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1988在线阅读 - 第964章 沈雪住得,我也住得!

第964章 沈雪住得,我也住得!

        “不欢迎我?那我走?”王林微微一笑。

        “进来啊!”顾清雨柔媚的声音在轻轻的颤抖。

        她没想到王林居然来了!

        刚才所有的猜测和不快,此刻全部忘到了九霄云外,她只剩下对王林的喜爱和愉悦。

        王林左右看看,走廊上空无一人,老旧的电灯泡,忽明忽暗,闪烁个不停,    有时还会发出嗤的一声响。

        “你们走廊上的灯好像坏了。”王林说道。

        “管它干什么?自有人修理。”顾清雨拉着他进了门,顺手将房门带上,嫣然笑道,“反正等你的别墅修好了,我就搬过去住。我已经是你的女人,我住得心安理得。沈雪住得,我也住得。早知如此,我应该早些和你好,    我也能少受两年的孤独和寂寞。”

        王林伸出手,轻抚她嫣红透白的俏脸,将手放在她颀长白腻的脖子后面,轻轻用力一拉。

        顾清雨整个人扑进王林怀里,嘤咛一声:“我想你。”

        王林的大手,按在她瀑布一般的秀发上,温声说道:“当我的女人,你得有几点自觉。”

        “嗯?”顾清雨还以为,王林会说一番绵绵情话,没想到却等来这么一句。

        “不许争风吃醋。你来时,我不拒绝,你若走,我不留你。”王林经历过数段感情,哄过几个女子,心态早就沉稳有如磐石。

        除了沈雪,他对其他女人都是你爱留便留,要走便走的态度。

        李文娟的装疯卖傻,    故意遗忘。

        田晓青的忽热忽冷。

        唐嫣的若即若离。

        王林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因为他明白,两个人即使相逢,也只是彼此某段时光中的过客,或长或短而已。朋友、情人、恋人、夫妻,就连父母也是如此。

        哪里有两个人,能做到同年同月同日生,然后还能长长久久在一起,再做到同年同月同日死?

        王林对沈雪是真的用了情,一直到如今,沈雪也是他心底的白月光。

        他给沈雪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至于李文秀,因为有了孩子的羁绊,他俩的感情,早就超出了爱情的范畴。

        男女相处之道,并不一定要有所谓的爱情。

        那些相亲成婚的,哪来的爱情?不照样把婚姻延续到死?

        而在九十年代以前,国内相亲成婚的人只怕要占绝大多数。

        婚姻和家庭,自成一套体系,爱情对其来说,可有可无,即便开始有,    几十年的家长里短、日夜争吵过后,还能真爱如初?

        爱情是浪漫,婚姻是现实。

        爱情里,甜言蜜语是用来维护和增加感情的,而婚姻里,甜言蜜语则是来破坏感情的。

        谈恋爱的时候,女人经常问男人,你到底爱不爱我,然后男人总是毫不犹豫的肯定回答说爱。而婚后,女人若再问,很多男人总是直接丢给她三个字:“神经病”。

        谈恋爱的时候,那是全心全意的一种付出,谁也不会去计较得与失,即便有时候卑微,依旧还是会奋不顾身。

        但是结婚以后,没有荷尔蒙了,也没有新鲜感了,更加没有激情了,剩下的只有平淡和厌倦,所以两个人在一起很容易爆发矛盾。经常能因为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大吵一架,而放在婚前,就算女人做了天大的错事,男人也舍不得批评一句。

        谈恋爱的时候,即使身无分文,两个人还是生活得很开心,很满足,可婚姻里要是没钱,那两个人除了吵架,就只有吵架。所以说没钱呐,千万不要结婚,太扎心了。

        沈雪是王林的爱情。

        李文秀是王林的婚姻。

        周粥?她是王林的情人。

        除了这三个女人,其他靠近王林的女人,对他来说,都只有一个称呼:“女人。”

        可以带给他各种愉悦、满足他偶尔需求的女人。

        王林活得透彻,也看得彻底。

        他相信世间的人性,有几大定律。

        一是99%的男人都好色。

        二是99%的女人都爱钱。

        三是人的尊严,95%以上都是能以金钱来衡量价值的。

        或许有偏颇之处,但王林却是这么认为的。

        如果王林没有钱,没有成功,李文秀会不会真的和他离婚?

