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虎婿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甚至有些垃圾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甚至有些垃圾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甚至有些垃圾

        圣子许长生竟要让杨潇死?

        许多不知其中缘由的人。

        全都一脸错愕诧异。

        纷纷朝杨潇望去,心中都在思忖,杨潇这惹祸精,又怎么惹到英明神武的圣子殿下?

        原来之前许长生担任东方神鹰队长一职时。

        曾做了错事。

        被杨潇一顿胖揍。

        后来许长生还因此被龙影缉拿。

        他早已怀恨在心,之前就无数次想要杨潇的命。

        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一直与成功失之交臂。

        此时许长生刚好从外地回来,刚一到家就看到杨潇被许溟渊押解到长生族。

        许溟渊是何许人也?

        能让他亲自出手缉拿的人,必是作大死之人。

        杨潇死定了!

        然而没等许长生戏谑开口,看到这一幕的许溟渊,已一步走出,斩断去路:“圣子此人不能杀。”

        “此人不能杀?您这是在开什么玩笑?此人之前与我有仇,您正好将其押解而来。”

        许长生不可思议道:“难道不能杀吗?”

        在长生族中,许长生还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

        他可是圣子殿下。

        想要做什么,都是绝对可以的。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好意思,此人是老祖点名要召见的,你如果想要杀他,可以先去询问一下老祖的意思。”

        许溟渊丝毫不客气,直接回怼。

        许长生的确是圣子无疑。

        但许溟渊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辈分,全都是长生族明面上的二号人物。

        圣子未来地位与权势,必将不可估量。

        但那也是未来。

        不是现在。

        “这......好吧!杨潇你这小子真是命硬,等老祖召见完,你就别想活着走出我长生族了!”许长生阴翳道。

        完全没有半点隐藏的必要。

        这里是哪里?

        这里可是八大黄金古族之一的长生族。

        是许长生的家!

        在这里,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

        区区杨潇又算得了什么东西!

        “走吧,直接去见老祖!”许溟渊推搡着杨潇,朝后院老祖所在的地方而去。

        众人也纷纷朝后山走去,许长生也是一脸讥笑的跟了过去。

        他可是随时等着老祖召见完。

        好直接在长生族内下手。

        将杨潇当场斩杀!

        老祖所在的房间,古色古香,看起来完全没有半点现代感。

        而老祖竟在挥毫泼墨写诗。

        杨潇走到屋子里,抬眸四望,真切感受到这位长生老祖的底蕴。

        这间屋子里,挂着无数首诗词。

        有些是七言,有些是绝句,有些是词。

        以杨潇对唐诗宋词的了解。

        立即看出这些诗词全都是来自长生老祖的原创。

        这些诗词无不锋芒毕露,每一首诗词,都像是一把出鞘利剑。

        好似随时都能杀出纸张,将那所有的剑气杀意。

        显露在这个世界之上。

        可杨潇却是对长生族没有什么好感,毕竟最开始接触到的许长生。

        就是一个十足的混账东西。

        之前一起在东方神鹰处共职,最终竟气得杨潇将许长生胖揍一顿。

        可想而知,当时许长生到底有多过分。

        毕竟,除却许长生之外,剩下的东方神鹰成员和杨潇关系都极好。

        全都是过命的交情。

        偏偏许长生却与他仇深似海。

        只此一点便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杨潇不要胡乱走动,老祖作诗时,最忌讳的便是这样!”许溟渊看到杨潇胡乱走动。

        当即眉头紧蹙,轻声呵斥道。

        “呵呵,这废物真是要笑死我,还来回看我家老祖的诗词,你也配?这些诗词你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懂吗?”

        一旁的许长生冷喝道。

        其他人闻言也全都在点头,一双双鄙夷地目光。

        已齐齐汇聚在杨潇的身上。

        然而杨潇却完全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一步一步的朝着长生老祖而去。

        看到杨潇竟敢无视他们,直接去看长生老祖作诗。

        一众人心中既是恐惧,又是激动。

        恐惧的是怕杨潇惹怒长生老祖,随后老祖迁怒于他们。

        激动地却是如果杨潇真的惹怒长生老祖。

        以杨潇这外人的身份,必将被长生老祖直接抹杀。

        他们可是长生族人,流淌着黄金古族的血液。

        自然不会死!

        “这垃圾最好不要收手,赶紧去看老祖宗作诗,呵呵我记得有一次,一个族人不小心在老祖作诗的时候,看了一眼。”

        许长生戏谑道:“然后这个族人就被老祖宗直接打飞了出去,若不是族人,必然要丢掉性命。”

        众人不敢说出来,一个个在看到杨潇不断朝老祖走去。

        心中全都兴奋起来。

        连许溟渊都摇了摇头,好似已经预见了杨潇的结局。

        嘭!

        杨潇的最后一步终于落下,他站在桌子旁边,看向了长生老祖正在作的诗。

        长生老祖好似变了个人似的,竟然直接将杨潇无视。

        完全没有管他的意思。

        继续忘我的作诗。

        哗!!!

        屋子里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这什么情况?

        说好的老祖不喜欢别人看他作诗呢?

        说好的如果不是血脉,看他作诗的人都会死呢?

        这什么情况?

        老祖今天是彻底变了一个人吗?

        而就在这时,长生老祖的最后一笔也终于落下。

        一首诗已经做成。

        再加上满屋挂着的诗词作品,杨潇粗略估计了一下,竟是有着足足近百首。

        这位长生老祖也的确是个勤劳的诗词大家啊!

        “杨潇,你觉得我这首诗如何?”长生老祖慈祥地看向杨潇。

        杨潇仔细地上下打量着这幅作品。

        这是一首七律。

        通篇热血沸腾,但在这热血激扬之下,却暗藏着一丝阴郁。

        好似在抒发长生老祖一生怀才不遇的情感。

        杨潇心中本来对长生族就有些不感冒。

        没有多少好感。

        于是他摇了摇头,淡淡道:“这幅作品马马虎虎,甚至有些垃圾!”

        马马虎虎?

        甚至有些垃圾?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嘴角都在疯狂地抽搐。

        等所有人都挺清楚杨潇的话语后,所有的长生族人全都大惊失色。

        “你这小子竟敢说我们老祖的诗词有些垃圾?我看你这小子是不想活了吧?”许长生立即尖叫道。

        他脸上震怒,心中却近乎狂喜,在他看来杨潇就是个没有一点情商的废物。

        竟敢对老祖说出这样的话。

        在长生族得罪长生老祖,杨潇已经是一个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