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庶族无名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承担

第四百一十五章 承担

        居易乡从一个一无所有的流民聚集乡庄,发展到如今近五百户的规模,平心而论,陈晋做的不算差,甚至可说是非常优秀,在这居易乡逛了一圈,各种水利、道路可以说修建的非常完善了,大多数乡庄可是没有专门的商铺的,没必要,但居易乡却又五座,虽然都是从这里收货,然后去城里卖,再从城里将乡民需要的货物收回来贩卖,但就这个,一般乡庄也没有。

        陈晋在对乡庄的规划和对未来居易乡发展上,已经铺平了道路,基础夯实了,以后的继任者如果不是太差,顺着陈晋定下的方略继续下去,以后或许可能发展成为一县也说不定。

        陈默相信,在他的治理下,现有的县城在将来肯定是无法容纳更多的人口的,出现新的县城是必然的,这居易乡或许有这个潜力。

        “做的不错。”回到陈晋在这里的家时,陈默拍了拍陈晋的肩膀,笑道。

        “孩儿还有很多不足之处,望父亲指点。”陈晋恭敬地道。

        “其实当年你在此半年之后,在擢升三老的第一批名单里便有你的名字,最终却是被我压下了。”陈默点点头,看着陈晋笑道:“一年的时间,尚不足以让你体会民间疾苦,百姓生计,如今看来,你算是合格了,而且注意你的那些人,如今恐怕很难知晓你的行踪。”

        陈晋默默地点了点头,生于富贵之家,固然能够享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东西,但同样也是步步小心,陈默为了让陈晋不受人关注下悄然入仕,可说是费尽了心思。

        “这其中,固然有避人耳目之意,却也是希望你能更懂民事,民乃国之本,当百姓的生活得不到保障之时,动乱也便随之而来,这四年来,你做的不错,如今中原方下,很多地方官得行不足,接下来会有大批三老、县吏级别的吏被派往中原接任县令、县丞等位,你这四年来,治理地方有功,再加上朝廷如今急用人,会破格升任县长之位,不过地方可能不会太好。”陈默看着陈晋笑道。

        “还二不怕苦。”陈晋躬身道。

        县长而非县令,说明县城不过万户,算不得大,但对于一个三老而言,这算是一次飞跃了。

        “这县长与三老不同,这居易乡便是治理的不错,也不过数百户,而一县之地,至少也有数千户,县城中的事物与这乡间不同,还有地方豪绅、乡间宗族各方都需协调,你做事能力不差,但也只能做事,从县长开始,你要学的就不只是做事,还得会做人,会御下,从高处往下看和从低处向上看,哪怕是同一样东西,落入你眼中的也是不同的,你能把这县长之位做好了,这肩膀上能担的东西才能更多。”陈默一边走,随意的谈论着一些琐事。

        他虽然没做过县令,但少年时跟着臧洪处理过县务,很多事情可没听上去那么简单,在臧洪时代,想要处理好县务,先得跟当地士绅豪族打好关系,臧洪当年有名望,所以还算顺利,但若没有名声的话,那可就更难了。

        现在的陈晋,太正了,不是说正不好,但作为未来陈默的继承人,不能只知正,这权力角逐间,太多的肮脏与黑暗,只是靠一股正气想要感化人,那也只是想象,你还得懂奸,懂妥协,只是这些东西,得自己去领悟,用说的,是很难让人真的理解,只有亲身经历过了,很多东西就无师自通了。

        “孩儿明白。”陈晋点点头。

        “不,你不明白。”陈默却是摇了摇头道:“这次晋升县令,我会给你几样东西用来保命,但我不希望你用,我能给你的终究不是你自己的。”

        陈晋皱眉道:“父亲,我大汉如今吏政清明,孩儿受朝廷册封,无论如何也不会有性命之忧吧?”

        “会这般问,你便不明白,到时候再说吧,这边的事情交接清楚之后便回朝,过年之后准备上任,我给你准备的东西,大概也便准备的差不多了。”陈默拍了拍陈晋的肩膀笑道。

        “喏!”陈晋压下心头的疑惑,躬身一礼。

        “行了,你娘这一路舟车劳顿,为免让人生疑,此番别后,我等还准备去中原巡视一番,得早些休息,继续做你的三老吧,做事得有始有终。”陈默笑道。

        “喏!”