        沈雪会不会看上他?

        周粥在他分手之后,还能不能和他复合?

        这些事情都很难说。

        至于李佳欣、唐嫣、田晓青、顾清雨等人,因为阶层的不同,他们之间连认识的机会也没有。

        王林经历过太多感情的到来和离开,所以他对顾清雨的关系,也就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

        他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能持续多久,也许明天就分手?也许下个月?也有可能到明年?

        两个人之间,以情人的关系能维持一辈子吗?

        有,但极少。

        事实上,情人很难有维持一辈子的,大都只是昙花一现,只不过这个关系维持的时间有长有短。这种状况的情人,在如今社会占比是比较大的。他们在一起的主要目的,是一方图另一方的金钱或物质,而另一方则为了对方的青春、美貌等外在优势。这种情人是彻彻底底的交易,各取所需。是情人类型中维持关系最不稳定、在一起时间最短的一种类型。其中一方,随时有可能喜新厌旧、分道扬镳。这类情人与双方是否婚配没关系,彼此间也不存在感情,聚的快分的也快。

        即便有感情,也会随着时间而变淡甚至消亡。

        王林对这一点看得格外清楚。

        但是沈雪和周粥不同,她俩和王林之间不仅有感情,还有血脉的延续。

        现在,王林面对顾清雨,他的头脑是无比的清醒。

        他欣赏顾清雨的美貌和才华,也感受到她的爱慕和渴求。

        于是,他们有了共同飞行的经历。

        但他要和顾清雨说清楚。

        就像当初他和李佳欣说清楚一样。

        事实证明,这番说辞很重要,到目前为止,李佳欣还没有露出一点想当正宫的苗头来。

        女人总是不知足的,她跟着你一年,可以说是爱着你的人,跟着你五年,可以说是为了你的钱,但再往后呢?当她意识到一辈子的青春,就要耗完时,她会恐惧,害怕未来没有着落,她也不会满足你偶尔的探视!

        不管是为了男人,还是为了钱财,她都想上位。

        后宫之争,几千年来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在封建制度那么森严的时代,后宫都争得你死我活,何况是现在?

        此刻,顾清雨听了王林的话,不由得怔忡。

        这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

        “王林,你说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顾清雨猛的推开他,往床沿一坐,“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喜欢你的钱?所以我才和你好?我像一个卑微的小人,犯贱的喊你过来,我只是因为爱你啊!你却这么想我?”

        王林沉着的在椅子上坐下来,缓缓说道:“如果我还是那个机修工人,你会爱上我吗?不会的。”

        “可是,我爱着的人,就是现在的你!这有错吗?”

        “没错。所以我会给你我能给的一切,婚姻除外、家庭除外。”

        “你、你这是把我当小蜜?”

        “不然呢?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恋人还是夫妻?”

        “……”

        顾清雨咬着嘴唇,咬得那么紧,似要咬出血来。

        虽然她心底承认,但这话从王林嘴里说出来,却有如刀子一样在捅她的心。

        “我不想和你直接的谈钱,但我会给你足够的钱。”王林道,“洋车、洋楼,我都可以给你,金钱我也不会少给你。你要的资源,我也会力捧你。哪怕有一天,你厌倦了这种生活——事实上,你迟早会厌倦的。不管你是真爱,还是假意。”

        “我是真爱!你别污辱我!”顾清雨颤抖着,声音有些歇斯底里。

        “你看,我们已经开始生隙了。”王林自嘲的一笑,想到了自己和田晓青还有唐嫣之间的关系,“我就知道,你会后悔的。”

        “我——”

        “你先听我说完。哪怕有一天,你厌倦了,你要离开。我也不会阻拦你,给予你的一切,我也不会收回。但在这段时间里,你就是我的女人,你只能是我王林一个人的,但我不是你的一个人的,这一点你早就明白了。”

        “我——”顾清雨再次无语。

        她都明白,但明白是一回事,说出来并承认,又是另一回事。

        顾清雨虽然聪慧,却也很会自欺欺人,她总把自己的行为,伪装在爱这个词里,因为爱,所以她做了被人所不齿的事。

        她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也就不在乎其它。

        现在王林却将她不想提及的一切都摆到明面上来说,这让她的心防,瞬间崩溃。

        刚才她还期待王林的到来,想和他再度起航。

        可是,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肮脏的!

