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绝不当皇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震惊,堂堂太子殿下居然被打!

第二百二十一章 震惊,堂堂太子殿下居然被打!

        想要结束一段友谊,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他借钱。

        余志乾穿越来了之后,好像还没有碰到过别人找自己借钱,所有人都知道,余唐帝国最穷的就是这位太子殿下,但是今天老七居然跑过来找自己借钱。

        “你借钱做什么?谈恋爱了?”

        “不是,大哥,研究蒸汽机要花钱的,你上次给我的钱已经用完了,我自己府中已经快揭不开锅了……”

        余志乾看着老七,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老七好像不是傻子吧,自己几个兄弟除了老二有些傻里傻气的,老三有点憨,就属老七最为精明,这货现在怎么也变傻了?难道是和周瑜在一起时间长了,没脑子了?

        “大哥,你怎么不说话!”

        “老七,我有没有告诉过你,研究蒸汽机的费用可以从国库里出!”

        “啊?”

        老七愣了一下,仔细的思索一下:“好像大哥有说过,不过为什么要从国库里出!”

        “推着车,跟我走!”

        余志乾和老七一起推着自行车,缓缓地向着宫外走去:“老七你这个研究目的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研究出蒸汽机!”

        “……”

        余志乾发现,开始搞科学研究的老七整个人变得憨了起来,脑回路也开始变得清奇起来,怪不得那些科学家,哲学家,思想家什么的都有一些怪癖。

        “算了,等会我给你写一封折子,正好国库里有钱了,抓紧要钱,不然等父皇开始花钱了,就难要了!”

        余志乾之所以这么急匆匆的赶回去,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回去写折子要钱,办黄埔军校要钱,办清华园要钱,办加里敦学院还是要钱,坑了东瀛人的钱,只能算是前期投资,后期肯定还是要投入的,这些钱余志乾肯定不能够自己出,国库这么充裕,不拿出来用,难道留着发霉?

        另外一边,皇帝退朝之后,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些事情,眯着眼睛思索了一下,好像忘记责罚太子。

        “算了,也不急这一天,过几日再说吧!”

        皇帝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暂时决定将这件事退后,责罚太子这种事情,随时都可以,不用急于一时,只要最近余志乾不要在自己眼前晃悠就行。

        今天出了东瀛国的事情让皇帝不开心之外,现在皇帝的心情算是不错,国库充盈了,皇帝准备新修一个皇宫,这个大明宫有些过于破旧,翻新有些不值当,而且皇帝不太喜欢大明宫的位置,龙首原那边皇帝一直想要修一个宫殿,只是以前国库一直紧巴巴的,没有机会,现在终于可以放开手脚。

        余志乾不知道皇帝不想自己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路上不断的对老七进行各种解释,终于给老七解释清楚了,为什么科学研究要走国库,而不是自己掏钱的因果关系。

        吃了一顿午饭,拉着老七就开始写奏章,余志乾虽然不知道皇帝肚子里的蛔虫,但是余志乾还是明白一个道理,想要从自己便宜老爹手中抠钱,那么前提是他得有钱,不然的话,他不会批准。

        这是余志乾和自己便宜老爹打麻将时候总结出的经验,皇帝一开始如果没带钱时候放了枪,就会各种赖账,反而赢了一点钱或者身上有钱的时候,就会十分大方,所以余志乾要抓紧是时间,不然等这么大一笔钱都花出去,到时候哭都没有地方哭。

        这些钱看起来很多,但是对于一个诺大的帝国来说,再多的钱都不是钱,现在整个余唐帝国都在火热的建设当中,首先修水泥路要钱吧,而且还是一大笔之处,还有军费,研究战船,训练海军等等,这些都是花钱的地方,这点钱最多够开启这些项目,后续还要有巨额资金投入进去,如果自己不抓紧一些,可能连汤都喝不到。

        “大哥,不用这么着急吧,我还没有想好要多少钱!”

        “白银十万两!”

        “十万两?”

