营第三旗损失惨重,更打飞了公主殿下,横行都城的修行者,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高皓风和吴令聪心头生出莫由名来的激动和感慨,这样的重重围困,他们即便拿出全部的资源,都未必能全身而退,但那位前辈还能无声无息离开。

        前辈果真是不知几重楼高的高人啊!

        ……

        坍塌的瓦屋内,第一时间就有侍从和七里宗师姐符霞来到破开那些碎瓦,找到了依靠着一根支撑半片瓦屋梁柱下,靠着背后龟裂墙面的正阳公主。

        公主此时显得颇为狼狈,白纱碎掉了,发髻纷乱,青丝凌散的披下,身上的强韧筋丝罗衫已经有了多处撕裂,周身萦绕着丝丝电芒,在她的手臂,双肩,以及单薄纱裙掩映下的修长双腿上跳跃,最后才消逝于无。

        见到这一幕的人都有些震动。

        正阳那张绝美面容挂着一层霜寒,此时周身的麻痹感,让她更是有一种微微的耻辱。

        她从瓦砾中走出,看到眼前公主的样子,聚贤殿的修行者们先一怔,随后纷纷单膝下跪,符霞将身后的袍子取下来,裹住了公主,也遮住了她衣衫破裂裸露的那些部分。

        尽管染了尘土,但此时正阳走出的样子,气势更加凛然,看着她那张面容,所有人明白了公主为何平时都以白纱覆面。确实这样的容丽之姿,在外行走,有诸多不便,首先便是让人难以移眼的醒目。

        随后是众多下属纷纷赶到,贾芸上前告罪。

        正阳公主黝黑的眸眼里闪烁着隐隐雷云,道,“找到他,抓住他。”

        ……

        ……

        “如此说来,正是梁国伏龙营在追捕游方炼炁士,而你适逢其会,就被卷入了这场事件之中?”

        面前是两位善事堂长老,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杨晟回峰之后,连居所都没能回,在赶到那个小院的善事堂执事确认了他没有生命危险后,杨晟被带到了这里后,两名善事堂长老负责讯问。

        杨晟心知肚明自己在梁都内的事情弄得很大,峰上查不出来才怪,光是和梁国修行势力冲突,就足以让他违反戒律,受到宗门的责罚。

        但是这场讯问中,杨晟至少可以进行一些伪装,把不那么重要的关于地下墟场的事情隐去了,只提及了自己在探查妖祸过程中,于梁都遇上了梁国对游方修行者的缉捕,自己被怀疑,无奈只能自保。

        瞬间就变成被害者,正当防卫。反正蜀山对弟子外出外派,生命安全还是很重视的,多条守则都是要求保护好自己。

        地下墟场什么的,能不说就不说,毕竟那是自己的收入来源,要是以后被彻底禁止,这条路就断了。

        左侧的长老不动声色,开口,“是你杀死了伏龙营第三旗的副旗长洪世范,然后向正阳公主动手?”

        杨晟心忖那女的原来是公主,道,“我当时别无选择,面对致命武力,我也只能回击。至于那位公主,此前并不知情,而且就在我蜀山回峰‘桥’的附近,我当时内心焦急,我个人安危没有关系,关键是要是蜀山回峰之桥被他们发现了怎么办,岂不是连累我瓦屋脉上上下下的师兄师弟诸位师长吗,情急之下,才会出手……会给我带来麻烦吗?”

        右侧的长老观察着杨晟一举一动,他眼皮子跳了跳。这家伙……还扯什么“连累瓦屋脉上下”,你怕当初是担忧自己跑不掉了,才情急动手吧……而且现在的第一反应,是首先询问那名公主的问题,会不会给自己后续带来麻烦……

        你刚才对峰门上上下下的忧虑节操呢?

        两位长老再出言询问了一些内容,杨晟都在不透露自己外出干私活的前提下,有一说一。反正死咬一点,自己就是尽心尽责外出进行外派的时候,遭遇了横祸,所以才导致了后续的一切。

        他想好了,即便是责罚自己,当众检讨什么的,也要以慷慨激昂的方式,把检讨书念的正气凛然。这叫恶人先告状?不,先声夺人。

        杨晟觉得自己底线真是越来越低了。

        ……

        “你可以走了。”

        两个善事堂长老说道。

        “可以……走了?”杨晟怀疑自己的耳朵。

        善事堂长老点头,“你出门要交还归山牌,还有,最近这段时间,都不要通过善事堂出去了。而且,此事你不得对外声张,能做到吗?”

        “这个,谁都不愿意对外说的吧。”杨晟点头。但心忖自己一群小伙伴总不可能不告诉,当然,玄睿那货嘴巴大,还是得特别提醒他别说出去了,当然,在关键时刻,玄睿还是懂得什么是大局的。

        “好的,自己出门吧。”

        连杨晟都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简单,就是讯问一番,没有处罚,没有后续的处置安排,就像是自己普通回峰一样,可以走了?

        感觉像是赚到了。

        实际上今天外面可谓是翻天覆地吧,就是善事堂不说,杨晟觉得自己也需要用几天时间来休息和恢复,他现在就只想睡上一个大觉,调息已经濒临散架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