        王林的话,把她的内心剖析得鲜血淋漓,让她不敢直面这惨痛的人生!

        “清雨,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王林缓缓说道,“如果你不能接受,就当昨夜只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一场游戏,一夜之情,也并非不可饶恕。让我们将昨天封存在彼此的记忆当中,我们还是好朋友。我答应给你的,我会实现我的诺言。”

        他起身,勾起她的下巴,在她的额头印上一吻,然后说道:“好好休息!再见。”

        顾清雨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整个人都冰冻了。

        当她回过神来时,王林已经离开。

        屋子再次恢复了冷冷清清的状态。

        她坐在床上,收起双腿,把头靠在膝盖上,无助的思索着,思绪发散,根本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林下了楼,坐进车里。

        他点着了一根烟,慢慢的吸着。

        忠叔已经下班,王林此来,也没有喊他同行。

        车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吸完了一支烟,抬头看看楼上,然后默默的驱车离开。

        如果是沈雪,一定会出现在窗口朝下面张望,甚至会跑下来抱住他,不让他走。

        但顾清雨并没有。

        在王林看来,这也足以说明,顾清雨对王林的爱,远不及沈雪。

        每个人都在说爱,但爱的程度是不一样的。

        爱得死去活来?

        还是只是说说而已?

        王林开着车,慢慢的往家里开。

        他的大哥大忽然响起来。

        “喂?”王林靠边停下车子,然后才接听电话。

        “王总,魏学武投案自首了。”忠叔的声音传了过来。

        “投案自首?”

        “对,高勇刚才告诉我的。高勇和孙强这两个人,其实还是带证的。”

        “我知道。”王林道。

        “昨天晚上,高勇他们为了保护你的安全,就没有追捕魏学武。没想到姓魏的今天主动投了案。”

        “嗯,他们是专业的,我相信他们的判断。”

        “王总,魏学武的行为,属于故意杀人未遂,量刑可轻可重。轻者拘留十五天,重者可以追究他的刑事责任,能判三年的刑,这就要看王总你的意思了。”

        王林沉吟道:“拘留十五天吧!”

        “好的,王总仁慈。你在外面吗?”忠叔听到了大货车开过的哐啷声。

        “哦,我出来见个朋友。”

        “王总,你一个人吗?”

        “没事,安全得很。”

        “哎呀,王总,你怎么不喊我呢?”

        “真没事,这么晚了,不好打扰你,你是我的员工,我也不能二十四小时剥削你啊!”

        “我愿意为王总效力!你在哪里,我现在过来。”

        “行了,你别来了。我马上就到家里了。”

        “那好吧,再见,王总。”

        王林放下电话,继续开车回家。

        李文娟等人都已经睡下。

        李文秀则躺在床上看书等着他。

        “你还不睡呢?”王林走到床前,笑着问道。

        “睡不着。”李文秀嘟嘟嘴,“你去见顾清雨,你不回来,我会乱思乱想!”

        “哈哈!”王林笑道,“那我要是今天晚上不回来呢?你会跑过去找我吗?”

        “那倒不至于。”

        “相信我?”

        “我是害怕。”

        “害怕?”

        “我害怕看到我不该看的。所以,我宁愿装傻。只要我没有亲眼看到,起码我可以安慰自己,说你只是跟她去谈工作了。”

        王林坐在床边,看着妻子。

        李文秀依偎在他胸前:“你没有让我失望。你回来了,还回来得这么快。”

        王林捧起妻子的脸,一言不发的吻了下去。

        他在心里说,李文秀,只要你能装一辈子的傻,那我当你一辈子的丈夫。

        如果有一天,你终于不能再装傻的时候,也许就是我们夫妻关系破裂的时候。

        王林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来临。

        他很贪心,想极力维持现在这种关系。

        能不能维持?能维持多久?

        这不是个人能力能决定的。

        几个人里面,只要有一个人不甘心现状,就会破坏这种平衡。

        李文秀身子软软的,将手里的书抛在一边,她搂住丈夫,气息渐促。

        两个人有床单上滚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