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造洞天在线阅读 - 第0551章 结交

第0551章 结交

        面对这一桌的‘家常便饭’,平时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周幼宽,此刻竟然不知道该如何下筷!

        “吃吃吃~”

        江小鱼替周幼宽夹了一筷子醋溜白菜,说道:“时间仓促,我这里没准备什么好吃的,家常便饭,请多担待!”

        “哦~呃~”

        周幼宽的双眼从菜肴上挪开,面向江小鱼,感谢道:“多谢江城主款待,岂敢有所不满!”

        他夹起面前碟子里的醋溜白菜,放进嘴里,只是轻轻一嚼,就有汁水四溅,酸、甜、香、辣,一起炸开,冲击着他的味蕾。

        “这酸……”

        周幼宽的眉毛跳动,回味着舌尖残余味道,酸而不酷,绵密悠长,嗯,是好醋,顶尖的好醋。

        “这辣……”

        他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火辣辣的感觉,从舌尖来到唇角,唇角火热,颜色粉红,极其诱人。

        江小鱼忙把视线移开,嘴里不忿的骂道:“一个大老爷们儿,长这么好看,干什么?难道要用来当饭吃?”

        “这甜……”

        江小鱼的抱怨,根本没影响到周幼宽的回味。

        他感受着舌根下的清甜,有着丝丝回甘。

        就这样,他闭眼体悟良久,才肯深深吐出一口气,夸赞道:“好,真好,真真好!”

        “哦?周家人可都是吃的行家,我倒要看看这白菜有何出奇之处,能得到周幼宽的推崇!”

        于浩歌见周幼宽的表现不似作伪,也来了兴趣,夹起一筷子醋溜白菜放入嘴里,认真咀嚼起来。

        “嗯~”

        边咀嚼,他便点头道:“的确不一般!”

        “当然不一般!”

        江小鱼心里想着:“别看这只是一盘醋溜白菜,我可没少在上面花费心思,醋是上了年份的老陈醋,水是灵泉水,油取自凶兽身上。

        最关键的是,主食材白菜是灵药玉皮白菜,组合起来,自然能碰撞出不一样的味道!”

        尽管他心里有些小自得,但脸上却没表现出来。

        他冲于浩歌谦虚的笑着,摆手道:“哪里,哪里,只是普通的家常便饭而已,只要您喜欢,我可让人天天提供!”

        “江城主,过谦了!”

        于浩歌点评道:“对吃之一道,我的见解,有可能不如周家小子,却也能吃出这道醋溜白菜的不同寻常,水,白菜,皆不是凡物!”

        闻言,江小鱼对于浩歌暗竖大拇指,心道:“于先生,果真不愧是修为到了天妖境界的大妖,只尝了一口,就品出了菜肴中的灵材!”

        “咦~,还真是!”

        缓缓睁开眼的周幼宽闻言,脸上又多出惊喜,忙又夹一筷子白菜放入嘴中,这次不是品味味道,而是品味食材。

        一口菜下肚,周幼宽再看向江小鱼的眼神儿,就灼热起来,问道:“江城主,您这是从哪里弄来的白菜?”

        “哈哈~”

        江小鱼笑着,替周幼宽再夹一筷子宫保鸡丁,换言其他:“今日宴请周兄,主要是向周兄赔罪。

        经过曹新华一事后,我本以为无人再敢捣乱,谁成想仍有人胆大包天,铤而走险,蓄意破坏东大街客栈,若非……”

        顿了顿,他摇头失笑:“若非早有准备,我的损失可就大了!”

        “哦?”

        周幼宽隐隐间猜到一些内幕,放下筷子,追问:“怎么回事儿?只知前几日,周兄带走一人,难道是他在客栈里搞破坏?是摔了水晶杯?还是……”

        “没错!”

        江小鱼点头承认:“就是那人在搞破坏,摔水晶杯也就罢了,我还不至于因此与他过不去。

        可恶的是,他还要打碎我的水晶墙!”

        谈及此事,他一脸愤慨。

        “确实可恶!”

        周幼宽与其他世家子弟一样,第一次见到水晶客栈,都被其震惊住了,不仅仅震惊于它的构造,更加震惊眼前水晶的数量,与质量。

        水晶的数量之多,质量之好,直让人好生羡慕。

        “这可跟在下没关系!”

        感慨之余,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忙撇清关系道:“我敢对天发誓,自打进入伏龙城后,就老老实实的!”

        “知道,我们知道!”

        对此,江小鱼也是派人调查过的。

        当下,他笑着说道:“周兄,那人口口声声说是你的人,是受了你的指使,若非我早知你守规矩,就轻信了他,可是……”

        又是无奈一笑,继续道:“可是天算不如人算,我这边还在追查真相,老五叔那边就有了动作!”

        说到此处,他满脸的歉意,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周幼宽腰间的钱包上,嘿嘿一笑:“让周公子破费了!”

        “原来如此!”

        周幼宽心里纳闷儿:“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间就涨价了?原来是因为这事儿?”

        想到涨价,又想到江小鱼的为人,他觉得有必要开诚布公,当下深吸一口气道:“江城主,其实该赔罪的是我才对!”

        此言说出,江小鱼心中了然,知道他下面所说之事,必然是秘地之事,觉得说开了也好,便没有阻拦!

        本来,当着于先生的面儿,周幼宽并不准备提及此事,毕他做的事情不光彩,容易给于浩歌留下不好影响。

        就在刚刚,他在心中权衡利弊之后,觉得与江小鱼结交,比讨好于浩歌更重要,所以他选择向江小鱼袒露真性情,冰释前嫌!

        “秘地之行,我确实有加害江城主之心!”

        周幼宽坦荡直言:“当时,我与江城主并无交情,也无结交之意,只有利用之心,相互算计实属正常。

        若是不幸栽在江城主手上,我也并无怨言,所以加害江城主,我心中并无愧疚!”

        他此话出自真心,说话声,铿锵有力。

        见江小鱼默然不语,他继续道:“当我得知,江城主竟然能从秘地中全身而退,就知道您是个强者,我喜欢结交强者!”

        话已至此,周幼宽的意思,无需赘述。

        “我结交朋友,不管你实力高低,修为强弱,只在乎秉性!”

        江小鱼说出他的交友标准,眯起眼睛,盯着周幼宽道:“你够坦诚,所以我愿意与你结交!”

        “好!”

        周幼宽正等这句话,端酒,起身,向江小鱼敬酒:“来,好兄弟,咱们干了这一杯!”

        “干——”

        江小鱼同样举杯,与之豪爽对应。

        放下酒杯,两人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