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泰阿剑魂在线阅读 - 第一一0章 河边练剑

第一一0章 河边练剑

        “是吗?韩王子,不如,你说说你那几位老祖宗是怎么捉鱼的?好不好?我听说,那是他们的绝招之一!韩王子不妨说来听听!”

        曲灵的声音已从车子里传出来了,语音婉转,竟像在故意撒娇似的!

        韩行烈听得骨头都酥了,竟像那丫头已躺在他怀里了,一阵心摇神驰,随后就说了:“我那老祖宗,哦,就是韩将军、太平公主让捉鱼的方式最为独特,他们两人会飞到空中,打出来水银泻地,然后,水中的鱼就会一条条地从水中自动跳出来了,我们就捡鱼了!哈哈,随后我那位最漂亮的老祖宗就会拌好各种香料,然后我们就穿在树枝上烤着吃!”

        顿了一下,似乎想欣赏曲灵的目光,才接着说:“说来奇怪,我那老祖宗做酒菜一点都不在行,可,他烤出来的鱼最好吃!嘿嘿,连我那几个专职侍候他们饮食的老祖宗也不如了,这是我最不理解的事情!”

        那曲灵一听,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你那老祖宗的夫人一定不少吧?

        言语中,已多少有了嫉妒之心了,语音竟有点颤抖了!

        “哈哈,那是一定的!只说公主级别的,就至少有二十位吧!听说,别处还有!我那太平公主老祖宗说,我们那老祖宗本来就是皇帝,可以有后宫佳丽三千的,嘿嘿!说来奇怪,我那太平公主老祖宗竟不吃醋,反而乐意跟他找女人,有意思!曲灵公主,只要你的容貌真是绝代佳人,只怕我那老祖宗就不会放过你了!哈哈,所以,老三,王子政,你和我都没那福分了!”韩行烈说完,竟松了口气!

        像身上背负的大山已卸下来了似的,刚才,他几乎已浑身是汗了!尽管,这已是冬天了!

        可,跟曲灵谈话,他还是觉得紧张,竟像初次跟女人谈情说爱!

        曲灵听了,幽幽地叹了口气,竟不在说话了,仿佛,她也在憧憬小寒、太平公主的生活了,那是不是她未来的生活呢?

        可,她能有选择吗?似乎从她一生下来,这样的结局就已注定了,除非,她不练剑,不想做剑仙!

        可惜,她一生下来,就是魔界中人,她们终生的愿望就是修成正果,成为剑仙!

        旁边的嬴政又露出来嫉妒之色,这回,不知道他在妒嫉谁:说书的韩行烈,还是,书中的小寒王子?

        蒙恬在最后摆阵,他一直小心戒备,整个人像拉紧了的弦,神情似乎很紧张,一双眼睛时不时地瞧着来人,像每个人都是刺客似的!

        韩行烈见状,叹了口气,才笑了:“老二,你别紧张,这刺客是有杀气的!你是学剑的,应该可以感觉得出来,嘿嘿,像你这样神经过敏,只怕,随便草丛里蹿出来一只兔子,你都会拔剑了!”

        果然,他正说着时,那蒙恬已拔剑了,刺向了草丛之中!

        一剑中的,却不是刺客,只是一只正在躲避猎杀的小鹿而已!

        嬴政见状,摇了摇头,笑了:“二哥,还是跟我们大哥学学吧!哈哈,韩王子就是韩王子,任何时候都一副潇洒劲儿,本王子也佩服得很啊!”

        事实上,他自己也捏了一把汗,仿佛,一直有一把剑贴在自己的咽喉似的!

        韩行烈笑了笑,从腰间掏出来美酒,递给他了:“老三,喝口酒,暖暖身子,定定神!哈哈,我们这回堂堂正正去燕都,刺客是不会出来捣乱的!他们行动的地点多半是在燕都了,又或者在我们从燕都出来之后!此时,我们精神饱满,警戒心最盛,刺客出来,只会送死!所以,以护剑盟的那些刺客高手的经验,他们一定会在我们最虚弱的时候,又或者我们最高兴的时候给我们最致命的一击!”

        闻言,无论嬴政,又或者蒙恬,都不觉佩服他了!