        老七长大了嘴巴,借着换换的开口:“这也太多了吧!”

        “多?你这可是研究蒸汽机,要是研究出来,会对国家产生多么重大的影响?而且你一个人慢慢研究可能用的钱少,但是研究的也慢啊,有了钱之后,你多找点人,一起进行研究,研究速度就会加快……”

        余志乾又给老七解释了一大波各种因果关系之后,老七懵懵懂懂的写好了奏章,找皇帝要十万两白银。

        余志乾看着老七,不由得摇了摇头,还是太年轻啊,看看自己直接要了三十万两白银,多么?很多,那又如何呢?大不了自己降降价,二十万两,十万两,实在不行五万两也行!

        吃完午饭之后,余志乾带着老七匆匆忙忙的入宫,现在余志乾已经将自己搬空自己老爹宫殿的事情给抛之脑后了,钱才是最重要的,有了钱才能够去搞发明创造,余志乾还梦想着在自己有生之年刷一刷朋友圈。

        以前听说那些有钱人的朋友圈各种高大上,自己现在可是太子,要是能够搞出微信微博这玩意,自己也天天装逼,交朋友从来不在乎别人有没有权反正没有我有权,嗯,很符合余志乾这幅暴发户的嘴脸。

        吴三桂看着余志乾入宫,几次想要开口,但是却忍住了没有开口,余志乾有些好奇的看着吴三桂:“吴公公,本宫脸上有花吗?”

        吴三桂摇了摇头:“殿下,其实今日老奴觉得,还是算了,陛下就在里面!”

        本来吴三桂想要提醒一下余志乾,今日不宜面见皇帝,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们父子两的事情,自己就不要掺合进去了,安安稳稳的服侍皇上就行了。

        “陛下,太子来了!”

        正在刚刚重新装饰好的甘露殿外面,吴三桂低声的说了一句,这个时候余志乾也感觉到了不妙,卧槽怎么来甘露殿了,看来今天早上的时候,自己便宜老爹就知道自己干的好事了,现在余志乾突然的心生退意,要钱什么的,也不急于一时,以后再要也不是不可以。

        “滚进来!”

        余志乾还未来得及开小差溜走,门外就想起了皇帝的咆哮声,余志乾听见之后,只能够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心中感慨着,幸好自己将老七给带来了,皇帝要教训自己也不会当着老七的面,自己是太子,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余志乾小心翼翼的推门走了进去,脸上尽可能的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缓缓地走进甘露殿之中,尽可能的不要惹怒自己的父皇,免得自己父皇想起什么不好的记忆。

        “老七,快一点!”余志乾偷偷的将老七往前顶一顶,准备让老七给自己分摊一下火力。

        “儿臣,见过父皇!”

        皇帝坐在一张全新的梨花木桌前,似笑非笑的看着余志乾,余志乾只感觉自己的背后发凉,反倒是老七则有些好奇的看着甘露殿:“父皇,甘露殿重新修饰了吗?吴道子的画呢?”

        哪壶不开提哪壶,余志乾突然有些后悔将老七带过了,这家伙简直就是猪队友,而且是那种当了猪队友还不知道的那种,一脸人畜无害,了解的人知道他是无心之言,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货是故意的。

        “嗯,刚刚修饰了一番,还要好好感谢一下你大哥呢,老七,你先出去,在外面候着!”皇帝挥了挥手。

        老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感觉到了现在的气氛有些怪异,自己不能够继续的在这里呆着,有些无辜的看了一眼余志乾,又看了看皇帝,行了一个礼:“儿臣告退!”

        说完之后还丢了一个眼神给余志乾,示意自己在外面等着,余志乾看着盯着自己的便宜老爹,突然有些相信黄历,今天黄历上写的很清楚,不宜出行,自己为什么就不信邪呢,为什么非要出门呢,在家陪着老婆小妾,打打炮,练练字,调教调教学生难道不好么?

        “父皇!”

