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晋上卿在线阅读 - 第37章 赵盾教子

第37章 赵盾教子

        走下高台的时候,赵朔笑着拍了拍魏相的肩膀:“今日你可以回去,好好和你家人庆祝一番。”

        魏相点了点头,朝着赵朔行礼:“多谢主君。”

        虽然方式有待商榷,目的也同样不纯,但赵朔今日确实是毫无保留的力挺了魏相一把。

        赵朔笑着看了魏相一眼,突然眨了眨眼睛,道:“过两天我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和你那未过门的妻子见上一面。”

        说完这句话之后,赵朔就上了赵盾的马车。

        看着滚滚驶离的马车,魏相张了张嘴巴,终究什么也没说。

        好像也不错。

        进入马车之后,赵朔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无踪,朝着面前的赵盾恭恭敬敬的行礼:“父亲。”

        赵盾看上去十分疲惫,眼睛并没有睁开,但还是有悠悠的话语声传出:“朔儿,你今天做得很不错。”

        赵朔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赵盾道:“问吧,老夫也不知道能答你几天了。”

        赵朔眼眶微红,轻声道:“父亲今日为何不出面帮那魏相?”

        赵盾笑了起来:“就知道你要问这个问题。老夫且问你,你喜欢胥氏吗?”

        赵朔摇头:“不喜。”

        赵盾微微点头:“所以魏氏不能是第二个胥氏,如果老夫开口,魏氏就要走上胥氏的老路了。”

        赵朔似乎听懂了,又似乎没有听懂。

        赵盾淡淡的说道:“魏氏……不应该有任何一个真心的盟友,明白吗?如果魏氏像胥氏一样将来能拥有很多盟友,甚至有可能危及到我们赵氏,那么赵氏又何必大费周章的把魏氏再拉拢起来呢?还不如直接杀了胥克,让胥童继续当我们赵氏的狗便是了。”

        赵朔似乎明白了什么:“父亲是想要让魏氏被孤立?”

        赵盾微微点头,道:“不错。如果魏氏只能依附于我赵氏才能存活的话,它就永远都不会成为下一个胥氏。”

        赵朔深吸一口气,道:“可是今天士会他……”

        赵盾淡淡的说道:“士氏和魏氏之间有婚约的事情并不隐秘,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知道。但魏氏毕竟太过弱小了,从来没有人去认真的打探过这个家族,更没有人把这个士会和死人魏悼子的婚约当一回事。既然没有人把这个婚约当回事,就更不会有人把他和士会的性格联系起来,也不会得出士会必然会嫁女给魏相的结论。这就是君候和荀氏等人今日所犯下的失误,也是很多人的失误。”

        赵朔的额头沁出汗水,低头道:“儿知错了。”

        赵盾缓缓说道:“吾儿且记住,要用,就要用知根知底之人。这样将来即便他真的有了异心,你也能用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价将其除去。”

        赵朔道:“喏。”

        赵盾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赵朔这一次不再犹豫,上前扶住父亲,轻拍赵盾的背部。

        马车的速度也变得慢了下来。

        片刻之后,赵盾的声音重新响起:“魏氏当然不可能没有盟友,但魏氏应该拥有更多的敌人。”

        赵朔道:“儿明白了,这些敌人不仅要多,而且还会很强。强大到只要魏氏离开我们赵氏,这些敌人就能一拥而上,将魏氏撕得粉身碎骨。”

        赵盾咳嗽几声,道:“还有。”

        赵朔想了想,道:“还要把魏相和魏氏进行一定的分割,让魏相成为智首这样的人物,把魏氏变成两个家族来增加内耗。”

        赵盾欣慰的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个道理,现在的荀氏就是这样,别看中行林父和智首是亲兄弟,但等到他们后代……嘿,若是有一天智氏联合其他家族把中行氏灭了,老夫是一点都不意外的。”

        赵朔道:“儿明白了。”

        赵盾似乎十分疲惫,将头微微后仰,赵朔赶忙小心翼翼的把赵盾放在了车里的斜榻上。

        过了好一会之后,赵盾的声音才再次响起:“老夫……应该是没有几天了。”

        “父亲……”

        “听老夫说。”

        “喏。”

        “老夫死后,你要注意郤缺……还有栾盾。”

        “啊?那中行林父……”

        “中行林父被你大父和老夫压制了数十年,早已是个事事瞻前顾后的废物了。若是当日他手段更加果决酷烈一些……哼,有些人还真的就未必站在我们赵氏这边,老夫也未必就能赢得如此轻松。倒是郤缺和栾盾更加麻烦一些。”

        “可郤缺不是父亲亲自选定的继承人吗?”

        “两害相权取其轻啊,吾儿。等老夫死后,你不要和郤缺作对,凡事以他为主,明白吗?让中行林父去和他打对台,我们赵氏只需要看着即可。”

        “郤缺会不会和中行林父携手对付我们赵氏?”

        赵盾嗤嗤的笑了起来:“不会,因为郤缺很傲,而中行林父更是一个要脸之人。”

        赵朔道:“那栾盾……”

        赵盾道:“栾盾此人,多年来默默无闻忠心耿耿,对为父更是言听计从。但你要知道一点,咬人的犬是不吠的。”

        赵朔神色复杂,过了好一会才问道:“那先氏呢?”

        赵盾似乎有些疲惫,呼吸声渐渐变得平缓。

        过了好一会之后,赵盾的声音才再度响起:“先氏……太急。这是自先轸起的老毛病了,老夫在世时先毂自然不敢造次,但老夫死后先毂想必就要出头了。好好利用先毂,他可以用来作为我们赵氏对付郤氏和荀氏的急先锋。但也要注意,若是有朝一日先毂如先轸一般引火烧身,你就立刻把他和先氏给舍弃掉吧。”

        赵朔低声道:“喏。父亲好好休息吧。”

        赵盾无声的笑了笑:“老夫以后休息的时间会很多很多,让老夫说完。”

        “唯。”

        “老夫死后,你要好好的团结你的几名叔叔和韩厥,不要再出现赵穿之事。赵穿之子赵旃老夫一直都冷落于他,你要把他提拔起来,施恩于他,让他重新对我们赵氏大宗死心塌地。老夫和你大父两代人经营,如今晋国一半力量已然为我赵氏所有,只要你兢兢业业、按照老夫所言去做,将来有朝一日重现曲沃代晋之事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赵朔脸色越发凝重,无比郑重的说道:“喏。”

        赵盾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还有这个魏相,若是将来……”

        车轮滚滚,在数千名赵氏甲士的护卫下,渐渐远去。

        ------------------------

        《恒建魏说·赵盾教子篇》:赵宣子将亡,其子赵朔泣曰:“今父去,赵氏如何自处?”

        赵宣子曰:“吾儿切记,但须尽心侍奉圣人,赵氏无难也。”

        赵朔曰:“父所言圣人,莫非魏相乎?”

        赵宣子大惊,曰:“岂可直呼圣人之名邪?”

        赵朔喏喏,曰:“父之命儿知矣,必尽心侍奉圣人,使赵氏得传承也。”

        赵宣子闻言大悦,乃含笑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