        连好一阵不出声的美女曲灵也欣赏他了:“韩王子果然江湖阅历丰富,很好!不过,你们放心,在燕国刺客是不敢出手的,本公主保证你们在燕国的安全!因为,我们跟护剑盟的人有约定,他们在燕国的一切行动都必须知会我们,而且,不能涉及我们圣教的安全!现在你们在燕国,又跟我在一起,所以,那些刺客暂时不敢作为的!否则,我圣教必灭了护剑盟,即使小寒将军、太平公主也不会管的!”

        这下,嬴政、蒙恬顿时开心了,连韩行烈也没想到,这魔教在燕国的势力竟如此强势,他也欢喜了,大笑道:“哈哈,既如此,我们稍做调整,不过,夜间仍然要分班巡夜,免得中了别人的奸计!公主殿下尽管安歇好了,咱们不敢劳动公主殿下守夜的!”

        “哼哼,韩王子,你的确经验丰富,此举纯属多此一举!不过,你们小心也终无大错,那,本公主就领你的情了!好了,咱们该打尖了,吃饱喝足,你配本公主练剑!”曲灵虽然语气冷漠,但言语中自然有点兴奋了!

        韩行烈自然一脸爽快,旁边的嬴政却有点不爽快了,有点吃醋,却不敢言语,否则,这丫头又要整治自己了,现在,他已有点怕她了!

        万一,小寒、太平公主瞧上了这丫头,那,岂非又是自己的长辈?所以,万万得罪不得!

        虽然是中午小餐,可那曲灵公主也很讲究!

        令三人奇怪的是,从草丛中蹿出来不少人,有的献水,有的献柴火,有的献肉食,总之,才半晌功夫,一桌野餐就摆好了!

        却只那三人饮宴,那曲灵竟不下车,只在车中自己享受美食,随后,才下了车!

        眼三人吃得津津有味,她也不打扰他们,却走到黄河边,眼睛盯着滔滔不绝的黄河之水,嘴里却喃喃地道:“水银泻地?水中捉鱼?难道,在黄河上也可以捉鱼?”

        哪知韩行烈已过来了,正好听见了她的话,笑了:“是啊,黄河上也可以捉鱼啊,而且,就在激流之中,他们也可以挥剑断水,将鲤鱼一条条都抓上来!若曦老祖宗做的黄河鲤鱼,那是我那老祖宗们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式了!对了,公主要想做我那老祖宗的女人,最好,要学会一道菜式,哈哈!可以打通他们的胃嘛!”

        韩行烈又故意激将曲灵了!显然,心中爱煞了眼前的小美人儿,尽管,还没见到她的面目,但想来一定也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大美人儿了!

        曲灵闻言一呆:这小子在想什么?他不是喜欢自己吗?早就表露心迹了?这会儿又说这种话,什么意思?难道,要让自己知难而退?

        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曲灵笑了:“嘿嘿,要让韩王子失望了,曲灵自小最擅长的就是做酒菜,我父亲说,我做‘玉龙珍珠满雪山’也是天下间的美味,不在林若曦的黄河鲤鱼之下,哈哈,这招无用!”

        她似乎一下就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韩行烈尴尬一笑,不再言语了。

        曲灵已缓缓拔出来初雪,笑了,来吧,韩王子,咱们就在这黄河边比剑!我要用断水剑法,嬴政只接了我一招,就主动认输了,哈哈!

        她自己显然夸大其词!

        当日她和嬴政比剑,初时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的,后来,听闻嬴政说了剑道,领悟了无剑境,才一日千里,随后,才一剑攻得嬴政退了三步,却算不得占了上风!

        更谈不上嬴政主动认输,事实上比剑尚未完成而已!

        但韩行烈却当真了,以为嬴政真的曾输于其手,一下,竟有点忐忑不安了:这回输不得,否则,只怕就更难得美人儿芳心了!

        可,该怎么打?又伤不得她,只能用太极剑法防御了!

        曲灵似乎一下就读懂了他的心思,冷笑了:嘿嘿,韩行烈,这是你自找的,就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了!

        想到这里,她立刻就出剑了!

        同样的水银泻地,但,与前几日与嬴政比剑时有所不同,这回,她的剑式似乎受到了黄河的影响,一道凌厉的剑气已向韩行烈涌去!

