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在线阅读 - 第467章 杀人画 (二合一)

第467章 杀人画 (二合一)

        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罗杰也基本适应了在波兰总部的生活,说实话,对于这边的一应事务他一概不管。

        第一天夜里,那个名叫瑞秋的女人便悄无声息地钻进了罗杰的房间。

        她像一条美女蛇一样扭动着腰肢,并褪去了身上的衣服,但罗杰只是冷淡地扫视了她一眼。

        “从哪儿来的,从哪儿回去。”

        他脸色平静,似乎根本看不到女人眼中的欲望。

        “走的时候拿走你的衣服。”

        瑞秋从罗杰的眼中看到的只有冷漠,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甚至顾不得穿衣服,便逃也似的从窗户离开了。

        一连几天风平浪静,高文也没有主动联系罗杰,罗杰几次想要询问事情的进展程度,可最终却都忍耐下来。

        催得太急并不是什么好事。

        从骑士团那边传来消息,据说术士集会所在森林里已经找到了无头骑士等人打开的通道,他们正在进行加固。

        等一切准备就绪,便可以召集人手,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将一切扼杀在萌芽中。

        第6天,瑞秋再次前来拜访罗杰。

        不过这一次她是白天穿着衣服来的。

        “有什么事儿吗?”

        瑞秋甚至不敢抬头看罗杰的双眼。

        “贝德维尔先生,术士集会所有一个任务调查到波兰境内,他们希望可以得到我们的一些帮助。”

        这本来只是一点小事,但瑞秋并不清楚罗杰这个传承骑士对术士的态度,所以便直接过来询问。

        “你看着处理吧。”他随口说道。

        瑞秋点点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贝德维尔先生,负责这次任务的女术士名叫阿曼达,她说……”

        “阿曼达?”

        罗杰眼前一亮,“一个红头发的女术士?”

        瑞秋点点头。

        看到阿曼达的时候罗杰还是一脸惊讶,“你怎么会在这儿?”

        “因为任务合作,我一直想帮你安排到我的身边,但加赫里斯帮我沟通了几次,似乎都被玛格丽特拒绝了。”

        “老师找我谈过几次话。”

        阿曼达看起来还是美貌依旧,随着力量的增强,她对血脉的挖掘也越来越深,从精神到身体,整个人都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她暗示我不要和你走得太近,好几次都想介绍术士兄弟会里的人给我认识,只不过都被我找借口拒绝了!”

        “你毕竟是传承骑士,再加上加赫里斯的游说,她不敢明面拒绝,于是便打算把我派到罗斯去执行一项追杀狼人的任务。”

        “这个女人到底是做的什么打算?”

        罗杰皱了皱眉。

        上一次她指使辛西娅做的事情,完全可以算得上是落井下石,如果不是罗杰自身实力提高了很多,恐怕已经在威廉二人的袭击下死掉了。

        他并没有忘记这件事,只不过最近事端频出,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和借口。

        他本以为自己扯着贝德维尔的身份做虎皮,便可以让玛格丽特打消某些念头,但现在看来,事情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我听老师偶尔中提到过一句,格林似乎曾经召开过三方会议,参加会议的是三大势力的首领,他们之间好像达成了某种共识……”

        “玛格丽特本身的实力已经几乎没有再向上提升的可能了,所以她便把心思放在了我的身上。”

        阿曼达说道。

        “她要培养你?”罗杰皱了皱眉。

        “怎么可能?”

        阿曼达耸了耸肩。

        “术士不相信眼泪。”

        “这是一句箴言,但同时也代表了术士对感情的态度,他们不相信眼泪,也不相信爱。”

        “只有纯粹的利益。”

        “对于拥有悠久生命实力强大的术士而言,你觉得培养学生的目的是什么?”阿曼达看着罗杰。

        这句话引起了罗杰的深思。

        确实,人类的繁衍很大程度上都是由于自身生命的短暂以及不可避免的衰老和虚弱。

        但对于实力强大的超凡者却不存在这种情况。

        所以一般而言,强大的超凡者对于培养后代,或者学生都是没有多少兴趣的。

        “除非能给他们带来利益!”

