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海霸业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章 两世恶气一朝出

第二百八十章 两世恶气一朝出

        甄爱晴立即满脸无辜:“驰弟,姐又说错话了吗?姐是真的喜欢你,真的想做你的妻子,为你……”

        “都特娘的到这时候了,你竟然还不忘给老子泼脏水,真是头顶长疮,脚底流脓。”丁驰手指对方,瞪着双眼,“你再说一遍,那个手帕到底怎么回事?”

        “我……那,哎呀,我当是什么事呢,算姐说错话了,好不好?”甄爱晴说着,竟然伸出手去,想要摩挲对方前胸,以示为其顺气。

        丁驰挥手挡开:“拿开,少特娘打马虎眼,今天必须把事说清楚。说,到底怎么回事?”

        甄爱晴边甩生疼的手臂,边快速思谋着对策,很快便有了主意:“哎呀,我这些天着急上火,时而糊涂时而难受,现在又来那股劲儿了,什么也想不起来呀。”

        “想不起来吗?那我帮你回忆回忆。”丁驰说着,站起身来,在dvd上操作了几下,又打开电视,然后重新坐回原位。

        这是干什么?看那种片,加前奏?他是忍不住了吗?甄爱晴满是疑惑。当电视屏幕上出现大床时,她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推测,于是脸上立即挂上那种暧昧神情,就等着续写接下来的故事。相比起以往,她更期盼与对方发生那事,因为那就预示着离自己成功不远了。

        但是很快,甄爱晴的脸就变了色,好似猪肝一般。因为电视上房间很熟,在半年多以前,她曾经进去过。

        不错,电视上录像正是那晚的,是从屋子里空无一人开始的。很快,屋门从外面缓缓推开,周一架着丁驰,跌跌撞撞的进了屋子,然后两人一同“砸”到大床边沿上。在大床上喘了喘,周一爬起来,开始挪动丁驰,费了老大劲,才把他的鞋脱掉,把他整个人挪到床上。之后便是给丁驰脱衣、盖被、擦脸,然后坐在床边看着。

        画面动了一下,上面显示时间已将近次日凌晨四点。画面中,丁驰还在躺着呼呼大睡,周一也已伏在床边睡着了。忽然,周一抬起头来,抓过床头柜上手机,然后又快速去了卫生间。时间不长,周一从卫生间出来,俯身凝望了丁驰一会儿,拎起包出了房间。

        画面又是一动,甄爱晴出现在屏幕上,丁驰也依然还在床上睡着。此时她穿的很少,正在撕扯着裤子,甚至还手脚并用撕了又撕,终于制造出破损。之后毛衫也如法炮制,然后看了看丁驰方向,便去了卫生间。时间不长,丁驰醒了,甄爱晴也正好出了卫生间,画面随之静止。

        有录像为证,甄爱晴无法再抵赖,只得说:“那时我也是昏了头,就想着和你在一起,所以就回去弄了那块手帕,这都是因为我爱你呀。”

        随即她“咯咯”一笑:“驰弟,真是佩服,你竟然提前做了这样的安排。”

        其实这根本不是他的“杰作”,而是拜某个龌龊的小偷所赐。就在丁驰大醉之前的两天,有一个小偷穷的要命,所以就以住宿为名,在那个房间装了针孔摄像头,想着敲诈一笔。不曾想刚取回录像,就因盗窃落网了,正好犯在大李手里,大李根据录像给丁驰打了电话。大李打电话时,也正是甄爱晴二次上门施压离去不久。

        丁驰哼了一声,没有回复,而是又问出下一个问题:“说吧,你是怎么进的屋?”