        老七走出甘露殿之后,余志乾努力挂着微笑看着自己的老爹,等会打自己的时候一定要轻一点,自己比较不吃力。

        “老大你觉得这个甘露殿装饰的如何!”

        皇帝一边说着,一遍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根柳条,而且还是那种几根束在一起的柳条,肯定是早有准备!

        “咳咳咳,父皇,儿臣觉得这个甘露殿装饰的还有一些瑕疵!”

        话音说完余志乾就看见柳条抽向自己,余志乾瞬间从躲到一旁:“父皇,君子动口不动手,您是皇帝,您要为天下做出表率啊!”

        “那老大你觉得这个甘露殿的瑕疵在哪里呢?”

        皇帝没有回答余志乾的话,而是接着发文,同时柳鞭再一次的抽来,余志乾又蹦跶了起来,不过这一次稍微晚了一点,一鞭抽到了左腿的小腿肚上。

        “痛痛痛,父皇痛,打在我身上,痛在您身上啊!”余志乾突然有些后悔没有让老七去将自己母后给喊来……

        “老大,说一说这个甘露寺到底哪里有瑕疵!”

        皇帝说完又是一鞭子,这个柳鞭皇帝早就准备好了,当初余志乾将皇帝心爱的黑天鹅给煮了之后就准备好了,只不过当时没有用出来,但是今天皇帝忍不住了,这个家伙完全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让他监国,这货居然将自己的书房还有几个地方东西都搬空了!太气人了,不打皇帝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父皇,儿臣想到了,缺字画,缺吴道子的字,父皇最爱吴道子的字,儿臣这就回去给父皇将吴道子的字画给拿来!”

        余志乾瞬间就明白了,自己老爹是在找自己要东西。

        “这样啊,朕的吴道子字画怎么到了老大你的东宫之中!”

        皇帝抽了几下只是打到了余志乾两下,余志乾嗷嗷叫了一会之后皇帝也停手,他也怕将余志乾给打坏了,毕竟是一国太子,要是被打破相了也不好,皇帝抽这几鞭子主要就是出出气,请算一下和太子之间的一些父子恩怨。

        在外面等候的老七听见甘露殿之中传来自己大哥的惨叫声,不由得打起了寒颤,大哥被打了?因为什么?因为找父皇要钱了吗?老七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奏章,突然觉得用自己的钱去研究蒸汽机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

        自己有封地,而且府中还有一些名贵的字画,处理一下也能换不少钱,再加上自己母妃接济,去自己其余兄弟那里打打秋风,省着点应该够用。

        老七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决定,等会找自己绝口不提要钱的事情,太可怕了,要钱就要被打……

        吴三桂不知道老七的脑回路居然是这个样子,听着太子的惨叫声,突然觉得有些舒畅,是的,十分舒畅,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觉得十分舒畅,反正每一次太子叫自己名字的时候,总会怪怪的,吴三桂有时候也怀疑自己的名字是不是有说明问题……

        “站好,别躲!”

        殿内皇帝看着抱着柱子准备往上爬的余志乾,大吼了一声,余志乾缓缓的站在旁边,看着自己便宜老爹:“父皇,老爹打儿子,没有不允许躲的啊!”

        “是吗?”皇帝扫了一眼余志乾,将柳编随意的丢到了一旁,接着假装思索了一下:“朕记得甘露殿之中不止有吴道子的画啊,还有不少名家作品,颜大家的字有三幅还是四副字来着!”

        “四副,父皇一共四副字!”

        余志乾满脸堆笑的说着,有个屁颜大家的字,除了吴道子的字好一点之外,其余的余志乾都看过,就没有见过一个姓颜的,不过一想到自己让母后从内库之中将王羲之的字给拿出来之后,余志乾就不在心疼,自己终归还是赚了,换鹅帖还有兰亭序这才是宝贝啊!

        “哦,对了,还有前朝几位大臣的字,我想想都有谁来着!”

        皇帝思索了一会之后,缓缓的说出了一些名字,余志乾发誓,这是敲诈,赤裸裸的敲诈,自己根本就没有拿这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