        罗杰说道。

        阿曼达点点头。

        “一方面组织的强大需要培养更多的超凡者,但更重要的,还是血脉提升反馈的好处。”

        “在晋升超凡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血脉中都被种下了一颗属于导师的种子,伴随着成长,这颗种子也在吸取着我们的力量。”

        “还有这种事?”

        罗杰脸色一变,“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也是最近实力提升才察觉到的。”

        阿曼达也有些无奈,“这东西很奇特,它并不会限制我们的成长上限,甚至在初期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感悟自身的力量。”

        “当成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会离开我们的身体,回到他的主人那里。”

        “吸收了这颗种子,相应的导师就会获得感悟,并获得突破,积少成多,这会成为很多瓶颈期术士的唯一选择。”

        “而当种子成熟之后,我们这些所谓的弟子,对老师就没有任何用处了。”

        “在此之前,他们会尽最大可能榨取从我们身上获取的好处……”

        “比如说,把我们的身体作为交易的筹码,去和兄弟会或者自然协会中的某些人进行交换!”

        “这一次我已经做好了出发去罗斯的准备,可没想到临到出发,又被突然改派到这里,调查另外一件事。”

        阿曼达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疑惑。

        “任务很棘手?”

        “并不是。”阿曼达摇了摇头。

        “我只是有些奇怪,她或许知道你在这儿,所以才派我来执行这个任务。”

        “这样做不是很正常吗?”罗杰笑了笑,“明面上我起码是一个传承骑士,现在基本上就没有我处理不了的任务。”

        罗杰自信满满的说道。

        他现在的确有资格说这句话。

        “算了吧,我只是来看看你。”

        阿曼达的目光从罗杰的身上游走过。

        “啧啧,我可是看到那个对你唯命是从的德鲁伊,恐怕你让他做什么她都会欣然答应吧?”

        “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一开始只是一个收藏家的庄园里发生了离奇的死亡事件,派去调查的术士也没发现什么线索,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在此之后没多久,欧洲各地又接二连三的发生了类似的事件,事发地都集中在博物馆,展览会等地,这才引起了关注。”

        阿曼达似乎无意关心罗杰和他女下属之间的故事,她继续说道:

        “后来调查清楚了,杀人的是一幅画,不,应该说是出自同一人手中的几幅不同的画!”

        “杀人的画家?”

        罗杰很快就联想到了几种法术。

        “一种巫术吗?”

        阿曼达摇摇头,“不,我们现在怀疑是一件诅咒物品,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汇集在波兰,那些画应该就是从波兰的某个地方流传出去的。”

        阿曼达将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罗杰仔细的听着,这让他找到了一点曾经和亨里克一起执行任务时的感觉。

        “你不是需要帮助吗?”

        罗杰摊开手掌,“正好我现在没什么事,就陪你一起调查吧。”

        阿曼达昂起头,“也好,不过我希望除了正常的支援之外,你能把这件事交给我。”

        女孩儿眼中闪烁着自信。

        “我已经有过几次单独执行任务的经验了。”

        罗杰不由得有些好笑,不过他点点头,也认同了阿曼达的这种做法。

        在超凡世界,只有自身的强大才是永恒的真理,阿曼达是一个独立的人,而不是一只宠物,她同样需要成长。

        负责这个任务的原本是一个名叫基德的男术士,阿曼达虽然没有明说,但罗杰也可以看出这个,基德对阿曼达表示出来的过分热情。

        不过当天晚宴,自从基德看到阿曼达坐在罗杰身边,并跟随罗杰一同返回他的房间之后。

        第二天一早,这家伙就聪明的和阿曼达划清了界限,甚至主动揽下了其中一个比较繁琐的项目,没多久,就离开了波兰总部。

        阿曼达出去收集信息,罗杰闲来无事便开始研究阿曼达二人带来的几幅杀人油画。

        除了精通单弦管之外,罗杰在艺术上并没有任何造诣,他没办法分辨出这几张油画的好坏。

        开启猎人视觉,并强化自己的精神力,罗杰仔细地观察起手中的油画。

        麦田里的收割者。

        烈日的灼烧下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麦田,田野中,几名只能看到背影的农夫正弯着腰收割着田地里的庄稼。

