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座万神墓在线阅读 - 第189章 一如既往的狂!

第189章 一如既往的狂!

        大炎国主满面戏谑道:“呵,这边正说起那沈家小鬼呢,那边,他竟就自己撞上了孤的门?”

        在一旁听清了来龙去脉的长公主,不禁开口:“皇兄有什么事,直接吩咐下头的人去做就是了。”

        “哪用得着刻意的隐藏身份、去帝都学府派发个‘青玉级’的任务?”

        炎阳天诡秘的一笑:“嘿,有些事情,并不适合闹的沸沸扬扬,更不适宜让人知晓我这个任务发起者的身份。”

        “哦?”

        炎霜河纤细的眉梢微微一翘:“皇兄这么说的话,倒真是勾起了妹妹的好奇心。”

        或许,来拿炎霜河自己都没意识到——她的好奇心,并非只是对皇兄挂在口上的神秘任务,更是对上次见面时,那个理直气壮,丝毫不卖她长公主面子的少年……略一沉吟后,炎阳天点了点头:“那,你就随孤一起去吧!”

        “不过,你那位老熟人‘段师’也在场。”

        “除了乔装遮面外,你务必要掩好气息,噤口不言,切莫被认出了身份。”

        “好的皇兄。”

        ……不多时,沈若辰三人闭目养神之际,酒馆外,突然有了点动静。

        “吱呀”一声,房门大开。

        便见先前离开的那个小太监,跟在两个身披斗篷、把自己从头裹到了脚的黑衣人后头,踏进了酒馆。

        等那小太监手脚麻利的闭合门窗后,便低眉顺眼的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再看那两个黑衣人。

        魁梧的高个子用袖摆隔空一挥,荡散了一张桌上的灰尘后,就那么大刀阔斧的坐了上去。

        另一位个头低点儿,身形也偏瘦的黑衣人,则双手环抱于胸前、靠在窗户边上望着沈若辰等人,一言不发。

        魁梧的高个子是国主炎阳天,另一位便是其妹、长公主炎霜河。

        短暂的沉默后,炎阳天故意哑着嗓音,开口:“你们之中,是谁接了任务?”

        闻言,沈端阳半冷着声音问:“是谁接的任务这点,很重要吗?”

        虽说他相信自己的儿子,可,段校长之前所说的种种,沈端阳也都听在耳中、记在心底,极为的重视。

        现在,对方一上来就问接任务的是谁。

        这话听在沈端阳的耳中,似乎就有点要锁定“猎物”的意思了……炎阳天愣了一刹后,语气平静道:“重要。”

        “要知道,我这可是‘青玉级’的功法,觊觎它的人太多太多了,谁能保证对方拿了我这残卷的拓本看过后,不会将之外传?”

        “为了以防万一,我必须先让接取任务者,立下一个守口如瓶的血誓才行!”

        沈若辰当即踏前一步:“任务是我接的。”

        “哦?”

        炎阳天和炎霜河几乎同一时间将目光锁定在这突然开腔的少年身上。

        这时,沈若辰操持着一口略显戏谑的话音,伸出根指头点了点自己:“认准我。”

        “不管任务成功还是失败,你到时候若想杀人灭口,可别弄错了!”

        炎阳天显然没想到,对方竟会直白的说出这一番话来。

        如果是他一人前来,倒还罢了。

        可此刻,他最看重的……或者说,以后对他而言还有大用的亲妹妹,就在一旁!让她知道,自己这位兄长太过弑杀冷酷?

        这,可不是大炎国主希望看到的结果。

        “妈了个巴子的,这个口不择言的小畜生!”

        炎阳天心里恨意渐浓,面上在怔愣片刻后,却是故作风轻云淡的笑了笑:“呵、呵呵呵呵……”“你这人说话挺逗啊?

        我为什么要杀你灭口?”

        “你只要按照我的要求、立定血誓,那自然就不敢将功法的秘密泄露出去。”

        沈若辰嘴角轻扬:“呵呵,是吗?”

        “曾在‘英雄榜’上接取过同一任务的百余号人,为何都离奇暴毙了呢?”

        炎阳天鼻腔一震:“哼,我怎么知道?”

        “或许是他们没有信守承诺,违背了当初立下的血誓,这才遭了报应了罢!”

        沈若辰不置可否的笑笑:“哈,没有证据,嘴张在你身上,你自然是想怎么说都行。”

        “我们也别浪费时间了,要补全的功法残本呢?”

        炎阳天对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真是气的越发的牙痒痒了。

        可偏偏他又不方便亮明身份,更不能直接动手——不管是段校长还是沈端阳,对大炎国主的气息都是相当的熟悉。

        都不用等这炎阳天祭出杀招,只要玄罡的气息一露,他俩就能瞬间断出对方的身份来……炎阳天深吸了口气:“功法自然是在我这里。”

        “但你必须先按照我的要求、立定血誓;然后再让无关人等都离开,我才会给你。”

        沈若辰耸了耸肩:“血誓好办,我立就是了。”

        “但他们作为护我安全的重要角色,绝不能离开。”

        说罢,少年干净利落的翘起右手食指,点了点脚下的位置:“我,可以就在这里、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补全功法残本!”

        “而且,用时绝不会太久,一个昼夜足以。”

        “你要是对我不放心,大可守在此地!”

        大炎国主闻言,又是一愣。

        他显然是没想到,对方竟这般不按常理出牌。

        长公主炎霜河却是媚眼微眯,心头暗动:“皇兄如此大费周章让人修补的残缺功法,而且还曾提到过是‘青玉级’的功法……”“那十有八九是我皇家祖传的《三三炎焱火》了吧?”

        “那可是‘青玉级’的玄功!”

        “他竟想在一昼夜间,补足玄功残缺的下卷?”

        长公主心头冷笑:“呵呵,这小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狂啊!”

        不同于妹妹的心底暗嗤,那位大炎国主是肆无忌惮的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年轻人,你还真是吹牛不打草稿啊?”

        “好,我同意他们留下来陪你了!”

        “我倒想见识见识,你如何能在短短一昼夜间完成任务。”

        沈若辰又竖起一根手指:“还有一个条件。”

        “你必须立定血誓,不得在功法的相关方面,弄虚作假。”

        “我可不希望自己费心劳力的补全功法残本后,却因为你睁着眼睛说瞎话,而无法获得任务奖励!”

        炎阳天眼角一抽,声音登时森寒了几分:“臭小子,你把老夫想成什么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