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无限世界投影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抵达

第二百三十六章 抵达

        陈长铭刷联系度,倒不是无聊,只是下意识的反应罢了。

        在此前世界待的那漫长时间里,他已经快要养成条件反射了,如今不过是本能发作罢了。

        当然在另一方面,这也是有需要的。

        眼前这些人如今看似卑微,但实际上未来都是修行者的苗子,将来一个个的很可能都会成为修行者。

        到了那时候,如今联系度也就派上用场了。

        除了收获一波好感度之外,还能用来进行投影。

        一举两得。

        其他人看不到这些,只以为陈长铭是提前笼络罢了,对此不以为然。

        “还是太年轻......”

        行走在队伍中,观察着陈长铭这段时间的动作,范经暗自摇了摇头:“还没有适应过来啊......”

        “对修行者来说,这一套可没什么作用。”

        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拉帮结派,对于凡人而言是很有用的技能,不过对修行者来说就并非如此了。

        对修行者来说,修为就是一切,自身的修为若是不够,那说什么都是虚的。

        纵使身边的亲朋党羽再多,面对更强的修行者,也不过就是一掌的事情罢了。

        有那交往的时间,不如多修行片刻,将修为再提升一点。

        身为修行者,对于这其中的门门道道,范经深有体会。

        不过望着陈长铭,他也没有提醒的意思。

        有些道理别人来说,虽然能听进去,但注定不会深刻。

        唯有自己亲身经历,才能将其刻在血肉,刻骨铭心。

        等陈长铭将来了解那个世界的规则之后,自然便不会再做这些无用功了。

        毕竟,他是个聪明人。

        想到这里,范经笑了笑,随后望了望一边,视线注视在周轻萍身上。

        与显得有些柔弱的陈长铭相比,这位公主就显得很实在了,从头到尾一直处于修行之中,就算与人交往,也仅仅只是与陈长铭待在一处。

        很实在,目的性也很强。

        “可惜了......”

        望着周轻萍,似乎想起了什么,范经轻轻叹了口气。

        以对方这么实在的性子,在正常情况来说,不论在什么地方都应该有一番作为的才是。

        只可惜,偏偏是个女子,而且天资也远不如陈长铭。

        只能说,有些可惜。

        但这也没什么办法。

        这世上就是这样。

        有时候口口声声说着公平,但实际上处处都是不公平。

        如同灵慧这般的先天禀赋,在出生时便已经决定好了,就算不甘又能够如何?

        不过徒劳罢了。

        观察了周轻萍片刻,范经的视线随后注视在陈长铭身上,认真观察着对方,时刻注意对方有什么需要。

        比起周轻萍相比,他还是更看重陈长铭一些。

        前者的身份虽然尊贵,但对于修行者层面而言却不值一提。

        后者尽管此刻身份低微,但将来前途注定远大。

        更应该关注谁,这自然是一件不需要问的事。

        “或许可以半夜偷偷给他补补课?”

        望着陈长铭,范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如此想道。

        故事里不都是这么说么?

        修为高深的前辈半夜前往,偷偷指点后辈修行,从而让后辈的修行突飞猛进,一路突破。

        故事里都是这么说的。

        范经觉得,现在就很符合这个剧情。

        在不远处,在范经念头响起的那一刻,陈长铭若有所觉的转过,有些莫名的望了范经一眼。

        “他想干嘛?”

        望着范经,感受着范经身上的精神波动,陈长铭心中闪过这念头,这时候也有些莫名其妙。

        在方才,他感受到范经的精神波动,还有那自认为轻微,但实际上在陈长铭耳边极其显眼的话。

        尽管没有听清且却内容,但似乎是喊道了他的名字吧?

        对方想要干什么?

        陈长铭思索了片刻,最后想不明白,只好将这件事记下,先转身离开了。

        很快,到了夜晚。

        车队开始缓缓停下,在四处寻找地方驻扎。

        周围的护卫三三两两,各自守卫一边。

        而陈长铭则独自一人,默默在自己的营帐中独处。

        这是他们这些人的特权,基本上所有人都是单独一个营帐,没有人例外。

        当然,要是有人想睡一起也无所谓。

        在此前,陈长铭便似乎看见有人趁着夜色,偷偷往别人的营帐里去了。

        也不知道是想要干些什么。

        偶尔的时候,还能够听见一阵低沉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真是世风日下......”

        端坐在营帐中,听着远处传来的低沉声音,陈长铭摇了摇头,一脸叹息:“两个大男人坐在同一个营帐,竟然只是为了讨论修行?”

        他摇了摇头,一脸叹息模样。

        话音落下,他的身躯突然一僵。

        透过敏锐的感应力,他敏锐的感应到一些变化。

        在不远处的地方,似乎有某个不明物体正在向这边靠近。

        他从远处而来,随后慢慢向着陈长铭的营帐方向摸来,一路上都是偷偷摸摸的模样。

        看这样子,更做贼似的。

        “范先生,他来做什么?”

