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帝后世无双在线阅读 - 第1404章 域匙

第1404章 域匙

        诸葛长空回到了无垠海已经那么久了,一直都没有什么消息传过来。

        云迟其实也曾经想过,会不会是他回了无垠海第一宗,然后就被当年争赢了他的人再次给打垮了,或是软禁了起来。

        毕竟,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人手里输了两次也是有可能的。

        诸葛长空想要做的事本来就不容易,离开了宗门那么长时间,还想要回去夺宗主之位,哪有那么简单?

        这一次第一宗派出来的人会是谁?

        要找千重楼主做什么?

        不过,如果他们已经来了,那也许还真能够碰得上。

        到时候她也可以打听打听诸葛长空的事。

        她倒是问过了那些在议论此消息的人,第一宗如今的宗主是谁,可是那些人也不太清楚。

        倒是说过了,第一宗肯定是有些动荡,所以才会派人来到陆上,不然他们基本都是守着自己的地方,不渡无垠海过来参与这边陆上的什么事情的。

        而因为第一宗的人难得地要来千重楼,连带着千重楼也开始有些被关注了。

        在云迟和晋苍陵他们到了千重楼总处所在的那一座四空城里,已经满城都在议论此事。

        甚至也开始有人提起来了域匙。

        域匙这个东西,一开始可能虚茫也是没有人知道的。

        云迟和晋苍陵进了四空城之后便直接找到了四空城里最大的一间酒楼。

        一路上他们已经与多家千重楼接触过,所以现在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是不是千重楼的产业。

        本来以为进了四空城,城里最大的酒楼客栈会是千重楼的,哪里知道这一入城,他们却寻了一路都没有找到哪一家有千重楼的标志。

        这就有些奇怪了。

        进这酒楼也是想要打听一下千重楼总楼在哪里。

        然后他们就听见有人小声提起了域匙。

        那是坐在最角落的一桌,三个人,两男一女,年纪都已经是在四五十左右。

        三人的太阳穴都是鼓鼓的,看得出来修为很高。

        他们聊天的时候声音也压得极低,周围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在说什么,应该是坐在他们邻桌的人都没有听清楚他们所说的话,但是晋苍陵和云迟他们的修为太高了,所以还是听见了。

        也是因为他们提起了域匙,一下子就抓住了云迟的注意力。

        他们在虚茫行动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提起域匙呢。

        他们在离那一桌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因为点酒点菜的事自有木野在做,所以云迟和晋苍陵便继续听着那三个人的谈话。

        “第一宗的人这一回出了无垠海,别的地方不去,别的人也不找,迳直找上了千重楼。

        千重楼楼主这么多年来神龙不见首,神秘得很,有事都是玉无常出面,也不知道到底是何许人也,我猜测,域匙会不会就落在了他的手里?”

        “如果域匙在千重楼主手里,这么多年来,千重楼怎么没有力压九术宫和仙丹宗成为虚茫顶尖的宗门?

        反而如此低调?

        提起九术宫和仙丹宗,虚茫老少都知道,但是提起千重楼,那也不过只是咱们身在武林中的人才知道。”

        千重楼这也太过低调了一些。

        “千重楼固然没有成为顶尖的宗门,但我估计这也是千重楼主故意为之。

        你们看看之前那无名宗白少夫人要炼制一品丹药,千重楼直接就送出了飞仙露,这要是没有底气,能这么霸气?”

        云迟听到他们竟然还提起了自己,不由得挑了挑眉。

        这是还有她的事啊。

        “再说了,其实啊,虚茫里像千重楼这样低调的门派和世家还有的是,他们只不过是不想要被天下人盯着而已,要真论起底蕴和财富本事,也许还有不少是超出了九术宫和仙丹宗的。”

        “你这话我觉得倒是有一半道理。”

        “域匙问世,当年神启之界会不会就有可能被寻到并打开?

        如果真的这样,那虚茫可真有可能大乱啊。”

        神启之界?

        云迟又听到了一个新的名词。

        但是她以前似乎听到过神启公主的传说?

        这个神启之界,跟神启公主是有关系的吗?

        “好了不说了,最近像咱们这样想要来四空城看看热闹的人也多起来了,小心隔壁有耳。”

        “喝酒喝酒,二姐,我给您满上。”

        那三人却是有些警觉,不再说下去了。

        “陵,不管千重楼主是不是他,我们也留下来等等看有没有热闹看。”

        云迟靠在晋苍陵肩膀上,在他的耳畔低语。

        “嗯。”

        晋苍陵自然没有意见,只要是她想做的,他都会同意支持。

        不管这什么域匙会不会带来什么麻烦。

        “这大庭广众之下,坐都坐不住,还得整个身子趴在男人身上,当真是狐狸精。”

        一道带着浓浓酸味的声音响了起来。

        云迟略一挑眉,身子压根没动,连循声看过去都没有,只是娇笑一声,声音慵懒,“陵,她是不是在说我呀?”

        听声辩方向,那个女人就是面向这边说的。

        所以,这一句话根本就是冲着她所说。

        云迟还真没有想到,自己坐在这里啥事没干,竟然也能招惹事端。

        “要拔了她的舌头吗?”

        晋苍陵这一句话可就完全没有压低声音的了。

        邻桌那少女一听到这话,一下子圆目怒睁,表情生气,又有些难堪。

        云迟摇了摇头:“不要,太血腥了我等会儿吃不下饭,要做什么等吃完了饭再说吧。”

        这是明晃晃地不把对方看在眼里,完全不屑理会的意思。

        那少女身边还有一名银发老妇,见少女气得俏脸通红,觉着心疼了,把手里端着的茶杯往桌上用力一拍。

        那酒杯是瓷的,桌子是很结实的木桌,但是被她这么一拍,那只杯子却是瞬间就穿透了厚厚的木桌面,从桌底掉了下去,摔在地上。

        这么一手,倒是真让周围的人都看得眼睛有些发直。

        倒是见过把酒杯给拍进嵌在桌面上的,但是还没有见过这么直接就把茶杯给穿透桌面的。

        刚刚看她也不像是很用力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这瓷杯薄,在穿透过去的时候还没有半点碎裂,是穿过桌面摔到地上才碎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