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在线阅读 - 第4303章 聪明蛋

第4303章 聪明蛋

        壁虎咬的还不是右手,是她完整的左手,要咬咬假肢呀。

        宁舒拽着壁虎,壁虎就跟王八一样,就是不松口。

        手指头突突地跳着疼,宁舒也不敢动,就怕手指的伤口扯大了。

        王八是怎么回事,突然就动嘴咬她。

        宁舒咬牙切齿,“松口。”

        壁虎还是紧紧咬着她,宁舒的手指流出了鲜血,顺着壁虎的嘴巴流出来。

        宁舒简直心疼,万万没想到,给这丫喂了这么多的能量体,壁虎能动了,第一个咬的是她。

        她心里特别委屈巴巴,咬谁也不该咬她呀。

        你还我能量体。

        伤口很疼,壁虎尖锐的牙齿几乎陷入了骨头之中,只要一动就感觉骨头都会碎。

        滴滴答答的血液滴在了桌上,鲜红的,带着血腥之气,随着时间的流逝,鲜血缓缓变成了黑红色,甚至开始凝固。

        壁虎和跟宁舒对峙着,以前毫无精神的眼睛直溜溜地和宁舒对视着,眼神格外坚定。

        宁舒面无表情地看着壁虎,“放开,不然我会把你的脖子割下来。”

        说着,她释放出了精神力,精神力从厨房里卷了一把菜刀过来,菜刀漂浮在她的面前。

        她的右手握住了菜刀,“我的右手精细动作不是很好,一刀砍下去可能把你的脖子砍不断,也许会连着皮。”

        壁虎一听,顿时缩了缩脖子,但还是没有松开嘴。

        宁舒一看,顿时柳眉竖立,“好呀,你个小畜生跟我闹呢。”

        居然能够听懂人话,还以为这是一个脆弱的,没有什么灵智的生灵,结果自己遭道了。

        壁虎现在是骑虎难下,它的嘴里咬着她的手指,而对方的手里握着一把菜刀。

        刀刃亮光闪闪的,让人心里发寒。

        如果自己松口,她肯定会一刀剁了自己。

        壁虎眨着黑豆眼,眼睛里沁出了泪水。

        宁舒:????

        我特么流血了,受伤了,还这么疼,你哭个几把?

        她真的特别迷惑。

        壁虎一哭眼睛眼泪就停不下来了,哗啦啦啦的,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但壁虎也不逞多让。

        宁舒相当无奈,自己才是该哭的吧,你哭个什么东西?

        宁舒说道:“行了,行了,松口吧,你想走就走吧,我也不拦着你。”

        伐天不止一次暗示她这个东西养不熟,但她都不在意,现在遭到皮肉之痛了。

        特么的。

        不管这个东西内里是个什么东西,不养了不养了。

        还是小世界充满了快乐。

        壁虎听到宁舒这么说,她似乎服软,但依旧不敢放开嘴,鬼知道她会不会翻脸无情。

        眼泪哗哗的。

        宁舒拧眉,“你松开。”我失血过多怎么办?

        受不了这个委屈,特么的,养个宠物还要受这样的委屈。

        蚯蚓回来就看到这样对峙的画面,面色一惊,“怎么回事?”

        之前都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发生了这样跟的事情。

        宁舒叹气,养个宠物真的太不容易了,还是狗子比较萌。

        宁舒忍不住在心中反思,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蚯蚓赶紧对壁虎说道:“赶紧松开。”

        壁虎对蚯蚓流泪,眼珠子都被眼泪淹没了,可怜兮兮的,感觉被咬住了手指头的人是它。

        宁舒:???

        所以,你到底是在委屈什么,流血的是你吗?

        受伤的是你吗?

        怎么还倒打一耙呢,我也很委屈,我也要流泪,我也要哭泣……

        宁舒看着蚯蚓,眼泪酝酿水花,蚯蚓说道:“你把刀给我,你这样它害怕,不敢松嘴,它一松,你就要剁了它。”

        宁舒:嘎???

        我难道不是一个令人怜惜的宝宝吗?

        有个人劝架气氛就没有那么僵持了,蚯蚓从宁舒手里夺过了菜刀,又安抚壁虎:“没事了,把嘴松开。”

        壁虎只是流泪,哗啦啦的,桌上好大一滩水渍。

        蚯蚓抱住壁虎,“松口吧。”

        壁虎这才小心翼翼地松开了口,却被宁舒飞快地抓住了嘴巴,它挣扎着。

        伤口深可见骨,它的牙齿非常尖锐,几乎要洞穿整个手指了。

        松开嘴拔出牙齿的时候,伤口的血液咕噜咕噜地往外冒。

        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就完了,壁虎被抓住了嘴巴,眼泪流得更凶。

        蚯蚓看到宁舒的伤口,紧紧拧着眉头,“它干什么突然咬你,还咬得这么凶?”

        宁舒捏着壁虎的嘴巴,露出了险恶的笑容,“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它突然就疯球了。”

        蚯蚓:“先把伤口处理了再来处置它,不应该呀,你们应该很和谐的。”

        宁舒冷淡地说道:“它大约不喜欢我给它读书,也不喜欢我摸它。”

        以后也不会摸了,冷冰冰的,凉飕飕的,也没啥好摸的,还没有狗子rua起来舒服。

        谁想摸你来着。

        “你也把嘴松开。”蚯蚓很头痛,他仙子啊就是两个孩子打架的父母。

        在中间调停太难了,孩子还是只有一个好,多了就麻烦。

        不过蚯蚓对这种事情很淡定,因为之前养的孩子比现在还多,各打五十大板。

        宁舒觉得没劲,果然自己不太适合养宠物,松开了壁虎的嘴巴。

        蚯蚓找了布条给宁舒把伤口包扎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就是这丫一直扮猪吃老虎呢,想要逃跑被我抓回来了,大概是太绝望了,太无助了,就咬我。”宁舒说道。

        蚯蚓:……

        这他吗让人该怎么说。

        “既然它想走就让它,谁不走谁是乌龟王八蛋。”既然养不熟就不养,欠他什么了。

        蚯蚓问道:“不养了吗?”

        宁舒摆摆手,“不养了,太危险了,把它扔出去。”

        蚯蚓耸了耸肩膀,抱着壁虎出了院子,然后把它放在地上,对它说道:“走吧。”

        既然她不愿意养就不养了,说实在了,宁舒对它不差,但是壁虎却伤了人。

        壁虎的黑豆眼眨了眨,似乎不太相信这就离开了。

        离开了那个小恶魔。

        “走吧。”蚯蚓推了推壁虎,壁虎转过身体亦步亦趋地走了,它的身体还很孱弱,走路很费劲。

        没缘分就是没缘分,不是说养多久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