        陈长铭的身躯一僵,体内劲气暗自提起,这时候心中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深更半夜,中年男子偷偷摸入美少年营帐?

        一种不妙的预感升起。

        在此刻,陈长铭在认真思考一个问题。

        待会他是动手,还是不动手?

        动手的话,就会暴露自身修为。

        但是不动手.......

        “长铭.....”

        还没有等陈长铭想清楚,一阵低沉沙哑,带着些压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在陈长铭身前,范经的身影出现,已然直接进了陈长铭的营帐中。

        “范先生。”

        陈长铭脸上适时露出一丝惊色,体内劲气暗提。

        “最近修行如何?”

        望着陈长铭,范经笑了笑,尽量用温柔的语气说话,让眼前的学生不必紧张。

        他不知道的是,听着他这幅语气,陈长铭却是嘴角一抽,心中更加紧张了起来。

        “托老师的服,倒是还算不错。”

        陈长铭恭恭敬敬的开口,表现的没有丝毫毛病。

        “不错。”

        范经点了点头:“白日里,我要带领队伍向前,对你们倒是疏忽了些。”

        “所以我此来,便是特意过来看看的修行。”

        “你在观想中若是碰上什么问题,大可直接说出来。”

        就这?

        陈长铭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表面若无其事,脸上仍然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就这么轻轻开口,试着说出了几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范经随口将陈长铭的问题解答,又对陈长铭的修行进行了一定修正,随后便满意的转身离开了。

        随后,接下来的几天,他都会来到陈长铭的营帐中,对他进行指点。

        他所不知道的是,陈长铭根本不需要他指点。

        尽管并未真正修行过这个世界的修行法门,但是此前的基础毕竟还在。

        以神魔境界修行此界的修行者法门,根本没多少难度。

        若是能够出错才是一件怪事。

        不过这样也好。

        陈长铭此前还在想,若是表现的太过,修行速度太快会不会不太好,甚至引人怀疑什么的。

        但是现在来看,有范经在,他的修行速度稍微快一点,也就更好解释了。

        于是,短短两个月后。

        “什么?你就圆满了?”

        陈长铭的营帐中,望着眼前恭恭敬敬,态度恭顺的陈长铭,范经脸上满是惊色,这一刻是真的被惊到了。

        他下意识有些不信,于是单手按在陈长铭肩上,让陈长铭当面观想一次。

        一次观想之后,他的表情就变的很古怪,像是看见怪物了一样。

        好一会后,他才憋出一句话:“很,很好.......”

        “你已经锻体圆满,下一步便是进行炼气了。”

        他脸色复杂,望着陈长铭开口:“但这一步你不用动,必须要等到了地方才能开始。”

        “不然的话,对你的前途会有问题。”

        对前提会有什么问题,陈长铭自然清楚。

        按照此前他观阅的那些书籍来说,修行者一旦开始炼气,就意味着自身的修行法门将会逐渐定型,此后多半将被宗派排斥于外,根本无法进入其中。

        陈长铭这一次大老远跑出来,就是为了加入一方宗派。

        所以不用范经自己说,他也会注意这个问题。

        “学生明白了......”

        望着范经,陈长铭表面仍然一副恭敬模样,看上去显得十分乖巧。

        站在那里,望着眼前恭敬乖巧,一派温和模样的陈长铭,范经的脸色显得有些复杂,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正常情况来说,常人想要进行观想,就至少存两三年时间。

        在进入观想之后,灵气淬炼身躯,想要让身躯运转圆满,纵使天赋不错,也需要两三年。

        而陈长铭从接触观想开始到现在,也不到半年而已。

        这种速度,当真是恐怖。

        与陈长铭相比,当初与陈长铭一同进行修行的人,现在还卡在观想层次,就连能独自观想的也没有多少。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么?”

        望着陈长铭,范经心中叹息。

        在这时候,他心里已经有种预感了。

        等到陈长铭真正获得玄功,开始正式修行之后,恐怕很快就会超越他,变成他将要仰望的人物。

        若是再过去久一些,恐怕陈长铭未来也有机会,成为那些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一念至此,范经心中叹息,但同样也有些庆幸。

        这一步棋,他下对了。

        他已经与陈长铭打好了关系,双方不仅有师生名声,更有指导之情谊。

        陈长铭未来的成就越高,他的好处自然也越大。

        一念至此,脑海中残存的叹息转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喜悦。

        接下来的时间,范经对陈长铭的表现更加热情了许多。

        此前的时候,陈长铭的待遇虽然也好,但好歹还有一个周轻萍可以相比。

        但在此之后,陈长铭的待遇便迅速提升了,周围没有一人可以与其相比。

        但凡他一句话吩咐下去,范经便会去做,而且还会尽可能做好。

        这种独特的待遇,让周轻萍都有些嫉妒。

        当然,尽管享受了这份独特待遇,但陈长铭对于其他人的态度仍然没有变化,一如既往的知礼守节,从不让人难堪,有种如沐春风之感。

        在这个过程中,时间渐渐过去。

        很快,又是两个时间过去。

        两个月时间,若是再算上此前路上所消耗的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接近半年的时间过去了。

        如此漫长的时间,陈长铭一行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就是这里了么?”