        “好剑法,果然不愧是魔教的圣女!”韩行烈先了,也不仅叫好了!

        可他毕竟自小就师从小寒、太平公主,这种剑式见得多了!这丫头的剑式虽然已隐含了黄河之水一泻千里之势,但曲灵毕竟初入剑道,与林雪梅、林若曦等的剑道仍有天壤之别!

        所以,韩行烈倒不着急了,只用了揽雀尾一式,就将曲灵的剑式完全封住了,也化去了她的剑气,脚下却如同树根,动都没动一寸!

        曲灵一呆,不觉就停止了攻击:怎么回事?难道,这小子的剑法当真比嬴政高明?自己已用了心理战的招数,出奇不意,仍然无功?难道,太极剑法真的可以封住断水剑法?

        可,父亲为什么老说断水剑法是天下间至刚的招数呢?连太极剑法也挡不住!

        “公主殿下不玩儿了吗?哈哈,你的剑法不错啊,已入无剑境了,招式也奇特,竟有黄河之下一泻千里之意,为什么不打下去呢?”韩行烈不理解了。

        曲灵叹气了,才苦笑道:“韩王子,我初入无剑式的境界,刚才已是我最有心得的一招了,而且,加了我刚刚才领悟的黄河之意,没想到,还是攻不破你的剑招,看来,咱们之间的差距很大,不知道韩王子可否指点本公主几招?”

        “啊?”闻言,韩行烈不觉瞪大了眼睛:这丫头的资质不错啊,刚刚看见了黄河,剑法就有了黄河之意,难道,她也是天才级的剑客?莫非,这丫头真的可以跟林雪梅姐妹媲美?那,要不要通知老祖宗呢?

        可,心中实在难舍,但,他又向来知道太平公主的意思,一时,陷入两难之间了!

        曲灵一见,还以为他不肯传自己剑法,尴尬了,好一会儿,才笑了:“莫非韩王子以为曲灵的剑法太差了,不肯赐教?或者,阁下另有所图?想本公主侍候你?”

        她故意挤兑韩行烈了,似乎把他的心思早就摸透了。

        果然,韩行烈呆住了:自己敢吗?如果,太平公主那老祖宗知道了,自己的皮就该被她扒掉一层了!

        想了想,韩行烈哈哈一笑:“公主殿下的资质真不错,也许,可以跟我的那几位老祖宗比一下了,不过,此事言之尚早!我会修书一封到邯郸,告诉我那老祖宗公主殿下之事,哈哈,他们肯定感兴趣!也许,咱们会在齐国见到他们也说不定!”

        “啊,真的!”那曲灵一听,立刻就得意了,笑了:“很好,那就多谢韩王子了!不过,韩王子不指点我几招吗?”

        韩行烈哪里敢指点她?

        其实,她现在的剑境已超越了他的想象:这丫头能领悟无剑式,本来就是奇迹,而又能根据黄河之水,打出来不一样的断水剑招,这是他也无法比拟的!他只是一向有模学样而已,只不过,见识比她高明多了而已!

        韩行烈毕竟是大丈夫,光明磊落,叹了口气,才苦笑道:“我不能指点于你,否则,就有违你的剑道修行了!我那老祖宗说过,人各有性,所以,你的剑道就是你自己,而不在于别人的教导!所以,剑道是悟出来的,不是别人传的!哈哈,也许,我那老祖宗真要你侍候他了!”

        说完,他的脸上已是一片失望之态:看来,这个女人注定不属于自己了!

        这时,嬴政已过来了,笑了:“你们比得如何?哈哈,我只看见你们动剑了,谁赢了?”

        “我没赢,也没输!不过,公主殿下的资质肯定在我之上了,唉,三弟,我们两个都教不得她,否则,她会误入歧途的!这事儿,还是让我那老祖宗来完成吧!”韩行烈大方地说。

        事实上他见了曲灵的剑招,就知道其破绽不少,举手可破!

        倒不是他的剑法比她高明,而是见识不同,他自小受小寒、太平公主的熏染,见识当然在当代的剑客之手!

        所以,以曲灵现在的剑法,又怎能击败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