        “我真的记不起了,现在我满脑子浆糊,好像是正好在门口遇到你了,我就……”甄爱晴继续装起了糊涂。

        “真特妈的贱,不见棺材不落泪。”丁驰再次起身,又放了一段录像。

        录像上,丁驰根本没有出屋,而是甄爱晴自己进的屋子。

        事情既已败露,甄爱晴只得交待:“其实从到省城开始,我就一直关注着你。那天你们一伙人聚会,我也知道,就提前想办法在前台打听到了你的房间号,想着来个捉奸捉双,到时直接报警。不曾想,第二天早上等我去探路时,却见你女朋友匆匆出了大楼,听她打电话是要赶火车走。于是我到了楼上,正好又和她穿的相仿,模样气质都差不多,就以她的名义让楼层服务员开门。服务员可能也正迷糊,只是瞅了一眼,也没盘查,就给我开了门,我就进去了。驰弟,我……”

        “闭嘴,姓甄的,你这个烂货,太特妈的不要脸了。为了达成不可告人目的,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对我陷害,你特娘的还算人吗?你们甄家有一个算一个,没一个好东西,你那个老子更不是玩意儿。你们害我还不算,还对我爸妈痛下杀手,把他们折磨的生不如死……”丁驰越骂越来气,越骂火越大,之前的一幕幕全都闪现在脑海中,他骂的也就越来越难听。

        甄爱晴已经做好了挨骂准备,脸皮也足够厚,可她也不禁疑惑:要说我对你耍手腕,这倒不假,可我没对你爸妈怎么样呀,怎么还说我把他们折磨的生不如死呢?尽管不解,但她可没敢问。

        孰不知,丁驰骂的远非这几年的甄爱晴,而是把前世甄家父女尤其是甄爱晴的恶行一并痛斥。二十多年了,两世了,丁驰心中的怨恨犹如滔滔江水,源源不断,奔流不息。今天终于到了算总帐的时候,必须做个清算,必须要为上世的自己和爸妈发泄出这口怒气。他骂的非常难听,难听的平时都没法出口,但今天他要骂,比起甄家人对自己的伤害,这也太轻了。

        终于,丁驰在骂了半个多小时后,实在也没新鲜词汇,也的确骂的口干舌燥,这才停了下来。

        甄爱晴立即凑上前去:“驰弟,解气了吗?”

        丁驰点点头:“解气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来就是让你出气的。”甄爱晴立即满脸笑意。

        “真的吗?”丁驰追问。

        “千真万确。对了,还有,这卡上是我拿你的八万多块钱,今天一并还给你。”甄爱晴说着,拿出一张卡递了过去,“卡的密码是六个八。”

        丁驰并没客气,这本来就是自己用来稳住对方的,属于被骗钱财,于是接过卡片放到包中,问道:“还有事吗?”

        “没了。”

        “那就走吧。”

        “好的。”应答之后,甄爱晴并未离去,而是支吾道,“驰弟,还有件事,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想说就直说,要是再拐弯抹角就算了,我的时间可有限。”丁驰说着,拿起手包,向门口走去。

        “驰弟,等等。”甄爱晴追了上去,然后一咬牙,“我就想知道,驰名电子究竟在做什么?我是说除了现在的新产品以外。”

        “是别人让你问的吧?”丁驰“嘿嘿”笑着,继续迈动步子。

        见对方似要马上离开,甄爱晴急着追问:“你那里是不是租了一台光刻机?光刻机现在在哪?”

        丁驰转过头去,眼中闪出寒光:“这才是你来的真正目的吧?”

        既然话已出口,甄爱晴也顾不得脸面了,直接“扑通”跪倒在地,央求道:“我是实在没办法,如果不给他们打听,他们就要我的命呀。驰弟救命,姐求你了。”

        “真特娘的自私,劳资若是告诉你,劳资又怎么活?”丁驰直接一抖腿,甩开了对方的拉扯。

        甄爱晴跪爬着追去:“你可以立即转移呀,我只要向她汇报一下就行,求你告诉我吧!”

        “一会儿问她吧。”丁驰说着,拉开了屋门。

        一身戎装的肖燕子走进屋子,亮出证件:“甄爱晴,你涉及一起间碟案,跟我们走一趟。”

        “啊,间碟?”甄爱晴直接瘫倒在地。

        又有两名戎装女子进屋,直接架起甄爱晴,快步出了屋子。

        肖燕子没有立即离去,而是神色冷峻的看向丁驰:“你可真行呀。”

        丁驰“呵呵”一笑:“我和她什么事都没有,是她要害我。刚才在旁边屋里监听,都录全了吧?”

        “我是说你不尊重女性。”肖燕子“哼”了一声,走了出去。

        “我,我不是无缘无故骂她呀。”丁驰满脸委屈,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