        乍一看,这似乎是一幅再正常不过的油画,当然前提是忽略掉麦穗上摇晃的一颗颗脑袋。

        田野里种的根本不是庄稼,画家通过一种奇怪的笔法,将原本普通的麦穗儿,通过特殊的点缀,而诡异的呈现出另外一种形态。

        看似颗粒饱满的麦穗儿,却只不过是一颗颗饱满的头颅。

        “有趣。”

        说实话,比起那些粗暴的打打杀杀,罗杰更喜欢这种稀奇古怪的任务。

        这幅画本来很正常,它的改变是发生在画作的主人,斯坦福爵士割开自己喉咙之后。

        鲜血喷溅在油画上,红色的血液像染料一样,将一幅秋收图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收割图。

        连带着田野里几名农夫的身影,也变得模糊诡异起来。

        将这张画放到一边,罗杰继续向下看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赤着身体的女人,刚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罗杰甚至以为她就躺在自己的眼前,搔首弄姿发出某些邀请。

        不过随后,他在集中精神并开启猎人视觉之后,油画中的女人就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她美丽的脸庞上长出了一朵花,婀娜的身体上也浮现出钢针一样的鬃毛。

        整张画很干净,上面没有丝毫血迹,但罗杰却联想到了这幅画作拥有者的死法。

        “那个女人用斧子劈开了自己的脑壳,然后将一朵花种在了自己的脑浆里。”

        更可怕的是,她的秘书甚至还看到这个头颅被劈开的女人,脑袋顶着一朵花,推开房门,走出了十几米远才倒在了地上。

        罗杰对这件事的兴趣越来越浓,他甚至突然觉得,如果自己作为一个普通的狩魔猎人,没有被卷入到这些纷争之中。

        然后生活在一个有魔物纵横,现实和超凡交融的城市里,接受一些稀奇古怪的任务,清理掉这个城市的黑暗,然后和普通的超凡者一样。

        去一间他们经常会聚集的酒吧,喝酒、吹牛、聊天,或者偶尔打打架,然后和某一个看对眼儿的女猎人,或者女巫师之类的滚一滚床单。

        周而复始。

        这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很显然,现在的他就算想要过这样的生活,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当实力到达一个程度,即便毫无作为,很多事也会主动找上门来。

        命运也好宿命也罢,罗杰也分不清这其中有多少是自己的选择,有多少是形势所迫。

        如果他没有见到水鬼,没有踏上灯塔,或者没有选择墓园小屋,那一切也许都将会改变。

        将这些念头扫出脑海,罗杰把剩下的几幅画逐一看了个遍。

        油画中呈现了诡异的能量,使得画笔仿佛拥有了魔力,而每个死者的死法都十分古怪,彼此也没有任何联系。

        罗杰正在思考的时候,阿曼达突然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她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我找到了一条有用的线索!”

        “一开始,我们总是习惯用超凡的思维来处理超凡事件,可实际上很多超凡事件都是发生在现实世界当中的,同样的,也一定需要遵循现实世界中的某些规矩。”

        阿曼达的双眼像宝石一样闪动着光泽。

        “就是通过这个方法,从现实的角度入手,我才找到了这几幅画的流通方向,然后将最后的地点圈定在波兰。”

        她兴奋的拿过其中的一幅画,“注意到这种画法和风格了吗?”

        “你看……”

        罗杰耸耸肩,忍不住打断了阿曼达。

        “你应该知道,我对艺术的唯一追求都在那根管子上,但我没想到你还懂这个。”

        罗杰笑了笑。

        “我记得在今年夏天之前,你还是一个只关心电视剧周几播放的高中女生,可现在……”

        “这些东西很简单,以我们的精神力想学很容易,作为一个合格的女术士,除了力量之外,有些素养也是必须的。”

        “好吧好吧。”罗杰适时的送上了自己的赞美。

        “请问这位美丽强大具有艺术素养的女术士,麻烦你告诉我,你发现的线索到底是什么?”

        阿曼达略过了复杂的讲解,直接说道:“类似的风格整个波兰,只有一个画家符合这个要求。”

        她拉起罗杰,“赶紧出发,我们边走说边说。”

        当二人离开城堡的时候,树林中的一双眼睛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贝德维尔,你说这么好的机会,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