        一处山峦之前,陈长铭独自站着,望着远处依稀可见的山峰,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灵气十分浓郁。

        这是陈长铭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眼前这地方的灵气程度,是陈长铭感受过最高的。

        纵使此前在荒林之中,他所感受到的灵气浓郁也不如此地。

        身处此地修行,修行速度恐怕将会飞快,纵使资质寻常之辈,也可以以最快速度完成淬体。

        在陈长铭身后,其余人在那里站着,此刻望着前方的巨大山峦,脸上都不由露出了些许期待之色。

        与陈长铭相比,他们的感知并不敏锐,但同样能够感受到远方那浓郁的灵气,还有那一阵阵脉动的气机,对此不由露出了些期待。

        “此刻还不是你们进去的时候。”

        在不远处,范经摇了摇头,脸色威严的开口说道:“数日之后,还会有一场测试,会决定你们的去向。”

        “而在这几日,你们便好好休息,为之后做好准备。”

        “现在跟我来。”

        望着陈长铭等人,他脸色保持着平淡,如此开口说道。

        陈长铭等人彼此对视一眼,随后陈长铭带头向前,向着前方走去。

        没多久,他们来到一处府邸。

        在府邸之前,一张张餐桌在那里摆着,上面已经准备好了一份份佳肴。

        那些美味佳肴,让长途跋涉中吃多了干粮的众人不由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而在这些东西之前,一个青年男子正在那里站着。

        那是个穿着金色长袍,模样显得十分英武的青年男子,从年纪上看大概二十出头,看上去有些威严,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贵气。

        “大殿下。”

        望着眼前之人,范经一步向前,对着眼前的青年男子拱了躬身,表示恭敬。

        身为修行者,对于一般的王子,他自然不必如此。

        但眼前之人却并非寻常王子,而是理论上晋王的继承者,身份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且,除了身份之外,眼前之人的修为实力,也远远比他要强大。

        身份修为都不如人,他会表现出这幅模样,也就并不意外了。

        “范先生,请起。”

        与想象中的盛气凌人不同,眼前的大殿下表现的十分平和,一点都没有王室贵胄的那种贵气,态度看上去十分平易近人。

        他站在那里,先是与范经一番攀谈,随后又看向了远处。

        准确来说,是看向了陈长铭身旁的周轻萍。

        “七妹,你还不过来?”

        他望着周轻萍,对着他轻轻笑道。

        话音落下,在场众人一阵诧异。

        在此前的时间相处中,他们自然清楚周轻萍的身份尊贵,远非寻常。

        但却没想到,竟然是晋国公主,当朝晋王之女。

        如此尊贵的身份,难道此前会是那副表现。

        “大哥。”

        站在陈长铭身旁,周轻萍笑了笑,这时候主动走了出去,站在了大殿下的身前。

        “不错。”

        望着周轻萍,大殿下点了点头:“许久不见,都长高这么多了。”

        “再过两年,就可以找个人家嫁了。”

        他轻轻打笑着,引得眼前少女发出一阵娇斥声,听上去倒像是在撒娇。

        兄妹日常叙旧之后,大殿下接着转身,随后视线便渐渐集中在陈长铭的身上。

        到不说是他知道陈长铭的不凡,仅仅只是第一眼上去的感觉罢了。

        至少在眼前众人之中,陈长铭绝对是最容易被注意到的。

        望了陈长铭片刻,大殿下随后转移视线,望向了其他人:“诸位原来辛苦,便先赴宴吧。”

        “我已准备好宴席,请诸位一同享用。”

        他如此开口,脸上露出微笑。

        伴随着他话音落下,在四周有一个个仆从上前,带领着在场众人向前,在其中落座。

        随后,大殿下又说了几句,此后才离开,与范经一起走到了一边。

        “如何?”

        望着范经,大殿下开口道:“这一次过来,父王他有没有给我带什么话?”

        “陛下说,让殿下您安心修行,不必担心其他的。”

        “在燧王宫中一切的花销,陛下都会派人送来。”

        “唉......”

        听着这话,大殿下轻轻叹息一声,但最后也没说什么,只是转而开口:“这一次呢?”

        “那些种子里,可有什么资质优异之辈?”

        “大部分者,皆是资质平庸,估计最后只能是勉强进入其中罢了。”

        范经摇摇头,随后开口道:“倒是有一人,资质优异,是范某平生仅见。”

        “哦?”

        听着这话,大殿下来了些兴趣:“他的资质如何?”

        “至少能达到三等......”

        范经想了想,如此开口说道。

        “三等......”

        大殿下微微一顿,这时候也有些意外:“能有如此之高?”

        他下意识有些怀疑。

        尽管对于常人来说,能够拥有灵慧已经是件了不得的事了。

        但是事实上,就算同样拥有灵慧,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也可能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