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又见九叔在线阅读 - 032 九叔生辰

032 九叔生辰

        “东家,这是你要的盔甲,你看还行吗?”

        次日。

        旧任家铁匠铺子,一名五十多岁老铁匠师傅带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学徒,拿着一副姑且叫做盔甲的铁制品,摆在陈子文身前。

        陈子文嘴抽了抽。

        看来自己是想多了,居然以为普通铁匠铺能打出自己心目中能交给分身穿的铠甲...

        别的不说,就这头盔——这简直就是一个铁瓮啊!还有这铁手套,你特瞄以为我家分身是机器猫吗?

        我要的是五指套!

        五指呢?

        电影里那些反派钢铁爪不是挺多的吗?

        怎么到了我这儿…

        子文很想骂人,可看这一老一少面露紧张,最后叹了口气,也没再为难人家,而是扔了几个赏钱。

        “这样的,体型大一号的,再给我打七套。”

        子文取了张银票递给老铁匠,见对方一脸激动点头、保证尽快做好,便雇人扛着那一套铠甲,出了铁匠铺。

        之所以又要了七套,自不是给分身穿的,而是给乌乃伊用。

        子文这时才想到,若给乌乃伊穿上铠甲,气门不就遮住了么?

        万一打出真火,自爆开来,还能当大型手(人)榴弹!

        虽然难看了点,但乌乃伊本身就够丑...

        走出铁匠铺,子文往家走。

        任家镇变化不大,新任镇长上台,也没多大动作,就是街头偶尔出现几个学生,呼喊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东三省。

        子文蓦然发现,这一世虽然有变,但奉天事变还是发生了。

        小张同学到底不如老张有手段,背上了他这辈子也洗不清的骂名。

        到家,赏了运送铠甲的人几个钱,子文将院门锁上。

        此时已是中午。

        上午时间,子文先是打听了下新上位的任家二房老太爷的名字,然后成功用一只隔元黑蛭炼制出一张隔元符,最后找了铁匠铺老铁匠的那个学徒,试验了几次从王女手中得来的《凝甲》术。

        试验很成功。

        《凝甲》术是真的。

        因为陈子文以蛊老那副银针,按照《凝甲》术,成功使铁匠学徒激发出了血气甲——后者先前脸色那般苍白,便是耗血过多所致。

        按《凝甲》所言,修练者每隔七天,银针激发一次,持续个差不多半年时间,基本就能自行使出血气甲。

        子文对此十分满意。

        虽然此术有缺,但对资质太差的他而言,已是难得。

        打开房门,小红在一旁伞中沉睡。

        陈子文控制分身上前,将“铠甲”一块一块穿上,最后检查没有太多缝隙,便与分身一同,走出房间。

        “兹...”

        阳光之下,一丝丝尸气透过铁甲,消散于空中,不禁令子文感到失望。

        虽然比不穿要好,但这铁甲对于日照并无很大作用,最多能让僵尸分身在阴天长时间停留。

        聊胜于无吧。

        有些灰心,但不知想到什么,子文又恢复过来。

        回到房间,取出银针,陈子文褪去衣物,第一次控制分身在自己身上尝试《凝甲》之术......半个小时后,看着自己手臂在钢刀之下,完好无损,子文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终于有了一种能用的神通!”

        子文握着拳。

        自身掌握奇特的能力,与分身掌握,有太大不同。陈子文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分身再强,也不如自身变强、教人满意。

        “呼!”

        一盏茶后,血气甲效果消失,子文坐在椅子上,面色有些泛白。

        取出事先准备好的食物吃了些,陈子文走出房间,来到另一间关着马贼的屋中。

        子文将他弄醒。

        “告诉我,你们这群人和蛊老的关系?”

        子文看着马贼,将他嘴里棉布扯出。

        马贼醒来本十分愤怒,但听到“蛊老”一称,却忽然愣住:“你认识蛊三秋?”

        子文皱了皱眉:“我问你答!”

        马贼目光闪了闪,隐约猜到了什么,扭过头,突然瞪向子文手指——他终于发现,对面这个神秘的家伙手上戴着的,竟是他大师兄的家传蛊戒!

        “大师兄是你杀的!?”

        他突然一脸杀意!

        子文随手赏了他一耳光,取出一根棒槌(权杖):“现在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如果你不想受罪的话。”

        半个小时后。

        子文从房中出来。

        胸口贴着十二条隔元黑蛭。

        “这群术士血脉力量还行啊。”

        子文感受着胸口源源不断的精元涌入,不仅将之前练功耗费的精血补足、更有盈余,不禁发出感慨。

        马贼很硬气,什么也没说,所以子文用隔元黑蛭把他精血抽干,补了自己。

        至于王女那边——

        子文本就没打算理会。

        如果可以,子文甚至还在打王女的主意。

        电影中,王女被九叔击杀,变成了一只厉鬼,如果能被自己得到,将对分身修炼《幽冥化鬼掌》大有裨益。

        一番整理,陈子文将马贼就地掩埋,梳洗一番,却是叫来一辆马车,同分身、小红再度前往保和村。

        ...

        今天是阴历十月初九,九叔生辰。

        是夜。

        保和酒楼二楼,本地几名乡绅为了感谢九叔这次援手之情,为九叔摆了一桌生辰宴,一群人,包括子文曾见过的、长得像午马的米店老板,也在其中。

        除此之外,还有九叔徒弟阿威,阿威手下的两个保安队队员,以及临时到此地的肥宝他哥——洪买办洪大宝。

        九叔坐在首位,听着一桌人为他唱祝寿歌,心里一边尴尬,一边骂着mmp。

        劳资还不到四十!!!

        九叔心中呐喊。

        只是想到自己如今这般模样,终究没好意思开口,一来怕人骂他装嫩,二是也想为日后再次结丹保持动力。

        “阿强,你送什么给师傅?”

        唱完歌,有人问阿威。

        阿威笑了笑,神秘地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袋子。

        “师傅,小小意思。”

        阿威两手将小袋子送给九叔,一脸孝顺模样,心里却很紧张,见九叔拿在手中,口中直呼回去再拆!

        “不知道阿强送的是什么?”

        “应该是玉吧!”

        听到一旁有人嘀咕,九叔微笑打开袋子,然后表情僵了僵——因为袋子里,只是一枚铜元。

        阿威缩了缩脑袋。

        这是他花了两个铜子打发手下去买的,没想到手下居然用一个铜子买了个袋子,然后放入另一枚铜子。

        “师傅,这个是前菜,这才是正餐!”想到自己从手下那抢过一只盒子,阿威赶忙拿了出来。

        “算你有良心!”

        九叔哼了声。

        他欲打开,却不见桌上另外两位保安队队员——即被阿威抢了盒子的两人——偷偷离桌。

        因为盒子里,是他俩特意买的一个开盒即弹的整蛊拳头,用来整阿威的!

        啪。

        九叔打开盒子——

        整蛊拳头竟未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一本书。

        不。

        是半本。

        书面写着“茅山控尸术”五个大字,一旁还有张字条,写着“明日戌时(晚上七点-九点),任家镇口,功法归还,不见不散”。

        “这东西你哪儿来的!!”

        九叔“腾!”地站起,望向阿威。

        阿威吓了一跳,他也不知盒里是何物,只当自己抢东西行为已被九叔识破,立马大叫:“师傅我错了,我不该抢人......”