        陈晋让家仆帮陈默和蔡琰准备了丰盛的晚膳,吃惯了洛阳的山珍海味,如今吃些乡间常吃的,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不过让陈默意外的是,本该疲惫的夫人,这一夜却颇为兴奋,痴缠了陈默好久,方才软软的瘫倒在陈默怀中,任由陈默帮她拭去香汉。

        “今夜这是怎了?”陈默拍着夫人的背,享受着那股余韵,笑问道。

        “夫君可有发现,晋儿瘦了。”蔡琰趴在陈默怀中,抬头看着陈默,任由陈默把玩。

        “是瘦了,不过人却更精神了。”陈默点点头,虽然跟儿子相谈的时间不多,但儿子的状态陈默却比蔡琰更清楚,也不知道这当娘的跟儿子絮絮叨叨了半天,关注的都是些啥。

        “妾身知道夫君有意磨砺晋儿,但这般磨砺,是否有些过了?”蔡琰有些心疼道。

        “你啊,慈母多败儿。”陈默摸索着手中的软糯,叹了口气道:“你若愿他只待在你身边,将来为夫百年之后,由征儿或是睿儿接我基业,那我便将他召回,锦衣玉食,常伴左右,夫人可愿意?”

        蔡琰沉默了,作为家中大妇,女君,蔡琰这么多年来能跟陈母欢欢喜喜,能跟一众姐妹相处融洽,并非因为其出身,而是因为她处事公允,但再公允,人终究是自私的,虽然陈晋、陈征、陈睿都是陈默的儿子,但只有陈晋才是她的儿子,要让儿子放弃陈默将来的继承权,蔡琰自然是不愿的。

        “你我皆算博学之人,这一身学问由何而来?”陈默见妻子情绪低落,笑问道。

        “自是苦读而来。”蔡琰低声道。

        “是啊,因为我等苦读,才有为人所羡慕的学问,这世间任何东西都是有舍方才有得。”陈默轻拍着夫人的柔软,笑道:“但这学问相对是公平的,世家寒门,想要学有所成,只要肯下苦,终究会有所成就,但继承家业可并非如此,尤其是我的家业,没有一定本事,就算勉强让他继承了,他也守不住,这东西可不只是学问好就能行的,很多东西都是书卷之上无法学到的,想要守住家业,甚至让我陈氏一门更加辉煌,他要承受和经历的,注定比寻常人多百倍、千倍,我给他的,是一条相对稳妥的路,至少不会危及性命。”

        “夫君所言甚是,是妾身……”蔡琰低声道。

        “母亲爱孩子,没有错,娘亲也从来不想我有多大出息,只望我平安一生,但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路要走,你也不可能一生一世都陪在他身旁,得学会放手,路让他自己去走,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再帮。”陈默笑着帮蔡琰拉了拉丝被。

        “夫君,征儿的婚事……”蔡琰突然想到了什么,询问道。

        “我看这小子,早已尝过个中滋味,至于婚事,家底清白,人品不错就行,到了我等这般地步,也无需刻意去追求门当户对,有时候门当户对,于他而言,未必是好事。”陈默看着头顶的房梁,叹息道。

        “这也能看出?”蔡琰诧异的看向陈默,她知道女子是否经过人事有些特征,但从未听过男人也能看出来。

        “眼神啊,我今日特意让婢女去试了试,这男人,就算看着再正经,经过人事和未经人事对这些事情的反应还是有些细微差别的,这小子,不但经历过了,而且还不少呢!”陈默呵呵笑道,有些事情,经历的多了,看人方面那是一看一个准。

        蔡琰有些无语的看着陈默:“夫君所学当真广博。”

        “咳~”陈默轻咳一声笑道:“经历过风雨的雄鹰和雏鹰的飞行姿势都有区别,这些事情,只需细心观察,不难看出,色而不淫,乃大丈夫也,如今看来,晋儿未曾沉迷其间,很好。”

        “那夫君可曾沉迷?”蔡琰轻笑道。

        “为夫有未沉迷,夫人难道不知?”陈默捏了捏,随后笑道:“不过最近确实又想过一些方式,夫人若是不愿休息,可愿与为夫一同尝试一番?”

        “啐,夫君总是这般没有正行。”饶是已经是老夫老妻,面对陈默这般肆无忌惮的调戏,以蔡琰的性子还是有些吃不消。

        “哈哈~”

        陈默大笑一声,将丝被一掀……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陈默和蔡琰收拾停当后,准备起程。

        “事情就这般了,也不必相送,记得年关回家。”庄口,陈默搂了搂儿子,看着他道:“别让你娘总担心,其他的事情,等年关回来,再详谈。”

        “父亲放心,孩儿记下了!”

        “走了。”

        “恭送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