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章 王府寿宴,宾客一人

第二百六十章 王府寿宴,宾客一人

        平西王府内院,乃是樊家嫡亲们居住的院落,老家主樊精忠,就住在坐北朝南的正院当中。

        原本,今日的嫡亲们,都处在正院之内,准备等三声鼓响,就齐齐向樊精忠祝寿,却不曾想,外面的鼓只响了两声,就没了音讯,随后,正院被无数弓弩手围住,一时间人心惶惶。

        最终不知为何,那些原本在墙头虎视眈眈的弓弩手,如同收割庄稼一般倒下,没了音讯,众人正待查看之时,正院大门打开,随即,樊勋彰父子三人,带着姬昊天,一同走进了院内。

        “父亲?姬公子?”原本作为女眷,一同留在正院准备给樊精忠拜寿的樊珂,看见锦衣华服的樊家父子,身上个个带伤,不由得眉头一蹙:“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妨。”

        樊勋彰看着脸上带着担忧和不解神色的一种嫡亲外戚,露出了一个霸气的笑容:“今日之事,乃是西境敌军,特意针对我平西王族策划的一场刺杀行动,意图摧垮我樊家一脉,妄图在西境战事中扭亏为盈,但是此刻,前来袭扰的敌人,已经被我们悉数处理掉了,大家不会惊慌!”

        “万岁!”

        “天佑我平西王族!”

        “区区蛮夷贼人,居然敢来我王府闹事!简直不知死活!”

        “……!”

        霎时间,院内众人齐声欢呼,士气大振。

        而樊珂听完樊勋彰的一番话,却是微微一怔。

        樊勋彰尊为平西王,负责西境全线兵马统御,自然会被敌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平日里各类暗杀行刺多如牛毛,以他的身份来看,面对这些事情也是无可厚非。

        但今日之事,也确实太诡异了些,要知道,这里可是燕京城,一国京师,天子脚下。

        固然朝中派系繁杂,彼此间勾心斗角,但这并不是说,燕京城就混乱不堪了,至少从面上看去,一片平和,而且戒备森严,即便是已经下马的城防将军牛宝现,也是能力出众的悍将。

        试问,在这等戒备森严的燕京城内,敌国奸细怎么可能混的进来?

        一个两个也就罢了,能够绕开满城巡防护军的视线,而且攻破平西王府,这怎么可能?

        如果此事这么容易做到,天子又怎么敢在禁宫当中稳坐中军?

        真当百万里山河是无人之境了?

        即便樊珂已经看出了此事处处透着诡异,但最终还是没有拆穿,因为她相信樊勋彰没有道出真正的原委,一定有自己的想法,此刻发生质问,不仅得不到答案,或许还会让樊家上下,人心惶惶。

        “少……姬公子,您这边请!”樊勋彰对族人解释清楚原委之后,微微侧身,将姬昊天让到了正中位置,面向众人朗声道:“诸位,这位姬公子,乃是云州镇南医馆的少东家,更是天下难寻的神医,这次家父能够转危为安,一扫多年顽疾,正是因为姬公子妙手岐黄的结果!”

        “恩公在上,请受我樊氏族人一拜!”

        “姬公子!”

        “神医!”

        “……!”

        霎时间,满院当中,数十名樊家子弟,纷纷双膝触地,施以大礼参拜。

        “诸位!姬某今日前来,乃是为樊老家主拜寿的,还请大家起身,以免乱了主次!”

        姬昊天面向众人,气度不凡,温文尔雅。

        “姬公子说的没错!大家都起来吧!”

        樊勋彰听完姬昊天的一番话,面色红润的朗声开口,心中充满了欢喜。

        之前不知道姬昊天的身份,他只当姬昊天是一个寻常青年也就罢了。

        可此刻的姬昊天,可是全境统御,当世战神!

        如此威风凛凛的大人物,能够亲自来府上祝寿,不仅救了樊家一脉,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而且此时此刻,还给足了他樊家面子,简直可以称得上光耀门楣,若不是姬昊天吩咐过要隐瞒身份,恐怕此等大事,已经足够写进樊家族谱了。

        “快!请老家主!”

        樊勋彰摆手示意众人起身,再次吩咐了一句。

        “吱嘎!”

        正院的寝室房门敞开以后,两名丫鬟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樊精忠,沐浴在了阳光之下。

        数月不见,樊精忠依然恢复了许多,不仅面色红润,人也显得胖了起来,那双原本空洞的眸子,也重新闪起了生命的光泽。

        姬昊天双臂展开,随即双手交叠于胸前,深施一礼。

        “云州姬家!姬昊天,前来祝寿!”

        只此一人。

        如樊勋彰一般权贵,今日这场本该热闹非凡的宴会,最终,只有姬昊天一人在此拜寿。

        与之前所设想的模样,似乎有着天差地别。

        但,樊勋彰对此却满不在乎。

        他举办今日宴会,除了要清楚老家主樊精忠大病初愈,也是为了能与文武百官多多亲近。

        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喜欢交际的人,举办今日酒会,也掺杂着几分无奈,此时府上没有宾客,他倒是也乐得轻松。

        最主要的是,姬昊天一人,便能抵上的原本在计划中要宴请的文武百官和富商豪绅。

        对于这等位列至尊之人,莫说结交,他人又有几人能够一睹真容?

        关于此事,樊勋彰心中,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些遗憾的,姬昊天的性格,还是太过于低调了,否则此事一旦宣扬开来的话,恐怕天下人得知九州阁主亲自来樊家祝寿,一定能将平西王族再次推上一个巅峰。

        “好,好……”

        经过数月的休养生息,樊精忠已经能够吐字了,但还是不怎么清晰。

        虽然嘴上话语稀少,可他心中却知道,这青年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眼中不断透出感激与欣慰的光芒。

        樊精忠年事已高,不宜久见风寒。

        姬昊天祝寿之后,众人便重新回到了举办宴会的大院子当中。

        王族实力,雄浑无比。

        就在姬昊天祝寿的功夫,下人就已经将院子打扫的焕然一新,丝毫不减任何血迹,除了用新砖修补好的院墙之外,一切都是寻常模样,居然,丝毫不见了之前的血腥。

        大院当中,原本百桌的宴会,此刻只缩减到了五桌。

        樊家嫡亲四桌,拱卫四周,樊勋彰父女几人,还有樊勋彰的胞弟、堂弟,作陪姬昊天,期间樊勋彰几番推让,但姬昊天仍旧很有教养的没有身居诸位,而是坐在了一旁的客位。

        “咚!咚!咚!”

        没有了武盟和朔王族的阻碍,三声鼓响重新泛起。

        王府院内,歌舞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