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又见九叔在线阅读 - 087 再临瓶山

087 再临瓶山

        攒馆院中妖物天降,很多人吓得魂飞魄散。

        尤其是第一次见到六翅蜈蚣的马振邦的手下,简直吓尿,哪里还管马振邦死不死。

        陈子文立在六翅蜈蚣头顶,身后一名女子悬在半空。

        有小红的保护,陈子文不怕被人暗算,是以身形优雅又肆无忌惮。

        身后小红更是停在空中,白裙舞动。

        月色下,二人立于一条庞大蜈蚣头顶上方,一时间,仿若神灵。

        院中这些人,哪见过这种场面。

        一头巨大的蜈蚣,一个会飞的女人,二者看似还以前方少年为尊。

        这位少年,该有多强?

        这是神仙吗?

        当然,也有人不信邪。

        一名士兵反应过来,见马振邦死在六翅蜈蚣身下,怒吼一声,抬起枪口。

        但不等他扣动扳机,一只大手抓了过来。

        僵尸分身再度变成了千手模式,将此人与另外几名试图开枪的士兵擒在手中,随意捏断脖子。

        马振邦可不是小军阀。

        他此次来攒馆,人虽只带了数百,装备却甚是精良,连迫击炮都带了数门!

        炮弹的威力,谁试谁知道。

        别看六翅蜈蚣体型巨大,凶威滔天,一炮之下,照样玩完。

        哪怕是铜甲尸,也不敢正面相对。

        不得不说,末法年代,火器的出现,是所有灵幻界人士的灾难。哪怕强如茅山这等大宗大派,也只能尊朝廷律法。

        陈子文面对这些,自不会托大,早让僵尸分身关注着院中众人一举一动。

        这时僵尸分身出手,势如闪电,一下子震慑到所有人。

        马振邦的手下纷纷不敢乱动。

        陈玉楼、鹧鸪哨等人,虽已在瓶山地宫见过分身出手,这时依然感觉难以置信,甚至因为分身出手之狠辣,涌现出浓浓的忌惮。

        好在如今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相比落在马振邦手中,陈玉楼等人反倒希望这几个神通广大之人镇住场面。

        毕竟大家还一起下过斗,也没闹翻不是?

        “大帅!大帅您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我了!”

        这时一旁被抓的腾腾镇之人终于反应过来。

        方才那个开口降了马振邦的人,脸色变幻之下,更是冲上前,大声表露忠心!

        “想死你了,那就去死吧。”

        陈子文居高临下,抬起手指向那人,指上一枚铜戒光泽一闪,也不见如何动作,便听一声惨叫,那人手捂心口,倒地气绝。

        此人一死,全场静若寒蝉,腾腾镇之人脸色变幻,却不敢丝毫乱动。

        就连一旁天机子也脸颊抽搐了几下,脸色难看了许多。

        “好了,马振邦已死,罗老歪也不在了,此处所有士兵尽归我独立营收编。”

        陈子文开口。

        见无人反对,不由满意的点点头。

        这么多人,再叫上陈玉楼这班卸岭弟兄,足够搜查瓶山了。

        想来那湘西尸王若真的存在,应该能找着。

        “来人,替陈总把头松绑。”

        陈子文开口。

        院中马振邦的手下大概有些不知所措,闻言没动,好在一旁鹧鸪哨与红姑娘没有被绑起来,这时早挣脱开,上前为众人松绑。

        陈玉楼等人解除束缚,一时大松一口气。

        只是目中还有些缓不过神。

        倒斗多年,也算见多识广,可今晚之事,真的令陈玉楼等人世界观彻底崩塌。

        望见一旁倒在地上的罗老歪,陈玉楼心中又添几分悲凉。

        “陈、陈兄,在下有个请求……”

        陈玉楼望向陈子文。

        陈子文令六翅蜈蚣分身将自己放下,闻言望向一旁一脸紧张的杨副官,无所谓地对陈玉楼点了点头。

        一分钟后。

        “砰!”

        一声枪响。

        杨副官倒在地上。

        陈玉楼收回手枪,望着一旁死去的罗老歪,默默说了句什么,然后转身望着陈子文,拱手道:“大恩不言谢,陈兄等人此番救命之情,卸岭一脉铭记于心!”

        陈子文摆摆手。

        风轻云淡。

        此时攒馆院中马振邦的手下全被下了武器,迫击炮等物全被陈子文派人接收。

        这些武器搬回去,应该能换不少好东西。

        陈子文无心天下,只求逍遥与长生。

        这些武器,无论是卖给何方,都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至于陈子文自己,只打算留一两门迫击炮,两三把机枪,一箱手雷。

        就已足够。

        事实上,最令陈子文感到满意的,其实是马振邦此次前来湘西开的车。

        车子是个好东西啊。

        陈子文早受够了不是马车就是走。

        不过眼下军车不在这边。

        而是被马振邦留在了群山之外。

        正等着陈子文去接手。

        好在不急。

        陈子文将天机子叫过,问了问瓶山坍塌后的情况,发现手下之人死伤了一些,不怎么在意。

        “对了,我的鸡呢?”

        陈子文突然盯着一人。

        此人正是当初背着怒晴鸡的那名手下。

        这人一下跪在地上,吓得大哭:“大、大帅,您的鸡,不见了!”

        …

        次日。

        已经坍塌的瓶山,重新迎来了上千人。

        这群人一到瓶山,便开始围着瓶山搜寻起来。

        观其衣着,除了卸岭一脉的力士,还有滇系队伍,以及原本罗老歪的那群手下。

        鹧鸪哨等人也在。

        由于陈子文的插手,老洋人与花灵倒是没死在地宫中,如今聚在鹧鸪哨身边,望向坍塌的山峰,目露忧色。

        “师兄,瓶山已经塌了,雮尘珠还能找到吗?”

        老洋人有些丧气道。

        鹧鸪哨眉宇间亦有些担心,但他身为搬山魁首,身负拯救族人的使命,绝不可以轻言放弃。

        看着老洋人与花灵,鹧鸪哨洒脱一笑:“一定能的。瓶山虽然塌了,可如今有这么多人,其中还有那几位奇人,一定能找到墓主。就是掘地三尺也一定能够找到。”

        花灵闻言,脑中回忆起昨夜的一些画面,望向鹧鸪哨:“师兄,你说那几人这么厉害,有没有办法帮我们解除身上的诅咒啊?”

        鹧鸪哨闻言沉默了下,最终摇摇头。

        搬山一脉,也被称为搬山道人,亦算是灵幻界中人,又何尝没有找过高人。

        可是,千百年来,终究只有雮尘珠这个答案。

        花灵见此低下头。

        只是不由的,她又扭头望向距此百米外山脚下的那条可怕的巨大蜈蚣。

        蜈蚣背上,坐有一人。

        是那个叫陈浩南的。

        花灵歪着脑袋。

        那个人在干嘛呢?

        她有些好奇。

        盘膝打坐…是在修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